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沉沦的妈妈柳淑云】(第四章)

第一文学城 2021-05-05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wzh2018
作者:天天的空空 2019年7月26日发表于第一会所SIS001 字数:5619        

作者:天天的空空
2019年7月26日发表于第一会所SIS001
字数:5619        

                                    第四章:父归

  幸福的时光总是流逝的飞快,转眼间三天的时间悄然而过。

  因为爸爸即将要回家了,这三天来,我基本上每一天都要回家来住,其实也
就是回家和妈妈做爱,每一天晚上都要和妈妈做两到三次才肯罢休,毕竟以后再
想这么明目张胆的和妈妈做爱可就不容易了。

  因为学习上的紧张以及爸爸快回来的原因,很多我预备对妈妈实行的调教计
划并没能去实施,但我也不担心以后会没有机会,这三天来我加了几倍的催情药
量偷偷给妈妈服用,为的就是在爸爸回来之后还能继续和妈妈保持这种乱伦关系,
同时也为我调教妈妈做好铺垫。

  当然我还是有点怕药量太大对妈妈的身体产生伤害,所以每次也不会超过说
明书上说的最大量值。

  ……

  第四天,爸爸终究还是回来了,傍晚我刚刚背着书包回到家里,就看到了门
口地上爸爸的皮鞋静静的摆在那里。

  走进客厅一看,妈妈正在厨房忙碌,爸爸则是一边看着电视新闻,一边时不
时的拨弄几下手机。

  「小宇回来了,一个月不见,在学校还好吗?」爸爸一看到我回来,就微微
坐起了身,关心的问着我。

  看着爸爸有些疲惫的神情和明显消瘦不少的体形,又想到这些日子和妈妈的
种种禁忌行为,我的心里不由的感到一股愧疚。

  一想到爸爸在外面幸苦的赚钱养家,自己却和妈妈发生关系,这股愧疚就越
发强烈,嘴上回应了几句爸爸的话,同时关心的问了几句爸爸在国外的情况,然
后我就回到房间,躺在床上发起呆了。

  我本以为爸爸回来后,妈妈那里肯定会被影响到一些,但没想到自己也被影
响到了,一想到爸爸那张比起之前消瘦了很多的脸,我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罪
恶感。

  拿起手机翻出这个月来和妈妈做爱时拍的视频和照片,我犹豫了很久终究还
是没有选择删除,虽然心里有了对爸爸的愧疚感和罪恶感,但我对妈妈的感情却
也是真的,我内心之中还瘦希望能和妈妈保持这种特殊的母子关系……:晚上吃
饭的时候,妈妈倒是显得很平静,我则是有些愧疚的不太敢和爸爸多说话,匆匆
吃完饭就回到房间学习去了。

  爸爸也许是累了,吃完饭后没多久就匆匆洗澡睡了,妈妈一个人看了一会电
视,也没来打扰我,不一会儿也回到房间睡觉去了。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爸爸回来后,妈妈开始变得和以前一样了,想要再让她
变得对我淫荡起开,又得好好下一番功夫了。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一个礼拜时间过去了,爸爸因为刚出差回来,公司给
他放了一个礼拜的假期,明天之后他就要开始上班了。

  这一个礼拜,除了最开始的几天我心里怀着愧疚以外,好几天没了妈妈给我
口交和做爱,这让我渐渐的怀味了起来。

  因为爸爸回来了,所以我没有再给妈妈下催情药,毕竟万一被爸爸发现了那
就万劫不复了。

  晚上六七点左右,刚吃完饭,妈妈就说要出去逛逛买点日用品回来,让爸爸
和她一起去,但爸爸明天要上班,晚上要整理一下工作文件,所以无法陪妈妈一
起去逛了。

  想到已经许多天没有和妈妈做爱了,我果断自告奋勇,和妈妈一起出了门。

  妈妈今天穿的是一条茶色的连衣长裙,是比较保守风格的衣服,下半身只露
出小腿,上身是高胸圆领。

  等一进电梯,我就悄悄的贴近妈妈旁边,试探性的搂了搂妈妈的腰。

  妈妈见状立马瞪了我一眼,拍开了我的手,嘴里低声说道:「电梯里有摄像
头,要死了你。」

  妈妈的这句话一下子振奋了我,「电梯里不行,那是不是表示外面就可以了?」

  我在妈妈耳边悄声说了一句,妈妈立马又瞪了我一眼,不再说话了。

  看她这样,我也只好悻悻然的闭上嘴。

  电梯一到一楼,我就和妈妈一起出了电梯,妈妈走的有些急,好像有意刻意
避开我。

  这时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再加上又是饭点,外面的行人不多,我不疾不徐
的跟上妈妈,悄悄的搂上了她的腰。

  我今天穿的是一身休闲装,比较偏向成熟风格的,再加上我高大的体型和比
较成熟的面容,我搂着妈妈走时,从外看还挺像一对情侣的。

  妈妈被我搂着腰,也是挣扎着推脱了几次,但最终还是在我的坚持下,任由
我搂着她走,不过神色有些紧张的看着四周,生怕被熟人看到似的。

  其实在这个小区,妈妈的熟人并不多,除了一个同事之外也就剩几个隔壁邻
居认识她,要知道我家住的这个高档小区很大,除非刻意走一条路,不然熟人之
间碰面的几率还真的不多,小区周围的超市商场就有三四个,平时大家买菜也基
本上不再一个地方,我倒是一点不担心被别人认出来。

  看着妈妈一脸紧张的样子,我心里顿时一阵荡漾,要是能在这户外调教妈妈
或者和妈妈打野战,那该有多刺激?

  一想到这,我下体的肉棒就渐渐充血起来,但很快就被我压下去,毕竟路上
的行人还是有不少的,被人看着我顶着个帐篷走路,那该多不好意思。

  搂着妈妈走了一段路,前面要经过一个小区的花园亭子,这里的设计有点像
迷宫一样,而且夏天蚊虫不少,所以一般除了一些老太太老爷爷来赏赏花,平时
基本上都没什么人。

  我眼见要路过这里,连忙一把拉起妈妈的手,往花园里面走去。

  「去哪啊?」妈妈被我带进这里,马上就发问道,她显然有点猜到我想干嘛,
此刻脸有些慌张。

  我没有说话,一直把妈妈拉到花园里一处以前和小伙伴玩耍时发现的隐秘角
落里,直接一把将妈妈拉进怀里,嘴巴直接吻住妈妈的红唇,舌头疯狂的挑逗起
来。

  妈妈被我吓了一跳,连忙想要推开我,但被我死死的抱住,最后也只能任由
我在她的红唇里索取。

  和妈妈热吻了几分钟,我偷偷看了看妈妈的脸,在地景灯昏暗的光线下,妈
妈的脸上浮现着两朵动人的红晕。

  妈妈闭着眼睛,任由我的舌头在她的口腔里缠绕,似乎在享受和我接吻的快
感,尤其是在这种户外场景,虽说是在隐秘的角落里,但妈妈好像还是很受刺激
的,不一会儿就主动和我相互舌吻起来。

  我的手也很大胆的摸上来妈妈的胸口上,隔着衣服揉摸着她的双乳。

  其实我敢直接在户外就和妈妈调情也是有根据的,据我观察爸爸回来一个礼
拜,每次都是早早睡下,并没有和妈妈做爱什么的。

  要知道妈妈的身体在那一个月里被我用药物改变了一些体质,变得容易发情
和敏感,而且之前一直和我做爱,也习惯了每天几次的高潮享受再加上她本来就
是如狼似虎的欲求不满年纪,在我的挑逗下很容易就动了情。

  听着妈妈逐渐变得粗重的喘息和时不时发出的几声轻微呻吟,我就知道妈妈
现在已经进入了状态。

  「妈,把内衣脱了吧,隔着内衣手有点酸了……」我结束了和妈妈的热吻,
在她耳边轻轻呼着热气,温柔的说到。

  妈妈双眼此刻已经有了一丝迷离,略微犹豫了一下,最后羞涩的白了我一眼,
双手在背后不知怎么的一弄,一件黑色的蕾丝边内衣就被她从领口处拿了出来。

  我笑眯眯的在她手里拿过内衣,放下鼻子下闻了闻,一股淡淡的香水味混合
着妈妈的独特体香味飘进了我的鼻子里,大大的刺激了我的嗅觉,下体的肉棒不
受控制的抬起头,在外看去,我的下身已经顶出了一个小帐篷。

  把妈妈内衣放进皮包里(每次和妈妈出来买东西,我一般都帮她提着包),
然后把皮包放在一旁的地上,把妈妈拉进怀里,再次和她热吻了起来。

  没了内衣的妈妈,胸前的双乳居然并没有下垂太多,依然保留着惊人的挺拔
度,我隔着妈妈的连衣长裙,温柔的揉摸着她的双乳。

  妈妈的乳头已经挺立了起来,透过胸口的衣物可以看到两个明显的凸起。

  随着我不断的舌吻和抚摸,妈妈的身体已经软了下来,整个人靠在我的身上,
双手环抱着我的脖子,任由我玩弄着她胸前的双乳。

  不多时,我的身体也开始燥热了起来,渐渐的不满足于妈妈的双乳,悄悄的
拉起妈妈的长裙,一只手探进妈妈的裙子里,抚摸着妈妈修长滑腻的双腿。

  又过了一会儿,我再次结束了和妈妈的热吻,妈妈已经整个人都软在了我怀
里,一双美目中已经变得火热起来。

  估计一想到自己和自己的亲生儿子在户外做这种事情,乱伦的禁忌和野外的
场景双重刺激下,让她逐渐燃起了欲望的火焰吧。

  我想到这里,内心也无法克制的火热起来,以前经常看网上那些野战视频也
没觉得多刺激,但今天一想到要和妈妈在小区花园里打野战,我就感受到一股强
烈的刺激。

  这种刺激和乱伦的刺激加在一起,估计可以让任何男人疯狂吧。

  我这样想着,本想把妈妈的内裤脱下来直接开战,但临时我还是忍住了那股
冲动,我突然觉得在野外调教妈妈,也许可以事半功倍。

  「妈,把内裤脱了吧……」我轻声诱导着妈妈,妈妈显然动情不浅,很是妩
媚的看了我一眼,就拉起裙子,在我的注视下一点一点的脱下内裤。

  我看着这一刻妈妈那淫媚的风情,差点就没忍住把妈妈拉过来疯狂抽插一波,
最后我连续做了好几次深呼吸在克制住冲动,把妈妈的内裤接过直接放入我自己
的裤子口袋里。

  昏暗的光线下,妈妈的茶色连衣长裙有些凌乱,裙子里面内衣内裤全部都脱
了下来,变成了完全真空的状态。

  我搂起妈妈的腰,走到不远处的一个长椅上,隔着花园的围墙,可以清楚的
听到外面一些行人的脚步声和交谈声。

  妈妈俏脸通红,被我拉出角落的一刹那,她就恢复了一些理智,长椅所在的
这个地方虽然也算隐蔽,但却不难被人发现,比起刚才那个地方明显不够安全。

  我一屁股坐在长椅上,让妈妈坐在我的双腿之间,挺立的肉棒隔着衣服顶在
妈妈的后臀骨上。

  妈妈此刻背对着我,这就方便了我的双手从她的腋下袖口处伸进了她的衣服
里,不停的抚摸着她的双乳,时不时的捏一捏乳头,引得妈妈好几次差点呻吟出
声。

  「……别弄了,要弄去那边弄去,被人看到了怎么办……」妈妈有些喘气的
说道,转头看向我的目光中带着火热和羞涩,精致的秀脸上有着动人的红晕。

  妈妈见我丝毫没有罢手的意思,俏脸越发红晕,眼睛时不时的看看四周,显
得异常慌张,但身体上传来的快感,却把这股慌张变成了强烈的刺激和狂热。

  妈妈坐在我的跨间,背部贴着我的胸口,双腿有些不自然的并拢在一起,时
不时的左右摆动,仿佛在忍受着某种煎熬。

  我看时间差不多了,分出一只手把妈妈的长裙拉了起来,露出了妈妈那一双
修长笔直的雪白美腿,妈妈惊呼一声连忙双手挡在自己的小腹下,我转过头通过
昏暗的光线,可以看到被妈妈捂住的阴户上,黑色的阴毛透了出来。

  妈妈的脸此刻红的仿佛可以滴出血来,透过昏暗的地景灯也可以看到她的耳
根部位已经一片通红。

  「别闹了小宇,要被人看到了!」妈妈有些紧张说道,目光中已经火热一片,
这样的刺激让她的欲望彻底的激发了出来,而且变得越发狂热。

  毕竟在户外露出阴部已经够刺激了,还要和自己的亲生儿子乱伦,这让她渐
渐的控制不住了自己的欲望。

  「骚妈妈,骚老婆,你叫我什么?」我邪笑了一声,一只手继续爱抚着妈妈
的两吞美乳,另一只手把妈妈的长裙固定好在她的腰间,使得妈妈的修长美腿完
整的展露出来,同事露出了妈妈平坦的小腹以及下方被她用手挡着的神秘花园。

  妈妈听着我的淫荡话语,娇媚的白了我一眼,然后转头风情万种的叫道:
「小老公~」

  我笑咪咪的用手拿开了妈妈挡在下体的双手,手指轻车熟路的伸进了妈妈的
蜜穴之中,顿时就有一股淫液顺着我的手指流了出来,滴在了长椅的坐板边缘上。

  妈妈双手连忙挡住我的双手,再次紧张的看了看四周,见并没有人来,这才
稍微放松了口气,只不过从围墙外时不时传来的脚步声和交谈声,让她变得惊魂
不定。

  但随着我的手指在她蜜穴中的探索,她一边紧张的怕被人看到,一边又沉醉
着这种刺激和快感,不一会儿,我就感觉妈妈的小穴里忽然收缩了一下,一大股
淫液不受控制的乱喷了出来。

  我惊奇的看着这一幕,妈妈竟然在这种环境下潮吹了。

  此刻妈妈双眼通红无比,闭着眼睛享受着高潮的快感,同时脸上又露出无比
羞涩的表情,双手一下就抬起挡住自己的脸,不然我看到其她此刻的详细表情。

  「骚妈妈潮吹了呢……」我挑逗的含住妈妈的一只耳垂,轻笑着说道。

  妈妈羞的没有说话,双手捂着脸,美丽诱人的阴户完全暴露在空气中,此刻
还时不时的喷出一缕缕淫液。

  空气中也散发着一种奇特的腥骚味道,此刻我再也忍不住地把已经膨胀的肉
棒掏了出来,扶起妈妈的身子,粗长的肉棒直接对着妈妈的蜜穴插了进去,由于
是坐姿,妈妈很配合的坐在了我的腿上,肉棒直接一插到底。

  我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妈妈的蜜穴内仿佛完全充满了淫液,肉棒再妈妈紧致
的蜜穴中很顺畅的插到了深处,顶在了妈妈的子宫口上。

  「啊……嗯……」妈妈在我插入的瞬间,惊呼了两声,但很快她双手捂住了
自己的嘴巴,腰肢轻轻摆动起来,使得我的肉棒一阵爽快。

  一缕缕淫液如决堤一样从交合处沿着肉棒流了下来,把我穿的黑色短裤打湿
了一大块。

  我配合着妈妈的腰肢扭动抽插起来,从慢到快,从缓到急,最后又有节奏的
抽插着妈妈的蜜穴,时不时缓下来又突然加快,又时不时玩起了九浅一深,又或
者三深三浅三摇,弄得妈妈好几次忍耐不住的呻吟了几声。

  「骚妈妈……舒服吗?」我一边喘着气,一边得意的问向妈妈。

  妈妈身体上下起伏着,双眼之中一片欲望之火,双手捂着嘴,时不时还是能
听到压抑不住的呻吟和喘息。

  「嗯……啊……老公,我好舒服……啊……」妈妈突然双手用力的捂着嘴,
身子一下子绷直了起来,腰部不受控制的向前挺力着,嘴里发出沉闷的呻吟声。

  我只感觉肉棒忽然被妈妈的蜜穴内壁夹的死死的,整个蜜穴中疯狂的收缩着
……

  妈妈再一次高潮了。

  这一次高潮后妈妈整个人的滩了下来,明显已经脱力,茶色的连衣长裙已经
被汗水和淫水打湿,我的短裤下更是完全湿透,全是妈妈的淫水和汗水。

  「骚妈妈,我可还没到呢……」我轻声的在妈妈的耳边说了一声,随后直接
扶起妈妈的腰,疯狂的抽插了起来。

  妈妈惊呼一声,再次连忙的用力捂着嘴,她现在还在享受高潮的余韵,阴道
内此刻是最敏感的时候,随着我的抽插,妈妈嘴里再次发出了动人的呻吟。

  此刻从外看去,妈妈裙子被卷到了腰间,一双修长洁白的美腿略微摆成了一
个M形,湿淋淋的阴户充血肿胀着,一根粗长的肉棒正在两片好看的阴唇中疯狂
进出,两片阴唇不断的翻动着,显得异常淫靡。

  大概抽插了几分钟,我终于忍不住达到了高潮,一股浓烈的精液被我射在了
草地上。

  也就在这时,我听到有人似乎进到了花园里,吓得我和妈妈赶紧起身整理好
衣物,匆匆的从这里走了出去。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