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妻子的心牢】(第壹人稱版)

第一文学城 2021-05-04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妍妍小软糖
作者:妍妍小軟糖 2019年5月20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前言:再次重申,续文风格是深绿虐心文,纯爱党以及「正三观人士」请止
作者:妍妍小軟糖
2019年5月20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前言:再次重申,续文风格是深绿虐心文,纯爱党以及「正三观人士」请止
步。还有那些受不了男主窝囊,受不了女主可能完全沦陷等等等问题的请别看这
篇文章。因为我并不想把续文写成大长篇,一切剧情都会适当精简,只想顺利完
结这个故事。所以情节上难免会出现断层,心理描写不够,铺垫不详细等诸多问
题,见谅。

  还有很多书友总是问同样一个问题,不胜其烦。呵呵……那我就先回答了吧:
这个故事不会是一个「坏结局」。妍妍一定会让主角夫妻找到属于他们自己的未
来和幸福(性福)。大家不必多虑。

              (接第七章)

  思思正被高潮的海浪冲的晕头转向的关头,突然感觉下体的跳蛋被人硬生生
的扯了出去,一阵空虚感接着袭来,等她迷迷糊糊的反应过来,鸡蛋般大小的龟
头已经顶在了她的阴道口上,思思拼了最后一口力气,扭动身体躲开,喃喃的低
声说:「阿山……不要……求你,你不能操我……我们定好了婚前协议的……」

             第八章处女和协议

  随着思思身体的扭动,顶在阴道口上的龟头不甘心一样的跳了几下,变的更
大了两分。彭山精虫上脑,正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时候,他哪里停的下来。

  或许女人的挣扎就是对于男人最好的刺激,彭山像饿狼一般的「嗷」了一声,
双手便更紧的抓住了思思的一对粉白的大腿,胳膊往身边一用力,彭山就把女人
的腿架在了自己的肩膀上,龟头重新占领了阴唇口的战略要地。随着彭山动作流
利的一手扶枪,龟头沾了沾蜜穴外泛滥的爱液,他就想直接刺进去大力的抽送。

  阳具虽然巨大,但是思思被跳蛋折磨了许久的下体早已微微张开,淫液四溅
了。稍稍一用力,小半个龟头就顶开了思思的骚穴儿。绷的紧紧的穴口即便是到
了这地步,还是没有完全习惯这根怪物般的巨棒。彭山正要发力继续深入,思思
强忍着快要吞噬自己的欲望,一只手伸过来环抱着彭山的脖子,上半身很辛苦的
坐了起来,另一只手按在男人健壮的胸肌上用力的推了推:「阿山……不要!」

  思思用清澈又水汪汪的大眼睛我见犹怜,故作无辜的盯着彭山,并感觉到了
对方下面的大怪兽正顶在自己的桃源洞口,甚至有很小一部分已经进入了体内。
她轻轻的摇了摇头,示意今天不行。其实刘思又何尝不想要呢……

  曾几何时,刘思和方源新婚燕尔,也有过在床上昏天黑地贪恋性爱的日子。
那时候大婚已成,蜜月刚过,感情处在最火热的时期。加上都是血气沸腾的年轻
人,方源又有自己的新房,双方的老人也不会在身边打搅,所以一有时间这一对
小夫妻就会在新房里胡天胡地的缠绵,放纵自己的欲望,贪慕对方的身体,享受
性爱的甜蜜。

  可是最近两年和方源在一起的时候,她对床上的性事却是一直抱着可有可无
的态度。这都源自可爱的女儿降生以来她人生目标发生了转移作为起点而开始的
……

  自从可爱乖巧的小天使进入了刘思的生活,刘思的一切都变成围绕着这个小
姑娘来运转了。女儿还小的时候事情多,带过孩子的人大抵都是知道的,真要抱
着精益求精的态度来带大一个儿女那真是一件极其费心劳力的事情。两三年就这
么忙下来了,思思的整个身心都花在了孩子身上,完全忽略了方源这个老公,甚
至连做爱这一档子事情都无暇顾及,被抛在了脑后。

  后来时光如梭,孩子一转眼都快四岁了,按照刘思的想法带孩子还是应该自
己亲力亲为。但是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随着方源的生意越来越红火,他一个人
也的确是独木难支,便把孩子丢给了公公婆婆,并在二老住的小区附近选了一家
上档次的贵族幼儿园。平时这接送孩子,喂食逗乐便一股脑的拜托给了两位老人。
只是到了大礼拜,或生意不是很忙的时候才会把孩子带回家好好享受一家三口的
幸福时光。

  少了孩子,方源便一心一意的扑在生意上了。

  生意上方源主外,在外面奔波拉客户扩业务什么的,而刘思自然是忙着坐店
管账联系进货等事宜。到了晚上关张回家,跑了一天的方源一般都是洗个澡就累
得趴在沙发里看一会儿电视。一开始呢,到了熄灯的时候刘思也是缠着老公要亲
亲要抱抱要爱爱,方源坚持了一段时间以后就开始觉得有心无力起来,加上也算
是老夫老妻了,太知根知底,时间一长这性爱方面真是味同嚼蜡,只能草草应付
了事。当然咯,这两夫妻之间也都各自在心里存着小秘密呢。

  在方源方面,他是个丝袜控,喜欢身材傲人的大长腿老婆穿着丝袜,更喜欢
老婆好好打扮,体现出女人的性感,甚至方源觉得在家里老婆要是能表现出和
「小姐们」一样骚浪的那一面,也是极好的一件事情。可惜刘思从小生活在一个
书香门第,教授母亲对她家教极严,她从小就习惯了循规蹈矩,要让思思风骚起
来还真的是一件无法胜任的事情。

  而刘思方面就更显得复杂一些,因为在思思的心里可是住着一个「小魔鬼」
呢!她一直以来都是循规蹈矩,但是却希望自己的伴侣是一个能相当「解风情」
的男人。她希望方源能懂得浪漫,她渴望时不时的惊喜,渴望海边的烛光晚餐,
渴望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渴望能和丈夫做一点「坏事」,诸如此类,不便壹壹
说明。在性爱上,思思渴望爱人能「粗暴」一点,「花样」多一点,再雄性一点
……可是这些条件方源却一个也做不到。方源是个老实人,他工作上兢兢业业,
生活上并不懂得那些烛光晚餐加鲜花,性爱也只会男上女下缓慢抽送……

  都说七年之痒是婚姻的一道坎,或许方源和刘思的这道坎有点深吧。夫妻之
间存在的问题大抵就是期望值过高,而现实中这些期望却壹壹落空。方源想要老
婆骚一点,刘思想要老公浪漫一点……其实他们两个的问题是互补的,却缺少了
最重要的沟通……

  所以随着时间的流逝,在方源和刘思身上越来越体现出亲情,而忽略了爱情
……以至于在晚上熄灯以后思思抱着方源求爱时,方源也时常用累了为借口就自
顾自的先睡了过去。方源白天跑业务也是真的累了,但是久而久之思思也变得不
在乎性爱起来。也许……这只是件可有可无的事情……不是么。

  凡事都有个例外,一切的变化都是由彭山从打工的广深回到家乡这个城市开
始的。命运就像是开了一系列玩笑,最讨厌彭山的刘思现在却挺着大奶子,光着
屁股……正被人家的肉棒顶在爱液泛滥的阴户上。

  思思一边拒绝着彭山的求爱,一边想:「真是一场梦,不知不觉走了这么远
……我现在还爱方源么?……我爱他……现在还爱着,我可能会一直爱方源…
…可是我梦中所期望的爱人,期望的那些浪漫,粗暴,不羁,却都在面前这个坏
男人身上壹壹体现出来……甚至是他身上的那种和老公完全不一样的痞子习气都
深深的吸引了我……难道真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么……」

  「自从和方源赌气搬进了彭山家,就……就好像不受控制了一样,乱套了
……彭山对我很体贴,事无巨细的照顾我。我喜欢什么,想干什么都不用说出口,
他一转眼就能全部猜到,然后帮我办成。特别是那一次老公打了他,我气极之下
和彭山去痛痛快快的玩了一场……压抑了太久……我只是想体验一次自己喜欢的,
自由的,放纵的生活,所以在这场旅行途中完全放开了心扉……结果我的心防一
不小心被彭山彻底的攻破了,接下来我再也受不了啦。白天我们开心的游览,晚
上却……晚上彭山都在放肆的玩弄我的身体……都没有真正的插入,只是被他轻
薄,就让我神魂颠倒,每天都要全身颤抖着到达高潮好几次……我在旅游途中的
每个景点的旅馆里面都要被他弄上天堂好几次,还要换上那些羞耻的情趣内衣
……换做是以前,我真的不敢想……回家以后他终于如愿以偿了……他成了第二
个进入我身体的男人。」

  思思满脸红晕的唉了一口气,「被他真正插进身体以后,我就变了,以前和
老公可有可无的性交在被他一步一步的调教之下变得甜美无比,我的身体不知道
怎么了,一天比一天敏感。我越来越无法拒绝他的索取,他真的好强……在床上
像个不知道疲劳的怪物……彭山他,他可能已经不是在操我的阴道了……他都操
进思思的心里去了……他现在又要操我了,思思又何尝不想要呢……可是……」

                       ------------------我是分割线----------------------

  彭山怀中抱着仙子美人一般的尤物,小半个龟头也浅浅的陷了进去,换做是
以前都到了这个份上,靠自己的「天赋秉异」和玩弄女人的丰富经验,就算胯下
压着的是真正的仙子,在雌性欲望的驱使下她也难逃被大力抽插的命运。而现在
正被他按在鸡巴下面的思思却一反常态的恢复了灵台清明。

  「阿山……你先停下,先听我说好不好?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思思幽幽
的说。

  这时的彭山别提有多么窝火了,两腿间的棒子已经充血到了极致,涨的让人
难受。他一门心思的只想立刻插进思思这个美貌人妻的蜜穴里好好的耸动一番。
现在搞得不上不下的……可是看见刘思眼中的清澈和坚决,彭山觉得要操进去肯
定是没戏了,思思是真有事情要说。无奈之下彭山嬉皮笑脸的哈哈了一下,翻过
身来靠在床头点了一支烟等着思思说那个所谓的秘密。

  刘思还在刚刚被彭山压在床上的位置躺着,她思考了一会儿以后像是作了一
个艰难的决定一般的坐了起来,红着脸断断续续的说:「其实我的处女不是给了
方源……」

  「啥?你的处女不是方源的?我操……那是谁?你给了哪个野男人啊?有几
个男人在方源前面……」

  「你……你别胡说啦。我谁也没给,你能不能先听我说完啊……」思思没好
气的对着彭山翻了一个白眼,接着说:「那还是我在大学读大二的时候,有一天
傍晚闲来无事我和几个好姐妹在图书馆门口瞎打瞎闹互相追逐,其中就有徐萍。
那时候我和她还是一个班一个寝室的铁哥们,当时我跑着跑着一不小心就摔倒了,
撞在了旁边的铁杆子做的护栏上……撞……就撞到哪儿了……」

  「啊?撞到哪儿?」彭山一脸不明白的表情。

  思思羞的满脸绯红:」太巧了……就是撞到……当时滑倒了,两腿一分开骑
在了护栏上,撞到小穴穴了……「

  「啊?噗!哈哈哈哈哈,哎哟!……我操……」彭山听到这里笑的四肢乱晃,
差点没背过气去,结果乐极生悲的是手里的烟头掉了下来,掉在大腿上还差点把
肉棒给烫着了。彭山被烫的龇牙咧嘴手忙脚乱的把烟头拍下了床才忍住笑。思思
又羞又气的打了彭山两下,接着说道:」当时好疼好疼啊,休息了好一会儿才起
来……晚上洗澡的时候才发现内裤上有血迹,可当时并不是来月经的日子,我害
怕极了,但是这地方受伤我哪里有脸说啊,就谁也没告诉。一直到后来才发现是
处女膜破了……」

  思思说到以前的不堪往事,连自己都觉得又羞又乐,停了停才说:「大学毕
业以后我爸妈就逼着我去相亲,给我介绍的对象就是方源。当时你们关系好的穿
一条裤子,我和方源谈恋爱你都是知道的。因为我们家和方源家是世交,两家多
有走往,我小时候就经常和方源这个大哥哥玩耍,所以说我们两是青梅竹马也不
过分呢……可当时我还始终是把方源当成哥哥来看待的。再后来我妈妈实在是喜
欢方源这小伙子,一直说他人老实本份,又勤劳能干,事业心强,就非要撮合我
们在一起快快确定婚姻关系。」

  说到方源,思思有点神色黯然。从发生这么多事情到刘思住进彭山家以来,
她一直强迫自己不去想丈夫的事情,今天还是在「奸夫」面前第一次认认真真的
说到自己的丈夫方源,不免非常尴尬。彭山这小子精明的很,他看出思思的表情
有异也知道这不是多嘴的时候,于是他少见的,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边没有插嘴等
着刘思接着往下说。

  「我最怕我妈妈了……她可是很多人知道的女王,我哪里敢不听她的话…
…不过她的眼光也极高,她喜欢的男孩子一般是不会有问题的。然后我和方源就
从兄妹一样的关系变成了情侣,相处一段时间以后因为心境的变化,也可能是身
边的人都看好我们吧……我发现自己好像的确是慢慢的爱上了方源……我们在一
起谈了才二个月不到就订了婚,后来没多久就发生了性关系……第一次我没落红,
方源还以为我有别的男人……虽然他可能不介意,当时也没追着问我,但是我怕
他误会,后来解释了好半天,还找了唯一的知情人徐萍来说明情况,他才了解我
那一次意外的摔破处女膜的事情。最后同样是没过多久,我们就结婚了。」

  思思停了一会儿,鼓足了勇气才接着说:「彭山,我……我其实根本没有怎
么谈过恋爱……但是你听清楚,我告诉你,我爱方源……现在还是爱着他的,虽
然我们没有谈过恋爱就结了婚,但是婚后的生活和方源的事业心让我慢慢的爱上
了他。可我最惋惜的就是我的一切都是跟着安排走的,从上学,到毕业,从订婚,
到结婚,从生子,到现在的女店长……都是别人已经给我安排好了的路……我不
甘心。这……这次……既然这次在说不清道不明的情况下……我和你发生了关系
……所以我索性就想大胆的体验一次我没有体验过而又想体验的生活。」

  「思思,那你的意思是?」

  「所以我才会答应做你的未婚妻,为了瞒你妈妈,和你去农村老家办一场假
的婚宴。我……我的本意只是想让自己的内心完全放开,尝试着在没有人安排的
情况下,让自己去真正的谈一场恋爱,爱上一个男人,举行一次婚礼……而思思
内心憧憬的婚礼一定是要纯洁的,我和方源在婚前就发生了关系,甚至在洞房的
前两天,我们还做过一次,所以……所以这次……这次我想在婚前保持纯洁之身,
哪怕假装自己是纯洁之身也好……一直到婚礼当晚,我被送进洞房,你把我抱上
婚床以后……我才让你好好的拥有我……」

  「哦,怪不得呢,你的美少女之心还没死呢?所以你才决定和我回去办假婚
宴之前都不让我碰你了啊?你可是真入戏了,可我都快憋死了啊。」彭山非常不
满的说:「我就说呢,你从旅游回来被我操了几次以后就一反常态的再也不让我
操你了,感情是这一个多月里你都要演好你的处女新娘啊……」听到思思娓娓道
来的这些事情,彭山是又高兴又有些失望。

  失望是原来思思答应和他举行婚宴并不是出于真正的爱上了他,想和他结婚
为目的。高兴的是这个女人目前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乖乖的配合他把计划实行下
去。而且看的出来,至少这个女人的肉体已经被他征服的差不多了,在性爱上有
了对他的依赖。那么接下来要进一步的加快调教的进度,做爱做爱,当然是做了,
而且是狠狠的做了,才会有爱嘛,彭山坚信这一点。只要把这个女人操的忘乎所
以,她迟早会死心塌地的永远跪在自己的大鸡巴下面臣服。

  一边的思思可不知道彭山心里打的是什么鬼主意,她只是娇羞的轻声回答道:
「嗯……所以我才要和你定下婚前协议啊,婚前保持我的纯洁之身……而且…
…而且我不是也答应过你的那些变态条件了么!……哼……死变态……」

  听到思思骂他变态,彭山又来劲了,「怎么就是变态了,我这可是增进夫妻
间的情趣呢,你不知道,欧美那边可流行了。你刚刚把情况一说,我彭山自然也
不是小气的人,我可是真的爱你爱的要死了,你的愿望我一定会好好的帮你实现
的。不过这个婚前协议你也是答应了的,就是说在婚前的这段时间里,我不和你
真正的性交,但是你必须乖乖的听话,只要不性交,你就要答应陪我玩一些小游
戏,嘿嘿。」

  说着彭山劲头十足的跑到床头柜边拿出了一堆东西,思思扫了一眼,就看清
了个七七八八,那些东西有绳子,皮鞭,项圈,封口球,人体润滑油,还有一条
长长的连着电动肛塞的狐狸尾巴,再加上刚刚才从她体内拔出来的跳蛋……

  「你……真的大变态!……这些都是什么东西啊?阿山……要么今天不玩了
吧,我真的受不了啦。思思听你的把跳蛋放进下面,都一个下午了,我……我差
点疯掉……你这样逗我……我怕忍不住想要……」

  「放心,你想要我也不会给你了。洞房前你就应该好好的积累欲望,一直积
累到临界点,然后我保证洞房那天再一次性让你飞到九霄云外去,嘿嘿……好了,
你答应了协议的,现在去把丝袜和高跟鞋穿上,其他衣服一件也不能穿,弄好了
跪在床上等我。」

  思思红着脸脱光了身上的内衣,全裸在彭山面前的她还是感觉到非常的羞耻
和尴尬。只得用手尽量的挡住身体上的一些敏感部位,一边的彭山也没说话,只
是笑眯眯的靠坐在床头看着,一双色眼上上下下的打量眼前的美少妇。

  套了一双黑色水滑高筒丝袜,脚上再穿上了一双黑色露趾高跟鞋,思思的身
体在彭山面前害羞的扭动着,躲闪着好色的目光,随着彭山的目光游弋,她的身
体滚烫的泛着粉红色的光泽。扭扭捏捏了好半天,思思才不情不愿的爬上了大床,
跪在床中间的位置,脸上早就臊的红霞满面不敢抬起头来,只能静静的等待着未
知的命运。

  看见眼前的尤物几近全裸的跪在床上,羞耻的准备妥当了,彭山扔掉了手上
的烟屁股兴奋的走了过来用一种命令般的严厉口吻说:「好了,现在你把双手背
到背后,交叉以后互相抓住。手臂尽量抬高,离脖子越近越好。」

  思思羞耻的照办才发现手背过去尽量抬高以后因为姿势的关系,上半身只得
被迫抬头挺胸,一对36D的美乳颤悠悠的跟着一起高高的挺立在充满色欲的空
气中。俏生生的深红色乳头受到刺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静悄悄的微微勃起
的挺立着。

  彭山在面前的一堆工具中挑出了几根绳子,展开整理了一会儿开口道:「亲
爱的,你要尽量放松哦,别反抗,省的弄疼自己。今天你还是第一次受缚呢,好
好品尝一下其中的滋味吧。哈哈哈哈……」

  看见彭山淫笑着拿着几根精致的麻绳走了过来,思思才感觉到惊慌起来:
「哎?阿山……你拿绳子干什么?难道……你,你为什么要绑我啊……」

  「少废话,现在你别动,弄疼了可别怪我。」彭山可不管微微挣扎的思思,
自顾自的忙起来。他首先先用一段短绳把思思背在身后的双手仔仔细细的绑上了。
然后彭山又取过来一条很长的绳索,从中间对折,套在思思的脖子上,又依序把
绳子由上而下的绑住了她的几个敏感部位,并在锁骨、乳沟中间和思思的下阴部
位打上了绳结。彭山接着又用绳子绕过思思的胯下,在背后略上侧打结,穿过颈
部后方的绳,将绳左右拉开,从腋下绕回胸前的洞并将绳左右拉开,彭山一边调
整位置一边收紧绳子,最后将绳末端收纳结束在思思的腰际。

  把思思绑上只用了十几分钟,但是短短的时间里彭山的额头上就渗出了一层
细细密密的汗珠,看样子这还是很细致的技术活呢。

  捆绑结束以后彭山退开了几步一脸得意的看着自己的作品,之见思思的双手
被高高的绑缚在身后,上半身横七竖八的被绑了个结结实实,绳子的花纹呈现出
几个大大的菱形,并且纵横交错的形状把思思胸前高挺的美乳更加衬托的出类拔
萃,两粒红色的小乳头已经完全充血勃起,而她的下半身更是春光无限,裸露的
阴户被一根绳子从正中心穿过,并深深的陷进了羞耻的肉缝中,黑色的丝袜和脚
上的高跟鞋把一双细长紧致的美腿衬托的美轮美奂……

  还在错愕中的思思方才反应过来,看了看身上的状况羞的脸上像要滴出血来
一样的通红,她便惊慌失措的用力挣扎起来……

  思思不知道的是由于绳索捆绑全身所产生的花纹像龟壳的形状,所以彭山用
的这套绑法又叫龟甲缚。捆绑整齐的话,能够极大的突出女人婀娜的身材,非常
美丽。而且思思任何挣扎的动作都会首先抽紧陷入下阴部位的绳索,又因为彭山
早就在横跨下阴的绳子上打上了绳结,绳子和这些绳结陷入了思思的阴户中,随
着女人的挣扎只会越收越紧,在思思的阴户里面越陷越深。细嫩的美肉在绳结的
摩擦下迅速的让她产生了感觉,对女人来说真是非常的折磨人呢……

  「阿山……快把我解开……求你了。这……这……下面这条绳子陷进我里面
去了……好难受啊……」思思挣扎着,却发现越挣扎,下体的刺激感就越来越猛
烈。

  彭山和思思相反,他可是高兴坏了,「小骚货,叫你不听话,还让你现在的
正牌老公操不到逼,你让我操不到逼万一憋坏了怎么办?嘿嘿,既然我憋的难受,
我就让你好好的享受一下,小姑娘……用力挣扎吧!哈哈哈哈。」

  扎挣了许久,思思才无奈的发现其中的玄机,只得认输放弃了所有的抵抗乖
乖的跪在床上等候男人的发落。

  「哈哈哈,终于知道厉害了?老实了?知道厉害了就叫我几声好听的来听听。」

  「好哥哥……山哥哥,思思知道厉害了……你……好哥哥快把我解开吧,思
思以后会乖乖的听哥哥的话啊……」

  「嗯,不错。不过今天可不会简简单单就把你解开。」彭山故作严厉的板着
脸,接着说:「小骚货,明明骚的不要不要的,还整天装清纯。还要搞什么纯洁
的洞房……真是服了你,要不这样吧,我带你去做个处女膜修补手术。哈哈哈哈,
你看怎么样?方源不是都没捅破过你的处女膜吗?那干脆我给你补上,洞房的时
候哥哥我把你的双穴处女都给要了。」

  思思听到这里,误以为彭山说的是玩笑话,但还是羞的抬不起头来,跪趴在
床上把一张羞的通红的俏脸儿埋进了被子里,可又无奈双手被绑只得半跪着高高
的翘起个美臀来。

  看见翘起来的性感大屁股,彭山倒吸一口凉气,心里念叨:我操,真他妈的
性感勾人!接着不顾在床上扭来扭去,一脸娇羞的思思,彭山转头拿过一条皮质
的鞭子二话不说就朝着形似蜜桃的大屁股就是一鞭子甩了过去,发出「啪」的一
声脆响……

  「啊,好疼……阿山你干嘛……」突然发现屁股上结结实实的被什么东西打
了,思思惊慌的回过头来,才看见彭山手里拿着鞭子呢……

  「啪,啪啪……」又是几鞭。

  「啊,啊啊……阿山,饶了我……」

  「啊~ 好哥哥……轻点……」

  「啪啪啪。」

  「疼,思思以后……啊啊~ ……会,会乖的……啊……」

  卧室内……

  一夜无眠,女人的呻吟一阵阵传来……

                      ------------------我是分割线----------------------

  第二天。

  蓝山雅叙咖啡厅最角落的一间安静的包房里。

  袁雅矗立在落地大窗前看着外面的车水马龙呆呆的出神。今天她显得有些憔
悴,一副心事重重没有休息好的样子,但是在成熟又不失精致的脸上还是似有似
无的化了一层淡妆。恰到好处的口红,一副金丝眼镜,披肩小波浪长发,干练的
西装上衣,收臀短裙,无一不让这个半老徐娘散发出知性美和致命的诱惑力。

  包间的门开了,是思思走了进来。

  「妈……」思思怯生生的小声喊了一句。

  袁雅没回头,只是用手指了一指桌上还在冒着热气的咖啡,示意让思思坐下。

  沉吟半晌,思思还是不敢作声,已为人母的她在母亲面前还是分外的老实。
母亲严厉的秉性她太了解了,作为一个名牌大学文学系的主任教授,袁雅天生就
有一种女强人般的气场。思思从小就怕他,连思思的父亲,在袁雅面前都是大气
也不敢出一个。

  思思静静的看着袁雅,母亲当年十七岁的时候就冒着天下所有人的反对,为
了爱情和比自己大了13岁的父亲走到了一起,十八岁就生下了思思。所以加上
后天的保养和浓厚的文学气质,母亲看上去还是那么的美,美到思思都觉得就算
是现在的妈妈,在美貌上都能压制住自己这个女儿。

  「不用想怎么骗我,我都知道了。方源不会对我撒谎,这件事情上面你们有
很多误会。虽然是方源有错在先,虽然他犯的错误不值得原谅,但是我看的出来
他很痛苦,他还是深深的爱着你的……」袁雅走过来坐到了思思对面,慢慢的说
道。

  「妈妈,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他,可是他太让我失望了……」

  袁雅打断了思思,继续说:「那你现在和一个野男人混在一起又对得起谁?
又没有让别人失望吗?」

  「妈妈!他……彭山他并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么坏,其实……他是很好的一
个人。」

  「你还没有离婚!!思思你在想什么?传出去我们还要不要见人了!!方源
有错,你现在这样做更有错知道吗??」袁雅低声吼道:「况且你现在还有女儿,
阿源他也知道错了,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思思也一反常态的站了起来,一咬牙硬气的说:「妈妈……我……我从小到
大都没有违背过你的意志,读什么大学,认识什么男朋友,和谁结婚……都是你
一手安排的!我现在只是想过一段时间我自己选择的生活……你就放手让我任性
一次不行吗?就一次!」

  说着,思思竟然泣不成声的站了起来,准备快步的离开这个房间……袁雅追
上去边走边说:「你……思思……你……你把那个痞子的电话告诉我……我想和
他谈谈。」

  「他不是痞子……我和他在一起不知道为什么……会觉的快乐,很快乐的感
觉……」思思回过头来,满眼都是泪水:「妈妈,让我去吧,我……只要一个月
的时间,到时候我会回来的……到时候我也会作出选择……至于阿山的电话,我
不会告诉你的……我觉得你们没有必要见面。」

  万万没想到女儿敢这样和自己针尖对麦芒,看着渐渐走远的思思,袁雅这次
没有再追上去,她轻轻的一声叹息:「唉……这两个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

  袁雅想了想,方源应该有那个家伙的电话吧,不如问问女婿好了。看样子这
个面我一定得见上一次。看看彭山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我是分割线----------------------

  离回乡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彭山和思思正大包小包的收拾着回乡的东西,叮
叮叮叮的一阵电话铃声响了起来,彭山掏出手机一看,满脸的不悦:「亲爱的,
怎么又是你妈妈。我前两次和她见面不是说清楚了么,这都第三次了,还找我干
嘛!」

  「阿山……要不别接了,把电话关掉吧。后天一大早我们就要回你老家了,
我怕就算见了面,妈妈反而会气坏身子……」

  彭山愣愣的看着电话,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嘿嘿一笑:「没事,我看看你妈
妈想说些什么。」说着竟然一个人出去接了电话。思思怕她在彭山身边反而尴尬,
就没跟过去。

  过了十几分钟,彭山还没打完电话。思思忍不住要去找彭山听听妈妈到底想
怎么样的时候彭山却回来了。「思思,我觉着吧一是为了你好,二是不想让你家
里为难,我还是单独去见一见你妈妈好了,你就和前两次一样别去,省的吵起来
不愉快。我大概知道她想说什么。放心,她还不知道我们回去是为了办婚宴的事
情。这次去见她我告诉她我们是清白的,我还没操你的逼呢,哈哈。我会和她说
这次我只是带你出去散散心。」

  「你说话真流氓……哪……哪你别惹妈妈生气,你好好说……」

  「嗯,我知道。」

                          ------------------我是分割线----------------------

  彭山是中午出去的,这都快吃晚饭了还没回来。彭老太太在七八天以前就先
一步回老家了,现在家里空荡荡的就剩自己一个人。又想到妈妈那种说一不二的
女王般的性格,思思根本无法安下心来。上一次见面彭山只去了一个小时,这次
都整整一个下午了。他们不会……不会打起来吧?」

  想想都揪心,思思忍不住给彭山拨了个电话,手机却关机了。思量了许久,
又鼓起勇气给袁雅打了个电话,也关机了……思思别无他法只能在家里心急如焚
般的等待。

                         ------------------我是分割线----------------------

  转眼都凌晨一点了……还是没回家。妈妈和彭山的电话根本打不通,思思急
得都哭出来了,她甚至想到了打电话叫方源过来一趟……

  正在思思终于等不下去,穿好衣服准备出门找人去的时候,彭山回来了!

  彭山是一路哼着小曲儿进的家门,看上去春风得意,心情大好。「我得意地
笑~ 我得意地笑~ 啦啦啦……」唱着唱着刚刚进门的彭山就看见了正要出门一脸
铁青的刘思。

  「你……你到底死哪儿去了啊?说去见我妈妈,结果去了十三个小时了…
…我都急哭了!到底怎么回事啊?」

  彭山急急的解释说:「这……这个嘛……亲爱的,是我错了,本来想告诉你
的,可惜手机没电了。真对不起……对不起我家宝贝哈。其实我出去和袁雅阿姨
就谈了几十分钟……我一直在尽力的和她解释,都是好好说的。虽然最后还是不
欢而散,但是看上去她也没怎么样……后来回家的路上遇见一个好哥们,七八年
没见了,他死活要拖着我去喝酒。我这也是急得要命啊,手机又没电。」

  「那你就去了十三个小时啊?你那都是些什么狐朋狗友啊,再说你不会借别
人电话打给我嘛!我都差点去公安局报案了!还以为你和妈妈发生矛盾,都怎么
了呢……」说完思思也不疑有他,但是被彭山和他朋友气的直哆嗦,白了他一眼
就气呼呼的跑进了卧室。

  看见思思回了房间,彭山一手扶着腰,一脸诡异的坏笑,「妈的,我容易么?
都累的把腰闪了,真他娘的第一次这么卖力……」

  思思气鼓鼓的躺在床上想,彭山也太过份了,真的差点把人急死……等下他
进来我可不要给他好脸色看,先不让他碰我,看他怎么办!

  等彭山进门以后思思才发现他今天难得的乖乖的先洗了澡,以前都要靠人拼
命的催,大懒虫一个。还没等思思问他今天和妈妈具体都谈了些啥,彭山就直直
的往床上一躺,说了一句累坏了,片刻之后就睡了过去,想来是真累坏了……结
果剩下思思一个人傻傻的坐在床头发愣,这是怎么了?今天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
情况……以往每一天彭山都要欺负她很久,说是调教她,只有今天是唯一的例外
……

                         ------------------我是分割线----------------------

  第二天上午,方源的店里。

  袁雅还是和平时一样打扮的魅力十足的,她今天看上去脸上还多了一层红润
的,难以言表的满足感,更显出成熟的风情。只是走路有些软,可能是没休息好
吧。

  方源看见岳母大人驾到,心里本来就有愧的他忙不迭的迎了上去:「妈妈
……你来了啊,先坐先坐」,看见袁雅坐定,方源心急的想知道答案,便着急的
问:「妈妈,昨天你和他谈的怎么样?思思回来么?」

  袁雅没给女婿好脸色,开始连正眼都没瞧他,后来看见方源布满了血丝的双
眼,人也消瘦了老大一圈,又不由的心疼了起来,叹了一口气慢慢的说:「唉
……还不是你自己惹的祸!昨天我又去找了他,把话说明白了。他也答应了以后
不再纠缠思思,可能过几天等思思想明白了我们两个再去接她还是怎么样,再说
吧。」

  方源听见岳母这样说显得非常惊讶,「咦?我蛮了解彭山那个混蛋的,他什
么时候变的这么好说话了啊……妈妈你真是厉害……你是怎么和他说的。」

  袁雅听见女婿问这个,有些异样的站起身来转身往店外走去,边走边说:
「我先回去了,你就别管怎么说的啦,反正他答应了。过几天我再来一趟,到时
候再看情况吧。」说到这里,袁雅的脸上突然一阵红晕,「还有啊,那个彭山真
是一个混蛋……臭流氓……我……我想还是尽早劝思思回来吧……」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