第一文学城

【禁锢的爱情 上部:迷失 】 第39

第一文学城 2021-05-04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shen2008120
作者:shen2008 2020/3/27首发第一会所 Sex 字数:11420                39户外直播

作者:shen2008
2020/3/27首发第一会所 Sex
字数:11420

               39户外直播

  就在几天后,田壮壮拿手机上网的过程中,网页上的一则新闻顿时引起的他
的注意,这则新闻大概内容是,某某监狱服刑犯人利用手机微信诈骗多名女性,
并胁迫她们入狱和自己发生性关系,其中一名还是当地警察的媳妇。

  警察老公凑巧间看到了自己媳妇的聊天微信,才知道事情依然严重到这种地
步,然后一怒之下去了有关部门把那个犯人还有给他帮凶的那些狱警全给告了。

  短短1 日,这种从未有过的爆炸性奇闻瞬间就轰动了全国,而那个猎艳警嫂
的在押监狱犯,还被网民戏称为「铁窗情圣」 .

  田壮壮感到无比的震惊,他反复仔细的阅读着这篇文章,里边提到的地点和
监狱,跟那个网友和自己说的竟然是同一个地方,而且事件发生的时间,也是在
对方向他讲述自己如何在监狱操警察媳妇的随后两日。

  由此来看,他应该就是新闻中提到的那个男人,原来那段时间他不是在骗自
己,他和自己所说的全都是大实话。

  遇到这样的泡妞高手田壮壮觉得自己就像是认识了贵人。不,说他是泡妞高
手实在是太屈才了,他的这种手段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当今御女界的祖师爷。田壮
壮想拜他为师,向他学习玩女人的技巧。可是,自从这次事件闹大以后,或许是
有关部门对那个人实施了严格管控,田壮壮再也无法联系到对方了。

  不过话说回来,经过自己这些年的努力,现在他也已经无师自通了,从实践
中总结出了一套玩女人的经验。

  骗女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学会包装自己,现如今女人都是很物质的,只要
把自己包装成一个有钱有身份的人物,再靠着花言巧语,即便是遇到那些夫妻和
睦的家庭,照样也能把对方的媳妇弄上床。

  这一套方式想当的好使,田壮壮目前睡过的女主播加起来怎么说也有10几个
了,不仅没怎么在她们身上花钱,反而还把有些女人哄骗的给他买这买那。

  虽然这些女主播和明星没得比,但是个个长的还都是很正点的,玩她们的时
候,他有时还会拿手机拍些她们的裸照,或是插逼时的高清片段,向自己的一切
狐朋狗友炫耀,称自己多么的牛逼,花费很少的钱,操着最爽的逼,从来没有亏
待过自己的老二。

  想着以往的这些种种经历,田壮壮忍不住有些沾沾自喜,心里不禁淫意着直
播间镜头中那个长相漂亮的中年女性,像是过不了多久就能把她搞到手似的,或
许是这些年在这一方面的顺风顺水,他对自己还是想当有自信的。

  田壮壮看到公屏上显示的有男主播的QQ粉丝群,然后向对方申请加了进去,
在群里边的成员中仔细挨个翻着看了一遍,可是并没有找到类似于那个女性的QQ
号。

  随后他就私聊了男主播,向他打招呼,搭讪问好,可是一连打了好几声招呼,
男主播都没有搭理他。看着屏幕,田壮壮不忿的骂了一句:草泥马,不甩老子是
吧,行,你等着,老子早晚在床上玩了你女朋友。

  如果换做以前,出现这种对方不理他的情况,他就会放弃,重新物色新的猎
物,又或者说过段时间再来,并不会急于一时,也不会死心眼到在一棵树上吊死。

  可是这次不同,刚刚那个女性摘下口罩的一瞬间,露脸的过程仅仅也就是停
留了数秒钟,他就深深的被她的容貌所吸引住了,那张粉嫩漂亮的脸蛋让田壮壮
内心激动不已,在配合着她的窈窕身材和性感的穿着打扮,尤其是她那对让男人
看了都忍不住想把它架在腰间的黑丝美腿,这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女神。

  在他见过的女人当中,这个应该是他目前遇到过的最漂亮的一个。

  田壮壮立刻就想和她认识,可是这个男主播装B 不理会自己的私信,他索性
心一恒,咬了咬牙直接给对方送上了一个火箭,而后顺理成章的加了他的微信。
不过在他的个人资料里,只有一些他直播时候的截屏,还有那个男主播在田间干
活种地时的照片,并没有这个女人的任何信息。

  而且从他资料中显示的出生年月来看,原来这个年轻人才只有19岁,可是他
的容貌却比实际年龄要成熟的多,完全看不出来他会有这么小。

  一个刚刚19岁的小屁孩,估计他还是个大学生,而那个女的莫非是他的学姐?

  刚才看她的容貌,田壮壮分析她的年龄应该在25上下,但是现在他又不太敢
肯定了,毕竟单看容貌不一定就能分析出对方的真实年龄,刚刚这个男孩他自己
不就猜错了吗。

  这么一想的话,范围就要扩大了,女孩或许和男孩同龄也是20岁,只是看起
来有些成熟而已;又或者说她已经有30岁了,但是保养的好容貌方面显得年轻。

  可倘若要是30岁的话,她估计就已经结婚了,孩子想必也应该有了,难道他
们之间的关系是偷情?

  19岁的小鲜肉和30岁的少妇人妻深夜约在这种地方一起偷情…………

  我操,一想到偷情两个字,田壮壮内心就忍不住兴奋了。

  送了火箭,加了微信,随后田壮壮在微信中和他打招呼,男主播自然就理了
他,田壮壮说,「你女朋友长的挺漂亮呀。」

  随后对方回复了他一句:「是嘛,我也这样认为。」

  「当然啦,你看看你,个头这么高,人又长的这么帅,你俩俊男美女真的很
般配。」田壮壮假装奉承了他一句。

  「谢谢夸奖。」

  田壮壮并没有立刻向他打听旁边女人的身份,因为这个时候不能急,要慢慢
来,首先第一部就是要摸透这个男孩的性格特点,然后杜撰一个牛逼的身份和他
成为朋友,让他放松对自己的戒心,这一步尤为重要。只要能和他成为无话不谈
的朋友,得到对方的信任,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

  田壮壮相信,以他的社会阅历忽悠一个19岁的小孩对他来说就跟玩似的,估
计用不了几天,他就能从他口中拿到那个女人的信息,然后,然后嘛,哈哈,田
壮壮继续猜想,如果他们之间的关系真的是一对偷情男女的话,那么把这个女人
弄上床的事情就更加简单了。

  田壮壮躺靠在床上,看着镜头哈哈的笑了起来,就好像自己用不了多久,就
能把镜头中的那个女人弄到床上「啪啪」似的……

  而镜头的那边,转眼间就收到了几个火箭和飞机,这让男主播的心里乐坏了,
自从当主播到现在,他还没有在同一时间收到过这么多的大礼物,至于超火就更
别提了,刚刚看到粉丝送来的那个超火,他整个人都处在一种极度兴奋的状态。

  不过他知道,粉丝们连续送来的这几个大礼物并不是给他的,而是冲着坐在
他身旁的那个长相漂亮的女人,他们是想通过自己来认识她,刚刚送他火箭加他
好友的几个朋友已经有人开始向他打听她的身份信息了。

  他肯定不会向他们透露有关她的半点信息,绝对不会,对他来讲,她此刻能
坐在自己身边远远要比这些礼物让自己觉得幸福的多,可是在这之前,他并没有
想到她会来这种鬼地方找自己,他曾经是向她提到过,要来做野外直播,但是却
被她给阻拦了,他是背着她偷偷来的。

  至于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并不是像直播间水友猜测的那样,情侣,炮友,又
或者是别的一些什么压根就不挨边的胡乱猜测………

  她的真正身份是自己的老师,老师的名字叫沈婷,所教的科目是美术,是他
们大学中首屈一指的美女教师,也是他心中最仰慕和最喜欢的一个人,不过就目
前而言,他们也只是普通的师生关系,虽然他打心底里想和她更进一步。

  就在前不久沈婷还教训过他,告诫他不准自己一个人偷跑出来搞什么野外求
生的直播节目,原因是这样做很危险,一个人在这种荒郊野外万一遇到什么不测,
到时候就会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沈婷以为训斥他这些话的时候,他会听,他会听从自己的嘱咐,毕竟在沈婷
眼里,沈舒扬是一个乖巧听话的男孩,她是在关心他,他应该明白。

  可是让她怎么也没想到的是,他还是背着自己去了,沈婷知道了这件事之后,
当时就火冒三丈,想在电话中狠狠的训斥他一番,然后在让他立刻回来,可是后
边事情的发展却超出了自己预期,她不但没有把他叫回来,反而自己也……

  就连她自己也是万万没有想到,有一天她会陪这个不听话的学生一起在这种
地方胡闹,干出这种自认为很荒唐的事情。

              40户外直播2

  自从三天前梁文昊出差去了外地,这几日,沈婷每天晚上临睡前都会和老公
视频或者语音,一聊就是1 个多小时,直至困了,才会放下手机休息。

  可是在第四天,就是梁文昊遇到苏静的那个晚上,沈婷洗过澡上床,当时已
经10点了,她看到梁文昊一直没有和自己联系,就在微信中喊了他,可是几分钟
过去了,老公却没有回信息。

  沈婷心里有些担心,就给他发去了语音邀请,梁文昊这才看到了她的电话。

  那个时候梁文昊正在酒吧陪苏静喝酒,担心沈婷胡思乱想,梁文昊并没有和
她说实话,虽然他和苏静之间堂堂正正什么都没干,可是直接告诉妻子实情的话,
梁文昊觉得是在自寻烦恼,他只是简单的对妻子讲,自己这时正在和一同来这里
学习的一帮朋友们在KTV 唱歌。

  沈婷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说些安慰的话劝他注意身体,少喝点酒,然后就
放下电话睡觉了。

  可是过了一天,再次到了晚上,上了床,老公依然没有主动给自己联系,沈
婷再次给他播去了电话,可是这一次,连续拨过去了2 ,3 个电话,梁文昊都没
有接,沈婷猜测,可能是又和朋友去外边玩了,所以没有听到。

  沈婷害怕独守空房,一个人孤独的躺在家里的那张大床上,她会感到从未有
过的寂寞,甚至是失眠,尤其是今晚,没有看到老公,也没有没听到他的声音,
她的心里就像是缺了点什么,辗转反侧,好久都无法入睡。

  以往梁文昊出差的时候,她并没有这种感觉,可是在这段时间,她的心理正
在发生着一些连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变化,因为除了老公之外,有另外一个人在她
心底渐渐占据了一些位置。

  闭上眼睛的时候,她会不自然的想起他,想着他此刻会在做什么,不过沈婷
并不希望如此,每当他代替老公在自己脑海中出现的那一刻,她就会强迫自己不
要去想,因为她觉得在自己需要老公的时候心里却想起另外一个男人,这是一种
很危险的信号。

  正如此,她才更加需要老公能多一点的陪在自己身边,只有感受到爱人的温
暖了,才不至于去做一些胡思乱想的事情。

  可是连续两个晚上了,梁文昊都没有主动和自己联系,以她对老公的了解,
肯定是他在外边认识的那帮朋友看梁文昊性格憨厚老实,又不胜酒力,一个劲的
给他灌酒把他给灌醉了,前些天他们语音的时候梁文昊就给自己说过,那些人都
很好客,而且有几个朋友酒量还特别的大,大伙每晚都会一起出去吃饭。

  沈婷心里不舒服,躺了好久实在是睡不着,睁开眼,她从一旁拿过手机,再
次打开了梁文昊的微信,老公依然还是没有给自己回消息,其实她心里是知道的,
因为手机就在枕头旁边,她没有听到那个熟悉的铃声提示,可她还是忍不住想要
看看,她希望是自己走神了所以没听到。

  盯着屏幕,沈婷发了好一会儿呆,可就在想着老公的同时,另一张面孔不自
觉的又在脑海中浮现了出来。

  自打上次从沈舒扬住处回来,她已经有1 个星期没有看他直播了,现在突然
想起来,心里还真有些挺想的,随后,她打开了APP ,进入直播间之后,沈婷看
到他没有在家,而是坐在一片草地的篝火旁吃烧烤。

  沈婷还是第一次看他直播户外,而且还是在这么晚,会有什么特别呢?

  带着好奇心,她看着镜头中的男孩,此时就他一个人,除了镜头前的些许亮
光,周围黑压压的一片,不过隐约可以看到附近有一条小河,远处还有茂密的树
林,像是在荒郊野外,大晚上一个人跑来这种地方?

  沈婷心里觉得有些不对劲,看过一会儿之后,结合着他和直播间里水友的聊
天内容,这时她才明白过来,沈舒扬这可不单单是在直播户外,而是在玩什么野
外求生。

  「沈老师,你放心吧,我既然已经答应了你,肯定不会去做这种危险的事情。」

  前段时间男孩向自己保证的话再一次回荡在了她的耳边…

  这是一星期前他亲口对自己说过的话,当时,沈婷对他的这番保证深信不疑,
她相信男孩不会不听自己的话,可是让她没想到的是,他却骗了她,一声不吭的
背着自己去做这么危险的事情。

  想着这些,沈婷心里顿时冒出了一股无名之火,立刻打开微信在上边问着他,
「沈舒扬,你现在在哪呢?」

  男孩没有回信。

  「说话。」

  沈婷再次问着他,过了大概1 分钟后,沈舒扬才回了信息。

  「怎么了,沈老师,有事?」

  「我问你,你现在在哪?」

  「在家呀,今天累,休息的早,刚刚我睡着了,没听到手机响,不好意思。」

  这不是睁着俩眼说瞎话吗?男孩连续的用谎言骗着她,让沈婷心里大为恼火,
她准备给他打去一个电话,她要在电话中狠狠的训斥他一番,让他知道欺骗老师
会有什么后果,可是就在自己准备按下他号码的时候,她却突然犹豫了。

  从视频中可以看出,沈舒扬此时一个人在外边玩的不知道有多开心,倘若这
时给他打电话,命令他赶紧回家,不要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你想他会同意吗?即
便同意,内心肯定也是不情愿的,说不定还会在心里记恨自己,怪自己这个做老
师的管的太宽。

  我和他什么关系,为什么要这么上杆子去关心他,他作为一个成年人喜欢怎
么玩是他自己的事,我这个当老师的好言劝过了他,已经尽到了一个做老师的责
任,至于他听不听那是他自己的事,已经和我无关了,沈婷心里这么想着……

  可是让她最不能接受的就是自己被他欺骗,而且还是一个接着一个的谎话,
在她生气的同时,内心同样出现了另外一个声音在告诫着她:你们之间只是普通
的老师和学生,仅此而已。

  是啊,我们只是普通的师生,他又不是我的家人,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要
这么激动,沈婷扪心自问。

  「沈老师?」

  沈舒扬看沈婷许久没有回消息,再次用微信问了她。

  「没事,你休息吧。」

  沈婷回了一句。

  「???」

  男孩不解。

  「今天下午没看到你,我还以为你生病请假了。」

  「下午我出去办事了。」

  「嗯,就这样吧,我要休息了。」

  沈婷不想再和他多说一句话,随后便关掉了手机。

  可是这一晚,她一直都没有睡好觉,刚刚进入梦乡,脑海中就不停的做着噩
梦,她梦到沈舒扬在外边遇到了意外,遭遇了危险,时不时的她还会被这些噩梦
给惊醒,额头上吓出了一层热汗。

  凌晨刚过5 点的时候,她实在睡不着,起身便坐了起来,随后打开手机,登
录直播平台,看到他直播间里的屏幕是黑的。

  这个时间段他应该是在睡觉,可是没看到他,沈婷心里总是忐忑不安,毕竟
一个人晚上躺在那种荒郊野外,万一遇到不测后果不堪设想。

  上午,来到学校,忙完手头上的工作,大概是10点左右,沈婷途径教学楼的
时候,在楼道口看到沈舒扬班上的一个同学,就随口问了下,结果从对方口中得
知他还没有来上课。

  回到画室,刚刚把手上的东西放下,她便立刻打开手机,再次登录了他的直
播间。

  直播间开着,从在线的时间来看,他早上7 点左右的时候就已经上线了,看
到男孩安然无恙,沈婷心里紧张的情绪稍稍的放松了一些,随后她倒了杯水,坐
在办公桌前看他直播。

  这时他正在山间走着,一手拿着自拍杆,一手拿着一把破旧的小锄头,略微
的低着头,视线环视着四周,像是在地上寻着什么东西。

  走到一片湿润的草地旁,沈舒扬蹲下来,用锄头在一些长满了奇怪小花的土
壤上挖了下去,从大概20公分的深土里挖出了一些外形模样有点像姜的东西,然
后装进了旁边的手提袋。

  网友们问他这是什么,他自己也说不出学名,只知道这个东西在他们当地叫
姜麻薯,可以烤着吃,也可以熬汤喝,味道很甜。

  沈婷没有去干别的工作,就这样一直看着,11点的时候,沈舒扬挖足了食物,
又摘了一些野果才开始下山,路过一处陡坡,他只顾着和直播间里的网友闲聊,
忽视了凹凸不平的路面,脚下不小心滑了一跤,整个人从几米高的土坡连滚带爬
的摔了下去。

  看到他出了意外,沈婷整个人紧张的不得了,心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差一
点就失声叫了出来。不过还好,等男孩从地上坐起来之后,脸上并没有什么痛苦
的表情,对着屏幕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脚,也没什么大碍,只是胳膊上蹭了一块。

  她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男孩在屏幕前傻笑着,和网友胡侃了起来,丝毫
没有把自己刚刚摔下土坡的事情当成个事。

  沈婷叹了口气,对他的这幅憨样感到很是无奈,可是此时的她什么也做不了,
只能坐在这里干看着,担心着,而且听他和大伙说话的口吻,似乎还要继续在这
里呆下去,今天并没有要打算离开的意思。

  到了中午饭点,沈婷下了楼,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就在自己身旁,坐着两个
女老师,她们一边吃饭一边闲聊,谈论的话题很快就引起了沈婷的注意,其中一
个女老师说:

  「看新闻了吗,前段时间家人报警失踪的那个女孩找到了。」

  「在哪,人没事吧?」

  「没事?都过了这么多天了,怎么会没事,人已经死了,在一个悬崖的下面
发现的,估计是失足掉下去的,警察现场勘查的时候,在她的手机中看到有很多
张站在悬崖山间峭壁处的自拍照。」

  「哎!可惜了。」

  「可不是吗,年纪轻轻的,命就这样没了。」

  「现在的孩子,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哪危险往哪钻,以为自己天不怕地不
怕,一旦遇到危险,跑都来不及,只能等死。」

  「他们哪知道什么叫危险,他们以为自己上了几天学什么都懂,其实他们什
么都不懂。我老家有个小孩就是这样,去年高中毕业,考上了上海交通大学,你
说说多好的事情,可是暑期非要约着一群驴友去四川徒步旅游,还专门去一些危
险的地方,结果凑巧遇上了泥石流,10个人,死了3 个,重伤5 个。」

  「去年8 月份的那个新闻我知道啊,闹了半天死的那些个小孩是你老家的呀。」

  「可不是,那小孩还是独生子,他走了之后这一年多来,他妈一直就有点精
神不正常,在村子里疯疯癫癫的。」

  ………

  听着她们之间的谈话,沈婷的内心再一次不淡定了,昨晚她对自己说过,这
个男孩一再二,再而三的骗自己,她不会再去管他,他爱怎么样是他自己的事,
可是两个女同事的这一番对话对她造成了强烈的触动。

  沈舒扬父母都不在了,爷爷奶奶也都一大把年纪好不容易把他培养成人,万
一他再出了什么意外,他的这个家等于就是彻底完了。

  越是想着这些,沈婷就越是觉得后怕,她发现自己根本就做不到不去理他,
尤其是想着此时那个男孩正在干着一些危险的事情,她不可能无动于衷,因为在
她心里,她已经不仅仅是把他当成自己的学生了。

  不行,她要向他摊牌,用老师的身份来压他,让他赶紧回来,哪怕他不高兴,
在心里记恨自己,她也要这么做。

              41亲自去找他

  吃过午饭,她立刻返回了画室,给沈舒扬打去了一个电话,沈婷已经摆好了
架势,准备在电话中狠狠的怒斥他一番,可是让她没想到的是,手机连续播了两
遍,沈舒扬竟然敢不接自己电话。

  「这孩子真是太过分了。」

  沈婷气的不行,她不知道此时该怎么办,一时间陷入了长久的焦虑之中。

  想过很久,她决定直接开车过去找他,看着他的直播视频,沈婷觉得里边的
一些场景颇为熟悉,好像上次去他家附近山上旅游的时候,他带自己走过,具体
方位她现在还能依稀记得,只要他所在的位置不是太偏僻,说不定很容易就能找
到他。

  正巧下午没有课,随便收拾了一下东西,沈婷便下了楼,开车去往了他的老
家。

  1 小时后,她再次来到了曾经沈舒扬带自己游玩的那个山脚下,坐在车里休
息了片刻,随后她上了山。开着手机,一边看着沈舒扬直播视频里的场景,一边
找寻着那个男孩所在的地点。

  可是,在这件事上,沈婷想的还是太简单了,虽然她知道男孩所在的大概方
位,但真正找起来远比她想象中要困难的多,完全就是两种不同的概念,况且她
穿的裙子和高跟鞋也很不适合爬山路,没过多久,她的双腿就累的不行了。

  在感到劳累的同时,她的心理产生了各种想放弃的想法,她想扭头回去,她
不想再找他了,为了一个这样不相干的人,根本就没必要这么做,自己真的是太
傻了。

  可她现在已经来了,而且身处在大山之中,费了这么大的劲就这样轻易放弃
她舍不得,最终忍着难受,沈婷还是坚持了下来,整整在这座大山中又转了一个
多小时,费了好一番气力,最终功夫不负有心人,沈婷总算是找到了他。

  此时男孩正坐在一条小溪边钓着鱼,视线盯着手机屏幕和网友聊着天,翘着
二郎腿,一副悠闲自得的样子。看着他安然无恙,沈婷真的是又喜又气,她没有
喊他,直接朝他走了过去,不过就在和他相隔5 米远的位置,沈舒扬听到了耳边
传来的脚步声,随即便把头扭了过来。

  这一刻,他真的是做梦也没想到沈婷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感觉整个人就像是
做梦一样,一时间吓的慌了神,慌乱中赶忙用手关掉了自己的手机,傻傻的望着
她。

  沈婷的心里憋了一肚子气,在路上,她曾经不止一次的对自己说,等一会儿
找到他的时候,一定不能对他客气,要把自己作为老师平时最严厉的一面拿出来,
狠狠的训斥他,让他知道不听自己话的后果,可是当她看到他的这一刻,不知为
何,自己却拿不出向他发火的勇气了。

  「沈,沈老师………」

  男孩紧张的喊起了她的名字。

  「你还知道我是你老师?」

  「………」

  「沈舒扬,你没想到我会在这里出现吧?」

  沈婷慢慢朝他走了过去。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的?」

  「我不应该知道吗?」

  「………」

  沈舒扬羞愧的低下了头。

  「你说,你上次是怎么对我保证的?」

  「我……」

  「你可真行,我中午的时候连续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你竟然敢不接,你说,
你到底是想闹哪样?」

  「中午吗,信号不好,我,我没收到。」

  「胡说,信号不好还能上网?」

  「之前那段时间我在山里,那个时候手机没信号。」

  「够了,够了!沈舒扬,我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说起谎话来不仅脸不红,
连眼睛都不戴眨一下的,我还真是小看你了。」

  「我只是怕你担心,所以……」

  「你还好意思说怕我担心,因为你的事,我昨晚一整晚都没有睡好觉。」

  沈婷的脸色渐渐黑了下来,从她责备的语气中,沈舒扬知道她此时有多么的
生气,相对于那次在办公室,这次她虽然没有冲自己大声发火,可是句句话中都
带着一股浓浓的火药味,这和平时那个温柔和善,平易近人的沈婷老师截然不同。

  不过,他并没有因为老师的这番责备有一点不悦之意,如果不是沈婷出现在
自己面前,他根本做梦都想不到她竟然会跑来这种地方找自己。

  这是哪?是山上,而且还是在一片几乎没有人路过的荒山野外,沈舒扬为了
让自己的直播引起更多网友的关住,专门挑选了这种道路崎岖的偏僻山间,如果
不熟悉此地,要想在这种地方找到了一个人,那简直就跟大海捞针一样。

  可是沈婷却来了,此时她真真切切的站在了自己面前,之前当她出现的那一
刻,沈舒扬几乎觉得就跟做梦一样。

  沈婷是一个非常注重干净的人,可是此刻,她衣裙外侧的衣服上粘着很多尘
土,长长的秀发中还夹着着几根干枯的杂草,原本那张洁白干净的脸颊也被渗出
的汗水所侵湿,就连她左侧大腿处的黑色丝袜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挂烂出了一
道长长的脱丝。

  看着她的这幅模样,沈舒扬能够想象得到,她是费了多大的劲才找到的自己,
一想到的,他有些忍不住想哭,他好想过去抱着她,向她说三个字:对不起。

  「怎么不说话了。」

  沈婷看他久久没有作声,站在面前问着他。

  「好吧,我这就跟你回去。」

  沈舒扬低着头不敢看她。

  「我看你在这里玩的不是挺开心的吗,干嘛我一来你就要回去,你真的想回
去吗,如果不愿意,你就继续在这里待着吧,我是不会拦着你的。」

  「我…我不敢。」

  「为什么不敢,是因为觉得我这个当老师的对你凶,你害怕了所以才说不敢,
是不是?你虽然嘴上说不敢,可是心里不服气,气我这个当老师的多管闲事,干
涉你的私生活,气我不该来找你,坏了你的好事。」

  「没有啊,我从没这样想过,沈老师,我怎么可能会这样看你?」

  「不是我这样去想,是你压根就这么做的,你自己说说,你以前向我保证过
什么,然后又是怎么骗我的,你一句接着一句的在我面前说谎话,你知道我心里
多难受吗?」

  「全都是我的错,对不起。」

  「不要说对不起,既然你喜欢做这么危险的事情,我说你又不听,那么好,
我现在也已经来了,就没打算轻易回去,这样好了,反正我工作也不忙,干脆在
这里和你一起胡闹几天,我想看看这种事情到底有什么好玩的。」沈婷赌气着说
道。

  「不行。」

  沈舒扬立刻回绝了她。

  「为什么不行?」

  「您别说气话了,好吗,我现在就跟你回去,是打是骂你看着办,我都会虚
心接受,保证不会再惹您生气了。」沈舒扬抬手拉着她的胳膊,打算带她离开。

  「你别打岔,我是在问你为什么不行?」

  沈婷甩开了他的手。

  「我除了一个手机和充电器,什么东西都没带,没办法照顾你啊。」

  「你开什么玩笑,我一个大人需要你一个小孩来照顾?」

  「我在这里饿的时候全都要靠自己动手找东西吃,有时候运气好了能抓到一
些野味,运气不好的话就得饿肚子,而且做出的食物连盐什么的也都没有,晚上
休息的时候只能躺在地上,这种苦你根本就受不了。」

  「你小孩能受的了,我大人就能受得了。」

  「我从小吃苦吃惯了。」

  「那又怎样,你以为就你吃过苦,别人都没吃过苦,是吗?」

  「你,你这不是抬杠吗?」

  「好了,就这么决定了,我决定的事情,你不许再有意见。」

  沈婷不等他反驳,朝着他钓鱼的地方走了过去,看到河边那里支着的一个鱼
竿,这个鱼竿也并不能算是真正的鱼竿,而是一个2 到3 米的细长竹子,竹子的
顶端处连接着一根不知是在哪找来的鱼线,鱼线贴着水面的部位又绑着一小块白
色的泡沫来当鱼漂,这样简陋的一个钓鱼工具,沈婷很难想象的到他能钓到鱼。

  「你钓的鱼呢?」沈婷朝身边周围环视了一下,没有看到任何一件放鱼的东
西。

  「暂时还没钓到。」

  「我一猜就知道,你这随便找来的棍子再绑上一根线这就成鱼竿了,这东西
要是能钓到鱼就见鬼了。」

  「怎么钓不到,昨天我吃了一天的鱼。」

  「吹牛,我不信。」

  「鱼上不上钩与鱼竿的好坏并没有太大关系,你别看这个鱼竿外观简陋,只
要有鱼咬勾,一定让它跑不掉,况且现在时间还早,钓鱼不能急,需要慢慢来,
你放心,今晚我一定请你吃烤鱼大餐。」

  沈舒扬自信满满的向沈婷拍着胸脯。

  「好吧,再信你一次,现在我们应该干些什么,总不能坐在这里守株待兔吧?」

  「你走了这么远的路,一定很累了,你先在这里歇会儿吧,我去山上转一下。」

  「是不是要去挖野菜摘果子,我和你一起去。」

  「你还是别去了,那边的山路有点不好走,坑坑洼洼的,中午的时候我在那
里放了一个捕兽夹,现在过去看看有没有收获。」

  「你以为我答应留下来是坐在这里看风景的吗,我要和你一起。」

  「……那,好吧。」

  沈舒扬知道自己拦不住她,稍稍的犹豫了一下,就不好再说什么,随后领着
她一起去往了另一处的山上,由于路不好走,沈婷的穿着又不适合爬山,沈舒扬
不敢走的太快,遇到崎岖陡坡的时候,他也会贴在她身旁扶着她的胳膊。

  近距离靠在一起的时候,沈舒扬注意到她衣领遮挡的脖颈位置有一道长约5
公分的刮痕,伤口的颜色是新的,虽然不深,可是刮痕处却很红,多少还印出了
一丝血,他忙问:

  「你的脖子这里怎么回事?」

  沈舒扬用手指了指。

  「哦,之前过来找你的时候,不小心被树枝刮了一下。」

  「我看看。」

  他没等她点头,直接把脸贴了过去,近距离的看着那一道红色的刮痕,顿时
心疼的不得了。

  「疼吗?」

  「没事,一点小伤。」

  可是他不这么认为,因为沈婷不像他这种人皮肤粗糙,身上要是磕着碰着一
下这都都无伤大雅。她身子娇柔,平时又注重保养,裸露在外的细嫩如脂的肌肤
上看不到一丝的疤痕,犹如是一块洁白无瑕的美玉,可如今脖子上却出现了这样
一道长长的伤口,而且这个伤口还是因为自己的原因造成的,就在他感到心疼同
时,抬起手一巴掌打在了自己的脸上。

  「你干什么啊?」

  沈婷吃惊的问着他。

  「这一巴掌是我应得的。」

  「你是不是神经病犯了,我又没怪你,至于吗。」

  「你没生我气吗?」

  「做梦,我都快气死了。」

  「是吗……」

  沈婷愣了一下,立刻解释道:

  「我说的不是我脖子上的伤,而是你用谎话骗我,不听我这个老师的话,我
最不喜欢的就是你这种不听话的学生。」

  「我不信,其实你就是嘴硬心软,虽然冲我发脾气,可是心里是为我好的,
假如你要是真的生我气,今天就不会这么辛苦的跑来这种地方找我。」

  「………」

  男孩的一句话,顿时把沈婷问住了。

  「就你懂。」

  「难道不是吗?」

  「好了,别得意了,你看你,脸都打红了,这么用力干嘛啊,脑子短路了吗,
打这么狠,我听着那么大的声音,自己都觉得疼。」

  「打一下我心里会好受些。」

  「你好受,我也会好受吗?你要想我好受不为你的事烦心,以后就要听我这
个当老师的话。」

  「我一定会听。」

  「以后不许再这样犯傻了,听到没。」

  「嗯!」

  「对了,你怎么不开直播?」

  「我不想让他们看到你,直播上边的人多,要是万一遇到我们学校的人,被
他们看到我和你在一起,恐怕会说出一些对你不好的闲话。」

  「老师和学生在一起,能有什么闲话?」

  沈婷想了一下,确实觉得有些不妥,然后从提包里拿出了一个粉色的口罩,
戴在了脸上。

  「你看,这样一来就不会有人认出我了吧。」

  沈舒扬点了点头。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