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大明天下(353

第一文学城 2021-05-04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hui329
【大明天下(353-355)】 作者:hui329 2020/2/10發表於:首發第一会所  禁忌书屋

【大明天下(353-355)】


作者:hui329
2020/2/10發表於:首發第一会所  禁忌书屋
字数:11060

            第三百五十三章疲于应付

  慈寿张太后下了銮驾,带着王翠蝶等一干宫人径直向官宅后院而来。

  「奴婢见过太后。」

  扫了一眼敛衽行礼的彩霞,张太后蛾眉不觉微蹙,「仁和呢?」

  「公主殿下忧心一身孝服冲撞了太后,正在里面更衣。」

  张太后展颜道:「什么冲不冲撞的,哀家又不是没经历过,开门吧。」

  「这个……」

  彩霞有苦难言,未曾稍动,见太后保养得宜的玉容上隐约浮起一丝不快,迫
不得已还是起身开了房门。

  「臣妹拜见太后。」

  房门开启,仁和慌张下拜。

  「好了好了,都是一家人,客气什么,快起来吧,礼数多了显得生分。」太
后上前搀扶住这位小姑子。

  「臣妹谢过皇嫂。」仁和就势起身,匆忙掩上半敞的衣襟,尴尬笑道:「臣
妹仪容不整,教皇嫂见笑了。」

  「你呀,就是想得太多了。」张太后嗔怪了一声,「哀家慈寿也不亲来,而
今又慌里慌张地换什么衣服,天家也讲究个亲亲之礼,没来由如此外道。」

  「皇嫂教训的是,臣妹知罪。」仁和公主颔首认错。

  太后对仁和的态度非常满意,游目四顾,「这官宅布置倒是精细,原本哀家
还担心委屈了你……嗯?这是怎么话说的?」

  指着地毯上未及收拾的酒菜,太后惊愕问道。

  「臣妹为夫守节而来,本该清心寡欲,茹素终身,锦衣卫的那个什么丁寿竟
然还命人备了酒菜在此,实是不知礼数,臣妹一时怒极,便失手打翻了酒菜,教
皇嫂见笑了。」仁和殿下也是福至心灵,急切间编出这么一套说辞。

  「那个小猴儿总是这般不分轻重的,永远不知该把正心思用在什么地方。」

  太后摇首失笑,「皇妹看哀家的面子,不要与他计较了。」

  「臣妹不敢,说来也是急火攻心,便是念着这大修官宅的情分,也该冲丁大
人说个谢字才是。」

  仁和说着玩笑,眼光却突然扫见床边花几下的一条男子腰带,不由身子发软,
笑容僵在了脸上。

  「怎么了?」觉察到仁和面容有异的太后,扭脸欲顺着仁和的目光看去。

  「哎呀皇嫂!您看进来这么久了还没请您坐下,臣妹真是失了礼数。」

  仁和突然的一声惊叫,倒是吓了张太后一跳,捂着胸脯白了小姑子一眼,
「一惊一乍的,一点体统都没有。」

  还待扭头看去,却被仁和亲热地挽住手臂,「皇嫂,这官宅臣妹也未曾全窥,
不若现在咱俩个一同走上一圈。」

  「哀家这一路行来已经乏了,改日吧。」太后在桌旁寻了一把椅子坐下,还
是不忘张望向适才仁和公主看的方向,除了一个摆放着璎珞花瓶的乌漆描金高几,
别无他物。

  仁和一双凤目也一直盯着花几下的那条腰带,虽说奇怪怎么眨巴眼的工夫就
没了踪影,但一颗心总算又落回了肚子里,顺势坐在了太后对面,强笑道:「那
也好,臣妹便与皇嫂唠唠家常。」

  看着眼前不远处的曳地裙裾,隐身床下的丁二得意的将手中的腰带放到一边,
屈膝抬腿准备提起裤子,「咚」的一声,得意忘形之下,膝盖结结实实地撞在了
床板上。

  「什么声音?」太后警觉站起。

  「啊?哎呦!哎呦!」短暂的错愕后,仁和公主手扶膝盖,大声呼痛:「适
才不觉撞了桌子,真是晦气。」

  「是么?」太后犹疑道;「似乎不是这边的动静。」

  「可不就是么,臣妹自己撞得还能不知道,你说呢彩霞?」

  「是,奴婢听了声音是这边的。」彩霞立即点头帮主子圆谎。

  这么大动静,桌子连晃都没晃啊,太后纳闷,扭头问身后侍立的翠蝶,「翠
蝶,你听声音是从哪儿传来的?」

  「奴婢听着这声音……」翠蝶看着一脸紧张地望向自己的主仆二人,抿唇一
笑,「好似是从公主殿下那里传来的。」

  谢天谢地,这妮子听岔了,仁和只觉芳心扑通通乱跳,险些跳出嗓子眼,心
中暗骂:小祖宗,你就不能消停一会儿。

  什么他娘的江南名匠,这么大个的紫檀雕花架子床,床板就不能再高个半尺
么!躲在床下的丁二爷捂着发痛的膝盖,狠狠咒骂。

  「这么多年啊,咱姑嫂也一直没有好好聊聊,这也怨你,陛下疼爱你这个大
妹妹,你的眼睛就总长在头顶上,从来不知对哀家说几句软话,」太后幽幽一叹,
「唉!哀家也是这不服软的脾气,搞得姑嫂间僵了这么多年,而今同病相怜,都
成了寡妇,也是天意弄人呀!」

  太后喋喋不休地发着牢骚,心不在焉的仁和公主有一搭没一搭的应和着,心
里总是念着床底下躲着的人儿,心中忐忑不安,面上也自不顺畅。

  「你脸色不好,可是身子有恙?」太后终于发觉了不对。

  「啊?没有啊,只是驸马去世后,臣妹总是神思不属,坐立难安的,休息的
不好,怕是病发到了脸上。」轻抚面颊,仁和掩饰地干笑道。

  太后恍然明悟,「是了,嫂子我是过来人,晓得你的苦处,唉,女人不易,
天家的女人更是不易,哀家那里有个方子,是丁寿那小猴儿府上的女医开的,服
了几贴,颇为见效,改日让翠蝶为你送来。」

  「臣妹谢过皇嫂。」仁和盈盈一礼。

  「别外道了,如今你我同病相怜,自当相互有个照应,宫里还有许多辽东与
高丽的野参,都是丁小猴儿从海东带回来的,那小子虽说平时不着四六,有些时
候还蛮细心周到的。」太后说着话不知想起了什么,噙笑不语。

  「皇嫂?」仁和见太后突然不声不响地开始傻笑,忍不住出言发问。

  「哦,没什么。」自觉失态的张太后振衣而起,「哀家走了,你好生歇着吧,
无事便进宫来话话家常,哀家一人也烦闷得很。」

  听说这位嫂子终于有了去意,求之不得的仁和公主殿下连挽留的话都未曾说
一句,直接起身相送。

  直到在官宅门前送走了銮驾,仁和公主心中的一块大石才算终于落下,倚着
府门捂着高耸胸脯吁吁一阵娇喘。

  好不容易将心境平复下来,仁和立即柳眉倒竖,杀气腾腾地奔向后宅卧室。

  「该死的小坏蛋,你适才就不能安静些,真要吓死本宫你才甘心!」

  推开屋门兴师问罪的仁和公主突然愣住了,衣衫不整的丁大缇帅趴在地上,
在桌底床下各个犄角旮旯里翻个不停。

  「殿下快帮忙寻寻,我的荷包不知掉到哪里去了……」

            第三百五十四章用心良苦

  宜春院。

  「妈妈,您要发卖了女儿?!」雪里梅花容失色。

  「什么发卖?这孩子口没遮拦的,是」从良「,院里的女儿天天都盼着这一
天呐。」一秤金纠正道。

  「不,妈妈,女儿舍不得您,愿意在院子里伺候您一辈子。」雪里梅跪在地
上苦苦哀求。

  「可怜的女儿哦,妈妈我也舍不得你呀。」一秤金香帕抹着眼泪,一副哀婉
欲绝的伤心模样,「这不是没法子么,锦衣卫和国公府咱们哪个也得罪不起啊,
这两家无论是谁动动手指头,这宜春院就得房倒屋塌,你便为着院子里这般姐妹
的生计着想,应下了吧。」

  「我……」雪里梅哑口无言,捂面低泣。

  「而今这番也未必不是好事,那国公府深似海般,进了去也是为奴为婢,大
宅门里的家法又严,上面若顶着个善妒的主母,怕不也是挨死挨活的熬日子,若
真是如此,不啻往娘的心口上戳刀子呀!」

  掩去腮边泪水,一秤金又道:「幸得那锦衣卫又掺了一脚进来,不说那丁寿
与你也算旧识,比起保国公那土埋了半截的老头子年轻力壮,便是那内宅中也还
少个主事的,你就小着性子,施展些手段,若是肚皮争气,有个一儿半女的,这
日前安逸,日后出身,怕还少得了你的,妈妈这一番苦心,你可要体会才是啊!」

  「女儿我……这两家我都不愿。」雪里梅咬着樱唇,鼓足勇气说了出来。

  一秤金梨花带雨的粉面上瞬间便冷了下来,「这也不愿,那也不愿,你还想
让老娘把你当观音菩萨供上一辈子啊,今儿有了这机缘算是你的造化,要不然等
你身子长成的时候,让哪个舍得出钱的豪客土财主把你给梳拢了……」

  纤长的食指轻挑起雪里梅尖尖的雪白下巴,一秤金冷笑道:「多好的白菜若
是被猪给拱了,就再也卖不上好价钱,瞧瞧带走苏三那丫头的老赶,你可满意?」

  雪里梅怯懦地向后一缩,无力地低声道:「一切全凭妈妈做主。」

  「这才是妈妈的乖女儿,快起来,妈妈教人给你熬碗参鸡汤,好好补补身子。」
一秤金眉花眼笑地出了屋子。

  心丧若死的雪里梅呆呆地跪坐在地上,任由珠泪不断由吹弹可破的脸颊上滚
落。

  也不知过了多久,进屋送饭的小丫鬟看她这副模样,轻轻一叹,上前搀扶道:
「雪姐姐,这都是命啊,你就认了吧。」

  「不,我不认。」雪里梅似乎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猛然向这丫鬟跪下,
「坠儿,念着昔日三姐的情分,帮帮我吧,求你了!!」

           ************

  「舵主,您真就舍得把雪里梅这丫头给卖了?」

  苏淮立在一秤金身后,捶背揉肩忙个不停。

  一秤金享受着苏淮的服侍,懒洋洋地说道:「舍不得又如何,这道坎过不去
啊。」

  「听闻唐一仙那小娘而今可是魔尊的入室弟子了,她与雪里梅这俩丫头的情
分可是不浅,要是找起后账来……」苏淮将心中忐忑说出。

  「现在知道怕了,当初你出主意发卖苏三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一秤金横眉
冷笑。

  当时不是老子气晕了头么,苏淮没敢说出心底话,谄笑道:「属下当时没想
那许多,而今么,真是有些后怕。」

  「八百年前结拜的姐妹,难不成因为她的面子便养两个活祖宗,魔门中可没
这许多情义可讲,况且……」一秤金「嗤」地一声讥笑,「有摇魂荡魄二位使者
在,也轮不到她说话。」

  「唯一可惜的是,这几棵摇钱树便这般都没了,还不知要耗多少心血才能调
教出新人来,这一次咱们可得捞足了本钱。」一秤金粉拳一攥,狠狠说道。

  苏淮觉得牙床有些肿痛,「这两家有权有势的,会出大价钱么?」

  「所以啊,我才安排个好日子公开竞价,他们这些大门大户的,活的不就是
个脸面么,一个人起了头,另一个能落下这面子。」一秤金得意笑道:「咱们就
等着赚个盆满钵满吧。」

  「舵主您将这梳拢和赎身两好合一好,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呀。」苏淮嘿嘿
奸笑,挑起拇指道:「妙啊!」

  「咱们宜春院连洞房都给操持妥了,这几位爷还不该好好打赏一番。」

  取笑一番,一秤金轻浮的笑容逐渐凝重,沉声道:「南边传信来,魔尊出关
在即,咱们这边也该费心思置办一份大礼。」

           ************

  丁府书房。

  「玉堂春被人赎走了?」丁寿问道。

  「是。」程澧垂手肃立在案前,恭谨回复,「赎人的是一个山西的马贩子,
花了一万两银子。」

  「雪里梅还要竞价决其归属?」

  「小的无能,差事没有办好。」程澧俯首认罪。

  「与你没什么干系,能在国公府手中把人留下,没丢下爷的面子,也该记你
一功。」丁寿大度地摆手道。

  「老爷宽宏大量,小人之福,小人必定鞠躬尽瘁,报答老爷大恩。」程澧急
表忠心。

  「这事你接着办,下去吧。」

  打发走了程澧,丁寿便在自己的紫檀雕螭书案上支起了下巴,王顺卿啊王顺
卿,还想着让你这对苦命鸳鸯来个千里相聚,结果天各一方,实非二爷本愿,活
该你戴绿帽子。

  雪里梅么,还不到十五,小娘皮岁数小了些,身段算是出落得楚楚动人了,
难得那身细皮白肉,啧啧,调教一番该是不错,再被王三给抢了先,二爷找块豆
腐撞死算了。

  一秤金背后的又是什么人呢?先是丢了好大一笔银子,又被挖断了两棵摇钱
树,还逼不出你的马脚来么。

  铺平纸张,丁寿信手从笔架上拾起一管羊毫,边蘸墨边思忖,提笔书下了一
行行名字。

  「孟垂杨、叶芳丛,」丁寿在这二人名字下重重划了一道,「日月双使?天
魔宫中一人之下,老家伙若有了不测,顺理成章便是这二人接掌魔门,当年投书
江湖,布局阴山的人会不会是他们?」

  丁寿又蹙眉摇头,「事后他们都隐匿无踪,这天大的好处未免放弃得太快了,
凭这二人的资历,接掌魔门也不会有人异议,何必藏头露尾在教坊之中。」

  「刀剑儒医工,琴棋画戏童,」丁寿轻轻点击这十个字,「护教十魔,首推
魔刀,呸!」

  丁寿提笔就把七杀刀魔姜断岳的名字给勾了,老疯子几十年窝在蓬莱客栈,
也没那个心眼能搞出这么多事来。

  随即丁寿又将「无双剑魔杜若飞」、「不语棋魔方亭侯」尽数划去,人死如
灯灭,阳间的事情就不劳他二人费心了,最多他将来有空去寻寻刀剑二圣的晦气,
替两位师兄出口气就是。

  「冷面魔儒白壑暝神龙见首不见尾,五彩戏魔黄海公游戏风尘,丹青画魔吴
道非寄情山水,这三人黑木崖之战便未参与,天知道如今死到哪儿去了。」

  「巧手魔工钟神秀、瞽目琴魔邝子野、千面魔童谷才,这几个大战之后生死
未卜,江湖中再未闻名,怕是也凶多吉少。」

  「四灵当道,阴后谢晚晴?」二爷直接在这名字后打了个问号,这位大师姐
从未谋面,据说习练的也是天魔策中极难修炼的太素阴功,这功法到底是个什么
东东,朱允炆没同他讲过,总之没事别去招惹就是了。

  「邪隐秦九幽?」丁寿眼前浮现的是京郊那个有一面之缘的男人婆,当时自
问没有完胜司马潇的把握,徒弟修为已然如此,这做师傅的……想到这二爷不觉
有些牙疼。

  「鬼灵杜问天?」这老小子看着嘻嘻哈哈,却是心狠手辣,杀人从来都不留
全尸的,天冥斩诡异莫测,谁知道在那副笑面孔下安的什么心肠。

  「魅姬庄梦璃?」丁寿擦擦手心汗水,眼前一团模糊,这位庄师姐好似行踪
极为神秘,梅退之对她也语焉不详,只说平日不喜与人接触,唉,又是一个琢磨
不透的人物。

  数来数去还有这么多人,师父啊,您闲着没事收这么多徒弟干嘛啊,这不是
给我添堵么,这些老怪物随便一个都是不好惹的人物,连你都能坑的人还会在乎
我么,以后睡觉都得睁着一只眼睛咯。

  看着一列列人名,二爷痛苦不堪地抓揉着头发。

            第三百五十五章僵李代桃

  夜色降临,宜春院内外,灯火通明,人影绰绰,群声鼎沸。

  听闻宜春院的雪里梅姑娘今夜「梳拢」,明日便要从良,再也无缘得见,京
城内的浮浪子弟,风流雅士得到消息如蝇逐血,纷纷赶来凑上一份热闹,自也不
乏囊中丰厚的豪客欲来搏上一把运气。

  整个本司胡同热闹得好比夜市一般,迎客的姐儿们的脂粉气混合着各色搭棚
小吃的阵阵油香,引人垂涎,自也招来了一群四处伸手讨要的乞儿,这帮才出完
邪火神清气爽的大爷们通常这时都不会小气。

  「一秤金为了这雪里梅倒是布下了好大的排场。」程澧打量着花光铺排的院
内布置,连连摇头,「那丫头才十四吧,这么一个还没长开的花骨朵,不知要黑
掉咱们爷多少银子。」

  「老程,做买卖挣银子你在行,这行院里的道道你可差远咯。」坐在程澧对
面的钱宁咧嘴大笑。

  「请钱兄指教。」程澧为钱宁斟了一杯酒,再为自己倒了一杯。

  「没什么指教的,各行有各行的门道,老程你古玩铺子里的物件,那是越陈
越值钱,这女人堆里挑娘们,当然是越新越好啦。」

  抬眼见对面楼上纱帘后影影绰绰地窈窕身影,程澧苦笑:「真是隔行如隔山。」

  「可不就是隔着一重山么,教坊里梳拢,也讲个规矩:十三岁谓之试花,因
其时女孩还未长成,时候太早,或是鸨儿爱财,不顾姐儿痛苦,花钱那冤大头也
只为图个虚名,哪得真个畅快取乐;到了十四岁,便谓之开花,此时女子天癸已
至,男施女受,也算顺天应时了;待到十五岁,便只谓之摘花了,在平常人家,
或许还算年小,偏在三院教坊,已算过了当时。」

  钱宁向对面楼上一指,嘿嘿淫笑道:「像这小娘们的岁数,正是花开应景,
咱们爷采的正是时候。」

  「多谢钱兄指点迷津,」程澧桌前拱手,「少时若有人乱了规矩,还要请锦
衣卫的兄弟们镇镇场面。」

  钱宁大包大揽道:「放心,不说卫帅那里,便是咱们弟兄平日也未少受老程
你的好处,若是有人不识抬举,哼哼……」

  程澧对钱宁拍胸脯的保证不置可否,抬首瞧向身后的二楼雅间,「佛祖保佑,
在爷眼前,可别真把事情办砸了。」

           ************

  二楼雅间,伫立窗前的丁寿回身笑道:「维新,今日怎有暇请我等来此饮酒?」

  「我等近来埋首经书,以备来年大考,许久未得一见,小弟一时心血来潮,
便冒昧邀众位仁兄至此燕集,多承几位兄长赏面亲临,小弟谢过。」席上刘鹤年
半真半假地打了个团揖。

  「刘维新难得作东,我等岂能不至。」焦黄中取笑道。

  「怎么未见用修?」五人组合少了一人,韩守愚奇怪问道。

  「这个……用修身子不适,不便前来。」刘鹤年遮遮掩掩地回道。

  「怕是心病吧,莫不是因为丁某在场?」丁寿剑眉轻挑,笑容玩味。

  「南山兄说笑了,用修岂会如此无礼。」刘鹤年急着辩解。

  「维新,你与用修既是同乡,又是同窗,有些事该劝着些,这么由着性子胡
闹,怕会给家里招祸。」焦公子而今是相府公子,脾气渐长。

  刘鹤年喏喏连声,表情恭顺。

  将一切看在眼里的丁寿将头别了过去,卿虽乘车我戴笠,后日相逢下车揖,
世间事哪会这般容易,眼前这几人,怕是回不到从前了。

  身为主人的刘鹤年刚举杯酬谢,便听外间突然一阵嘈杂,几人离席到了窗前。

  这处雅间位置靠中,正对着对面二楼雪里梅处纱帘,此时一身绛紫绉纱长裙
的一秤金款步而出,未语先笑,脆如银铃般的笑声引得楼上楼下客人全都举目望
去。

  「众位官人,今日是小女雪里梅梳拢出阁之日,幸得诸位赏面莅临,给我这
女儿撑了场面,女儿啊,还不快过来谢过众位君子。」

  随着一秤金的招呼,纱帘卷起,一身翠蓝色曳地撒花缎子裙的雪里梅立起身
来,向着楼上楼下四周团团一福,娇娇糯糯地道了声:「谢过众君子。」

  瞧着雪里梅白里透红的小脸蛋,眉眼之间的灵动俊俏,坐下钱宁不由张大了
嘴巴,「这小妮子长得还真不赖,咱们大人眼睛可真毒啊,这一掐的小腰,怕是
能累死多少耕田的牛。」

  「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愚夫;明里不见人头落,暗地使君骨髓枯。」
程澧摇头苦笑,「把这尊神请回去,后宅那几个姑奶奶怕是会恨上自己。」

  不理众人丑态,雪里梅施礼后便又退回了纱帘之后,一秤金掩唇娇笑道:
「我这女儿害羞,在人前久站不得,众位官人既然见过了面,奴家也就不说闲话
了,今夜梳拢,明日出阁,断不能委屈了我这女儿,不知哪路爷愿舍出些身外之
物,抱得美人归啊?」

  「我出三百两。」一个头戴逍遥巾,穿着蟹青色直身的文士首先按捺不住。

  「穷酸。」钱宁低啐了一口,这价码若是没见雪里梅之前,没准他心里还觉
得出高了,而今见了真人,只能暗骂一声自取其辱。

  果然,旁边一个裹着海龙裘皮的汉子操着不太利索的官话嚷道:「一千两。」

  一下翻了几倍,让本有意追加的文士乖乖地坐在了凳子上。

  「老程,你不出价?」听着价格一路上涨,程澧则老神在在静坐饮酒,钱宁
纳闷问道,暗思这位是不是忘了原来目的。

  「还不到时候。」程澧摇头。

  「这还挑什么时候,出的比他们高不就完了。」钱宁道。

  「再等等。」程澧笑答。

  五千两以后,喊价的人只剩寥寥数人了,彼此间咬得很紧,但加价不多,你
二百,我三百的逐渐上升。

  钱宁此时也静下心来了,只当程澧要等最后无人加价时再出手,不想程澧突
然出声,「一万两。」

  宜春院内顿时静了下来,争相叫价的几人也面面相觑,不知是否要继续下去。

  程澧冷笑,这些人眼前色令智昏,自己若是跟着他们缓缓出价,以这态势如
果高出眼前价位不多,这些人必然尾随而上,最后成交未必不是天价,如今这一
张嘴便是将近一番,既震慑了全场,也可以让他们醒醒脑子,掂量一番为了个青
楼女子值不值花如许多的银子。

  眼见无人跟着出价,可急坏了一秤金,打心里说她是真心希望雪里梅能进丁
府,不为别的,将来走动探听消息也便利些,可而今这一万两的价位与心理预期
差的太多,若是成交,这买卖可真蚀了本钱。

  就在一秤金抓耳挠腮心急火燎时,又听楼下角落里一个沉闷的声音响起,
「一万五千两。」

  全场哗然,一秤金定睛看去,朱瀛胖胖的身躯安静地坐在一张桌子旁,正举
着粗短的手掌,显然适才出言的是他。

  不管往日多恨这家伙,此时一秤金恨不得抱着那肥脸亲上一口,这可解了老
娘的大围了。

  被打乱计划的程澧骤然变色,犹豫了一番,还是举手道:「一万六千两。」

  「一万七。」朱瀛似乎连话都不想多说。

  「一万八千两。」程澧心中纳闷,前番朱瀛只是说要为保国公府寻一歌姬,
竟然舍得下如此大的本钱,不由向钱宁使了个眼色。

  钱宁点头,几步走到朱瀛面前,「爷们,借个地方说话。」说话间故意露出
了外袍下的飞鱼服。

  「老子没空。」面对凶神恶煞般的钱宁,朱瀛面无表情,再度举手,「一万
九。」

  「嗯?」钱宁本待发火,可他发觉朱瀛举手前会向楼上瞥一眼,不由举目望
去,只见一个身影在一间雅轩的窗口一闪而没。

  钱宁顿时色变,急匆匆扭身上楼。

  场中变化出乎丁寿预料,不过他也没想干涉,不是不心疼钱,只是照顾程澧
的感受,用人不疑的道理二爷自问还是懂的。

  「大人,有些不对。」钱宁在众人惊讶之中走进雅轩,贴着丁寿耳朵一阵低
语。

  「没看错?」丁寿拧眉问道。

  得到肯定答复的丁寿回身向刘鹤年等人施了一礼,「诸位兄台,小弟有急事
要办,告罪。」

  在钱宁的指引下,丁寿快步来到另一处雅轩门前,整襟肃立,恭敬道:「下
官锦衣卫指挥使丁寿,拜见保国公。」

  「缇帅请进。」清朗声音从房内传出。

  推门而入,丁寿抬眼见一位精神矍铄的华服老者据案端坐,见了丁寿微微一
笑,一指对面空位,「缇帅请坐。」

  丁寿依言入座,「下官不知国公爷也好这风月之事,迟来拜见,还请宽宥失
礼之罪。」

  「老夫老了,欢场的事已提不起兴趣,若再年轻个几十年,当和缇帅醉卧红
尘,笑游花丛。」保国公朱晖爽朗一笑。

  侧耳倾听外间动静,丁寿哂笑道:「一个歌姬都能一掷万金,若是国公爷对
某事感了兴趣,岂不要连城之价。」

  「不必听了,缇帅既至,朱瀛便不会出价了。」朱晖将桌上一个木匣推了过
来,「累得缇帅破费,些许心意聊作补偿。」

  打开匣盖,只见宝光四射,晃人眼目,丁寿顿时笑得合不拢嘴,「如此厚赠,
下官如何担当得起。」

  「若是认了老夫这个忘年交,缇帅还有何受不得的。」朱晖双目炯炯,直视
丁寿。

           ************

  揣着一大叠银票的一秤金眉花眼笑,急急跑来道谢,「今日承了丁大人的情,
奴家定当记得,来日必有重报。」

  「怎么报?把银子还我么?」丁寿反诘。

  看着瞠目结舌的一秤金,丁寿噗嗤一笑,「玩笑话,苏妈妈不必当真。」

  一秤金脸变得也快,「哟,奴家就知道丁大人是取笑我们娘几个呢,哪会当
真啊,只等今夜之后,明儿一早少不得还要向大人您讨个喜钱呢。」

  「不用那么麻烦了,人我直接带走,你这儿的洞房留给旁人用吧。」折腾了
半宿,丁二暂时也没这个心思。

  「丁大人不妨好好考量一番,奴家的布置可有几番妙用的。」一秤金把那丰
满娇躯靠近了丁寿肩膀缓缓厮磨。

  两团软肉蹭得丁寿心中痒痒,忍不住在软绵多肉处狠掏了一把,坏笑道:
「有多妙啊?」

  一秤金抛了个媚眼,「您试过便知。」回头吩咐道:「快把雪丫头送入房间,
咱们新姐夫可要等不及呢。」

  丁寿顺着她的目光向下一看自己的衣袍隆起,顿时笑容多了几分尴尬。

  「不好了,出大事了。」苏淮急火火地跑了过来。

  「胡叫唤个什么,天塌下来了?!」一秤金不满娇叱,这苏淮永远也上不得
台面。

  苏淮急得跺脚,附耳低语了数声。

  一秤金顿时色变,强笑道:「奴家有些琐事要办,先行告退了。」

  「苏妈妈自便,不要误了二爷吉时即可。」丁寿无所谓道。

           ************

  宜春院布置的新房外间,一身翠蓝撒花缎子裙的坠儿被一巴掌抽倒在地上,
一秤金柳眉倒竖,气势汹汹道:「好你个贱婢,串通雪丫头给老娘玩李代桃僵,
不想活了是不是?」

  「坠儿不敢,实在是……实在是雪姐姐太可怜了……」坠儿哭诉道。

  「她可怜,她如今不知和哪个野男人远走高飞了,可怜可怜你自己吧!」一
秤金打完那一巴掌犹不解恨,「苏淮,去把皮鞭子拿过来,我今天非活活打死这
奴才不可。」

  「打死了她能找回雪里梅么?」

  一秤金二人惊觉回身,见丁寿倚着门框吊儿郎当地看着他们。

  「大人,您怎么来了?」苏淮满脸堆笑。

  「这不是给爷预备的新房么,我为何不能来?」丁寿笑容中渗出刻骨寒意,
激得苏淮不禁打了个寒颤。

  「什么时候换的人?」丁寿冷冷地瞧着脸颊红肿的小丫鬟。

  坠儿此时不敢隐瞒,「妈妈才离开,雪姐姐便借着登东之际与奴婢换了衣服,
三姐夫扩建的后院留有小门,从那里……」

  「来人!」丁寿懒得再听。

  「属下在。」门后闪出钱宁。

  丁寿扶着额头,「带着你的人,给我追。」

  钱宁领命而去,丁寿笑吟吟地看着一秤金,「苏妈妈,你说我的事该如何是
好呢?」

  「所有银票敝院如数奉还,还请大人您高抬贵手。」一秤金取出银票,心疼
地呈了上去。

  丁寿并不急着去接,「爷的银子并不好拿,想这么就褶过去,怕是不易吧。」

  一秤金恶狠狠地看着跪地低泣的坠儿,「这帮凶丫头模样也算周正,难得年
纪小还是个雏儿,便送与大人了,随您处置发落,若是她命贱受不住,破席筒一
卷扔到乱坟岗了事。」

  「不,妈妈,大人,求您饶了我,婢子知错了,婢子会服侍人,求您别杀奴
婢。」坠儿吓得面无人色,连连叩头,将额头磕得一片青紫。

  「爷又不是那些老棺材瓤子,为让自己觉得还有几分人气,专找水灵丫头给
他捂脚暖床的,这嫩桃儿再水灵,也是青得涩牙,我用不上。」

  丁寿寻了把椅子坐下,翘着二郎腿大剌剌地说道。

  「大人想要个什么样的,只要院子里有,随您挑拣。」一秤金咬牙道。

  「爷想找个既懂得服侍,又能陪房,岁数长点,活儿熟点的,不要什么规矩
都得爷教的人——」丁寿掸掸袍子,乜着眼道:「听明白了么?」

  「明白明白,大人您是个会玩乐,懂享受的,小的这便去寻几个过气的红倌
来让您挑拣……哎呦!」

  苏淮话没说完,便挨了一个脆生生的大耳刮子,抽完这个不会说人话的废物,
一秤金便陪笑道:「大人的心思奴家晓得了,这便为您预备,请稍待。」

  「不必麻烦了吧,我看苏妈妈年岁说老不老,说嫩不嫩,风韵犹存,难得还
知情识趣,就你吧。」

  「我?大人不会拿奴家说笑吧?」一秤金确实没想到。

  「你们已经拿二爷耍笑了半晚上了,这后半夜还要爷们孤衾独晓么?」

  「如此说来,奴家只有扫榻以待咯。」一秤金媚眼如丝,瞟了丁寿一眼,向
里间走去。

  「如此最好。」丁寿起身,对呆若木鸡的苏淮道:「苏老板,你还要观摩一
番不成?」

  「小的不敢,小的告退。」苏淮拽着哭哭啼啼的坠儿便出了房门。

  进了里间的丁寿果真被房内布置惊了一下,乌木大床上茵褥枕席齐备,地板
上铺着厚厚的波斯地毯,踏上去如踩云端,房间四壁绘满了各色惹火春宫,姿态
各异,惟妙惟肖,一旁木架上更是挂满了床笫间的助兴器具,从形状各异的角先
生到挂着马尾松的木塞,奇形怪状,妙用不一。

  「丁大人,对这房间的布置可还满意?」随着一声媚骨娇笑,纱幔之后转出
了半裸的一秤金。

  的的确确是「半裸」,一半娇躯衣裙齐整,另一半则雪肤玉肌毕露,一只丰
满的乳房随着她的走动颤颤巍巍跳动不已,一双雪白修长的玉腿款步轻移之间,
胯间窄缝处的乌黑茸毛也是半遮半露,勾人遐思。

  这番打扮比之一丝不挂还要诱人心神,便是丁寿这花丛老手也不免眼热心跳,
面上浮起几分迫切,「苏妈妈好手段,当得起一秤金之名。」

  「好汉不提当年勇,如今谁还肯花那一秤之金来光顾奴家这人老珠黄的生意。」
一秤金妖艳的笑靥上,浮显出一片霞红淫媚,贝齿轻咬朱唇,似笑非笑,水汪汪
的媚眼内,仿佛即将溢出水来。

  「爷这儿没有一秤之金,珠子么倒有一颗,不知可否抵得。」

  丁寿从怀中捻出一颗大如龙眼的夜明珠,晶莹透亮,华彩萦绕。

  一秤金美目顿时一亮,迫不及待地将珠子拿到手中,细细摩挲一番,媚眼流
波,素手轻推,将整个丰满圆润的身姿展现在男人眼前。

  「大人如此厚爱,奴家今夜定当粉身以报。」

  「区区一个玩物,苏妈妈言重了。」二爷说的云淡风轻,很是享受用钱砸人
的过程。

  「玩物?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堂堂」沧海珠「在大人您眼里
竟不值一提,还真是大手笔呢!」一秤金檀口大张,满面惊讶。

  不是吧,朱晖老家伙送的珠子这么大来头,老梆子怎么不早说,今夜二爷赔
大发了!!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