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回·忆】(3)(保证不绿)

第一文学城 2021-05-04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江枫渔火
作者:对愁眠 2021.4.13 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6328   前言:不好意思,说好的高爆肉戏没有了……下章才有,这段日子抽空把故

作者:对愁眠
2021.4.13 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6328

  前言:不好意思,说好的高爆肉戏没有了……下章才有,这段日子抽空把故
事情节和大纲细细地打磨补充了一下,保证质量,肉戏就没想好,而是把铺垫好
好地写一写。其实我都是看别人写,自己真就没真正意义上好好地写过肉,也算
是一次挑战吧。

  正文:

                章三

  我想我这时候全身已经湿透了,连手心都是湿的。我有逃跑的心,却没逃跑
的胆,双腿就像在地上长了根,不受控制,纹丝未动。

  「他妈的,前几天刚缝的伤口……你今天不是挺勇猛的吗?啊?!「黑衣男
用枪抵住我的右脸,很用力地往后怼,还好我身后是门,不然我肯定瘫倒在地了,
腿太软了。

  「小逼崽子鸡巴毛还没长齐呢,就出来装英雄?你那劲儿呢?!」他十分不
屑地辱骂我,然后伸出手,一把就把我拽进来,我一个没站稳,趴在沙发上。

  趁着这功夫我仿佛恢复了些力气,转过身就一直往后缩,尽管背后就是沙发,
我也使劲缩着身子,像鸵鸟埋头一样,与他保持没什么用的距离,感觉这样就能
使我安心一点。

  坐在沙发上我倒是看见林湘了,只见她像死了一样躺在干妈卧室的门口,身
上的衣服整整齐齐,白皙的小脸冲我一歪,一动不动。

  我狂跳的心脏瞬间一滞,林湘……她难道死了吗?!不会的,不会的!

  「你,你……呕……咳咳……你对她做了什么。」我鼓起勇气,询问林湘的
情况,本来很气愤,可是话到了嘴边却没有心里想的那种气势,反而因为恐惧和
紧张干呕,呛到自己。

  「没死,我只是让她睡了一会儿。」黑衣男戴了口罩,我看不到他的表情,
但是那双细长的眼睛让人看着很猥琐,他左眉上那粒鼓起的黑痣是让人看越不适。

  我不清楚他这么做到底图什么,单纯的报复?还是谋财害命?

  「你就在这儿别动,敢动……」他把我家的水果刀拿出来,在我面前比划。

  「我就剌你一刀,听见没有!」黑衣男凶狠地命令我,拿水果刀往我腿边的
沙发狠狠一捅,然后走入我的卧室。

  我吓得一哆嗦,水果刀已经插在沙发里了,他手里一直拿着枪,刚刚太害怕,
太紧张,现在我才发现,他的手枪枪管比一般的手枪长——他居然安了个消音器!

  「呕……咳咳。」刚刚还冷静一小下的心再次慌乱起来,要是假枪,安什么
消音器!他居然拿的是真枪……不,不一定,做戏要做全,万一他安这个东西是
想骗别人这个枪是真枪呢。

  「咚!唔!唔!唔……」

  只听,先是一声什么东西掉在地上,然后就是干妈痛苦的闷哼声,声音很大,
很凄厉,像是在挣扎。

  我喘着粗气,尽力让自己站起来,难道这男的对干妈图谋不轨!不行!哪怕
我死了,我也不能让干妈被人玷污……我绝不会让这种事情再发生!

  拳头已经被我攥得发白,双腿早已发麻了,但是我还是把自己撑起来。可下
一秒黑衣男背着身子从屋里出来了,他弯下腰,两只手吃力地往后拽着什么。

  而越来越痛苦的声音,马上就解开了我的疑惑,妈的,这个畜生!

  黑衣男他居然两只手攥着干妈的头发,就跟抓绳子似的,生拉硬拽。干妈的
头一点点从门口露出来,她疼得满是眼泪,嘴还被胶布粘着,只能痛苦地闷哼,
身体在地上挣扎、乱扭。

  这个畜生毫不怜香惜玉,就这么揪头发把干妈从里屋拖出来了!

  「你住手……别这么对她!」我这次声音倒是比上一回大了点,不过说话还
是发抖,声音发颤。

  「臭婊子!你再动!」他一脚踢在干妈肚子上,干妈吃痛,顿时没了动静。

  「你!」

  虽然害怕,但是看见自己的亲人被人如此对待,愤怒让我颤抖的身体找回了
点力量。我踉踉跄跄地站起来,借着一股力直接扑向黑衣男!

  你手里没有枪,我也就不用怕你了!

  黑衣男明显没想到我会反扑,无暇顾及我的攻击,就算他反应过来也是于事
无补。我直接拦腰把他扑倒,然后按着他,用尽我的力气给他眼睛一拳!

  可是我根本就没想到和他年纪上和体型上的差异,他虽然吃痛,但是一个挺
身右手一推就把我推倒,紧接着爬起来,对我的肚子就是一记重拳!

  挨一记成年男子重拳的反应,就是剧痛之下,眼睛疼得都睁不开,整个肚子
翻江倒海,中午的吃食差点都要返出来!

  「你这个小逼崽子!」

  黑衣男大怒,没过几秒,他揪着我的衣领把我重新按在沙发上,我努力睁开
眼睛,发现他拿枪对着我,双目充血,眼神凶恶。

  「听不懂人话是吗?!」

  「唔…唔!唔!」干妈应该是醒了,我听见到她带着哭腔的惊呼了……我要
死了吗,呵,又是这样吗。

  「臭娘们闭嘴!」耳边传来黑衣男的怒吼,然后,我还没来得及反应,我的
左耳边,就好像近在咫尺,突然就是一声爆炸!

  这声爆炸就好像烧水的暖水壶炸了,就在我的耳边,声音很大,以至于我的
左耳直接就耳鸣了,非常刺痛,与此同时,我还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

  我清醒许多,看见黑衣男有些惊慌,他也愣住了,我不敢动,他也没有动,
整个房间应该一瞬间安静下来了吧,因为我的左耳还是一直有「嗡嗡」的声音。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稠的压抑。

  「……给我起来!」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黑衣男猛地又把我拽起来,丢在
干妈旁边。我本以为耳朵是被声音震得发疼,可这一摔我才反应过来,耳朵是火
辣辣地疼,像是被烫伤了。

  黑衣男气冲冲地又往我屋里走,这次他枪不离手了,而我也不敢再乱动,因
为我发现我家的沙发上,有一个貌似被烧坏的的大窟窿,里面的棉花还在冒烟
……

  干妈把身体凑过来,一直「唔,唔…」地示意我,我听出来她在关心我,我
摇摇头,说了句没事,然后试探地碰碰自己的左耳。

  还是完好无损的,不过应该是破了。这一次证实了这个黑衣男拿的是真枪,
而我这条小命也差点交待在这儿。我死了不要紧,就怕干妈和林湘也因此毙命,
如今只有静观其变,伺机而动了……呵,刚刚跟枪子擦耳而过,我那颗一直恐惧
的心居然冷静下来了。

  「把你干妈的手脚解开,嘴上胶布也扯了。」黑衣男在我屋居然拿出来一套
被褥,还是春天秋天的被褥,丢在地上。

  我依着他的话,把干妈的束缚都解开。只见干妈手腕脚腕都勒青了,嘴都红
了,所以我对这个黑衣男的恨意又多了些许。这种变态,绝对不能留,一定要把
他绳之以法,让他接受法律制裁!

  他歪坐在沙发上,打量我和干妈,那双狡黠的细长眼睛闪着精光,不知道在
想什么。到现在他一直很谨慎,戴口罩,戴手套,脚下居然还穿着鞋套,我说我
怎么这么容易把他扑倒……

  他不留下任何痕迹,还有刚刚他开完枪那种惊愕中掺杂一丝恐惧的表情,我
敢断定,他不会杀人灭口。

  最起码命是不能丢了,但他到底要干什么。劫财?不确定他是不是已经拿钱
了;劫色?干妈和林湘二人都没有被侵犯;报复我?他完全可以打我一顿。

  「我他妈好话不说二遍,只要你们听我的话,不反抗,我包你们毫发无损,
不然……」黑衣男用枪指着沙发上的窟窿,继续道:「你们可看到了,我手里的
不是假货,要是真把我逼急了,给你们每个人脑袋上开一洞,死的也不好看!」

  他似乎回到了一开始那种情况尽在手中掌握的状态,起身朝着干妈的卧室走,
还跨过昏迷的林湘,可是他又转过身,安静地看着她。

  我暂时冷静的心再次悬起,干妈和我的手双双握紧!他要干什么,他低着头,
我看不见他的眼睛,可是很显然,他似乎对林湘有什么想法!

  黑衣男停留了几秒,才进屋,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干妈她抱着我,摸摸我的头又看看我的耳朵,然后就把我搂在怀里,她的身
体也轻轻发抖,但是似乎冷静下来,对着我耳边轻轻说:「别害怕,小怀,一会
儿他想干什么咱们就先听他的,只要趁机把他的枪夺了,咱们两个人就能制服他。」

  「我……我打不过他。」

  「这个时候,什么都不要想,拿起东西就照着他头打,把他打晕了再说,有
妈在,别怕。」干妈轻轻在我耳边说。

  「那要是他……对林湘做什么呢?」

  「……我跟他同归于尽,你赶紧逃。」干妈轻轻说了这一句,蕴含了伟大母
爱的誓言!女子本弱,为母为刚,我突然鼻子发酸,眼睛发疼……干妈,放心,
跟他同归于尽的,应该是我。

  干妈眼睛通红,泪眼婆娑,身上只穿一件居家的紫色半袖,下身是一件宽松
肥大的敞腿裤,我在干妈的怀抱里,又像小时候那样,很温暖,闻着她身上的芳
香,是熟悉的沐浴露香味,这种淡淡的香味,让刚刚的心酸逐渐消散,内心平静
不少。

  「我去看看小湘。」干妈放开我,小心翼翼地注意卧室里的情况,一点一点
朝着昏迷地林湘爬过去。

  「臭娘们你想干什么!」黑衣男这时候走出来,看见干妈有动作,上来就又
是一脚,我以最快的速度冲在干妈身前,这一脚直接踹在我锁骨上。

  锁骨这里是很脆弱的,我想谁的锁骨被敲一下都会剧烈地疼痛,而我,是被
一个成年男子大力一踹,我当时眼睛就有点黑了。

  「小怀!」干妈紧绷的情绪终于爆发,失声喊了出来。

  我直接倒在干妈怀里,干妈见我痛苦的表情,刚刚压制住的眼泪再次奔涌而
出。

  「真是母子同心啊,呵呵。」黑衣男得意地冷笑,还挎着一个黑包,跟他上
午那个电脑包差不多大。他与我们保持一些距离,单手拿枪,一只手把包里的东
西一点一点拿出来。

  他貌似很熟练,不一会儿,一只手就把一个微型摄影三角架拼接好了,最后
拿出一个中型摄像机,我不懂这摄像机什么牌子什么类型,但看这样子肯定不便
宜。

  干妈紧握我的手,被拽得缭乱的头发好似杂乱的枯枝藤蔓,掩盖住她的面容,
我只能看见她的贝齿深咬自己饱满的珠唇,控制自己的情绪,尽量让自己的声音
听起来温和一点。

  「大兄弟……你钱都拿了,我们肯定不报警,放过我们母子三个吧。」

  「你说能赖谁呢?你儿子上午给我这一砖头可差点让我这伤口白缝了。拿点
钱算是医药费了,可精神损失费呢?我也是个讲究的人,精神损失,就得用精神
还,哈哈哈哈。」

  黑衣男笑得非常狂妄,非常癫狂。他拿枪指着干妈,说:「把被铺好,我要
拍个黄片,你俩把衣服脱了,好好地操个逼,吸溜……「黑衣男口罩突然鼓起来
一下,我知道,这个变态正在舔嘴唇!他在陶醉,他的眼神开始狂热!不可能,
你做梦!

  干妈的身体颤抖地更加厉害,拳头的骨节攥得咔咔直响,她似乎在做一个艰
难的决定,微微带着哭腔说:「不行,绝对不行!他是我儿子……大兄弟,我知
道你应该是什么意思,只要你放了我们三个,我……」

  「打住打住打住……」黑衣男十分不耐烦地截断妈妈的话,他轻蔑地说道:
「我要是想舒服,那有个更好的。」他一指躺在地上的林湘。

  「不行!绝对不行!」干妈激动地哭出声来,她跪在地上蜷着身子,央求黑
衣男:「她还是黄花大闺女,你不能,不能祸害她啊!」

  「所以,你脱不脱?赶紧的!还有你!你多好啊,这岁数就尝到女人味儿了,
还是你妈,哈哈哈哈哈!」黑衣男放肆地大笑。

  在黑衣男的注视下,我和干妈两人做爱,还拍下来!不可能,绝对不能!道
德上我不能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而且一旦拍下来,他就有了要挟我们的把柄,
这种丑事一旦泄露,我们在埕县就没有立足之地了,想以这种办法不让我报警,
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干妈拉着自己的衣角,十分犹豫。我一直没有动作,脑子里飞快地想办法,
到底怎么做才能避免我们母子发生关系这种丑事。

  「小逼崽子!发什么楞!快脱衣服!你妈也不丑啊,怎么着,嫌你妈老?你
妹妹不是挺年轻的吗!嘿嘿嘿,正好,你给你亲妹妹开个苞吧!」

  黑衣男不知道我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但是他眼里此刻闪烁着狂热的精光,
说完就要起身,干妈吓得花容失色,立刻扑到黑衣男脚边哭道:「别,我求你放
过她吧!我……」

  干妈咬着嘴唇,一闭眼,就把身上的紫色半袖脱了!纤细的脖颈,不是很白,
本就硕大的乳房被黑色胸罩挤压得异常汹涌,肩带勒在肩膀的肉里,由于普通的
胸罩不够松,腋窝那里还勒出一点副乳。再往下看,平坦的小腹没有赘肉,丰盈
的腰条更显成熟风韵,而裤子因为挣扎掉下去一点点,露出的紫色内裤边让人无
尽遐想。

  我惊呆了!干妈要干什么?虽然我们没有血缘关系,可是母子之间的感情是
真挚的,难道,她真的做好决定,跟我……

  我喉头一热,「咕噜」一声,咽下一口口水。干妈一开始难为情地捂住裸露
的肌肤,停顿了几秒后,认命似的放下,她那对眸子里满是黯然和无奈。

  「来啊,你妈都这么配合了,快!快!你也脱啊!把裤子脱了,让你妈好好
看看你那根小鸡巴!」黑衣男低吼着,声音里是毫不掩饰的兴奋,他把干妈推到
我身边,一脚踢走脱下的紫色半袖。

  听到这话,我的身体也有点兴奋了,开始微微颤抖,我的内心在痛苦的挣扎:
出于儿子的立场,我绝对不想跟干妈做那事,可是我不做,林湘就会惨遭毒手。

  在我面前的黑衣男,是一个变态!为了稳住暴徒,和没有血缘的母亲做爱,
既能保住妹妹的贞操,又能拖延时间找到求生的机会,这是目前最好的方法…
…可我要是这么做我就不算是人了!我该怎么办!

  眼泪悄无声息地滑过我的脸颊,我想到死,可是就算我死了,黑衣男就能放
过干妈和林湘吗?

  「脱到这儿了怎么不脱了!快脱!」黑衣男开始着急了,把一开始插进沙发
的水果刀拔出来,起身就在我胳膊上划了一下「啊!」速度之快让我猝不及防,
我一看,直接就是一道不深的口子。

  「不要!不要!我脱,我脱!」干妈吓得又出了哭腔,心一横,背过手把扣
子解开,褪下胸罩,放下一边。

  我的脑子直接炸开了,立刻忘记小伤口的痛,顿时口干舌燥,心跳再次咚咚
作响!

  昨天晚上那次是意外,光线有点暗,实际上那些画面也有一小部分属于我的
想象。而今天,现在!青天白日下,干妈的乳房就这么明晃晃地呈现在我面前!

  大,真的大,而且干妈这个年纪居然没怎么下垂,是堪称巨乳胸型的木瓜胸,
深邃的乳沟冲击我的双眼;胸前乳晕不大,颜色浅暗,看来林湘以前没少吸,两
点暗红色的小枣缩在乳晕里不出来,非常可爱。

  两只乳房因紧张而非常非常细微地抖动,胸口还有一片汗滴,有几滴还禁不
住重力,淌进「罪恶」的深渊。

  「这就对了,再不配合,就不只轻轻的剌了……你!赶紧站起来脱裤子!」
黑衣男把刀一撇,走回到三脚架,准备开机了。

  我缓缓站起来,看着已经做好心理准备的干妈,心里不是滋味,却也有一点
期待……干妈也缓缓伸出颤抖的手,攀上我的裤腰。由于我穿的是宽松的修仙短
裤,所以轻轻往下一脱,裤子和内裤就都脱掉了。

  我那根二弟软趴趴的,没错,尽管我幻想过干妈,但是真到了这个时候,我
却完全没有勃起的状态,心理上这关还是过不去的。

  「这么好的胸你居然没反应?」黑衣男在机器后面诧异地说。

  「你看见你妈的胸就硬?」我没好气的回他一句,我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回
事,居然不怕他手里的枪,敢怼他说话了……也许是我已经破罐破摔了。

  「你他妈……坐下来!摸你妈的奶子!」黑衣男被我的话激怒,上来一脚把
我踹倒,干妈立刻上前拦着黑衣男,这一扑一动,两只奶子一甩一甩,我别过头
不敢再看下去了,因为我已经感知到二弟有点充血。

  干妈这时居然主动把我的头搬过来,我看着她的眼睛,有点红肿,眼神里充
满了宠溺和包容,她轻轻对我说:「小怀,来吧……不照做他是不会罢休的,我
……不怪你,记住,妈爱你。」

  说完,慢慢地把我的头,压在她的怀里,当我的脸贴在干妈裸露的乳房上时,
我心里的那层顾虑完全消失,没过几秒,我的二弟就完全坚硬了。

  我没见过我的生母,是干妈一直在承担我母亲的责任,给予我母爱。而今天,
干妈为了救我和林湘,守了七年的身子就要被她的儿子进入,我想哭,真的,干
妈,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我以前……对不起你啊!

  「小怀,你……」干妈发觉到自己胸前的湿润,抬起我的脸,泪水在我眼中
止不住地狂流。她擦干我的眼泪,眼中尽是温柔,说:「哭什么,不要觉得对不
起妈妈。」

  「妈,谢谢你,我永远爱你。」

  干妈爱怜地摸着我的头,和我抱在一起。

  「……也像会对待女人那样,爱你。」我在她耳边轻轻呢喃道。

  「你……」干妈浑身一惊,她那双柔情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我,而我会
心一笑,闭上眼睛,轻轻地印上她饱满的双唇。

  后语:希望有书评和红心,我会好好琢磨看客们的建议,希望能互动,哈哈。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