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碧蓝航线:骑兵之绳常系其颈】(02)【作者 :污鴉】

第一文学城 2021-05-06 03:06 出处:网络 作者:ppaaoo
作者:污鴉 字数:12590     (2)这次换指挥官对其实是斗M的恰巴耶夫进行堕落制裁了
作者:污鴉
字数:12590


    (2)这次换指挥官对其实是斗M的恰巴耶夫进行堕落制裁了

  风雪夜里,那不停娇喘得声音与颤抖的步伐都让恰巴耶夫感觉到前所未有的
恐惧。

  再次醒来时不仅被蒙上了双眼,身体也火辣辣的像是被打入了过量的春药一
样,这让恰巴耶夫一边像小狗一样把红润的舌头吐出喘着气,晃动的雪白奶子在
空气中摇曳着,沉甸甸地让人感觉到难受不说,还让女人感觉小穴深处史无前例
的潮湿起来。

  「你还真轻松呢,恰巴耶夫。」

  「呜……」

  感受到脖子上的锁链伴随着那声音的想起而被勒紧,恰巴耶夫的嘴角发出一
点难以忍受的呜咽声,随即又无力地趴倒在地上,被剥得一乾二净的女人就这样
在漆黑的街道上颤抖着,不时还东张西望像是想要知道自己此时正在何处。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无功。穿好一身军装的指挥官就这样看着四肢着地的恰巴
耶夫,那气喘吁吁,却又不停颤抖的女人此时就这样害怕地蜷缩在自己脚边,完
全没有了一开始时的自信与强势态度。

  被剥夺一切视觉后,只剩下无尽的屈辱与恐惧在这不停打颤的身体上,看不
到自己现在所处的位子,不知道现在的处境,一切都是那样的冷酷、恐惧且令人
绝望的,几乎要把恰巴耶夫的内心紧绷情绪拔升到极限。

  「别这样拖沓了,要是被别人给看见的话,我可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事情啊。」

  「是,是……」

  使不上力气的女人只能可怜兮兮地晃动着自己的身体向前,一步步地朝着自
己也不清楚的远方爬去,一路上只感觉到冷风阵阵,那抹凉意滑过了自己的乳尖
时带来一股难以言喻的刺激感,让人忍不住地发出了呻吟声。

  呀!

  然而就在那细微的声音发出的一瞬间,一抹清脆尖锐的刺痛瞬间,原本挺俏
的白皙豚肉上瞬间印照出一条清晰的红痕,让恰巴耶夫瞬间惊叫出声音来,身体
就像着火一样用力扭动着,挣扎着。

  「安静点。」那像是对眼前的女人发出声音给予的惩罚,指挥官脸上的表情
显得是那样的淡漠,同时也露出了极为平静的神情:「接下来要到监狱那里去才
行呢。」

  「咦?」

  还没反应过来,脖子上的狗绳就用力地拉扯起来,瞬间就把女人的身体用力
向前拽拉着,逼迫恰巴耶夫可怜兮兮地晃动着身体像着前方迈进,那就像条被驯
化好的小狗一样,跟紧了自己身边的男人。

  每一步都是冰冷的,膝盖与首长就像不断被大地给将温度排出去一样颤抖着,
那性感的身躯现在就像是被男人拉出来当展示品一样在街道上遛着,指挥官一边
避开了灯光一边行走在冰冷的街道上,身边的美女犬不时地摇晃着自己丰满的身
体发出喘息声,只要一停下来指挥官的鞭子就会落下,一阵强烈的抽搐瞬间就会
迫使着恰巴耶夫继续发出甘美的叫声朝着前方迈进。

  夜晚的北联街道上有实施宵禁,不时会看到站岗哨的士兵来回行走着,恰巴
耶夫每每听见有人的脚步声走过都会害怕地低下头去,整个人蜷缩成一团,往昔
那自信且喜爱欺负人的女人现在也变成一条担心受怕的雌犬,乖乖的跟在男人身
边,摇晃着。

  四周听上去悄然无息,空气中止隐隐约约有些虫鸣能猜测倒是比较空旷的空
间,就在恰巴耶夫心怀侥幸地猜测可能只是在阳台或是其他半开放空间时,男人
却解开了她的眼罩,打破了一切妄念。

  咦?张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画面,身体在空旷的街道上颤抖着,双腿就跪在砖
造的人形道上,不远处还能看到一名背对着两人的哨兵在戒备着,俨然就是平时
自己所待着的那条熟悉的大街。

  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赤裸的女人突然再次一颤,却是那饱满的臀部
正被用力地揉捏着,一边发出喘息声扭动着身体,那双柔媚的眼睛就看着眼前的
男人,喘息着不可置信地看着男人。

  「不,不可能的……你居然……这样不怕被……」

  「没有风险的赌住我可没有兴趣啊。」

  揉弄着,就像是在拍打着一匹美丽的白色马驹一样爱抚着,那手掌的力量不
大不小地持续抚摸着,就像是在揉弄自己手心中的宠物一样,男人恶意的命令着
女人双手放在街边的车窗玻璃上,透过玻璃看着自己的脸蛋,让自己被不停挑逗
的软弱模样深深烙印在眼中。

  滑嫩的肌肤斗动着,纤细的腰身弓起了一阵华美的弧度,血液充盈了整张脸
庞的女人张大眼睛恐惧地抖动着,只能死死地咬紧了嘴角不想要发出声音来。而
男人面对着还想负隅顽抗的恰巴耶夫,看着那张赌气委屈的脸庞,有些恶质地抬
起头笑了笑,看都不看地就伸出手掌用力地拍打着那饱满的大屁股,让那浑圆有
肉的翘臀发出清脆的响声,羞辱着她的主人。

  「吚!」

  一阵细微的叫声从嘴角逸散出来,那清脆的响声随着一阵一阵颤抖的呻吟声
传来,像是在拍打声口一样的动作让恰巴耶敷脸上露出了恐惧月又身陷还于的愉
悦神情,身体也在药物与熟练挑逗的状况下不停的陷落在情欲之中。

  哈啊……在冬夜中逸散开的湿润吐息就印照在车窗上,每一次窗户的雾化散
去都能看见女人的脸庞更加红润起来,屁股早就被拍打的一片通红,在黑夜中的
恰巴耶夫打着爹缩,不只是因为寒冷,还因为四周哪边有卫兵自己根本一清二楚。

  只要再抬起头一点,就会被对巷街头的暗哨给发现,而只要发出一点声音,
自己也很快就会被附近的卫兵注意到,无论如何都必须坚持着不发出声音才行。
女人一边想着,一边抵御那空前的快感,比起之前给指挥官打药时那抹侵犯人的
乐趣,现在这样被压制着玩弄身体带来的感受却是另一种快感,就在她死命抗拒
的时候,一抹清凉的触感却突然抹在了她那柔软娇嫩的阴蒂上,然而随即那股清
凉就像是被点燃了一样在女人的身上点燃了燎原般的炽热,瞬间就令恰巴耶夫哀
嚎起来。

  「不,不行!不可以这样!」腰身上下不停的晃动着,臀部也随之颤抖,看
着身后那不知道给自己涂了什么后就站在不远处欣赏自己丑态的指挥官,脸上已
经因为羞耻与屈辱整个人胀红脸颊的恰巴耶夫此时只能擒着不甘泪水一边颤抖着
说:「快抹掉……求求你……求求你了指挥官,不可以这样的……」

  「那不过是痒药而已,用水冲掉就行了喔。」并没有在这里刁难恰巴耶夫太
多,只是饶有兴致地站在不远处看着女人不停哀嚎着,一边露出兴致盎然的表情
的指挥官如此说着:「要是不想要发出声音引来自己同胞的话,就早点做些什么
让自己解脱吧。」

  「呜……」

  颤抖的身体不停地摇晃着,听着男人这样恶质的发言也只能低下美丽的脖颈
喘息着,凛然的白骑兵此时也只能强忍着羞耻让背脊贴紧了车门,高高张开的双
腿间是一块粉嫩的柔软褶皱,在女人碰触之下不停的流出少量的淫水来。

  「咕呜!」

  「喂喂喂,发出声音的话可是不行的啊,你也不想被看见身为北联骄傲的舰
娘是用这种方式被看见吧。」

  「是,是……对不起,不,不要再说了……」

  快点,快一点!被男人命令而不得不听从的恰巴耶夫喘着气,甚至必须用手
去使劲玩弄自己柔软的嫩肉,纤细白嫩的手指抚弄着肉穴上一点粉嫩突起,身体
随着阴蒂被挤压而不停地颤抖着,柔软的奶子也随着喘息而晃动着,那张泛着红
潮自慰的脸庞上极尽妖艳之神色,畏怯的眼神一点也不敢看向男人。

  渐渐的,手指开始大力抽插着自己的小穴,不停喷出的水气的小穴也在抖动
着,一边发出咕啾咕啾的声音一边让恰巴耶夫喘气着。

  「真是,果然很适合变成我的东西啊。」

  「我,我的身体是……这个国家,像,像你这样受白鹰,教育的……不可能
会懂得!」

  「白鹰、北联?那种狭隘的东西,我根本就没有在乎过。」面对那张屈辱不
甘的脸庞,彷佛是听见什么有趣的东西一样让指挥官笑了笑:「你只是变成我的
东西,可不是变成其他东西啊,你要搞清楚。」

  「咦?」

  「无关乎国家这种渺小的东西,你只是输给我!身为舰娘的你输给了身为人
而强大的我!」怒喝着,同时也对眼前已经几乎要按捺不住被肉棒插入的女人,
挺起了自己的龟头,一手抓紧绳子用力勒住对方颈子站立的模样遍是权威的展现:
「选择吧!臣服于我还是在这里就被毁灭!」

  那彷佛是对灵魂的殴打,又或是彷佛力士在女人的心头做着四股一样震慑人
心,不停的敲打着眼前少女的内心。

  原本还想说些什么的女人嗫嚅着,然而看着已经给自己最后通牒的男人并没
有要让自己继续迟疑,而且答案其实也不可能有其他的选择。

  「狡猾的家伙呢……简直跟冬将军一样,在我以为全胜的时后直接冲杀进去,
过分。」

  话虽如此,面对眼前的粗大龟头,女人并没有选择其他的动作,只看着那张
娇俏的容颜紧闭着双眼,缓缓的向前亲吻着那肉棒。

  先是亲吻,随即是舔弄并用牙齿微微咬着前端,口水发出的吮吸声不停在空
荡荡的间牢中发出,不曾用手去辅助的原因是恰巴耶夫知道男人就是喜欢看自己
这样费尽心思地服饰着这根肉棒,不适深深地吞入嘴中深处,一方面却又将之吐
汁开始咬弄着两粒肿胀的睪丸,口水都在地面下不停地流了下来,低落到地面上
时显得更加淫靡异常。

  露出爱液的小穴开合着,打开成m 字腿的女人用力地吮吸着眼前的肉棒,巷
是想忘记身上现在这难以忍受的燥热一样,脸颊左右摇晃着发出一阵阵淫靡的滋
溜声不停传来,手指也前后飞速的套弄着柱身,像是要把男人的精液全都挤出来
一样不曾停止。

  既是那样淫荡,也充满着欲情,即使嘴里依旧不肯说出自己已经臣服于男人,
但是身体骗不了人,早已沦落为指挥官的玩物了。

  所以当男人把肉棒从恰巴耶夫嘴中抽出时,面对上的是一张已经动情的脸庞,
全身颤巍巍地好似正在等待着指挥官去征服她一样,看的人食指大动。

  拉扯着狗绳是一眼前的女人站起身来,而此时受制于指挥官的恰巴耶夫也只
能委屈地照做了,指看着翘高自己饱满臀肉的女人届这样靠在眼前路边的车子上,
缓缓晃动着,等待男人的临幸。而指挥官自然也──「指,指挥官同志?」

  不幸,一个自远方传过来的声音却打断了这一切,这让恰巴耶夫与指挥官的
心都提到嗓子上了,却是街没有卫兵的另一边的转角站着一名少女,脸上挂着意
外的笑容,却是平时给指挥官送餐的少女。

  「噢?小同志。」

  像是没料到会有人这时候出现一样,虽然有些紧张但指挥官还是沉稳住气,
看着牵着一条狗儿一边走过来的少女,双手抓紧了恰巴耶夫屁股的同时也也缓缓
地摩蹭着,一边应话着。

  「说到底同志,没想到会在晚上遇见你呢。」

  一点也不理会在底下苦苦哀求自己的恰巴耶夫,男人就这样在搁着一道篱笆
的状况下跟其他的女人调情起来,一点也没有要离开的样子,肉棒也摩蹭着肉穴
外围,就这样肆意地在大马路上欺负着眼前的恰巴耶夫。

  一下,又一下,彷佛不曾停止一样地来回连续对底下这湿漉漉的蜜穴摩擦着,
在一台车的距离外男人露出了一副惬意的表情,一边感受着小穴吮吸自己肉棒的
快感一边跟那名少女说着话,下身动的更加大力了。

  「是,是的,稍微去开了下青年团会议后进行额外的劳动,所以才会这么晚。」

  「是么,辛苦了呢。」

  就在同时,恰巴耶夫也一边听着两人对答着,身体里那根粗大的肉棒也不停
地磨蹭着自己的身体,虽然停了下来,但是依旧是那样火热坚挺着,随时都准备
把自己给恶狠狠地干到堕落。

  而自己也很渴望着。咬紧嘴唇的女人不想承认这点,然而屁股还是不停地小
力晃动着,想要趁着指挥官不注意时稍微缓解一下,可就在刚刚动起来时,那根
原本只是恶作剧的肉棒却突然转守为攻,一瞬间用立地对准穴口,在恰巴耶夫没
有防备时用力地插进最深处去。

  不,不可能吧?面对大力晃动着的肉棒让恰巴耶夫警觉起来,脸上的表情也
显得格外惊恐,像是不曾料到指挥官会在这时候继续冒进一样,没有防备的小穴
被这样轻轻一刮,随即就传来了一阵强烈的颤抖,几乎要让恰巴耶夫当场爽的失
神过去,也让男人身下不安分的躯体扭动着,小声地回头对着男人娇嗔道。

  「等,等一下,您,您在做……」

  「继续了喔,可没有要停下来呢。」

  「咦?等,等一下,呜!」

  完全没有理会恰巴耶夫的惊恐,男人大力的将肉棒干入了眼前惊恐的骑兵之
中,伴随着肉棒的抽插力道传来,瞬间就把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意识再次击溃。

  肥白的臀肉被挤压推动着,明明哨兵就这样在不远处站岗哨,眼前更是有一
名可人的少女,而男人却恶狠狠地压低了自己的身体去不停地抽插恰巴耶夫的小
穴,被春药搞到同样欲情四起的女人扭动着身体,那像蛇一样柔软的四肢正不停
地散发出诱人的气息,同时也不停挑逗着男人的极限。

  想要被插进去。明知道这是男人的陷阱,却也只能死死咬紧下嘴唇避免可耻
的呻吟声发出,躲在车子后方不停被爱抚小穴的舰娘大脑前所未有的充斥着强烈
的亢奋感,背德的愉悦逼使着她扭动身体,透过眼前的车窗玻璃甚至能看见对面
少女的身体,从那生动的肢体动作中不难想象到对方现在正在跟指挥官说些什么。

  「咕呜!」

  「咦?好像……」

  「汪汪!」

  没办法忍住而发出声音的恰巴耶夫同时引起了狗儿与少女的注意,在指挥官
来不及阻止之前狗儿就已经朝着车子后方过来,也因此也见证了眼前的一幕。

  曾经尊敬的异国指挥官与高高在上的舰娘,如今却在大庭广众之下打炮。

  说是迟那时快,原本有些傻掉的少女在反应过来之前就被男人给抱在怀里,
之前那张有些憨厚的宛如大型犬一样的脸庞如今却变得有些侵略性,看着面红耳
赤的少女在自己面前颤抖着,「真是……居然私自偷窥这些,真是糟糕的孩子呢。」

  「哈……不要,不要这样……」

  「看着吧!曾经是那样正气凛然的军人现在却变成了大庭广众之下被男人的
肉棒玩到彻底失禁的模样,你觉得如何啊!不是很爽啊!」

  「不,不是这样的,不是……」

  听着男人刻意使用的粗鄙语句一边被不停的戏弄着,高高扬起的脸庞中只剩
下迷惘与一点仅存的反抗,两条腿内八着像是渴望能藉此排除掉指挥官带来的控
制一样,然而最终还是像小狗一样挺翘着自己的臀部,不停地斗动着,直至肉棒
用力催发着恰巴耶夫的快感,将这女人送至一波又一波的高潮之上。

  「!」

  无声的痉挛强烈的从女人身上传来,一股股腥咸的水气直接扑打到男人的鼠
蹊上,这让指挥官满意拍打着眼前舰娘的屁股,彷佛是还没有结束一样继续用立
的干着眼前的女人,丝毫不管已经被抽插的高潮绝顶的恰巴耶夫有没有力气继续
下去。

  「呜呀……不……呀啊……求求你了……不要这样……住手,快点住手吧!」

  「那是不可能的!」一边干着身下的女人,一边又限制住旁边有些下手的少
女,手掌不停地在这才刚刚发育的躯体上摸索着,一边问着少女:「小同志,如
果有人限制了你的自由,并且想要让你成为她的奴隶,应该怎么做呢?」

  「咦?那,那应该……」

  「那就殴打他,用自己的方式大力的,大力的辗压对方的身心灵,摧毁对方
想要反抗你的意志。」用力将肉棒插入最深处,一边畅快的喘息着的指挥官继续
说着,双手大力的捏了聂那勃起通红的乳头让恰巴耶夫夹紧小穴:「不要停下来,
即使暂时被对方给玩弄也要保持清醒地……用力的把她肏翻过去!」

  「哈啊……」

  意识到眼前画面的少女脸颊扑腾一下瞬间通红起来,然而被指挥官强拉到怀
里的她却没有一点能够从眼前男人手中挣脱的可能,只是一边看着眼前被男人大
力插入的恰巴耶夫,一边却又被男人给用力地搂入怀中,大脑里所有的一切都当
机了。

  像是给少女看见也会增加恰巴耶夫的快感一样,大力透着恰巴耶夫的指挥官
感觉到身下的小穴愈收愈紧,几乎要把自己的肉棒给拧断一样,更是鼓足了力量
大力地撞击着身下的女人,一次次地将翘起的臀部干趴下去,全身的力量向下沉、
向下压,就像是要把哪纤弱不堪一握的腰身折断一样,不保留任何一点的余力,
驰骋着,踏旯着这具饱满的肉体。

  嘴上的亲吻愈来愈热烈,指挥官也感觉到那娇小少女现在整个身体几乎都要
瘫软下去,在距离卫兵不远处的距离中被这样亲吻着,又亲眼看见了男人与女人
的性爱,这对于一个原本循规蹈矩的小丫头来说实在是太震撼了。

  一次次地加大力道,指挥官也感觉到身下撞击的大屁股逐渐收紧起来,也因
次更是疯狂的撞击着恰巴耶夫的小穴,肉棒在这湿润温暖的肉壁中不停地突破着,
龟头亲吻子宫口时都令恰巴耶夫爽的不小心发出声音,也更加努力地把屁股给夹
紧,彼此都被玩弄着要到了高潮之中。

  随着一次强烈的抽插,男人的精液也热烈的射进恰巴耶夫的小穴中,猛烈晃
动的身躯泛起了层层痉挛,恰巴耶夫一边迷迷糊糊地呻吟着感觉到男人肉棒射出
的灼热气息,一边瘫倒在地板上。

  而男人的肉棒却还挺立着,在结束欺负恰巴耶夫后也结束跟少女的亲吻,只
看着他面对眼前脸红通通的少女,似乎没有一丝一毫的感到不好意思或尴尬,有
的只是自信十足的模样。

  「看清楚了,所谓舰娘也不过是女人而已,仅仅是这样,对男人随便乱来就
是这样。」

  「女人……」

  「今天你所看见的一切都跟梦一样。」看着那被自己亲吻着脸色一红的少女,
再次从她手中夺过了缰绳,一边大力拉紧缰绳让恰巴耶夫必须绷紧神经避免昏厥
过去,一边却又在少女耳边说着:「梦里有很多不可思议的东西,明天早上就忘
掉吧,这是最好的。」

  「是……」

  脸上的红潮就像是在诉说着面对眼前的一切让少女脑海中有超巨大的紊乱冲
击一样,不停喘着气的她吞了口口水看着眼前的一切,鼓起涌起缓缓朝着某处走
去了。

  而就在这时候,指挥官才有余力看着眼前被自己内射的倒在地上的恰巴耶夫,
端详着那扭曲变形的俏颜。

  「嘿,嘿嘿,被,被当成是狗,在,在外头跟狗一样的交尾,嘿呀……啊…
…」

  面对着眼前倒在地上喘息的女人,男人一点也没有怜惜他的意思,随即又是
重重一鞭子抽打在恰巴耶夫的屁股上,瞬间就令那名女子身体抽搐着,小穴里一
边流出精液与淫水的混合物,那贪婪的脸上露出了妖艳的笑容,彷佛一切都已经
沉沦堕落到欢愉深处了。

  然而随即男人就抬头看着眼前的画面,却是不远处的卫兵好像注意到这里的
动静而走了过来,然而指挥官脸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畏怯,只是惬意蒂拉紧恰巴
耶夫颈子上的狗绳,像是在驱赶狗儿一样吆喝着。

  「被发现了呢……看来要快点逃了。」

  「咦?」

  看着朝自己这个方向看过来的卫兵,比起恰巴耶夫那有些惊恐却又错愕的神
情,指挥官却显得极为自在一样,彷佛一切都是自己意料中一样,那自信的男人
一晃身,带着被当成宠物一样遛着的恰巴耶夫消失在黑暗中。

  监狱不过就是房子底下,原本就是由看守所改建过来的房子底下是地牢,刚
刚不过是对恰巴耶夫的一阵游行示众罢了。

  意识到自己刚刚的出格行为应该很快就会引来那些监视自己的北联士兵的排
查,指挥官却没有任何的慌乱,只是轻轻松松地摆弄着自己的各种道具,准备给
这名之前一直玩弄自己的白骑兵一点颜色瞧瞧。

  只看着指挥官就像是变魔术一样地在被绑缚在监狱角落的赤裸女人面前拿出
了两个乳贴,后面连着的一条线。

  「真是有趣,如今换成我是刑求的审问者么?」阴暗的气氛中却是畅快清朗
的语气,反而更比压低声音的严肃别有一种恐惧感:「被你那样子玩弄后,现在
的我该如何是好呢?」

  「等,你不会是要,呀啊─────!」

  强大的吸力瞬间用力拉扯着女人的乳头,早就被春药稿的娇喘连连的身体瞬
间崩成了一条笔直的长线,倏忽间却又瘫软下来,全身的肌肉随着这股刺激感不
断地颤抖着,高高扬起的脸庞连舌头都没办法收起来,任由唾液吐出。

  「咕吚───────!」

  乳头被真空吸力给玩弄的挺立起来,力道不算大,但对于现在身体极度敏感
的恰巴耶夫来说不啻于一场感官地狱,被拘束着玩弄乳头与阴蒂的女人眼角顿时
涌现出一阵阵的泪水,身体也不受控制的疯狂晃动着想要挣脱这股刺激,然而真
空机却还是不停增加力量,使劲地拉扯着已经挺立的乳头巷是要把不存在的奶水
都给吸出来一样。

  「不,不要了……指挥官……不要继续下去……对不起……之前对你的……
对你的行为……对不起……快点停下来……乳头……好疼……好痛……」

  「唉呀,这样就不行了么?」

  就这样看着被玩弄双乳与阴蒂的女人,脸上的表情还是那样充满了蛮不在乎
的情绪,彷佛这一切队指挥官而言都是无所谓的。

  双手被反绑着,脖子上的狗绳也变成锁链牢牢被拉住,一边跪着被玩弄身体
的恰巴耶夫一边颤抖地看着男人单脚踩在自己脸边的墙上,那张脸上对于自己现
在的处境完全没有一点怜悯,有的只是想要尝试看看自己身为舰娘能够撑到什么
时候而已。

  「想要被玩弄小穴,乳头也想要被大力的玩弄着,用男人的手指跟肉棒把这
具淫乱的肉体搅和着,可耻的泄身出来吧!」面对着疯狂动身体的可怜女人,指
挥官嘴角所吐露出的言语却是那样的薄情,彷佛一切都与他无关一样,只是莅临
现场参观恰巴耶夫被玩弄的画面而已:「比起拷问人更喜欢被虐待的恰巴耶夫小
姐,这一切难道不是你的愿望么?」

  「不,不要……不是的,乳头,乳头好胀……你……指挥官……拜托了……
不要了,真的……不要了……」

  面对眼前可怜兮兮的女人,指挥官脸上的表情愈来愈灿烂,再次加大了马力,
让牢房中继续传来那被玩弄的呻吟声。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某次高潮的爱液自小穴中疯狂射出为止,那死命与地
面磨擦的脚掌用力地磨蹭着像是要排出身体的兴奋,然而随即又众众的瘫软下去,
那瘫软的身体就这样无力垂挂着,这才让指挥官停下脚步,满意的走到恰巴耶夫
跟前。

  脱下裤子,龟头就这样底着刚刚才被欺负过的小阴蒂,就像是在项眼前的女
人炫耀自己的实力一样不停肉肉棒拍打着小穴外围,感受着一但沾黏到就会不由
自主蠕动的小穴,还有那不停喘气的脸庞,肉棒就好比是令牌般挥打着,鞭笞着
此时身为下位者的女性。

  嘶哈,嘶哈,哈哈……一边咬紧牙齿,一边却又大口从唇齿间发出了骇人的
喘息声,无法从男人手上逃脱的女人止不住泪水从眼角处滑过,饱满浑圆的肉穴
绽放开来包覆住男人的肉棒,伴随着男人毫无犹豫地插入,强烈的快感混合着一
股前所未有的失败感涌上心头。

  被压迫着,被自己那最原始的本能告诉着自己的身体在失败,在臣服于这男
人。一开始就近乎于被强暴一样大力的抽插着小穴,这让恰巴耶夫脑袋中晕呼呼
的,偶尔飘过的意识很快就被撞碎开来,那具曼妙的肉体此时展现出一股强烈的
脆弱感。

  「呜,呜呜!」

  「舰娘又如何,不过是被男人压在身下的存在而已啊!」一边看着那张小嘴
一次次地被强迫着服侍自己的肉棒,小穴也喷出了大量的淫水,男人高呼着痛快
的同时也用力揉捏着这饱满的屁股,疯狂地干着眼前的小嘴,就像是不给恰巴耶
夫一点喘息的时间一样:「以为能像之前那样不断的玩弄男人么!太天真了,我
可跟你过去遇见的家伙完全不同啊!」

  粗大的肉棒一次次地干进那张小嘴中,完全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想法,只是
这样疯狂地塞进了少女的小嘴中,然后摆动自己的臀部让龟头能更加深入其中,
一次次地抽插着柔软的喉穴。

  就像是要把恰巴耶夫的小嘴插到脱臼也没关系,不停地撞击着,任凭女人的
身体在自己胯下扭动挣扎着却没完全没有办法逃离,那双痛苦的眼睛里琴满了泪
水,却只能一次次变成男人发泄欲望的肉便器。

  一抬腰,一股潮湿黏稠的淫液瞬间发射出去浓郁的几乎要晕过去了。好不容
易喝完了所有指挥官的精液后无力的将脸垂向一边发出了呻吟声,然而还没有喘
过气来,那张隐藏在凌乱短发下的脸庞再次被恶狠狠的提起面对眼前的男人,一
边喘息着一边有些畏缩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恰巴耶夫就像是做了场不会醒过来的
噩梦一样,看着那根还没有疲软下来的肉棒。

  「不,不会吧……指挥官你……」

  「不就应该是这样么?」

  「别,别想太多,我,我可不会,不会……呀!」

  话还没说完,原本就已经极为敏感的肌肤却被用力地让某种类似鞭子的东西
挨上一下,瞬间那具风满的身体就用力痉挛起来,清晰透明的爱液喷发而出溅到
地板上,刚刚还想反抗的女人现在只能乖乖趴在地上,一边痉挛着一边发出淫靡
的喘息。

  军靴直接踏到她面前,攻守互换后的男人一脸倨傲地看着曾经对自己各种欺
负的蓝色骑兵,手中的项圈用力一拉就让那张俏颜再次看向自己。

  「也不过如此啊……居然吓的高潮了啊。」彷佛对眼前女性的丑态有些恶趣
味的想法一样,静静地欣赏着一边喘息一边露出恐惧神色的女人:「失禁过了么?
躲在棉被里对着不存在的神祈祷过了么?很好,颤抖的双腿就这样张开吧,服从
你的本性像条小狗一样沉溺在被肏穴的快感就好。」

  「呜……」

  或许是真的怕了一样,面对上眼前的男人时已经没有一开始的硬气,更多的
只是在逞强而已,不提打颤的牙齿间像是对不知道接下来要面对什么样的成处罚
恐惧着,却又只能屈辱的承受一切。

  而这样的情绪,就正是指挥官想要看见的。男人的脸上洋溢着笑容,就像是
自己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一样,只看着那双手小力的捏住了女人
的双乳,就像是拧着开关一样小力地转动,瞬间便令钢钢还努力之称的恰巴耶夫
眼神溃散开来。

  「嘶……」

  一声轻微的呻吟声传来,高高仰头不响发出声音的女人此时只能用力咬住嘴
唇,指甲紧紧掐破了自己的手心,那怕在刚刚的一连串尝试中已经知道这一切都
是徒劳无功也还是坚持着,只因为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现在那个指挥你做这些的人,应该也在听着吧?」

  「咦?」

  「真是有趣呢,原本应该把我们东煌人当作是旗子一样看待的北联老大哥,
你们的女人现在可是被东煌人的大肉棒给干的死去活来啊!」一点也不理会女人
错愕的表情,反福此时意识到有人正在窃听着一切,甚至是咬牙切尺却无可奈何
时,男人更加高兴了:「无聊透顶的算计啊,你的上司充其量也只是这等气度的
家伙而已么,恰巴耶夫!」

  「全部,全部都知道了?包括跟我接触也是。」

  「倒也不是这么说……我也很好奇最后会时谁来负责把我诱导变成北联的棋
子,只是刚好是你就是了。」

  「从一开始……只是为了引出我来么?」

  「准确的说是那些在这个时候就想着强迫我站队的家伙吧?」面对眼前有些
绝望的恰巴耶夫,男人嘴里吐露出的却是轻描淡写的言语:「东煌……不,应该
说我可不想要再这时候插手你们这些家伙的政治盘算,你也只是无奈被引到我面
前而已。」

  「那,那样的话……」

  「居然在自己的舰娘身上装了窃听器,契卡也是很努力呢,不过现在一都无
所谓了,尽情享受便是!」

  「你……」

  「那么,就让那群指使你来策反我的混账听听看吧,美丽的北联女人被东煌
的大肉棒肏的晕过去的声音!」

  一边大喊着,原本就被压在栏杆上的恰巴耶夫再次感觉到那根粗大的肉棒就
抵在自己的小穴上,伴随着一阵轻微的抵抗后,几乎是无比顺利地在瞬间就插入
其中,一口气顶到了最深处去!

  呜!洁白的背脊颤抖着,下一秒却被凶狠的抽插声给盖过一切,肉与肉的碰
撞力量让原本就已经高潮连连的恰巴耶夫脑袋彻底乱成一团,小穴也死命地咬住
了男人的肉棒,就像是不想放开这难得的礼物一样,倔强地让指挥官不停地在这
美丽的身体里肆意地撒野着。

  屁股扭动着像是要做出最后的抵抗,然而深深凹陷进臀肉中的两只大手却死
死扼住这丰腴的存在,就像是在掠食着一块肥美的猎物一样夹住了恰巴耶夫的下
身,让发情的女人根本没办法逃开,凌乱的头发与那张迷离的神情里全是已经发
情的象征,双腿不断地打颤着,露出了大量大量的淫液,全都落在了地面上,随
即却又被更强大的抽插给干的一阵阵地喷出了更多的爱液,直到地上积累出了一
潭小水洼为止。

  不曾停下来,对恰巴耶夫来说那就跟被捕食了一样,下身全被男人给掌控着,
粗大的肉棒就跟烧红的铁柱一样不停地肏入这个小穴当中,让被抽插的快感一阵
阵地渗入脑海里,错乱了恰巴耶夫的感知。

  不,不可能,为什么这名指挥官没有慌张。还来不及思考这些问题小嘴就被
强硬地侵犯着,男人舌头用力的窜入那两片嘴唇中,大力地来回搅弄着,让恰巴
耶夫不断地发出了无声地哼喞声,身体也大力扭动着。

  「不要太大声……这,这样不才是你应该的么!」

  「没事的,不会有问题的。」

  一边安抚着恰巴耶夫的情绪一边神清气爽地干着身下的女人,享受着小穴紧
绷且亢奋的收紧着,一边肆无忌惮的狂干着眼前的女人,几乎不曾收手留力。

  上方一阵脚步声传来,随即只听着一阵嘈杂声传来,那是操着北联本地口音
的军人们开始在上头翻找着这里的每一处,然而很快的就有一个人的脚步声朝着
两人头上的地窖门口处走过来,随即只听到一声清脆的掀门声,以及一盏亮晃晃
的灯光就这样照射过来。

             嘶───────

  两人几乎是同时秉柱了气息,然而那灯光却只是虚晃一下,随即向丢下了什
么一样就收了回去,彷佛没有看见两人一样。

  很快的,两人耳边就传来一阵响声。

  「下面有人么?」

  「没有,那名东煌人貌似带着同志离开了,继续寻找。」

  「是!」

  为什么?张大了眼睛看着明明有照到自己的灯光,像是错愕于那名下来探查
的北联军官居然是这样子就离开了这点,然而很快她就连惊讶的时间都没有,因
为男人的肉棒再次将女人的意识敲散开来。

  「你不会以为我没有任何保安的就过来了吧?」看着眼前吃惊的恰巴耶夫,
脸上不动声色的指挥官只是小力地抚摸着对方的脸颊:「一切都已然确立了,恰
巴耶夫,你已经败了。」

  「怎么会……呜!」

  还来不及给美丽的女间谍一点错愕的时间,肉棒用力地插入了小穴的最深处,
龟头摩擦着穴壁的瞬间就让那骚穴发出了一阵咕啾咕啾蠕动的声音,让人听着就
觉得兴奋感十足,屁股撞击眼前软肉的欲望更加旺盛!

  双手死死压紧恰巴耶夫的肩膀,每一次贴合都发出剧烈的碰撞声压过已经大
声呻吟的恰巴耶夫,男人完全不想放过女人,只是认真地把肉棒插入到最深处去,
一次又一次地,使劲地让龟头突破开每一寸肉壁,死死地咬进去最深处!

  「不,不要,不行,去了,要被指挥官的,指挥官的大肉棒干到去了,拔出
去,快点拔出去啊——!」

  「那是……不可能的!」

  零距离地贴合,舌头也再次纠缠在一块儿,面对眼前着饱满诱人的肉体,回
想到前一阵子每一天所被受到的屈辱,男人那股狂妄的意志已经凌驾于一切之上,
无理智的兽欲将眼前的北联女舰娘压倒在地,肉棒用力地在最后一刻深深插入其
中───!

  伴随着精液地大量涌入,恰巴耶夫的身体也随即传来了阵阵强烈的颤抖,跟
已经被干的失去意识一样的失神脸蛋不同,小穴直到最后一刻都尽忠职守地接纳
了所有来自指挥官的精液,那被男人给滋润的肉穴包覆住一切,彷佛要使尽地把
一切全都吃进肚子里一样。

  喘息着,舌头终于离开了恰巴耶夫的嘴唇,指挥官还像是游刃有余一样看着
眼前的北联女间谍,面对着这名之前还气势旺盛地想要将自己彻底折服的女人,
如今却已经变成了一个倒在监牢里,任由精液与尿液布满全身的昏厥俘虏,委实
是令人唏嘘。

  不只是有北联想要对东煌安插棋子,同样的东煌也有发展了不少的势力。

  而就在刚刚,那名士兵,又或者是军官也没有真正的被启动,不过是在例行
公事中忽略了某些东西而已,之后仍旧可以继续以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身份活了
下去,甚至战死在某处。

  这才是间谍的作用所在啊。指挥官缓缓的叹了口气,他甚至连是谁帮助自己
都没看见,只是在来这里之前听取了东煌给予自己的一些只是后做出的抉择以及
避难手段,没想到会是这个意思。

  一边想着,用力抽插着恰巴耶夫的肉棒现在也彻底从湿漉漉的小穴中被拔了
出来,因为那股被人发现的兴奋刺激而还用力挺翘着的肉棒现在小力地晃动着,
同时也让大量大量的精液与爱液滴落到倒在地上的恰巴耶夫臀部上。

  已经彻底失去意识了么?面对眼前不停抽搐的女人,彷佛没有怜悯的情绪一
样看着眼前的恰巴耶夫,平静地,拔出了腰间的配枪,拉开保险,上膛。

  「有时候必要的牺牲是存在的,我很理解你一直以来对联合的付出,恰巴耶
夫同志,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全都无关乎私人情感,而是彻头彻尾的公事。」对准
了还不能移动的娇艳躯体,那谋子里闪着比平时还平静的神色:「就跟你们想对
我做的事情差不多,只是礼尚往来。」

  指挥官像是在辩解着某些即将要发生的事情一样,平静地举起手中的手枪,
面对着眼前的女人说出了像是诀别一样的言语。

  随即,扣动了扳机。

              to be continue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