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师妃烟的失身之初】【作者:要来一份煎蛋饼吗】

第一文学城 2021-05-03 03:06 出处:网络 作者:ppaaoo
作者:要来一份煎蛋饼吗 字数:9485   「王逸!你以前可不是这样子的!受了气不打回去,这怎么能行呢?」
作者:要来一份煎蛋饼吗
字数:9485


  「王逸!你以前可不是这样子的!受了气不打回去,这怎么能行呢?」

  师妃烟气呼呼的坐在王逸的旧沙发上,看着这位曾经的绝世高手,如今面对
自己父亲的冤狱,只能忍气吞声。

  「师妃烟。 . .」王逸伸出手,摸了摸自己变成萝莉的前世老婆,脸上的微
笑,既是宠溺,也是无可奈何,「现在这个世界,已经不是靠侠义肝胆就能收获
正义的世界了。唉,要是你们实力尚存,要是我还能恢复如初,我也许真的会杀
他个天昏地暗!。 . .」

  王逸的拳头攥得很紧,关节咯吱作响,但脸上的微笑,却一刻也没有丢下。

  「小烟,王逸他说的没错。 . .我们初来这个时代,好不容易才在王逸的帮
助下稍微熟悉了这个新奇的世界,如果贸然行事,肯定会给王逸添麻烦的!」

  一旁的沈冰儿赶忙出来做和事佬,虽然她也不想看着自己的丈夫受气,但让
自己的丈夫受险,那可是她更不想看到的。

  「唔!。 . .」

  小小的师妃烟师妃烟用力揉着自己本就气得凌乱的头发,满脑子思考着如何
帮王逸报仇。哪怕不能一次成功,也想好好教训教训那个坑害自己丈夫的沈。 .
. 哦对,沈独强!

  看着宠溺着自己的王逸,师妃烟心里明白,自己要做的事情,只能背着王逸,
做好之后,再让王逸来定夺最后的事宜。

  于是,在进一步安抚王逸,反复假装承诺不会冲动之后,师妃烟趁着王逸外
出办事的时间,果断决定,直接前往沈独强的住处,和他进行一番「亲切交谈」。

  「诶!小烟,你真的要去吗?你可是答应了王逸的啊!」

  沈冰儿虽然不担心师妃烟的实力,但她不想后面王逸回来责备师妃烟,弄得
一家人不开心。

  「放心啦,你自己的丈夫,你还不了解吗?」师妃烟稚嫩的脸庞上扬起狡黠
的笑容,「有仇必报的性子,可不是会随着轮回而消失的。他只不过是被客观的
无力给限制了,你看他恢复了实力之后,还会不会这么能忍。」

  沈冰儿一时语塞,倒也觉得师妃烟说的有几分道理。于是,两人稍微做了些
计划,沈冰儿便由着师妃烟出门了。

  沈独强的住处倒也不难找,毕竟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稍微麻烦点的,就
是应付掉敬业的保安。不得不说,虽然身中诅咒的师妃烟,身体和心智都有所退
化,但这一副十几岁孩童的颜面,倒也无法让人怀疑和拒绝。师妃烟冲着保安撒了
会儿娇,又准确报出了沈独强的些许信息,保安便真的相信她是沈独强的私生妹
妹,把她放了进去。

  「嘁,这些愚人,倒是好糊弄,也省的我动用实力,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师妃烟嘴角悄悄咧着,蹦蹦跳跳地想着沈独强的别墅跑去。到了之后,师妃
烟警惕地观察着,她从王逸口中得知,这些富贵人家,都装有名为报警器的东西,
但沈独强万万没想到,自己给家里狗准备的狗洞,却刚好能容纳退化后的师妃烟
爬进去,还没有触发警报。虽然狗叫了几声,但在师妃烟展露出强者的气势之后,
变很快躲回了笼子里,瑟瑟发抖。

  「啧,锁着。 . .」

  师妃烟摇了摇大门的把手,发现进不去,正准备寻找新的入口,却正好遇见
听见狗叫而来查看的沈独强。

  「你是?不对,小姑娘,你是怎么进来的!」

  虽然面对的是个十来岁的孩子,但是家中警报未响,狗也不见了踪影,沈独
强敏锐的直觉正在提醒他,这个小丫头可能比看起来危险得多。

  「哦?你就是沈独强,沈先生吧?」

  「正是,这位小朋友,找叔叔我,有什么事情吗?」

  「嘁。 . .叔叔。 . .」

  师妃烟低着头冷笑几声,忽然抬脚,向着沈独强的胯下踢去。沈独强一惊,
虽然自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甚至怀疑还有别人跟在附近,但他万万没想到,眼
前这个小孩子,居然直接想自己发起了攻击。

  沈独强双手瞬间护在裆下,但当他吃到师妃烟那一记飞踢的时候,开始震得
双手发麻,心里也是直嘀咕:「妈的,这是小丫头片子能有的劲儿?」

  见一击不中,师妃烟撇撇嘴,腾空而起,一拳向着沈独强门面锤来。沈独强
不敢硬接,赶紧仰头想躲,却正中师妃烟下怀。

  「嘿,我看你怎么躲这招!」

  师妃烟的身体在空中惊人地扭动着,滞后的双脚忽然上前,一脚踢在了沈独
强的肚子上。

  「呕!。 . .咳咳。 . .」

  剧痛,反胃,晕眩,沈独强庆幸自己还没吃什么东西,不然肯定吐得满地都
是。沈独强爱好者,缩在地上挣扎着,蜷缩着,翻来覆去。

  「姑。 . .姑奶奶!我,我哪儿错了,您说!我一定改!」

  「哼,你的错,可是罄竹难书,我告诉你!」

  「咳咳。 . .那,那我一件件的改,只要您说,我照做!」

  师妃烟的小脚踩在沈独强的脸上,之前在院子里踩得泥巴,现在全都落在了
沈独强的脸上。师妃烟看着沈独强求饶的样子,也不打算浪费什么时间,于是便
把她的目的和盘托出。

  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沈独强自然不会和这么个来路不明又十分危险的小姑
娘硬斗,于是乖乖给王逸打电话,说有要事和他商谈。

  接到电话的王逸,倒也不算意外,心想,无非又是什么交易之类的。如果能
让自己父亲早些出狱,倒也不算是坏事。结果,等王逸赶来时才发现,现场的场
景,可比他想象的要离奇的多。

  原本身强体壮的沈独强,此刻看起来像打了霜的茄子,虽然脸上都洗干净了,
但看起来还是有被打的痕迹。而在他旁边,师妃烟正翘着腿,坐在沈独强家的餐
桌上,得意的吃着水果。

  「小烟,这是怎么回事?」

  王逸第一反应,就是师妃烟动了手,这可是他一直不想看到的。

  「没没没!王哥,她什么都没干,只是来跟我讲了些道理,我,我觉得有理!
以前我做的确实不对,所以,想亲自给您道个歉。」

  沈独强赶紧出来拦住王逸,毕竟要是自己不拦住,等王逸走了之后,师妃烟
肯定不会给自己好果子吃的。

  「真的是这样吗?师妃烟,你可不要做什么,我不准你做的事情。」

  王逸心里还是有些犯嘀咕,毕竟他知道沈独强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突然就
这么被说服了,他总觉得有什么猫腻。

  「放心吧,放心吧,沈独强可是非常懂道理的人了。我就是跟他稍微沟通了
一下,他就同意了。」

  师妃烟嘴里含着水果,吐词不清,但是从她的表情看起来,似乎对自己之前
所做的一切十分的得意。

  「王哥,烟姐,您二位先聊着,我去给你们倒杯水。」

  说完,沈独强就赶忙开溜,躲到厨房去。但是沈独强哪有这种好心眼,他一
边倒着水,一边偷偷从自己的衣服兜里拿出了随身携带的独门秘药——天冥皇迷
药。这种药,别说一般人,许多修炼多年的人,都无法察觉它的存在,一旦服下,
男的瞬间昏迷,女的发情不止,没有解药,终生有效!

  「来来来!二位,喝茶,上好的龙井!」

  沈独强端来两杯清香四溢的龙井茶,王逸和师妃烟一人一杯。沈独强看着,
心中暗喜,正当他以为奸计即将得逞的时候,师妃烟突然抢过王逸手里的茶水,
连同自己的那杯,一饮而尽。

  「哎呀,跟独强哥哥聊天太久,口渴了,麻烦独强哥,再给他来一杯吧!」

  沈独强心中暗道不好,这丫头要是发情,自己肯定就暴露了。结果,让沈独
强万万没想到,师妃烟这丫头,喝完之后,居然除了脸红,别的什么都没有。

  这可是双人份的剂量!

  师妃烟倒确实是害怕沈独强在水里下毒,所以才抢着喝下去。不过喝完之后,
身体除了有些热,也没什么变化。倒是她的心里,有一种难以言说的,不断膨胀
的怪异自尊。

  师妃烟不知道,沈独强更不知道,留在师妃烟体内的诅咒,有吸收力量的作
用,不仅师妃烟本身的力量会被吸收,迷药这种外来的也会。可是,诅咒虽然免
除了迷药的威胁,但突然增大的能量,也让诅咒短时间内变得更加活跃,加快了
对师妃烟心智的消化。现在的师妃烟,心智又略微倒退了些许,变得像个争强好
胜的幼童。而这,也正是她内心不断膨胀的自尊。

  对师妃烟来说,王逸的尊严,便是自己的尊严,如果让王逸知道自己被一个
女人帮助了,肯定会不开心。于是,师妃烟心想,一定要找个办法,让王逸接受
来自沈独强「诚恳地道歉」。

  「喂,独强哥,你过来,我有事跟你聊聊。王逸,你先等等我吧?」

  师妃烟的小手抓着沈独强的手掌,两人向着厨房走去。师妃烟看似柔弱无力,
但只要沈独强知道,自己的手到底有多疼。

  「沈独强,你也知道,王逸他这个人吧,死要面子。如果你就这么直接道歉,
答应帮他,他肯定不接受。」

  「烟姐姐,你说怎么办,我就怎么办,绝对不反抗!」

  「啧。 . .得想个你们都会的办法,让他觉得自己不是被施舍的。 . .」

  「这个。 . .哦!有了!」沈独强两眼一亮,「以前,我跟王逸打过几次牌,
他牌技不错,要不,就,打牌,对赌,你看怎么样?」

  师妃烟眉头一挑,也确实回想起,王逸前世,也是个赌运不错的家伙。

  「行吧,就这么定了。我不太懂赌桌上的事情,你去和王逸谈吧。」

  「好好好!谢谢小烟姐!」

  出了厨房,沈独强找到王逸。

  「王兄,以前的事,多有得罪,还望海涵。我内心现在无比愧疚,令尊的灾
狱,我恐怕难以帮忙,不过这钱财之事,倒是能够帮上一些。 . .」

  「倒也不必如此虚情假意,我王逸,不受嗟来之食!」

  说着,王逸就打算转身离开。

  「诶诶!王兄别急!」沈独强拉住王逸,「我自然是了解王兄你的为人。所
以,要不咱们再来次扑克赌局?咱就按一比十来下注好了,我钱多,这点啊,不
算吃亏!」

  王逸想了想,自己确实需要钱帮父亲疏通关系,而且他自认打牌有些天分。
思考一阵,王逸便答应了下来。

  见王逸同意,沈独强便笑呵呵地回到自己房间,取来一副崭新的扑克牌,让
王逸亲自检查。王逸也是久经赌场了,翻看一阵,确认无误,便和沈独强相对而
坐,开始了赌局。

  不懂赌博的师妃烟,只好拿着水果,坐在一旁,看着两个男人尔虞我诈。凭
借着过人的智慧,师妃烟很快便参透了赌局的规则和技巧,甚至还能再一旁给王
逸出谋划策。按照规矩,旁人是不该掺和的,但是现在,沈独强也明白,师妃烟
就是这里的规矩,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我看你兴致很好,要不你自己来试试?」

  赌局的运势一直朝着王逸,王逸已经积攒了不少资金。他看着兴致勃勃地师
妃烟,心想,让她玩两把,问题也不大。

  「怎么,你不怕,我把你的钱输光?」

  「呵呵。本来就是身外之物,没了,再赚不就行了。比起这些钱,哄你开心,
倒是更重要。」

  师妃烟俏脸一红,撅着屁股拱了下王逸,把王逸挤开,自己坐到了沈独强的
对面。

  看着师妃烟上桌,沈独强心中暗喜:「这下你总不能耍赖了吧?输了就是输
了,你要再对我横加暴力,王逸也不会饶你。」

  于是,沈独强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决心从师妃烟手里,那会属于自己的那
份。

  不过,赌牌,三分技,七分运,虽然师妃烟还不太熟悉,但开始几场,也不
知道是不是沈独强故意放水,反正师妃烟赢下了好几把大的。

  看着自己桌上的筹码越来越多,师妃烟有些飘飘然了,再加上迷药和诅咒的
作用,她更有些自负了。

  人啊,一旦自负,那就是失败的开始。连胜几次之后,师妃烟遭遇了滑铁卢,
手里的筹码输掉了近三分之一。正在她懊恼的时候,沈独强趁热打铁,说着什么
「运气不好」、「再来,能赢」之类的。师妃烟以为沈独强是发自真心想要换钱,
她哪里知道,沈独强早就看透了师妃烟自大的状态,想要「请君入瓮」呢。

  在沈独强又故意放水输掉几局之后,师妃烟彻底放飞了自己,沈独强加注,
她也跟着加注,直到她把手里的钱加的七七八八之后,沈独强决定收网了。

  「哎呀!真不好意思,看来是我运气好一些呢!」

  掀开牌面,果然,沈独强巧妙的布局之后,吃下了师妃烟手上的绝大多数筹
码。

  「可恶!你居然敢算计我!」

  师妃烟一拍桌子,似乎想要动手打人,却被王逸一把按住。

  「师妃烟!不可以动手!」

  「对。 . .对不起。 . .」

  垂头丧气的师妃烟重新做好,虽然很灰心,但她并没有放弃,只是看不惯对
面沈独强那一副狡诈的嘴脸。不过,碍于王逸的面子,师妃烟并不能做得太过分,
她只好悄悄脱掉鞋子,伸出去,一脚踩在沈独强的裆部。在师妃烟的记忆里,男
人的裆部可是个脆弱的地方,她想着,这一脚下去,应该能让这家伙收敛一些吧?

  可是,师妃烟现在的身材只是个十几岁的孩童,小脚刚好只够得到沈独强的裆
部。在沈独强的感受里,这哪里是威胁,这明明是发情时的暧昧挑逗。

  师妃烟稚嫩的小脚丫,在桌下拼命往前伸着,为了不让王逸发现,她又不敢
做的太过火。小巧白嫩的脚趾,在沈独强的裆部上滑来滑去,不断地摩擦着沈独
强的肉棒。

  沈独强虽然不是什么高手,但也算是有所修炼,再加上年轻气盛,血气方刚,
被这么个小萝莉用脚撩拨着,哪能受得了?任凭沈独强再怎么把精力集中在赌桌
上,那桌下传来的阵阵快感,还是让他的肉棒彻底勃起,在裤子上支起个大帐篷,
先走汁在师妃烟脚丫的摩擦下,也慢慢流了出来,甚至把沈独强裤裆的一小块都
给浸透了。

  师妃烟察觉到沈独强脚下的热度与硬度,按理说她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可
是要迷药和诅咒的影响下,她一时间做出来错误的判断,她以为这是沈独强在和
她进行小小的比试,以为肉棒是矛,脚底是盾,这是矛与盾的攻防。

  而在沈独强看来,他却以为是迷药终于发挥了作用,让这小丫头终于慢慢变
成了一个小痴女。其实,之前虽然师妃烟穿着鞋子,但沈独强也不是没有注意过
师妃烟的双脚。白皙的脚踝,柔嫩的肌肤,怎么看都是双用来足交的名器。若是
能双脚并拢,做成足穴,再加上些萝莉的唾液,更是美不胜收。

  虽然这个萝莉,不知道活了多少岁。 . .师妃烟的脚越是用力,沈独强的肉
棒就越是坚定。

  「混蛋,居然敢跟我较劲!」

  师妃烟心里不爽,暗暗加快了摩擦的速度,这却让沈独强又爽又难受。爽的
是,这稚嫩的小脚摩擦起来,哪怕隔着裤子也是份天堂般的享受,但难受的是,
这个女人自己又打不过,看得见,吃不着。

  沈独强盘算着,要是有机会,一定得想办法拿下这个家伙,不过今天嘛,就
先小小的欺负下她好了。

  沈独强忽然收紧自己的双腿,用大腿紧紧夹住了师妃烟的小脚,虽然师妃烟
有能力挣脱,但是那势必要跟沈独强掀桌子才行。自己倒是无所谓,甚至沈独强
的生死,师妃烟都不在乎。但是,如果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让王逸陷入新的麻
烦,那师妃烟是绝对不愿看到的。

  师妃烟稍稍扭了扭身子,动了动脚,但沈独强夹地太紧,师妃烟根本没有挣
脱的机会。师妃烟又扭了扭脚趾,想着像挠痒痒那样,挠一挠沈独强的肉棒,没
成想,挠到了沈独强的龟头上,爽得沈独强差点叫出来。

  看着师妃烟扭动的样子,王逸察觉到了一丝异样。

  「怎么了小烟?出什么事了吗?」

  「没事儿!别闹,打牌呢!」

  王逸一愣,师妃烟之前对自己百依百顺,现在却忽然这么蛮横,虽然有些反
常,但想到她正在为了输钱而头疼,一时间着急上火也正常。于是,王逸也不再
多问什么,而是乖乖坐在旁边,帮师妃烟思考着翻盘的可能性。

  牌桌上,两人厮杀不止;牌桌下,也是暗流涌动。师妃烟虽然无心,但是她
的每一下摩擦,似乎都恰好摩擦在了沈独强的敏感带上。一次还好,但反复的摩
擦,逐渐让沈独强有了射精的欲望。不仅如此,因为焦躁和紧张,师妃烟的小脚
上,也渗出了一层细汗。足底的细汗,配上摩擦的热度,慢慢发酵蒸腾,淡淡的
酸味,从沈独强的桌下传来。沈独强一低头,对于足控来说,那可是「色香味俱
全」——哦,味还没尝到,如果可以,沈独强倒是不介意尝尝这小萝莉的脚,是
个什么滋味。

  一番交锋之后,沈独强终于在牌桌下败下阵来,精液噗噗地射在了自己的裤
子里,而师妃烟则被脚上那股粘腻的感觉恶心到,收回了自己的脚丫。

  与此同时,约定的时间也到了,赌局到了结束的时候。师妃烟清点了下筹码,
虽然比起自己大败之前少了很多,但总的来说,也算小有营收。不过,这点,还
远远不够王逸拿去打通关系。

  三人不约而同地看向窗外,只见天色已深。起身不便的沈独强,邀请王逸和
师妃烟留下赞助,顺便再聊聊今后的事情。师妃烟自然无所谓,王逸想着师妃烟
一天赌战,精力消耗很大,便给沈冰儿发了个消息,说今晚不回了。

  「还好家里有些方便的吃食,二位,招待不周,还请海涵!」

  说着,沈独强从冰箱里取出一堆速食套餐。不过王逸看了看配料,就知道,
这可和普通的方便快餐,是云泥之别。

  有人请客,不吃,那是对他人的不尊重。在师妃烟严密的监视下,沈独强也
没动什么歪脑筋,当然,主要是因为,他手里的迷药,已经没有了。

  三人草草吃完,沈独强带着师妃烟和王逸去客房休息。有钱人家的生活,自
然是相当奢华,客房也是自带豪华卫浴,隐私安全,都不用担心。

  现在的师妃烟已是萝莉身,虽然王逸知道她是自己的前世妻子,但是要现在
的他带着这么个小萝莉一起洗澡,他总是担心自己会被三年起步。

  师妃烟虽然不太懂当代的法规世俗,但冷静下来的她,也会乖乖听王逸的话。

  于是,两人分开洗漱后,便分开盖了两床被褥。不过,刚一躺下,师妃烟就
觉得心里不安。毕竟今晚也算是「深入敌穴」,就这么贸然的呼呼大睡,岂不是
给了沈独强那家伙可乘之机?

  「小烟,这么晚了,你去哪里?」

  师妃烟穿好衣服,正准备悄悄溜出去,才发现王逸根本没睡着。

  「你睡吧,我出去盯着那家伙。」

  「可是,你一个人。 . .」

  「放心吧,来找你的路上,不睡觉的日子,可多了去了。这点熬夜,对于我
们这种修为的人来讲,根本没感觉。」

  师妃烟在王逸额头亲亲一吻,红着脸,跑了出去。

  关上门,师妃烟深呼吸几口,定了定神,缓和了下刚才激动地心情。

  「真是的,又不是第一次了,怎么还这么紧张呢。 . .」

  师妃烟拍拍自己的脸,朝着沈独强的房间走去。而此刻,沈独强正在房间里,
做着男人该做的事情。 . .沈独强躺在床上,肉棒高高的翘起,双手握住那远超
常人的粗大肉棒,不断的撸动着。而沈独强的脑子里,满满的,都是师妃烟那白
嫩的小脚丫。

  咚!沈独强的门忽然被打开。一直独居的他没有锁门的习惯,这才想起,家
里今晚来了客人。

  而师妃烟,也是不在乎繁文缛节的人,直接大步走进,却正好撞见沈独强正
在打飞机。

  「呃。 . .这。 . .那个。 . .师妃烟小姐。 . .我。 . .」

  沈独强尴尬至极,但心中又暗爽:反正不是老子吃亏!

  而师妃烟倒也没有太多的羞涩,这倒是让沈独强有些意外,还以为是迷药起
了作用。事实上呢,确实和迷药有些关系。不过,那也是因为迷药和诅咒在不断
侵蚀师妃烟的心智,让她对男女之事逐渐淡忘的结果。

  现在在师妃烟的眼里,沈独强的肉棒,只是适合亲密之人观看的躯体部分而
已。作为仇家,撞见了,也无伤大雅。

  「你不会以为,你今天赢了吧?」

  师妃烟双脚互踩,脱掉鞋子,站到了沈独强的身边,一脚踏在沈独强高高抬
起的肉棒上,用力地踩踏起来。

  沈独强又痛又爽,虽然他不清楚,这位姑奶奶到底有何贵干,但是自己孤独
的肉棒,能被这萝莉的嫩足踩踏,那可是十足的爽感。

  「不敢不敢!姑奶奶,我,我今天不是都输给您了嘛!哎哟,轻点儿!」

  嘴上求饶,但沈独强心里却巴不得师妃烟再用力些,再快些,好好踩踩自己
的肉棒。不知道是不是沈独强吃准了师妃烟现在的性子,听到了沈独强的求饶,
师妃烟反而玩心大盛,想要好好折磨下这个恶心的家伙。

  「哦?这就求饶了?可我还没想好要不要饶过你呢。继续给我求!」

  师妃烟双手叉腰,脚继续用力压住沈独强的肉棒,前后不断地摇晃着,摩擦
着沈独强的肉棒。

  「哎哟!好疼啊!好姐姐,求你了,可别用力踩前面啊!」

  「前面不要?好啊!」

  然后,师妃烟就如沈独强预料的那样,用自己的脚心压住了沈独强的龟头,
用力地揉搓了起来。光滑细腻的脚底用力地挤压在沈独强坚挺火热的肉棒上。虽
然师妃烟不太懂男女之事,但是这股藏在本能里的冲动,还是让她慢慢浑身发热。
更不用说沈独强的肉棒又热又大,正不断散发着充满雄性魅力的气味。即便师妃
烟心系王逸,但身体还是架不住这种强烈气味的熏染。

  「混蛋!下次,我一定会要你把钱都吐出来的!」

  师妃烟一边喊着,一边用力地踩踏着沈独强的肉棒。渐渐的,师妃烟的脚底
也逐渐冒出了细汗,粘粘的,滑滑的,脚心越来越热,让沈独强的肉棒,越来越
舒服,甚至有了射精的冲动。

  虽然师妃烟不知道何为射精,但是她敏锐的感知到,自己脚下的东西,正在
不断地抽搐,膨胀,颤抖。她以为沈独强有什么反抗的秘术,紧张地收回自己的
脚,却不料,沈独强的肉棒失去压制之后,立刻弹了起来,积蓄许久的浓精,也
得以释放,噗嗤噗嗤地射了出来,高高的喷起,淋得师妃烟满脸都是。

  「呕!。 . .这是什么东西,恶心死了。 . .」

  师妃烟擦了擦脸上和头发上的精液,被那股腥臭的气味熏得有些头痛,但是
这股味道,又让她有些熟悉。 . .「我说,师妃烟小姐,白天的赌局,都已经结
束了。你还这么缠着我,是不是有些,愿赌不服输啊?这可和王逸的性子,不太
搭调哦?」

  虽然师妃烟脸皮厚,但是只要一提到王逸,她还是很收敛的。师妃烟转念一
想,自己再这么无理取闹,确实说不过去。于是,她准备找个借口开溜,勉为其
难地放过沈独强。

  可就在她准备离开时,沈独强却告诉她,自己也不是不愿意和她再来个新的
赌局。

  「哦?特殊的赌局?你说,让我听听。」

  「就是。 . .」沈独强充满色欲的目光,在师妃烟的双脚上徘徊着,「用你
的双脚和双手,来折磨我的身体。半小时内,我若是坚持住了,便是我胜;没坚
持住,便是你胜,白天的钱,我如数奉上!」

  「那,要是你赢了,你要什么东西?」

  沈独强嘴角一歪,拿出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项圈。

  「带上这个就可以了。」

  师妃烟接过项圈,仔细端倪一阵,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便答应了下来。

  在师妃烟擦拭过自己头上残留的精液之后,赌局便开始了。

  师妃烟先是如沈独强所说,坐在床上,伸出自己的双脚,然后并拢,脚心相
对,紧紧地握住了沈独强的肉棒。

  一开始上下摩擦时,有些许干涩,显得阻滞,于是在沈独强开口之前,师妃
烟便向着沈独强的肉棒上吐了些口水。师妃烟还以为这是对沈独强的羞辱,却不
知道,这对沈独强而言,可是莫大的情趣。

  有了唾液的润滑,师妃烟的揉搓变得更加的顺畅。身为修炼者,师妃烟体力
惊人,常人双腿悬空的揉搓,不出一分钟,就会叫苦不迭,而师妃烟愣是上下搓
动了一刻钟,都不带减速。

  「这么慢的话,我可是不会有感觉的呢!」

  「嘁,我还怕你不成!」

  师妃烟的好胜心被激发了起来,沈独强稍微一点激将法,师妃烟就会如他所
料的行动。师妃烟的双脚,紧紧夹住了沈独强的肉棒,她不停地往肉棒上吐口水,
好用最快的速度摩擦着。

  但是,她怎么会知道,沈独强早就用独门的锁精术,把自己的精门牢牢管住。
现在的沈独强,尽情地享受着师妃烟萝莉嫩足的服侍,而丝毫不担心射精的问题。

  「可恶。 . .居然还没感觉吗。 . .」

  「是呢,要不,你再试试用手?」

  看用脚不成,师妃烟便跟着沈独强学了学,临时用手,撸起了沈独强的肉棒。

  细软香滑的小玉手上,霎时间,粘满了唾液和先走汁。粘乎乎的,搓一搓,
全是白色的泡沫。师妃烟虽然觉得恶心,但赌约已成,也不肯反悔,只好继续努
力的搓动下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师妃烟只想着让沈独强射出来,却忘记了看时间。沈
独强心里算着,时间早就过去,不如再来狠点。

  「哎呀,要是你亲一口,我肯定就射出来了。」

  被激将多次的师妃烟,也慢慢醒悟了过来。可是不愿认输的她,怎么会放过
这最后的可能呢?师妃烟强忍着肉棒上面复杂的气味,低下头,亲了亲沈独强的
肉棒。

  看着十几岁的萝莉亲吻自己的肉棒,沈独强再也不想忍下去,打开精门,让压
制许久的浓精,喷的师妃烟满脸都是,有些还射进了师妃烟的嘴里。

  「呸呸!。 . .这,这算我赢了吧!」

  师妃烟一边吐着精液,一边擦拭着眼睛上的精液。

  「哎呀,可惜啊。 . .」沈独强拿出手机,「就差三分钟呢。 . .」

  「可恶。 . .」师妃烟攥紧拳头,但也只能认输,「我照做便是!」

  师妃烟乖乖戴上了项圈,一瞬间,项圈便消失在了她的脖子上。

  「怎么回。 . .」

  「现在,叫我主人!」

  「呃。 . .!主。 . .主人。 . .」

  「来,亲我的脚。 . .」

  「是。 . .」

  师妃烟亲吻了沈独强的脚趾,乖乖匍匐在沈独强的脚下。

  「好了,擦干净之后,就回去吧!然后,忘记今晚发生的一切。」

  「是。 . .主人。 . .」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