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迷幻都市第二部】《七宗罪》第一章:暴食5

第一文学城 2021-05-04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幻想3000
字数:8,205 字   打光了积蓄已久的炮弹,整个人感到神清气爽。在我还是杨史的时候,多少

字数:8,205 字




  打光了积蓄已久的炮弹,整个人感到神清气爽。在我还是杨史的时候,多少
次对着屏幕中的女优喷射之后,肉欲瞬间从一百降为零,孤独、空虚、寂寞蓦然
像烟雾般包围着我,「活着真没意思」,脑海中总会升腾起这样的念头。而此时
刻,肉欲虽有所降低,但依然保持着浓厚的性趣,我感到很有干劲,感到非常充
实,我只想大声说:这样的人生真他妈的太的趣了。

  号称「光腿神器」的肉色丝袜粘上精液后有种污秽的感觉,脚底也被破了大
洞,我解开脚镣,将刚穿上没多久的丝袜脱了下来。在我准备再给她穿上「光腿
神器」时犹豫了片刻,拖过装有十来个品种近百双丝袜的箱子翻了起来。

  我对丝袜并无研究,听名字「包芯丝」好象不如「天鹅绒」高档。听到「天
鹅」两字,我这只癞蛤蟆忍不住就开始流口水。「包芯」是个啥,听起来和「包
茎」似乎差不多。还有,连裤袜穿起实在太麻烦,每次都得把她裙子脱下来才行,
而且那么薄一不留神就会弄出个洞来。

  东挑西拣找到一包看起来蛮高档样的天鹅绒丝袜,外包装标注「夏季透明天
鹅绒性感超薄高筒袜」,并有实物图片展示,让我感兴趣的是这种丝袜是带大腿
袜的,看起来像绑在大腿上的腿环差不多。在很多影视作品中,无论女警察还是
女杀手总喜欢把枪藏在腿环上,危急关头裙子一撩拨枪就射,真是英姿飒爽酷到
了极致。那么就这种了,我打定了主意。

  这包双丝袜共十二双,有六种不种的款式,分别是肉色白腿袜,肉色红腿袜,
白丝白腿袜,白丝红腿袜、黑丝红腿袜、黑丝蓝腿袜。从我个喜好,很喜欢白丝,
对黑丝则一般般。本来黑丝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及膝的藏青色警裙下一双婷婷
玉立的黑丝美腿」是多少狼友的心心念想。但因为个人喜好,我选择了肉色白腿
袜那双。虽然红腿袜可能有更强视觉冲击力,但作为纯洁无瑕的处女,选择白色
永远是最正确。

  给她穿上了我挑选的丝袜,天鹅绒摸上去柔软细腻,比「包芯丝」手感更好,
不过刚才那双号称「光腿神器」还是有一定道理的,不仔细看确实和没穿差不多,
而这双光泽度要暗淡一点,不会有没穿丝袜的错觉。

  重新给她戴上脚镣,我拉来另一只箱子,箱子除了琳琅满目的情趣用品外还
有几双黑色平跟或低跟皮鞋。虽然警察发的服装中有鞋子,但鞋子是可以穿自己
的,不过必须是黑色的,样式也不能太新潮。

  我先给她穿上一双尖头平底单皮鞋,尖尖的头让我点恐惧,虽然脚被铐住,
但来个兔子双蹬腿击中我的要害部位,尖头皮鞋头比赤着脚杀伤力要大许多。接
着又给她换上一双圆头的,还是觉得不太放心。想了想,我把她身体提拎了起来,
弯曲她的双腿让她跪在地上,然后用墙上的铁环固定住她的脚镣,这样安全了。
而且这样的跪姿让我有一种高高在上、操控着生杀予夺大权的感觉, 这种感觉
很爽。

  做完了这些,有些气喘喘吁吁,我开始有点怪那个撒旦,既然都让我重生了,
为啥重生到这么个胖子身上,弄个身材高大的帅哥不行吗。再退一步,比如像肖
银这样健壮魁梧的男人也行。

  虽然我有信心可以用现在的身体达成我的愿望,但我真的没办法像岛国 A片
中那些特别强壮的男优,可以持久地、高速地、肆无忌惮地用无法抵抗的力量不
断地冲击女人的身体,将她们干得哇哇大叫,淫水飞溅。作为一个强奸的忠实爱
好者,又怎么可能喜欢和风细般的性爱呢。

  我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肚子咕咕地叫了起来,该去进食了,食与性一样重要。
打开冰箱,拿出食材,哼着小曲开始烧菜做饭。现在我可比过去的我厨艺好多了,
半个多小时,七、八个菜已端上了桌,电饭煲里的饭也刚好烧好。

  我大口大口地吃着,今天胃口出奇好,平时一锅 4升电饭煲煮的饭足够了,
有时还吃不完,今天似乎还不怎么够。突然,我隐约地听到凌冰镜叫声,我做的
隔音板效果相当好,只要出了门口肯定什么也听不到。

  「来人呀!」

  「救命呀!」

  我打开手机,调出监控画面,凌冰镜的声嘶力竭的尖叫声顿时吓了我一跳,
连忙调低音量。

  当一个人醒来,发现被囚禁于密室之中,恐惧是第一反应,呼喊求救是第二
反应,哪怕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女警,似乎也差不多嘛。但当我仔细看去,突然大
吃一惊,凌冰镜高举过头顶胳膊竟已被鲜血染红。

  她一边叫着,一边用脚蹬着墙壁,双手十指交叉在一起,一下一下用尽全身
力气向前方挥动。她这么做是想弄断连在手铐上的绳索,她好几次仰起脑袋,察
看绳索有没有断裂松动的可能。我这么谨慎的人,使用的绳索一定相当牢固,她
不可能弄得断的。我相信她也发现这一点,但她还是继续不断尝试着。

  从她手臂出血的量来看,她已经这样进行了很长一段时间,这得有多痛呀!
而我刚才根本没听到任何的叫声。我想她在苏醒的那一刻,并没有立刻呼喊叫求
救,而是试图用这种方法挣脱束缚。当她发现用尽自己最大力量、哪怕把手腕弄
断也没办法挣脱时,她才开始通过叫喊来寻找救援。

  到底是接受过严格训练的女警,怎么可能和普通人一样。我顾不得吃饭,抓
起家里备用的医疗箱冲了上去。我倒不是说心痛,我化了那么多时间给你穿衣服、
穿袜子,把你打扮得整整齐齐、漂漂亮亮就像新娘一样,你一下弄得这样鲜血淋
漓的,对得起我的心血和功夫吗?

  推门而入,这一瞬间我看到她眼中闪过惊喜的神色,但极快惊喜变成疑惑,
但她还是叫道:「谷老师!」

  如果此时我穿着制服拎着急救箱冲进去,她惊喜的时间会长一点,问题是我
穿了件汗背心,下身是条大花裤衩,这就非常地诡异了。

  「怎么把手弄成这样了,别再动了,那绳索你弄不断的。」

  我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将小半瓶双氧水倒在被手铐磨出的创口上,然后从急
救箱里拿出纱布,用双氧水浸湿后想塞进手铐内侧,但因为我将铐子收得很紧,
纱布竟不太塞得进去。

  「谷老师!」跪在我身下的凌冰镜再次叫道。

  「唔,我在给你清洗伤口,等下再说。」

  要彻底清洁包扎伤口得把手铐解开,虽然她脚上还有脚镣,但她不顾一切张
牙舞爪地和我对打,这小小的储藏间不是得鸡飞狗跳。如果脸上被挠出血痕,明
天上班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出点血也就难看一点,反正又死不了人。突然,
我的目光顺着她身后落到她脚上,在被脚镣铐住的脚踝处,刚穿上的天鹅绒丝袜
被磨得断开了,脚上的成了短袜,上面变成袜套,脚踝的皮也磨破了,虽然没手
腕那么严重,但也破了皮出了血。

  弄得这样乱七八糟,我连继续往手铐里塞纱布的欲望都没有了。哀叹一声,
退了两步,坐在了凌妈妈身边。顿时,凌冰镜带着狐疑、恐惧还有痛苦的眼神多
了一份警戒之色。

  我们两人默默地对视着,她不仅手臂上,清蓝色的警服也染满斑斑血色,衣
服到没关系还有,裙子就那一条,不过裙子是深色的,即便染上血也不太看得出
来。

  她这样一个背贴着墙双手高举的跪姿,再加上那一身血,凭空多出几份莫名
悲壮的感来。这让我想起电视剧里看到过那些遭受酷刑却又坚贞不屈服的女英烈,
电视是演演的,不过我相信有些故事总是真实的发生过的,那么发生在她生上的
故事又会以怎样的一种方式作为结尾?

  我们这样对视了很久,终于还是她打破了沉默。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做!」

  她倒也不笨,总算是明白这一切都是我所为,同时放弃了不切实际的幻想。

  「唔,怎么说呢,为了实现一个愿望吧。」

  「什么愿望?」

  「干一个处女。」

  对于囚笼中猎物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怎么想就怎么说呗。我刚说完,她脸颊
蓦然涌起红潮,眼神中的愤怒从火苗变成了火把。

  「林菁菁是你杀的?」

  「不是,那天我一直在技术科没离开过,不是我杀的。」

  「那她是谁杀的?」

  「那我怎么知道,你们专案组不是天天在查这个案子吗。」

  凌冰镜黑得能映照出人影的双眸紧紧盯着我,应该是在判断我有没有说谎。

  「谷老师,我最后再叫你一声谷老师,你也是警察,你应该清楚你在干什么,
现在悬崖勒马还来得及,如果到此为止,我可以当这件事从没有发生过。」

  菜鸟到底还是菜鸟,我相信有一天宁冰玉这样跪在我的面前,她是不会说出
这样幼稚的话来的。

  「你觉得可能吗?」

  红潮从她脸上褪去,她的脸色变得苍白得吓人。她的眼神中疑惑少了,不过
怒火从火把变成一大堆篝火,在熊熊燃烧的怒火中,我还是察觉到了她内心深处
的恐惧。

  「你为什么要绑架我妈妈?」

  「你这么聪明不可能会猜不到吧。」

  「谷涛铁,你真的太卑鄙了!」

  哎哟,小美女咬牙切齿的模样真好看,我心里像是被猫抓一样,真是好痒。
而且这痒顺着肚子往下,连着早已坚硬起来的鸡巴也痒了起来。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你是高尚的人的吗?如
果你死在这里,你想刻上一句什么样的话作为墓志铭呢?」

  要是换了以前的我,肯定说不出这样高深的话来。不过谷涛铁读的书多,让
我说话似乎有了点深度。这句话有好多种解释,最直观的解释是:卑鄙者因为其
卑鄙能横行无忌;高尚者因其高尚反会送掉性命。我告诉她我就是个卑鄙者,怎
么了。还有,我问她,你能坚守心中的正义而百死不悔吗?

  凌冰镜瞪着乌黑发亮的眼睛,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或反驳我。

  「你不用死来威胁我,我不怕死!」

  这我倒相信,想成为刑警的人,至少在最初的几年,或多或少都会有不怕牺
牲的觉悟。

  「放心,我不会杀你的,我舍不你死的。」

  「谷涛铁,你好好想一想,杀害林菁菁的凶手将下一个目标对准了市局的女
警,现在整个 S市的警察都行动起来了,我在这个节骨眼突然失踪,肯定会被当
成大案、要案来侦办。要不了多久,警察就会找到我,那个时候你就再没有回头
的路。谷涛铁,你一直是我尊敬的师长,你不要做这样傻事!」

  「如果真这样,那就是你的幸运,我自认倒霉呗。」

  「你!」

  面对我这个卑鄙加无赖到极点之人,她也不知该说什么了。

  突然,我听到身后一个虚弱的声音传来:「小镜,小镜,你在哪里?我们在
哪里呀!」

  凌冰镜脸色大变叫道:「妈,妈,我在,我在这里。」

  我转过身笑咪咪地道:「路阿姨好。」凌妈妈叫路萍。我发现人取的名字似
乎与命运有着一定关联,路萍,路萍,路边的浮萍,注定了一生飘泊无依无靠。

  「是小谷呀,你怎么在这里,你里是哪里呀!咦,我怎么动不了?啊,我怎
么被绑着呀。」

  「路阿姨,这里是我家, 我把你们请来做客的。」

  我庞大的身躯挡住了凌妈妈的视线,她到现在还没发现女儿被铐着跪在地上
呢。

  「哦,这样呀。那为什么绑着我呀。小谷,快给我松开。小镜呢?小镜在哪
里?」

  人刚刚从麻醉状态中醒来,大多数人的思考与反应都会极其紊乱与缓慢。

  「小镜不听话,也被绑着呢。」

  「你说什么?谁不听话?」凌妈妈的脑子仍不太清醒。

  「凌冰镜,小镜,你女儿,不听话,和你一样被绑着呢。」

  「什么!你在说什么!谁绑着小镜!小镜!小镜!你在哪里,我怎么看不到
你呢!」凌妈妈的声音慌乱起来了。

  凌冰镜大声音道:妈,我在呢,我在这里。妈,你别怕,我在,别怕,我会
救你的,你别怕。」

  「小谷,我女儿呢,小镜在哪里!你快告诉我!告诉我!」

  凌妈妈身体扑腾起来,平时她连坐起来都需要女儿帮忙,现在看她的样子,
不被这样铐住,一定能生龙活虎地去到女儿身边。这让我更深刻地认识到女本柔
弱,为母则刚的含义,还有更加领悟到人的潜力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大。

  「路阿姨,你这是在嫌我胖呀!」

  我叹了一口气,肥胖的身体坐到了另一张床垫上。

  「啊!小镜,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多血!」凌妈妈顿时大叫起来。

  面对着妈妈,凌冰镜再没了沉着冷静,就那么一瞬间,两个女人眼中已闪动
起晶莹泪光。凌妈妈年纪大,又没见过什么世面,她需要很长的一个过程才能认
清眼前的现状。我靠着墙壁斜躺着,像看戏一样看着两人从无意义的叫喊,到凌
冰镜告诉妈妈被绑架的现实。凌妈妈从不相信到慢慢相信了这个残酷的事实,于
是她开始哀求起我来,凌冰镜不止一次和妈妈说这没用,可是凌妈妈还继续不停
地求着我。

  妈妈哭了,女儿也哭了,我真觉有点烦了,大声道:「你们差不多了吧,再
说下去也就是这样,都闭嘴吧。」

  当一个母亲看着女儿浑身是血跪在地上,一个既熟悉而又陌生的男人虎视眈
眈地盯着她,这个时候脑袋一定乱得像是浆糊,根本无法理性、认真地去思想。
她愿意代女儿去受苦,只要女儿没事,要她做什么都可以。不过,可惜她连坐都
坐不起来,我对她也没有什么兴趣可言。

  我的话对凌妈妈丝毫没有作用,你女儿都叫你别说了,你怎么还是念叨个不
停。我真有点烦了,站了起来从箱子里拿出一支10万伏特的电警棍。

  「你要干什么,你要对我女儿干什么!」凌妈妈声嘶力竭地叫了起来。

  「你实在太烦了,我真受不了。」

  说着我按下警棍的开关,「噼噼啪啪」电击声响了起来,还没等凌妈妈反应
过来,闪着明亮电弧光的棍头戳在凌冰星的肋部。两个女人同时发出撕心裂肺的
惨号声。

  「路阿姨,你再像唐僧一样烦烦烦,我真受不了。别再说了,好吗。」

  行动永远比言语有效,凌妈妈瞪着惊恐无比的眼睛、张着大大的嘴巴,浑身
打摆子一样的哆嗦着,却不敢再开口说话。

  「这样不是很好嘛,安安静静的多好呀。」

  我将警棍伸向凌妈妈仍有隆起曲线的乳房,凌冰镜紧张地吼道:「你要干什
么!」我按下开关,恐怖的电弧光在凌妈妈身体上方不足一尺处闪动,凌妈妈整
个人都吓坏了又尖叫起来。

  「妈!」

  凌冰镜发了疯一样往前扑,鲜血又从她手腕流了下来。我没真的去电凌妈妈,
不是我心怀仁慈,我的心中早没了这两字。作为工具人的凌妈妈现在不能晕过去,
不然我还得想办法把她给弄醒。不过,我相信今晚她迟早是要昏的。

  我将警棍扔在凌妈妈身边,然后走向凌冰镜:「现在我来处理你手上的伤口,
不要妄图反抗,我舍不得伤害你,不代表我不会伤害你妈,明白吗。」见她没有
立刻回答,过了十来秒,我又问了一次:「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

  唔,好乖,我在心中暗笑道。虽然用凌妈妈进行了威胁,但我还是很小心,
将她一只手一只手解放出来。如果她能在身体不能移动的情况下单手将我制服,
我就认栽呗,不过就连她都知道这是绝无可能之事,所以并有没有铤而走险试图
攻击我。

  足足十多分钟才将创口及胳膊的血污处理干净,我在她手腕磨破的地方洒上
云南白药粉然后用纱布包扎了起来。我又想到奴隶岛的十一集,红月扮演的搜查
官每天套着项圈被像狗一样牵来牵去,最后脖颈磨破了,被上包着纱布继续接受
凌辱。在整个奴隶岛新旧两部二十多本片子中,好象只有红月有过这个情节。由
此看来,搜查官到底和那些护士、老师、学生、OL不同,我想导演在设计这个情
节时也是考虑过的。而我们的美女刑警比岛国搜查官厉害多了,这才过了多久,
就已经包上纱布了。

  「还痛吗?」

  并没有听到她的回答,我想蹲下去,这样才能看清楚现在她是什么样的表情。
不过,唉,不是胖子不知道胖子的烦恼,一个简简单单的下蹲动作,对于快三百
斤的胖子而言,就象一个正常人做个劈叉般困难。

  我放弃了这一高难度的动作,用肥肥的手指托住她尖尖的下颌,将小小的脸
抬了起来。

  「八格牙路,花姑娘的,女八路的,什么的干活,死啦死啦的。」

  别误会,我可没这么说。电视屏幕中实时播放着这间密室里发生的一切,我
眼角余光看到这个画面,脑袋中不由自主地产生了这样的联想,大概以前死宅男
杨史抗日神剧看多了吧。

  凌冰镜望着我,用倔强、愤怒的眼神望着我,不过长长睫毛下那美丽的双眸
闪动着的泪花告诉我,其实她内心真的很害怕,很担心。咦,她的睫毛真的好长,
以前还真的没有发现呢。人类的天性是追求新鲜感,当我在她的身上有新的发现,
便会感到很开心、很刺激。

  我的目光顺着她仰起的下巴落到警服敞开的领口中,被白色胸罩包裹的挺翘
椒乳隐约可见,虽然算不上很丰满,但还是有沟的。哦,女人的乳沟总是令人那
么浮想翩翩,令人无法自持。

  同样的东西,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场合看到会有完全不同的感受。刚才给
她换衣服的时候,肯定要比现在能更清楚地看到她的胸。但是,刚才她是像烂泄
泥一样躺着、像个人偶般任我摆布,而此时此刻,她穿着血迹斑斑的警服跪在我
面前,用掺杂着种种复杂情绪的眼神既勇敢又害怕地望着我,此时我窥视到那雪
白之间的缝隙,哎呦,那个刺激真是没法形容。

  目光又回了上来了,那娇艳欲滴,比眼睛大不了多少的樱桃小嘴引起了我浓
厚的兴趣,我很想去亲上一口、咬上一口,更想深入其中进行探索。不过我还是
忍住了,只是将大拇指突然地按在她嘴上,顿时她像触电一般,纤细的娇躯猛颤,
迅速将脸扭向另一侧。我失落的大拇指滑过了脸颊,停留在她薄薄的耳垂下方。

  我正想将她的脸扳回来,突然闻到一股怪怪的味道,扭头一看,只见凌妈妈
的裤裆间湿漉漉地一大片。唉,怎么现在就开始拉了。作为一名法医,每天和尸
体打交道,对屎呀尿呀这些倒比常人要麻木许多。我拿来成人用的纸尿裤坐在凌
妈妈身上。

  「你要干什么!」凌妈妈叫了起来。

  「谷涛铁,你住手!」女儿也一起叫了起来。

  「路阿姨,你要撒尿和我说一下呀,早点用就不会拉裤子里了嘛。」我一边
说着一边拆开纸尿裤的外包装。

  「你要干什么!干什么!不要呀!不要呀!」凌妈妈大喊着。

  「谷涛铁,你别碰我妈!你到底要干什么!不要——。」女儿也喊着。

  在两人声嘶力竭的叫喊声中,凌妈妈的长裤连着浅紫色平角内裤一下被我剥
落到了膝盖下方。

  据我知道,凌冰镜的爸爸在染上赌瘾前,家里还是很有钱的,他之所以娶凌
妈妈,很大一个原因是她长得漂亮。凌爸爸死后,也有不少人看上过凌妈妈,但
怕女儿被欺负,她一直没有再嫁人。一个为丈夫守寡十多年的女人,突然被男人
扒掉了裤子,唉,想想也是很难接受的吧。

  两个女人又开始在小小的密室里大呼小叫,凌冰镜又开始疯狂挣扎,手腕上
的伤口迸裂开来,鲜血染红了纱布。

  我拿着电警棍威胁凌妈妈,但没什么用,我不敢真的往她身上戳,等下一口
气喘不过来挂掉了,我就没有能让凌冰镜听话的工具了。

  我只有用电警棍往凌冰镜身上招呼,她虽苗条骨感,但毕竟是受过严格训练
的刑警,电几下不会有事的。凌妈妈终于不叫了,我好言好语地对凌冰镜道:
「你也别喊了吧,你是公安大学的高材生,又是刑警,应该学过谈判学、犯罪学
这些的课程吧,面对这样的情况,大喊大叫有用吗?只会令起犯罪份子更加凶残,
你不想你妈受到更大伤害对吧,那就别叫了。」

  终于,这个世界又再次安静了。唉,真是累,你们没看到我已经满头大汗的
吗,你们就不能让我省省心吗。

  给凌妈妈套上了纸尿裤,人虽然有点累,但欲望却越发强烈,看着凌妈妈白
生生的大腿,不由自主地吞咽起了口水。唉,单身久了,看小猫、小狗都觉得眉
清目秀的,更何况徐老半娘的凌妈妈。

  我又去拿了一件警服衬衣过来,将衣服扔在凌冰镜脚边,然后开始打开她的
手铐。

  「凌冰镜,我现在给你打开手铐,如果你有百分之百把握制服我,可以试试。
但是,如果你失败了,你的妈妈将受到难以想象的惩罚,甚至可能送命。你是个
聪明人,我相信你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话虽然这么说,在打开她手铐之时,我还是全神戒备,打一拳我倒不怕,如
果突然来个猴子摘桃,搞不好会让我痛上半天。将手铐解开后,我立刻后退,她
并没有冒险攻击我。在我后退时,她人猛地向前扑倒,双手撑住地面。跪了这么
久,膝盖应该已是极痛,再加上刚才挣扎消耗了大量体力,后又被数次电击,她
无法再保持着跪姿。

  「稍微休息一下,然后换件衣服。」

  等了一、二分种,她还趴在地上喘气,被警裙包裹着的屁股高高撅着,诱人
的曲线令人热血贲张。

  「路阿姨,你女儿漂亮吗?」我用手轻抚凌妈妈的头发,看着夹杂在黑发中
的根根银丝,感受着她独自一人将女儿抚养长大的艰难。

  「你别碰我妈!」趴伏着的凌冰镜愤怒地道。

  「别那么多废话,快把衣服给换了。」

  我的手顺着凌妈妈的侧脸轻轻放在她脖子上,看到这一幕的凌冰镜立刻挺直
身体,小手伸向满是血迹的警服领口。她就像那天一样,犹豫了片刻,毅然解开
了警服的第一颗钮扣。在她解到第三颗钮扣时,我突然道:「等下,扣回去。」
她望向我,目光带着疑惑,但看到我的手还放在凌妈妈的脖子上,便将扣子重新
扣了回去。

  「要慢一点,再慢一点,懂吗?」

  凌冰镜不懂我的用意,但还是按着我说的做了,她以比刚才慢数倍的速度开
始再次解开警服的钮扣。

  「还是太快,重新扣回去,再慢一点,还要慢一点。」

  年轻的女警颤抖的小手再次伸向领口,清蓝色的警服衣襟像慢镜头似缓缓敞
开,洁白赤裸的胴体似一幅美丽的画卷又一次展露了出来。

                 待续

  犯罪前的准备写那么多,是为了合理性与逻辑性吧。估计写发一贴,就要等
上几天了,老婆回家,即使我想写了,也写不了。不知下一节是否能完成破处。
幻想即日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