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舰长的世界泡之旅——[X2 解神者]】(13

第一文学城 2021-05-09 03:06 出处:网络 作者:ppaaoo
作者:赫麦尤斯·莫拉 字数:7152                第十三章   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竟然是半透明的。
作者:赫麦尤斯·莫拉
字数:7152


               第十三章

  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竟然是半透明的。

  「不甘心吧?大仇未报,却丧命于此。」

  观舰长无言,继续道:「世人皆说这人死之时,一生经历会如走马灯般在眼
前闪过。

  看,这是我刚到圣芙蕾雅学院时。「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面前的德莉莎带着灿烂的笑容欢迎自己加入天命。

  「可能此时,我便注定要对抗崩坏了罢。」

  画面再闪,这里是舰长亲手扭下奥托项上人头的场景。

  「这是他最后一具身体,最后也算是替仙人报仇了。虽然最后她又活了……
就离谱!」

  发泄似的一挥手,这次的场景是一名白发男人身受重伤,瘫倒在地。

  「凯文·卡斯兰娜。也算是半个英雄。可惜他找错了对手,也挑错了队友。

  若他的世界蛇不与天命结盟,奥托死时他也不会在场。若不在场,又怎会被
一同抹杀?

  这个人也算是强者了,天火一开我也要惧他三分。

  可他竟愚蠢到说出他融合了崩坏兽基因这个致命弱点,啧啧啧,将他的崩坏
兽基因剥离的瞬间就被天火反噬。

  真是……「摇摇头也想不出什么合适的形容词。

  耸耸肩:「该说不说,他被烤焦时的味道还挺香的。」

  见舰长还是沉默不语,显然有些不高兴。

  「喂!你怎么一点也不兴奋!这可是你人生中的高光时刻诶!」

  舰长哼了一声:「随后终焉律者出现,因失去首领天命与世界蛇乱作一团,
无法形成有效作战力量。最终世界被毁,身边的人牺牲自己的生命才为这条丧家
之犬换取逃到量子之海苟且偷生的机会。很光荣么?」

  「就不能想点好事吗?我的一生中有那么多高光时刻,为何总是揪着一次失
败紧紧不放!」

  「若是美好的时刻,我的人生的确有很多。但高光?」舰长嗤笑一声:「还
是算了吧。

  所谓高光只是被各种情绪冲昏头脑做出的错事而已。

  诚然,我很想拧下奥托的脑袋。但如果当时我操控以他之口传达命令,那天
命便会为我所用;

  凯文看似有勇有谋,但他终究为战士出身,以我之智计控制他易如反掌。若
对其晓之以大意,以其毕生目标为许诺,那他自然会与我结盟。

  这样天下两大势力尽入我手,终焉律者一出便可将其扼杀于摇篮之中。

  而后正手摧毁天命,反手踏平世界蛇。既平外患又解内忧……「

  「可这终究只是如果。」另一个舰长冷言道。

  「没错。」舰长道:「所以我如今步步为营,未思胜先虑败。谁成想还是被
你转了空子?」

  本来半透明的身影在谈话中一点点变得凝实:「在我身死之时你想引发我对
崩坏的怒火,妄图燃尽我的灵魂。被发现后又幻化成我自己的模样在这里扯东扯
西拖延时间。

  若是没猜错的话,你只是属于崩坏的一小部分。另一部分正在占据我的身体
吧?

  控制一个将死之人的身体都这么费劲,看来你们也不是万能的啊。「

  「哼,你发现了又如何?如今……」

  舰长打断他道:「放狠话就算了吧,浪费时间。我就好奇你们为何想要占据
我的身体?以往出现律者往往都是崩坏能适应度高的女性。而我连崩坏能都无法
适应。你说你们这是图什么许的?」

  对方不屑道:「所谓崩坏能只是你们人类妄图对抗我们搞出来的垃圾而已。」

  而对为什么非要占据舰长的身体这个问题并没有回答。

  心知无法从它口中再套出什么有用信息,舰长道:「你在拖延时间,我又何
尝不是?」

  「什么!」

  不顾对方地症挣扎,舰长的灵魂化作巨口狰狞地扑向那一小撮崩坏。

     ————————————————————————

  没了舰长的干扰,少昊再次恢复原样。

  可他惊奇地感觉到原本帮助自己的力量竟然不断涌向倒地的舰长的身体中!

  远处两道身影正在朝这边跑来,正是本应留在休伯利安上的观星与丽塔!

  「地载云垂,天覆风扬!」

  突如其来的飓风将少昊月神困住,丽塔趁机跑向舰长。

  可谁知刚要碰到,就被一股巨力弹开!

  只见舰长吃力地从地上爬起来,后心处的伤口奇迹般愈合。

  一张口声音似鬼如魅:「呵呵…汝视吾为一生之敌。如今身死道消,躯壳被
吾所操控。不知汝在九泉之下五狱之中,会有何感想?」

  正在跑来的观星闻言愣在原地:「刺,刺客先生?」

  「刺客先生?」舰长转身放肆狂笑:「守护汝之人已然身死道消,汝何不一
同陪他?」

  说罢,伸手一指观星:「震字,雷天大壮!」

  霎时间天空乌云密布,几道天雷垂直而下!

  只听得一声惨叫!

  那天雷竟劈在舰长的头上。

  舰长此时面目全非,身上没有任何一处好皮!

  恐怖的脸上露出一抹扭曲的笑容,吃力道:「身,身死道消?」

  他这一笑,本来被雷电烤焦的皮肤被拉扯皴裂,乌黑的血液点点流下。

  鬼魅般的声音再次响起:「不可能!你已经死了!」

  「先是释放信号告诉我你在这里,而后提前来到这里伪装成此处天道。

  利用我性格中的谨慎,一步步设下诡计引我走入圈套。最后更是在我死后霸
占我的身体,妄图杀死我最亲近的人。

  好计谋,不愧为毁灭万物的崩坏。「

  舰长颤巍巍地爬起来,仿佛正在与一股强大的力量抗争。连走带爬得捡起掉
落在地上的横刀。

  「好在我在最后关头发现了你的诡计,用仙人亲传神州秘法护得灵魂没有消
散。

  我知道这里只是你的一小部分……不,九牛一毛的力量。但即便如此我也要
与你同归于尽!「

  说罢将刀一转横于颈前,喃喃道:「若是我一开始就帮魂球杀了少昊,就不
会有这些事情了……

  不,如果那样就不是我了。「

  最后用尽所有的力气大喊道:「观星!若有来世……!」

  话没说完,体内崩坏的力量已经开始抢夺身体的控制权,深知自己坚持不了
多久,话也不能说完。把心一横,紧接着横刀自刎!

  观星一个踉跄倒在地上,撕心裂肺地大喊:「不要啊——!」

  说时迟,那时快!无数黑烟从舰长的身体上争先恐后得逃了出来灌注到了少
昊体内!

  同一时刻自隐蔽角落飞出的苦无精准地击落了舰长手中的横刀!

  是八重霞!

  她先观星一步赶到战场,而后便隐匿气息等待时机。与摆渡人经历无数战斗
培养出的默契在此时发挥了极大的作用!

  本应一刀两断如今只是在脖子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人影一闪,霞扶住舰长:「摆渡人。」

  丽塔也连忙赶来,帮着一起扶起舰长。

  「我,咳,没事……」

  被附身的少昊冷笑一声:「汝凭此身躯,活不过一时三刻!」

  「那是自然。」舰长吃力得抬起头,扯下只剩一点皮肉相连的左臂。

  「你挣开我的束缚强行附身别人,控制我尚要花费那么长的时间。现在硬生
生控制一个活人,想必要花不少力气吧?」

  少昊冷哼一声:「那又如何?你一死凭这几个人不是我一招之敌!」

  「那就要看看谁快了。咳……」

  又呕出一口血,低声对丽塔道:「一会就拜托你了。」

  「我?」

  「对,你。」舰长吃力道:「我刚刚不设防硬吃天雷再用灵魂力量束缚住崩
坏要与它同归于尽,虽成功将它逼走但这具身体已经无法再维系下去。简而言之,
我马上要重铸身体,而你要替我捏人!」

  「捏,捏人!」丽塔大惊失色:「这怎么……!」

  舰长打断她:「观星位置尚远,霞完全不懂这些。只能拜托你了!崩坏一旦
彻底控制住了少昊那大家都要完蛋!」眼中闪过歇斯底里的疯狂:「很刺激吧!
就跟玩RPG 游戏创建角色一样!」

  说罢不给丽塔说话的机会:「乾字,天火同人!」

  正是之前帮助魂球制造身体那招!

  这是舰长参悟观星教给自己的招式后与易经八卦融会贯通所悟出的一式绝技,
只要一息尚存便可借助天地之力重铸肉身而且完全无任何副作用。可惜一人一生
只有一次机会,不然舰长可以说是拥有不死之身!

  巨大的火球出现将丽塔与舰长包裹进去,恍惚中丽塔好像听舰长说:「捏得
好看一点……」

  风声一响,霞持剑护在二人身前。

  本以为一切结束的月神被眼前的景象冲震慑住,愣在原地一动不动。

  一时间战场竟然安静了下来。

  突然一声长啸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是火球中的舰长!

  此时的舰长再获新生,化作一道流光径直冲向少昊,手腕一翻横刀出现在手
中。左手一抹,刀刃上出现灼热的火焰。眼见就要斩下少昊项上人头,可此刻变
故再起。

  本来紧闭双眼的少昊忽然用两根手指夹住了横刀。

  舰长果断弃刀后撤,一个翻身稳稳落地。

  「挺快的嘛。」接过丽塔递来的围巾,囫囵地缠在身上,伸手一招又一把横
刀出现在手中。

  少昊微微歪头,掌中横刀化为粉尘随风飘散:「这个废物几乎连抵抗都没有,
就这么被我占据了身体。只可惜他实在是太弱了。」

  「我想知道你是怎么伪装成天道的?」

  「伪装?」少昊嗤笑一声:「这个世界的规则就如同一个痴呆儿童写出来的
一样,万物都要围绕着这个废物转。说我伪装它?配吗?」不屑之情溢于言表。

  舰长点点头:「我就说这种规则怎会如此棘手。」

  「对了。」少昊打个响指,轻松道:「看你刚刚的招式应该是一名术士,既
然身为术士为何做不到那四个字呢?」

  霞偷偷看眼舰长,她知道这世上存在这么一群人,身怀阴阳之术,实际上观
星就是一名术士。可她怎么也没想到摆渡人竟然也是一名术士。

  「趋吉避凶么?」

  舰长点头道:「诚然,这是对每一名术士来说最基本的要求。

  但我还知道什么叫顺天而行,替天行道。「

  「顺天而行?」少昊道:「汝可知吾为何物?」不待舰长回答继续道:「吾
是每个人心底最卑劣的感情;是所有人隐藏在记忆最深处的恐惧;是全人类最痛
恨的事物!

  只要有人就会有崩坏!那吾何尝不是天道呢?汝为何要反抗呢!「

  「顺心而为,仅此而已。」舰长淡然道:「所谓顺天而行,替天行道只是一
个借口。正义也好邪恶也罢,那些对我来说都不重要。」

  「既然不重要?汝为何视吾为一生之敌?」

  「没有你,对我来说很重要。」

               第十四章

  少昊仿佛听到了一个惊天笑话般:「哈哈哈哈哈哈哈……!

  吾因人类而生,只要有人类那吾便不死不灭!

  除非你杀了全部全人类,不然只剩下你一个人,那吾也会存在于汝之内心深
处!「

  「那就全杀了。」轻飘飘的一句话重重压在场上每一个人的心头。

  「舰长大人,你……!」

  血红的双眼不合常理得闪烁着妖艳的光芒。

  少昊狂笑着:「汝心魔入体,即将变为只知杀戮的野兽。」

  舰长丢下手中的横刀,盘膝而坐,口中念道:「心无外物,一切皆空。乱我
心者,皆为魔障。」

  「你!」

  再睁眼,眼中再无血色。舰长道:「最后的手段被我破解,你又当如何!」

  少昊不怒反笑:「不愧是吾所选中之人,我们还会见面的。」

  「好。」舰长道:「我等着你。」

  说罢双手结印不断变幻:「花开花败总归尘,崩坏,散去吧。」

  少昊痛苦地跪倒在地,黑烟自他体内涌向天空随即消失不见。

  魂球等人在观星的帮助下醒来,一睁眼就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这!」

  随后视线落在舰长身上:「仙人……您怎么变成这幅样子?」

  「唉,一言难尽啊。」

  舰长苦笑一声想挠头,但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头发了。

  ……

  观星憋着笑在他的光头上摸了摸了,一阵光芒闪过头发再次长了出来。

  此时舰长发现了一件令他不解的事情:为什么观星不用踮脚就能摸到自己头
顶?

  「我说……你究竟把我变成了什么样子?」

  一转身丽塔那对壮硕的「胸肌」差点撞到脸上。

  霞忽然笑道:「摆渡人。」

  本来与自己平视的霞现在却要仰起头才能与之对视。

  舰长心中忽然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不顾在场人数众多一把抓向自己胯下。

  「呼……还好,你还在。」

  观星俏脸一红别过头骂道:「真是登徒子,外表再变也改变不了内心!」

  接着丢过来一套衣服:「衣衫褴褛成何体统,还不赶紧穿好!」

  「哦……」舰长接过衣服穿上,本来和身得体的制服此刻在舰长身上就像是
顽皮的孩童偷穿大人的衣服一样。

  自己比观星高出一线,平时正好到丽塔的胸部以上。初步估计自己现在的身
高应该在155 到160 之间……

  将袖口卷起来,丽塔在一旁道:「舰长大人,很可爱哦~ 」

  「可爱……吗?」舰长眼角抽搐:「堂堂七尺男儿被人夸奖可爱……」

  啊,好像声音也变了,比以前更尖更细了。

  「是您说的要好看一点的,而且您现在可没有七尺哦~ 」

  「这种事就不需要详细说明了……」舰长眼角抽搐道。

  转身道:「魂球!」

  「在!」

  舰长道:「现在开始我不会再插手这个世界的任何事,剩下的就全看你自己
了。」

  魂球一躬到地:「定不负仙人厚望!」

  「好,我相信你。」

  有些别扭得拍拍魂球肩膀:「临行之前我还有一件事要说。」

  魂球恭敬道:「仙人但讲无妨!」

  「凡事须有度,应分清主次。全部杀了固然解气,但必定会留下空缺。好了
言尽于此,后会有期咱们有缘再见。」

  抱拳拱手,不再回头。

  魂球凝视着舰长等人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但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舰长一行人如何离去暂且不提,单说这少昊此刻只感觉五脏俱焚,是苦不堪
言!

  月神对此也是束手无策,好在片刻过后那种难忍的灼热感终于消退。

  魂球一伸手,一把与舰长武器模样相仿的长刀出现在手中。

  按雁翅退绷簧仓啷啷宝刀出鞘!

  大将生来胆气豪,腰横秋水雁翎刀,拿手一指少昊:「呔!无耻老贼还不速
速前来领死!」

  少昊也恢复过来了,听得魂球叫阵不甘示弱,捡起千机变横在身前:「今日
你我二人就做个了断!」

  魂球挥手示意初玖等人退下,自己一人大步流星上来就是一招泰山压顶!

  「当!」

  金铁交鸣之声不断,转眼间两人就过了百十来招!看起来是平分秋色!

  少昊体力充沛,却因之前的种种导致心力憔悴。一身的能耐只能使出八成。

  反观魂球是越打越勇,大开大合一把单刀硬是被他耍出了大刀的气势。

  魂球步步紧逼,少昊连连后退。孰强孰弱一看便知!

  少昊心知再这么打先去自己丧命只是早晚的事。

  与魂球硬拼一记,借着反震之力一个翻身出去好几米远。

  魂球岂能让他这么跑了,咬紧牙关紧随其后!

  少昊心里也有了火气,心想我都主动退让你还是如此步步紧逼,这不是明摆
着欺负人吗?

  面色一凝不再退让,大吼一声迎着面冲了过去。

  先前两人还会见招拆招,此刻却是毫无好假的全力硬拼!

  可少昊用的是长武器,被人近身岂能讨到便宜?

  刀乃兵器霸王,讲的就是一寸短一寸险。要的就是以命搏命!一柄单刀耍的
是虎虎生风。

  又是几招过去,魂球看准时机挑开少昊武器,紧接着一个转身整个人连人带
刀直接撞进了少昊怀里!

  少昊感觉胸口一凉,低头一看,原来是魂球的刀插了进去。

  背身抽刀,鲜血喷涌而出。

  少昊还想反抗,只见魂球一个飞身到了他身后,一记秋风扫落叶将他踢倒。

  还未落地魂球这手掐着他的脖子,另一只手攥紧了这柄钢刀噗噗噗噗噗,照
着少昊肚子连捅了十来刀。

  只看这肠子肚子流得满地都是!

  最后一刀插在少昊两腿中间前的地面上刀刃正对着少昊,一脚踩住他的一条
腿。双手握紧了刀接着气沉丹田,大吼一声:「嗨!」

  这一刀自胯下到天灵盖直接将少昊一分为二!

  尘埃落定,所有人都傻了眼了。

  两人的战斗看着好像很久,但实则也就是电光火石之间。

  两人的实力可谓都是当世顶尖。就连弱他们一线的月神也看得眼花缭乱勉强
能看清两人在哪,更别提别人了!

  在原地站了半天,看少昊没有复活的迹象。

  魂球擦擦脸上的血,慢慢回头微笑着问月神:「你,也要来吗?」

  现在的魂球就如同地狱中的修罗,别说要打架了,就算看一眼都感觉背后直
冒凉风!

  连忙道:「不,不来了,你们两个人之间的恩怨我跟着瞎掺和什么?」

  「说得好像你之前少掺和了似的。」

  魂球身上还挂着少昊的内脏,就这么一步一步朝着月神走来。

  月神哭的心都有了,急忙赔不是,一顿赌咒发誓魂球才停下脚步。

  笑道:「这就对了,知错能改我们以后还是好朋友。」

  他不笑还好,他这一笑……这么说吧。你要说他跟个鬼似的鬼都能来找你拼
命。

  这不埋汰鬼吗!鬼招你惹你了!你见过那个鬼这么变态?啊?你见过那个鬼
浑身涂满了血身上挂着肠子肚子站那呲牙朝你乐!?

  其实不能说魂球变态,他的实力与少昊大抵在伯仲之间。若不是少昊心力憔
悴,自己想要战胜他恐怕可也要落个半死。或者是同归于尽也是有可能的。

  就算这样魂球还是受了内伤,站那说说话还成,要是再打一架估计就和少昊
作伴去了。

  所以不得已出此下策,故意做出来很享受的样子吓唬月神。

  反正他也不会读心,就算会也读不了自己的。

  见月神被自己唬住,回过头来托着少昊半扇尸体慢悠悠地来到玄火之阵前。

  头先舰长教他武艺时顺带着教了他些阵法,而且这玄火之阵没人维持早就要
熄灭。所以魂球轻易得解开了阵法,第一件事就是提刀砍死浮士德。

  没办法,这老东西一肚子坏水,蔫坏蔫坏的。保不齐假意投降,背地里再对
付自己。

  哪怕不论这个,就当初借着魂球名义蒙骗伊南娜也足矣让魂球砍死他十次。

  接着将少昊的半扇尸体扔在众人面前:「投降,你们该干嘛干嘛去;不投降,
他便是下场!」

  众人心琢磨:「少昊那么强都让您给宰了,我再把自己搭上也不值当。」

  于是纷纷沉默没有人说什么。

  唯独一点,自人群走来一个小小的身影,正是之前被一同困住的少姜。

  她沉默着抱起少昊的一半尸体走向另一半,小心地拼好了走向远处。

  整个过程没有看魂球一眼,魂球也没拦着她。

  毕竟以他此刻的身份再对她出手实在说不过去,索性就由她去了。

  学院等人以及月神以后何去何从,各居何职,以及如何善后之类的在此不做
赘述。

  大战过后一个月,魂球已完全恢复。

  早上醒来坐在客厅里,看着忙进忙出准备早饭的初玖,以及正在打扫家务的
伊南娜。魂球直感觉有些恍惚,有些不可思议。

  若不是那位仙人,此刻的自己恐怕还是那条心不甘情不愿的舔狗(球)吧。

  想到这里,魂球打开窗户看向远方。

  心到:「仙人,谢谢你。」

  听闻有人喊自己,原来是早饭做好了。

  魂球摆好碗筷,伊南娜帮着初玖盛饭端菜。

  窗外朝阳照耀着大地万物,一切看起来都是充满生机与希望。

                 完

  魂球的故事结束了,舰长的故事还在继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