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揽母入怀】 第四章

第一文学城 2021-05-04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水萝卜
作者:水萝卜 2021年3月27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10161                 第四章

作者:水萝卜
2021年3月27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10161

                第四章

  看着母亲被梁磊逗得脸上频频露出笑容,我的心里竟莫名有些酸涩,这种感
觉就像是泡酸辣面师不小心喝了一口醋包,好在这顿午饭也并没有持续太久,原
先母亲还与王阿姨约定下午要去其他地方再转转,可在梁磊来了以后王阿姨便改
变了原先的计划,说是准备先把梁磊送回自己亲戚家,而我与母亲跟他们也只好
在这里分别。

  目送王阿姨离开之后,母亲也带着我坐上了一边经过的出租车,出租车司机
是一个面相和善的大叔,也是一个彻彻底底的话痨,我与母亲刚坐上车就开始主
动与我们搭话,「孩子多大了啊?」司机一边调转车头一边朝我问道。「今年刚
十六。」我瞟了旁边的母亲一眼后回答道。

  「才十六啊?我以为你至少也十七八了。」司机这话在我看来应该是因为我
的身高才这么说的,毕竟看我这个个头,应该没有人能想到我才刚16岁,只是
此时听他这样说我也有些尴尬,出于礼貌起见我只能配合的干笑了几声。

  「这十六岁,应该上高中了吧?」司机并没有停止,在说完刚才的惊讶之后
又朝我问了一句。「嗯,我今年刚好考高中。」我点了点头,一边用余光观察旁
边母亲的反应一边回答道。「刚考高中啊?」一听到这句话司机突然加大了音量,
仿佛今年考高中的人是他一般。「这高中可是很重要的,考的怎么样啊?应该不
错吧,」这个司机实在太过八卦了,那张嘴就跟机关枪似的,我刚回答完他就又
问出一连串我难以承受的问题,我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好将求助的眼神投
向坐在我旁边的母亲。不知母亲有没有注意到我的目光,总之在我扭过头时,母
亲已经代替我回答了这个问题。

  「还行,准备上育才了。」不得不说,文化人就是文化人,母亲这句话听上
去好像是我自己凭自己的本事考上育才了一样,但只有我心里清楚,我能上育才
完全都是因为母亲的关系。「育才?那可是好学校啊!」司机大叔笑着感慨了一
句,随后又跟母亲搭话道:「我家小孩今年本来也打算考育才的,我听说育才能
住校,把孩子放到学校家乡也放心,可谁知道最后分数没够,只能再念一年了。」

  司机大叔话里的两个字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住校,说实话,对此我心里还是
比较向往的,毕竟从小学开始我所在的学校就一直都没有建造学生宿舍,所有学
生都是走读,这也方便了母亲更加无微不至的照顾我,虽说母亲平时的工作也很
忙,但对于照顾我这个方面她可是一点都没有落下。小时候的我对此还是非常开
心的,直到我逐渐长大,母亲这样的照顾也成为了一种束缚,我并没有什么玩的
太好的朋友,关系跟我好一点的都要经过母亲的一一排查。因此在听到育才可以
住校以后我的心里暗暗也有些心动。

  当然,心动的同时我也是十分纠结的,毕竟我也没有办法猜到未来发生的事
情,离开了母亲,与陌生的同学们住在学校里,我真的可以照顾好自己吗?就这
么想着,不知不觉之间,出租车也到达了我家,付完钱后我便跟着母亲下了车。

  或许是母亲也嫌这司机话太多,她仅仅只让司机将车停到小区大门口,我家
的楼层刚好在小区最里面,要回家还需要走一段路。「腾腾。」就在我专心致志
走路时,一旁的母亲突然开口叫了一下我的名字。我好奇的扭过头去问道:「怎
么了,妈?」「等你开了学,或者是以后路上遇到人问你准备去哪里上学,你就
直接说你是考上去的,懂吗?」母亲的表情十分认真,语气中也颇有几分苦口婆
心的感觉。

  说实话,对于母亲的这个提议,我还是非常理解的,虽说我是托了母亲的关
系才能去育才上学,但这个真相也只能让父母跟我知道,万一大家都是考进去的,
那我这个借助关系上去的人难免不会遭到同学们的孤立,再说母亲还是育才中学
的年级主任,要是让别人知道她安排自己没达到分数的儿子上了这所学校,说不
定还会因此牵连到母亲,想到这里,我心里不禁又有些惭愧,要是我是一个优秀
的孩子就好了,那母亲一定会以我为傲,哪会像现在这样给她丢脸。

  「懂了。」虽然心里这样想,但我同样也没忘记朝母亲点了点头。在我回答
完后,母亲又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戴在手腕上的表。「现在时间还早,回去还能
再上一节课。」母亲这人的时间观念很强,此时刚好才四点左右,刚好能够实行
她对我设计的补课计划。

  虽说我的精力还可以,但跟着母亲走了整整一上午,此时我也有些疲乏,原
本还想着回去睡个下午觉,谁能想到母亲竟然主动提出要给我补习,当然,这些
吐槽的话我也只敢在自己心里想想,我可不敢明面着反抗母亲。

  回到家中简单收拾了一下后,我便与母亲来到了家中的书房,这个书房平时
一般是比较冷清的,只有母亲与我会偶尔进来,母亲进入这里面是为了批改作业
或是准备教案,而我进来纯粹只是为了使用电脑玩游戏,当然,上次使用电脑我
还在那上面发现了一个新的吸引人的用途。

  「你先把书看一下,我上网查个资料。」母亲一进去就先打开了电脑,看着
她打开网页,我的心里竟莫名有些紧张,我不禁开始搜索自己的脑部记忆,我到
底有没有将自己看过的内容全部删除,那些纪录还存在吗?要是母亲在搜索记录
中看到我浏览过的内容怎么办?我紧张的探头,眯着眼睛看向电脑屏幕。

  或许是感应到了我的目光,母亲突然扭过头看向了我,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竟然就那样跟母亲四目相对。「腾腾,你干嘛呢?得专心看啊。」母亲一句话让
我回过神来,我急忙点了点头,心里跟敲鼓一般紧张,害怕母亲发现我的异样,
我只好重新将头低了下去,认真开始看桌子上的书。

  可对于一个初中知识都没有掌握的我来说,桌子上的高中教材实在是有些难
以掌握,明明那几个字我都认识,可是真正组合到一起时,我却没有办法理解它
的意思,上午逛街的劳累还没有完全消散,看着纸上的天文符号,我也禁不住开
始犯困,我感觉自己越来越迷糊,头与桌子的距离也越来越近,我努力网上抬眼
皮,但最终还是顶不住如潮水般涌来的睡意,闭上眼睛,沉沉睡了过去。

  等到我再次睁开眼睛时,我第一感觉到的便是脸上一片湿润,我下意识向下
看去,这才发现自己的口水竟然流了满满一桌子,压在脸下的书也完全湿了,看
着那本书,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在母亲给补习的时候不小心给睡着了?要
知道母亲对我的教育一向都是非常严格的,想到这里,我急忙看向电脑椅的位置,
这才发现原本应该坐在椅子上的母亲此时竟然早已消失不见。

  这对我来说正好是一个机会,毕竟我在睡着之前最紧张的便是电脑上面的浏
览记录,此时母亲离开,那也刚好方便了我查看电脑纪录有没有删除,想到这里,
我便三步化作两步,急急忙忙飞窜到电脑旁边,迅速打开浏览器,正当我准备打
开浏览记录时,书房的门突然被人打开,我被吓了一大跳,急忙点击右上方的删
除键,随后又扭头看向书房的门。

  在看到站在卧室门口的那人时,我也忍不住惊讶的叫出了声。「王阿姨?」
只见王阿姨正站在门口,她身上穿着的家居服看着有些眼熟,大波浪卷发随意披
在两边,整个人身上有一种慵懒感,当我开口叫她时,王阿姨便缓缓朝我走了过
来。

  直到她走近以后,我才终于发现自己为什么会看她身上那件家居服眼熟了。
只因为母亲曾经也穿过一件一模一样的。只不过在我看来,她们两个人穿上同一
件衣服带给我的感觉却完全不一样,母亲穿上那件家居服看着就是良家妇女,但
千娇百媚的王阿姨穿上却增添了几分性感,明明衣服款式非常保守,但王阿姨穿
在身上却给与了我另外一种感觉。

  「腾腾,你在干嘛呀?」不知是我的心理原因还是其他,我总觉得王阿姨在
问我问题时的声音简直快要酥进人的骨子里,我不由自主的抖动了一下自己的身
体。「王…阿姨,我在玩电脑呢。」由于心虚,我感觉自己说话时声音似乎都在
颤抖。

  王阿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此时我并没有多余的心思再去思考这个问题,只
能眼睁睁看着王阿姨走到我的面前,「哎呀,腾腾,我可是从小看你长到大的,
你别跟阿姨撒谎,阿姨可是一眼就能看出来哦。」王阿姨一边用眼睛打量电脑屏
幕一边笑着调侃道,一听她这话,我的心也不禁提了起来,王阿姨这话是什么意
思?难道说她看到我刚才做什么了?

  还没等到我开口,王阿姨突然又向我凑近了一些,她离我很近,此时我们两
个人的距离简直就是鼻尖对着鼻尖,我不敢用力呼吸,生怕呼出的气被对面的王
阿姨感觉到。「王…王阿姨,你怎么了。」我尴尬的想要往后退,可谁知还没等
我动作,王阿姨就直接伸手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这下我根本动都不能动,只能
如坐针毡的继续待在椅子上。

  「来,腾腾,阿姨想看看我们腾腾最近都喜欢看点什么。」王阿姨在说完这
句话后便直接握住鼠标,随后又点击浏览器,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浏览记录就出
现在了电脑屏幕上,只见屏幕上面一串小字,正是我前天浏览过的黄色网站,此
时我已经顾不上去思考自己早已删除过的网站记录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脑袋里
就像是放烟花一般,只有爆炸的声音不停在我耳边回响。

  「王阿姨,你听我解释!」待到我回过神来已经是十分钟以后了,我急忙迅
速从椅子上站起身来,随后又伸出双手,直接夺过了王阿姨手里的鼠标,利落的
将网站删除之后,我才扭过头去看向王阿姨,由于我的心里实在太过紧张,因此
就连说话也不由自主的开始结巴了起来。

  「别别别,不用跟阿姨解释的!」我话音刚落,王阿姨就伸手捂住了我的嘴
巴,在我的印象中,王阿姨身上一直都是非常香的,每次我靠近她时总能闻到一
股强烈的香水味,可不知为何,此时王阿姨将她的手掌放到我的嘴上时,我却什
么味道都没有闻到。

  还没等到我深思,王阿姨就又继续说道:「阿姨知道,腾腾长大了,你看这
些很正常的。」虽说王阿姨平时确实要比母亲开放许多,但我也没想到她竟然会
如此开明,我不禁有些尴尬,只能呆呆的坐在原来的位置。

  「来,阿姨陪你一起看啊。」王阿姨说完这句话后便直接点开了电脑屏幕上
面的网站,很快,视频就弹了出来,虽说我对视频确实很感兴趣,可当我想到王
阿姨这个长辈就坐在我的旁边时,我心里的尴尬也变得越来越强烈,最终我还是
忍不住伸手按下暂停键。「王阿姨,我…我们还是别看了。」我语无伦次的说道。

  我实在是想不清楚,王阿姨为什么要过来跟我一起看黄色视频,此时的心脏
就像是安装了加速器一般,咚咚咚跳个不停。

  「哦对,只看视频腾腾也学不到什么。」王阿姨并没有反驳,而是说了一句
让我更加迷惑的话。还没等我在心里想明白这句话,王阿姨就突然从椅子上站起
身来,随后又轻轻坐在了我的大腿上,王阿姨并不重,但此时就这样坐在我的腿
上也给我心里带来了不小的压力。我只感觉自己身体僵硬的很,一下都不敢乱动。

  「阿姨手把手教你呀,腾腾。」王阿姨一边说话一边将手轻轻放到了我的脸
上,我只感觉她的手是那么柔软,原先想要抗拒的手此时却怎么也举不起来。
「王…王阿姨,你要干…干什么。」此时我还是保留了一些理智的,我情不自禁
吞咽了一口口水,看着王阿姨问道。

  「唉,你说阿姨能干什么啊,阿姨跟你妈关系这么好,你妈教不了的东西阿
姨只能亲自上阵了呀。」王阿姨今天说话格外奇怪,每一句话后面都要加一个尾
音,只让我听的浑身发痒,我想要逃避王阿姨的眼神,却没想到王阿姨直接伸手
将我的头扭了过来,这下我只能慌乱的将眼球向下移动,可令我出乎意料的是,
这么一转,我反而看到了更让我不知所措的东西,只见王阿姨家居服上的纽扣不
知何时竟然被解开了,有了那条不小的缝,王阿姨上半身的春光也就这样暴露在
了外面,看着那道深深的沟壑,我的脸都不由自主开始发烫。「想不想摸摸呀,
腾腾?」也不知是我主动将手放上去的还是王阿姨拿着我的手放上去的,总之在
我反应过来以后,我的手已经贴到了王阿姨的胸脯上,我顿时感觉到一阵难以言
说的柔软,这种感觉从我的掌心蔓延到了全身,我低头看向王阿姨,只见她朝我
挑了挑眉,随后又把剩余的几个纽扣一起解开,这下我也看的更加清楚了,王阿
姨的胸脯十分丰满,比我曾经看到的黄色视频女主角还要大不少,整体白花花的,
唯独中间那两个粉色嫩尖尖十分明显,我没想到王阿姨家居服里面竟然没穿内衣,
上面那两只大白兔没有包裹,这让我不禁心想,会不会王阿姨底下的衣服里面也
是如此空空如也。

  「腾腾,要不要舔舔阿姨?」王阿姨说完这句话后我便急忙抬起了头,我一
时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只能犹豫不决的看着阿姨的脸。「别害羞。」王阿
姨看到我这副反应,抿嘴笑了出来,随后又轻声朝我说道:「阿姨跟你说啊,你
小时候你妈没奶,那个时候还是阿姨喂你的呢,现在也一样,不就是长大了吗,
怎么还跟阿姨不好意思了呢?」

  我这还是第一次听说自己小时候吃过王阿姨的奶,此时看着王阿姨的眼睛,
我的心里也凭空出现一黑一白两个小人,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下定决心,微微
俯身,直接将自己的头埋到了王阿姨的酥胸里,这种感觉就像是我扑到柔软的大
床一般舒服,我不禁深深吸了一口气,在我张开嘴巴的时候,王阿姨突然向前挺
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在这个位置下,她的乳头就刚好钻进了我的嘴里,一股淡
淡的甜味立马蔓延至我的口腔,我忍不住加大力量,含着王阿姨的乳头直接嘬了
起来。「嗯啊…对…就是这样…腾腾…好好舒服啊!」王阿姨开始忘我的呻吟,
为了看看她的表情,我还情不自禁睁开眼睛,只见王阿姨正高高向上仰着头,她
的眼睛微微闭着,一阵又一阵的呻吟声从她嘴里泄露了出来。

  看着王阿姨这副反应,我只感觉自己更加燥热难耐,我忍不住用牙齿轻轻啃
咬,随后又抬起一只手抚摸另外一只没有光顾到的胸,当然,这个动作我纯粹就
是从那一晚亲眼看到父母做爱以及后来独自一人看黄色视频学习到的,我的动作
虽然生涩,但看王阿姨的样子,我还是非常满足的。

  「腾…腾腾,你想不想摸摸阿姨的下面?」王阿姨已经被我亲的软了,整个
人就像是一潭春水一般轻轻倚靠在椅子上,此时那双眼睛里还夹杂了几分春光,
看着只让人想要永远沉溺在其中。就这样,看着王阿姨的脸,我鬼使神差的点了
点自己的头。

  此时的我已经不再冷静,全身上下的躁动因子都被我调动了出来,这次依然
是王阿姨领导着我,她握住我的手,随后便带领着我来到了她的双腿中间,这对
我来说完全就是一个神秘地带,我不敢乱动,只能小心翼翼的在王阿姨的双腿周
围来回游走。

  这轻轻的抚摸似乎也很对王阿姨的味,在抚摸了一阵子之后她双腿岔开的角
度也更大了,我忍不住缓缓俯下身体,低头看向那里,这么一看我才发现王阿姨
身下并不是像我预测的那般空荡,她穿了一条浅色内裤,但此时内裤最底端的颜
色却看着有些深,这和周围的布料颜色也形成了十分鲜明的对比。

  看着这颜色,我也有些好奇,忍不住将自己的手放到了上面,可令我没想到
的是,这么一上手,王阿姨却像是受到什么刺激一般,身体猛的抖动了一下,
「痛…痛吗?」我被吓了一跳,急忙收回自己的手问道。

  「傻…孩子,阿姨这是爽的,你…你可以再摸摸阿姨吗?」王阿姨被我这个
问题逗笑,随后又当着我的面直接将自己的双腿分开到最大,看着那条遮挡住我
视线的白色内裤,我也忍不住直接伸手将其扒了下来,这样王阿姨的神秘地带终
于毫无隐藏的显露在了我面前。

  不知为何,明明我离的很近,可我的视线却十分模糊,此时眼前的景象就像
是马赛克一般,只不过颜色从白转变成了黑,我想要看清,便伸手擦了擦自己的
眼睛,可令我没想到的是,这个动作根本对我没有任何作用,我的眼睛依然看不
清楚,就像是蒙了一层薄纱一般。

  「腾腾,干嘛呀…快…摸摸阿姨。」王阿姨的催促声就在我的耳边,此时我
也没有办法再继续看了,只好将手放到了中间,按照王阿姨的领导,我便伸出两
根手指,又是一阵抚摸,王阿姨这下也抵挡不住了,呻吟声越来越大,我手指也
越来越湿润,看着王阿姨情动的模样,我只感觉一股又一股的热流直往我下半身
涌动,似乎是看出了我身体里的异样,王阿姨突然伸手握住了我的胳膊,这一接
触我才发现她身体的温度与我一样,简直烫的厉害,「怎…怎么了,阿姨。」看
着王阿姨热烈的眼神,我只感觉自己心脏快要直冲云霄。盯着王阿姨的脸,我的
身体也硬的跟铁一样。「腾腾,你也忍不住了吧,要不要阿姨帮帮你。」王阿姨
这句话就像是咒语一般,听了她这话,我竟一时愣在了原地,帮我?王阿姨要怎
么帮我?

  很快,我心里的疑惑就得到了解答,只见王阿姨缓缓挪动自己的手,她顺着
我的腰部一直往下,不知为何,明明刚才我还感觉王阿姨的手烫的跟铁一样,此
时她在抚摸我时我的身体却突然感觉到一种直往骨头里钻的凉意,这种感觉令我
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寒颤。

  我不禁低头看向王阿姨细长白皙的双手,她并没有丝毫犹豫,一路向下,直
到停留在了我的胯前,此时我正穿着白天新买的那条牛仔裤,由于牛仔裤的款式
比较紧身,因此隔着一层布料我也能清楚的看到自己里面鼓鼓囊囊的凸起,想到
自己竟然在王阿姨面前起了生理反应,我的心里是既兴奋又尴尬,兴奋的是我这
个一直隐藏在心底的小秘密竟然展现在了外人面前,尴尬的则是因为王阿姨是我
的长辈,她跟母亲是一个辈分的,我在她面前产生这样的反应实在是有些不合常
理。

  可是我知道现在无论我心里怎么想,身体的反应都是没有办法改变的,我无
法离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王阿姨用手解开我的裤带,在她褪下我的裤子的那一
刻,我的下半身也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放松,没有了束缚,我不禁长长呼出一口
气。

  而在我呼气的下一秒,我的心很快就又提到了嗓子眼,这次并不是因为紧张
激动,而是因因为一种我从未体验过的感觉占据了我的整个大脑,我下意识低头
看去,只见王阿姨的手已经伸到了我的内裤里面,此时她的穿着十分凌乱,刚才
没有全部脱完的衣服还将落不落的挂在她身上,她的双腿跪在椅子上,双手还不
停在我内裤里面摸索。

  虽说我看不见王阿姨的动作,但我还是能感觉到她在对我做什么,跨间那根
肉棒是我全身上下最敏感的一个地方,上次我自己用手抚摸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令我记忆深刻,更不用说王阿姨用她那细长白皙的双手为我
抚慰,想到王阿姨正在用她拿筷子的手抚摸我平时尿尿的地方,一股难以言说的
刺激也随之变得更加强烈。

  我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已经不再是我的一般,血液仿佛凝固了,我紧紧咬着
自己嘴唇,想要通过这个动作来缓解自己,可一切都是徒劳,我的呼吸声逐渐变
重,或许是注意到了我的反应,王阿姨突然抬起头看向我说道:「腾腾,不用忍
着,如果舒服就叫出来吧。」

  说完还未等我反应过来,王阿姨就又加重了自己的手部动作,这一用力我也
不由自主倒吸了一口凉气,在我不知不觉之间,王阿姨已经将我最后一层底裤给
扒了个干干净净,这下我也能够清清楚楚的看到王阿姨是怎么抚摸我的。

  刚开始她的速度并不快,双手轻轻握着我的棒身,白皙的手跟我爆起一层青
筋的肉棒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再搭配上王阿姨鲜红色的指甲盖,整个画面有一种
诡异的协调感,有了王阿姨前面的那句话,这下我也不再忍耐,随着王阿姨的上
下撸动,我也不由自主发出一阵又一阵的呻吟。

  这种感觉跟我自己用手并不一样,王阿姨帮我缓解让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
是被打碎以后又重新组织在一起一般,我不受控制的皱起眉头,心脏的跳动也被
王阿姨的双手牵引。

  在我快要适应王阿姨的动作之时,她却突然加重双手的力气,随后又猛的加
快速度,好在我身后的椅子还有遮挡,不然我险些就要摔倒在地上,当我好不容
易坐稳之后,身体又像是被电流穿过一般,身体开始微微颤抖,就连额头上也不
由自主沁出一层冷汗,我眯着眼睛低头看向自己跨间那根高高昂起的阳物,只见
阳物的顶端都开始分泌液体,在我看向下半身的同时,王阿姨还用手指轻轻抚摸
了一下我的马眼,这一触摸要比抚摸我棒身的感觉更加刺激,我感觉自己的肉棒
涨得厉害,在王阿姨不停上下撸动的刺激下,我终于忍无可忍,肉棒猛的向前挺
了一下,大量粘稠的白色精液从我的肉棒里喷射了出来。

  由于王阿姨离我离得太近,精液几乎都射到了王阿姨白嫩的脸上,还未等我
完全平复下来,书房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我猛的直起身体,一脸紧张的看
向门口。

  「腾腾?」在看到站在门口那人的脸时,我整个人瞬间清醒了过来,怎么也
没想到母亲竟然会出现在这里,看着母亲的脸,我的身体也僵硬在了原地,此时
我与王阿姨都没穿衣服,竟然就这样被母亲给看到了,我紧张的想要站起身,可
不知为何,身体却像是灌了铅一般,根本没有办法移动,我只能眼睁睁看着母亲
朝我走了过来,此时我急的满头是汗,可身体却刚好不受我的控制,我低头想要
寻找王阿姨的身影,可令我惊讶的是,原先正坐在我对面的王阿姨却突然消失不
见。

  我想要挪动自己的身体,可我越努力,身体就越重,我想要张开嘴巴跟母亲
解释眼前的事情,可嘴却像是被胶水黏住了一般,越急我整个人的压力也就越大,
正当我要张开嘴时,我突然感觉自己没了力气,整个人坠入进了脚底的深渊。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以后,周围正是一片漆黑,我不停的喘着粗气,许久才终
于反应过来刚才那一切似乎都是噩梦,我下意识摸了一把自己的额头,果然,我
的额头上就像是被泼了水一般,我低头看向自己双腿中间,随后又将手伸了进去,
如我所料,我的内裤底端也沾染了不少粘稠液体。

  为了证实刚才那个确实是梦,我便拿起一边桌子上的卫生纸,简单的清理了
一下自己之后我又推开门走出门外,此时刚刚才到晚上,我一出门先看到的便是
正在脱西装的父亲。「腾腾,这是刚睡醒?」父亲似乎注意到了我凌乱的头发,
一看到我就问道。「嗯嗯。」此时我并没有心思跟父亲多解释,我只想要赶紧找
到母亲,然后向她证实刚才那一切到底是不是我做的梦。

  正当我准备转身寻找母亲时,肩膀处突然感觉到一阵轻拍,我被吓了一大跳,
整个人差点要蹦起来。

  「这是怎么了?」只见母亲正站在我的身旁,她身上披了一件围裙,在顶灯
的照耀下,整个人看起来要比平时温柔不少。「没。…没事。」我还没有从刚才
那个梦的惊吓中抽离出来,此时看到母亲,我不禁变得结结巴巴了起来。

  「快去洗手,准备吃饭了。」母亲也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异常,而是又伸手拍
了拍我叮嘱道,听到这句话,我便急急忙忙跑到卫生间,用最快的速度洗了个手
之后我便又跑了出来,在我跑出来的同时,母亲也在桌子上摆好了晚餐,我还是
有些紧张,只能看向坐在桌子前的母亲。

  我不敢看的太明显,只能用自己的余光偷偷打量母亲几眼。

  「腾腾今天怎么这么早就睡着了啊?」等到父亲坐到餐桌上以后,安静的氛
围才终于被打破,这个问题我并不知道该如何跟父亲解释清楚,只能偷偷看向母
亲,毕竟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到底是怎么进入到卧室里面的。

  「今天给他补习呢,我还正在讲课,一扭头就发现腾腾睡着了,叫了几下没
叫醒,我就把他转移到卧室里面了。」说实话,听到母亲这个解释,我的心情是
既尴尬又放松,尴尬的是我竟当着母亲的面睡着了,放松的则是因为刚才那一切
确实只是我做的一个噩梦。

  想到这里,我的大脑里突然又浮现出一个疑惑,我在心中酝酿好后便抬头看
向母亲。「妈,我…小时候是不是没怎么被你喂过奶啊。」这个问题问的有些突
然,父亲与母亲两人都没有想到,不约而同的停下了手里的筷子。

  「怎么突然问这种问题啊腾腾。」最终还是父亲先开口说了话。「也没啥,
我就是好奇。」我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尽量装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嗯,
妈妈当时生了你没多久就回学校了,确实没怎么喂过你。」我的话音刚落,母亲
就点了点头回答道。

  这句话令我的心再次提了起来,刚才的梦依然十分清楚,王阿姨说的每一句
话我几乎都记得,尤其是那句关于给我喂奶的话,我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开
口继续问道:「那…是王阿姨帮你喂的?」

  这句话刚一说完,母亲跟父亲就都愣住了,看着两人脸上的表情,我更加不
明所以。「你这孩子开什么玩笑呢?怎么可能是王阿姨喂的你啊?」父亲一边笑
一边说道。他刚说完,旁边的母亲又将话茬接了过去。

  「你王阿姨当时也是一个年轻姑娘,又没结过婚,就是我生你的时候来探望
了一下。」母亲一字一句的解释道。「那我是怎么…」此时的我已经完全被绕了
进去,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判断母亲的话。

  「你这孩子真是读书读傻了啊?」一旁的父亲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笑着说道:
「你是忘了这世界上还有奶粉了?」父亲这句话令我顿时清醒过来,我也不禁被
刚才愚笨的自己逗笑,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腾腾怎么突然问这种问题?」看着母亲好奇的表情,我也没有思考太久,
直接开口回答道:「也没什么,就是刚才做了个梦,有点好奇。」好在父亲母亲
并没有对我做的那个梦多问什么,我也真正松了一口气。

  晚饭吃到中途,坐在我旁边的父亲突然放下筷子,他放的动作有些大,速度
也非常急,像是想起什么一般。「今天几号啊?」父亲看着我与母亲问道。「十
三号。」虽然不知道父亲为什么会突然这样,但我还是如实回答道。

  「哎哟,瞧瞧我这记性,差点忘记啊!」父亲说完又看向母亲问道:「怎么
样,老婆,你想起来没?」两人的眼神相对,母亲的表情也瞬间发生变化,虽说
很小,但我还是一眼就看了出来,要知道我平时最常观察的一个人就是母亲,我
可以很自豪的说,在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母亲微表情的人就是我。

  「怎么了?忘记什么了啊?」我对父母两人的反应有些好奇,忍不住开口问
道。「唉,你说这孩子,怎么就跟别人家的孩子不一样呢?我看我们单位老王家
的闺女,不仅她自己的生日记得清清楚楚,连她爸她妈的都一起记住了,腾腾怎
么连自己的都不好好记住。」

  听到父亲这话,再回想一下开始说的那个日期,我这下也终于明白了。「明
天是我生日啊?」我有些惊讶,怎么也没想到生日来的这么快,说实话,我确实
跟普通小孩不太一样,对于普通小孩来说,生日可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节日,但
在我看来,这一天还不如不过,只因为每一年的生日都是固定好的一天。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