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人间正道是沧桑】第十章

第一文学城 2021-05-05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orchid326
作者:魔双月壁/orchid326 是否首发:是 字数:5,227 字                 第十章
作者:魔双月壁/orchid326
是否首发:是
字数:5,227 字

                第十章

  接头地点被安排在一家旅馆,按照他们之前给的地点和暗号,我们成功的和
配合我们的人接上了头。接待我们的是一个约莫四十岁出头,身材微胖,头戴黑
色帽子的中年男人,像他们干这种工作的人,都需要一个正常身份掩盖,但仅从
外表我实在看不出来他究竟是干什么的。

  他看到我们一行两人,年轻的一男一女,一看就是个毫无经验的雏,表情微
微不悦,心里有些不满,想着上头怎么会派这样不成熟的人过来,不过既然上头
发了话,他和他的人也不好不买账。就带我们进了二楼的一个房间,进去的时候,
里面已经有人在了,也是一男一女,看到顶头上司进来,他们的人先和我们打了
招呼,我们点头回应。

  这对男女年轻模样,看起来约莫三十岁不到,男的衣着藏青色薄西装,女的
着一件长袖布褂,这对男女言语不多,对头儿和客人毕恭毕敬,一看就是干练的
人,干起活来应当是一把好手。

  这中年男人也不拖拉,他话不多说,单刀直入直接介绍起来,「不介意的话
你们可以叫我老刘,我是他们的头,这里的事情由我负责,杨处既然打招呼说让
我们配合你们,我们一定会帮你。」接着他又介绍了他的手下,也就是进来看到
的这对男女,「这是韩亮,这是罗小妮。他们俩是我的手下,也是具体要配合你
们的人。你们叫他小韩,小罗就好了。」说完了这些,他直奔主题,递了递眼色,
让这两人汇报一下目前掌握的情况。

  「一个月前,二处抓到一个变节的内部人员,为了活命,在审问时交代,他
的情报最终都是送往一个叫做北方之鹰的人手里,这个人1937年春来到重庆,但
可惜的是,他并没有亲自见过这个人。」这个被称作小韩的男人先说话了。

  「没见过面怎么传信。」

  「干这一行的规矩,都是通过中间人传递情报,谍报工作不同于寻常,一抓
就是一窝,所以都是通过上家和下家联络,这是通行做法。」

  「那把这个中间接头的人抓起来问一问,不就知道了。」

  「但这个中间的接头人员已经在抓捕行动中被击毙了。」

  「好在通过另外一个破坏份子的口供,我们又了解到了一些有用信息,此人
以洋行职业为掩护,圈子盛广,平时会去酒店参加一些私人晚会或者会去一些风
月场所,猜测是为了和他们的人员交流情报….当然,这人的私生活有点混乱。」
小罗紧跟着汇报情况,因为她自己就是女性,所以后半句话说的很简洁。

  「根据这些情况,我们猜测他最有可能待的地方有两个,一个是在香樟道上
的鸿运楼附近,另一个是在红山路附近。不过我们认为在第一个地方最有可能。
因为后一个地方由于电力设备年久失修,经常停电。」小韩说着还拿出了事先画
好的街道草图给我们看,他怕我们看不懂,还用红笔将地点圈了起来。

  我凭着以前的不多记忆大致知道香樟路那边是一个繁华的地段,大楼很多,
是有钱人才能住的地方。赵琪琪也表示赞同,还说她有个以前的同学就在那边。

  「这街道附近的情况清楚吗,比如都以什么人群为主,建筑楼层有什么特点,
还有就是这附近有我们的人吗?」我看着红笔圈起来的地方若有所思的问起情况
来。

  「这个倒没有注意,这和任务有关系吗。」小韩可能并不清楚我为什么要这
样问,不过我却没有回答他。

  「好了,我们目前了解的情况也就只有这些,因为上头发话不让我们轻举妄
动,要等你们过来才做决定。至于那里有没有自己人,这个我无法告诉你,你也
知道这是正常规定,请见谅。」听完手下说完,老刘说话了。「后面该怎么做,
就要看你们的了,不过你们放心,我们一定会全力配合你们的。」

  「既然只知道一个地点和一个外号,我们手里的信息有限,我还是想亲自去
看一看那边附近的情况再做决定。」我不确定老刘他们是不是知道我们需要拿到
密码本的事情,既然是机密,还是不主动提出比较好。这也都是谍报工作的正常
操作,就像他们此时可能并不知道我们的真实姓名身份,而我也可以确定他们的
名字也都不是本来姓和名。

  说实话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手里仅有的信息也只是一个地方、一个
外号、一张照片和一份职业。而更重要的是我现在最想找到的是林娥,我不知道
她现在在做什么,也不知道她会否在这乱世之中有危险,亦或者以后还能相见否。。


  「我和你一块去。」赵琪琪终于说了一句话。

  「不用,我只是去附近看看。放心,没有危险的。」勘察地形,观察环境这
种事情还是男的来靠谱。

  老刘只是按吩咐办事,他并不知道我们的真实身份和关系,他识趣的看了看
我们,「这位小兄弟说的对,先弄清楚情况再说。你就放心吧,这里不是沦陷区,
而是我们的地盘,我会在暗中加派人手保护你们的。再说他们日本人好不容易混
进来的特务,聪明着呢,定然不会主动自找麻烦暴露身份的。」

  老刘应该是一个经验丰富的人,说的很在理,他应该还有别的事,又接着说
道,「你们可以就住在这里作为落脚点,家里就不用回了,这旅馆人不多,四周
安全。」老刘言外之意是不想有人注意到我们。「看到对面的当铺没有,以后有
事去那里联络。」老刘说着还隔着窗户像对面的饭馆指了指,并告诉了我们新的
联络暗号。「如果有紧急情况,可以打这里的电话。」他说着在纸上写出了一串
数字要我们记下。最后他们将事先准备好的家伙事,两把手枪和足量子弹交给了
我们,「不一定用得上,但还是要注意安全。」

  交代完事情之后,老刘要出去了,在走出门之前,老刘对小韩吩咐说,「你
得回陪他去走一趟,一切听他的。」又吩咐小罗,「你安排他们的吃住。」之后
他便径直下楼去了。

  这旅馆很显然不一般,也许是他们有熟人,也许这里就是一个据点。小罗很
体贴的给我们安排了房间,「你住这一间靠外的屋子。」他先对我说,「你住靠
里边的屋子。」然后又安排了赵琪琪的房间。「热水要到下面去取,暖水瓶就在
进门处。。。。。。」,她说完又看了看赵琪琪,接着补充道,「如果需要洗澡
的话,走廊尽头左转便是。」她说完还摆着手往里面的方向指了指,又跟着提醒
到「洗澡的地方是公用的,排队。不过现在外面乱糟糟的,住店的人不多。」

  「吃饭的话,有钱你们应该自己能解决。」这姑娘想的还挺周到,要不是腰
间还别着一把难以察觉的手枪,真想不到她会是替中统做事的。看完小罗给我们
安排的住处,第一次出来做事,感觉很满意,于是我便叫上小韩要走。

  只是临走时,我被赵琪琪叫住,她的话显得比较老练,仿佛不是第一次出来
办事,她除了要我注意安全,还多了一些顽皮的话,也许是同龄人的缘故,她说
的话都比较放的开,末了她还进屋把之前留给我们的枪拿了一把给我。

  第一次做这样的任务,我其实并不怎么紧张,想想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男人就应该做一番大事,这还真算不得什么,我对自己一向很自信。我说我应付
的来,让她们别担心,便走了。

  路上车水马龙,由于地形的关系,重庆的道路虽然比不上上海,南京这样的
城市,但因为迁都的原因,这座城市还是得到了一定的开发。南京等大城市相继
沦陷之后,全国各地的富商名流开始汇集于此,不仅如此,全面抗战合作形成之
后,各党派团体也都在重庆设了办事处。随着世界战局的扩大,反法西斯同盟成
立之后,各个国家也都在重庆开了使馆。一时间,除了比不上沦陷区的上海,重
庆已经发展成为国内一个集政经一体的大城市。

  进入民国之后,传统的中式建筑受到了西方的很大影响,城市里的建筑一般
为砖混结构,这种结构强调建筑物中竖向承重结构的墙、附壁柱等采用砖或砌块
砌筑,柱、梁、楼板、屋面板、桁架等采用钢筋混凝土结构。这样的结构延伸了
建筑的使用空间,增强了大楼的坚固性。

  民国的建筑种类多样,风格各异,既体现了近代以来西方建筑风格对中国的
影响,又保持了中国民族传统的建筑特色。其主要建筑风格有折衷主义、古典主
义、传统中国宫殿式、新民族形式、传统民族形式及现代派等。

  香樟大道因为路两边有高大的香樟树而得名,这里建筑主要偏西式风格,都
是钢筋混凝土结构,只是在楼顶部分,普遍建成了亭台阁楼样式,这附近大楼林
立,有一定数量的外国人居住于此。

  街道一层多为各种门面房,上面用来住人。一路过来,这边还真是繁华,有
医院、戏院、百货大楼,居然还有一个百乐门,上海最著名的综合性娱乐场所,
没想到随着国府搬迁,还在重庆开了分店。当然一路上,也能看到衣着时髦的妓
女,城市里最不缺的就是这些做皮肉生意的人。

  我心中盘算着事情,在来的路上就买了一顶帽子戴在了头上,在附近观察了
一会,我和小韩就找了个茶馆坐了下来。

  「这一处大街繁华,人流大,三教九流汇聚于此,适合搞情报。」端起茶杯,
小酌一口润了润干燥的嗓子,随口说道。

  「可不是吗,人多的地方容易走漏风声,这里离几个政府所在地不算太远,
出入的政府人员应该不少。况且今朝有酒今朝醉,入了这一行,今天不知明天是
何夕,这家伙应该不差钱,理应要过的好一些才合适……」小韩也无聊的接着话。

  「这回儿进来的人多了,不说这事了。对了,看你一路上心不在焉的样子,
似有什么烦心事情不。」

  「可别提了,我家小舅子犯事,蹲监狱里去了,家里婆娘和我闹,要我出面
帮帮忙,和警局的人说好了今天碰面,要去跑一趟。」小韩发牢骚似的说话还抬
起里一只手比划着抱怨道,「话说这警局的工作油水还真不少赚,足足要了我十
五个大洋!」

  「这少不得月吧工资啊,那行,你忙你的去吧,我得回自己回去。」

  「得嘞,我先过去。反正也不急在这几日,回头你若有什么需要,你在叫我。」
说完小韩便起身走了。

  隔着玻璃窗,看到小韩的背影越来越远,我扔下杯子也急忙戴上帽子起身离
开了。

  还好时间来得及,黄包车没有走远。我紧紧的离了一段距离,跟了上去。

  真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就在刚才喝茶的时候,
隔着玻璃窗看到了那个熟悉的美人儿。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地方,但也许
并不是巧合,我要去弄个清楚,但又怕被人发现。所以刚才才有意支走了小韩。

  从后面看不清楚坐在车上的人,只能看到她也带了一顶好看的黄色公主帽。
黄包车路过了大道,又穿过一个小巷,然后拐到另一处笔直的街道上。

  我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跟着,但始终保持着一段距离。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
感觉眼前的这条路有点熟悉。又过了坡道,终于认得,这不就是我每天去处里的
必经之路吗。

  富春裁缝,怪不得早上看到的那个背影觉得熟悉,没想到还真是林娥。黄包
车在富春裁缝的斜对过停了下来,那女人穿了一件绣着白色梨花的旗袍,优雅的
从车上走了下来。

  她先是整理了一下时尚的帽子,然后付了钱,待黄包车离开,才从提包里拿
出了一件也许是事先准备好的衣服放在了手里,然后径直往裁缝店里走去。

  今天的天气似乎格外怡人,太阳高高挂起但不显温热,洁净的天空,有几朵
白云飘过,微风扶起女人的旗袍下摆,露出笔直姣好的白腿,那白皙艳光一闪而
过,只留下一个漂亮的身影,然后消失在裁缝店里。

  我在电线杆后面站了一会,待我靠近店铺时,果然已经挂起了『店铺打烊中』
的木牌。对别人来说,这是逐客令,但我却不以为然。步履轻缓的走着往里看了
看,里面还有一个小门。走到门边试着小心的靠上去推了一下,但没有推开。我
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也许只是很想见到林娥。

  咚咚咚……咚咚咚……

  「对不住了客官,小店打烊,今天不接活了,明儿个再来吧。」过了一会,
不慌不忙的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

  咚咚咚……咚咚咚……

  「你在这,我去看看…..后面有一个暗窗…..」里面传来一阵微弱的声音,
过了一会,传来脚步声。

  吱呀一声,门开了。

  「先生,今天不接活了。」来人警惕的看着我,开了门的一只手并没有松开。

  「先生作甚…你是谁,谁排你来的。」我一把推开了门,这个举动也许是把
来人吓到了,她有点紧张的说出了问话。

  前面的动静终于也惊动了林娥。

  「吴妈,自己人。」她有点惊讶和我对视着,发现是我,令她有点错愕。
「你…你怎么?」

  「小林,你们认识?」这个被叫做『吴妈』的人,起初也是不知所措,但终
于明白过来,语气也开始变得严厉起来,她话锋一转的质疑道,「他是谁。他怎
么会知道这里?」

  显然,这应该是他们那边的一处联络点,看情形,她们应该在『接头』。我
的到来不仅打乱了她们的事情,也可能会使这里变的不在是一处隐蔽的地方。

  不仅如此,与她们而言,我还将林娥推向了一个尴尬的处境,我开始为我的
鲁莽有点后悔起来。

  「他…他是我对象。」她眼神扭捏的看了看我,向我打了个眼色,又看向吴
妈。「都怪我还没来得及向组织汇报。」

  听到林娥说话,吴妈难以置信的看了看林娥,又看了看我,似乎想看出什么
破绽。

  我不知道她们是什么关系,也不知道吴妈的身份,但却很配合、诚恳的说话
道,「我和林娥早就认识了,我喜欢她……所以,放心吧,我不会说出去的。」

  我的反应很平静,实话实说。

  吴妈则带着疑惑并有些生气。

  林娥呢,她起先有些许焦急,听到我说的话,似乎又带有迷惘;不过无论如
何,她的脸庞却不易察觉的红了一下,显示她听出了我话中的真实告白。

  「吴妈放心,他不会说出去的。」她不想在这个事情上纠缠下去,说完就抓
着我的手往外走,末了又回头说了一句话,「那个事情我下次再和你说。」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