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深渊魔帝艾拉蒂雅】(第一幕第七章)崩坏(下)【作者:月见闪光】

第一文学城 2021-05-03 03:06 出处:网络 作者:ppaaoo
作者:月见闪光 字数:8309   艾拉蒂雅最终还是听从地爬上了木台。   本就已经是没什么腕力的身体,眼下的姿态更是不可能做出什么有效的抵抗,
作者:月见闪光
字数:8309


  艾拉蒂雅最终还是听从地爬上了木台。

  本就已经是没什么腕力的身体,眼下的姿态更是不可能做出什么有效的抵抗,
只是白白让自己多忍受挂在身上的铃铛的刺激。而且,都已经坚持到了这里,距
离希儿的越来越近,只待找到一个看守松懈得以独处的时机,断没有在这里翻脸
的理由。

  (没错……都是为了希儿……为了希儿……这种事情不算什么……)

  但当她颠着胸部,摇摇晃晃地登上过于狭窄陡峭的阶梯后,看着横亘在眼前
的麻绳仍然重重地咽了口唾沫。眼前的绳索像是由令人临时匆忙搓出来的一般,
用料简陋,因为制作者的糟糕技艺而布满了瘤节和毛刺,还被不知多少人使用过,
沾满了暗色的体液痕迹。想到这样的东西竟然要紧贴自己最重要的秘处,艾拉蒂
雅就不禁身体发抖,仿佛回到了第一次被雄性的性器贯穿那时。

  (这种事情……这种事情……)

  看着她犹豫,两旁有小劣魔飞来,挥舞着,大抵是代替登不上这个狭窄木台
的士兵们行使监督的职责。这种魔界特有的生物身高不过人腰,四肢都像婴儿一
样纤细,但没有任何婴孩的可爱之处,皱巴巴的脸上总是挂着让人不舒服的笑容,
被驯养来担当一些无需智力的简单劳务。而今天自己竟然要被这种奴隶都算不上
的低等生物使唤了!艾拉蒂雅狠狠瞪了它们一眼,盘算着迟早有一天要让这些丑
陋的生物灭绝,还是听从地小心跨上了麻绳。不知是否有意设计,木台的梯子在
靠墙的那一面,艾拉蒂雅要跨过绳索,就几乎得朝着整个广场高抬起腿,让小穴
黏黏答答的淫靡状况被几乎所有士兵和奴隶看到。蜜液自从被挂上铃铛开始就一
直止不住,到现在已经蜿蜿蜒蜒地留到脚跟了。

  (反正……反正都已经被看过了……不算什么……不算什么……!)

  少女咬着嘴唇,把右脚一点一点抬过腰,感受着几乎毫无例外地集中在自己
下体上的炽热视线,越过绳索,在另一边小心翼翼地放下。聚集在身上的视线依
然刺得皮肤生痛,不过很快她就注意不了这些了,因为另一种更夺人心神的感觉
正从下身传来。

  (呜嗯……感觉……好奇怪……)

  拇指粗的麻绳勾着整个股间,正正卡在蜜裂的正中,不规则的毛刺扎着娇嫩
的阴唇,让她控制不住地扭了扭身子。落得位置不好,绳子上正好有个凸起的瘤
节,陷进小穴之中,若即若离地触碰着内里的媚肉,更是惹得人身心难耐。

  艾拉蒂雅忍受不住地往前蹭了蹭身子,那个瘤节就噗扭一声地滑开了,带着
蘸得满满的蜜液。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一直止不住的淫水现在成了小穴和绳索
间完美的润滑剂,防止了过于刺激的摩擦。于是她终于能松一口气,将心中和紧
张和隐隐约约的空虚一并呼出,瞥向旁边还跟着自己的小劣魔,不耐地说,「就
这么走就行了吧?我……——?!?」

  然后,就像至今似乎已经发生过很多次的那样,艾拉蒂雅刚刚有所放松,下
体就被猛烈地勒了上来。她下意识挺直腰,仰过背,又被铃铛扯着乳房弯下了身。
大魔神被这一波突然袭击折腾得娇喘连连,好不容易缓过气来,看到的是一只小
劣魔正在高台的另一边转着绞盘绷紧麻绳。

  (这些低等生物……!)

  艾拉蒂雅的愤怒很快变成了惊慌,因为在麻绳压迫到秘部后,小劣魔仍然没
有停下转动绞盘的动作。艾拉蒂雅被一圈一圈加大着压迫的麻绳逼迫着绷直了腿,
又踮起足尖,但无论抬高多少,麻绳的压迫总是如影随至,时刻紧逼着少女娇嫩
的蜜裂。

  (没、没有智力也要有个限度吧!?到极限了!已经是极限了啊!)

  不理会少女内心的呼喊,小劣魔最终一口气把绞盘转到了底,于是在半人高
的狭窄木台上,艾拉蒂雅白玉般的脚背几乎直立,仅能用小巧的趾尖点着台面站
立,饶是如此,麻绳也有一半陷入小穴之中,粗粝的表面,甚至剐蹭得到里面的
媚肉。

  (啊……啊……)

  艾拉蒂雅脚尖摇摇缓缓地点着地板,想要夹住绳子减轻负担,但比例过于标
致的大腿怎么也够不到跨下的三角真空。她继续做着无谓的尝试,视线从笔挺到
极限的背脊上小心地瞥着仅有肩宽的木台,心中呜咽。

  (不、不行……办不到……这怎么可能走得了……)

  但小劣魔可不管这么多,这些确确实实的低等魔族既没有理解状况的智力,
也没有同情他人的智力,只要看着少女没有如命令那般前行,便举起鞭子,噼啪
一声地抽打在光洁无暇的臀瓣上。

  「咿?!?」

  艾拉蒂雅被抽得向前踉跄了一大步,蜜裂「哧溜」地滑过麻绳,身体立即就
像受了雷击一般在原地痉挛起来。魅魔做的身体不会因为这种程度的动作受伤,
但波涛般汹涌的快感几乎能让她的脊髓融化。身后的小劣魔继续抽着鞭子,艾拉
蒂雅困在原地,进退为难,不知是继续让绳子欺凌着小穴还是任鞭子拍打着屁股,
所受的折磨才会更小一些。

  高台下奴隶的队伍继续前进着,安担忧地驻足往这边看了片刻,立即就有士
兵过来催赶。一直安静地任士兵摆弄的百合色少女在这一刻突然锐利地瞪了回去,
眼睛里的冷意甚至让这些惯于欺辱奴隶的士兵瑟缩着退了半步,然后大概是觉得
在同僚前丢了面子,马上色厉内荏地大叫道:「干嘛!?你要反抗吗!?」

  安不回话,双手静静地垂在身侧,眼睛在近前士兵的脖颈上停留半会儿,便
开始扫向其他的看守。

  「安……」艾拉蒂雅赶忙出声提醒,即使靠着仅剩力气发出的声音又尖又细,
不知道能否隔着遥远的距离传到,「我……没事的……」

  ——是啊,还要去救希儿的,这里不忍耐不行……不坚持不行……为了希儿
……这种事情…………

  小劣魔的鞭子继续抽来,艾拉蒂雅又被迫向前挪了一步,于是再也说不出话
来,咬着唇,眼睛苦闷地紧闭着,只有股间的蜜液不住向下滴答。

  但拼上了命的话语似乎总算得以传达,安又盯了面前的士兵一眼,不甘不愿
解除了架势,转身大踏步地向着队伍的前方而去,一时竟然没有卫兵敢于阻拦。

  这过程间艾拉蒂雅已又向前挪了一步,脚尖够了半天才成功着地,站稳后纤
细的肩膀依然剧烈颤抖着,玉雕般的脚背让人担心随时都会折断。她僵着背脊,
又在原地忍耐了好一会后才睁开眼,终于看到金发少女的身影消失在通向地牢的
阶梯上。

  (啊……啊啊……终于……终于……)

  她大松一口气,肩膀逐渐停止了颤动,脚跟也跟着放低了点。

  ——终于不会再被安看着了……!

  艾拉蒂雅如释重负地松开嘴,大喘着气,任涎水自嘴角拉出丝线。

  尽管已经被侵犯过,被凌辱过,在被救出的时候,可能什么都被看光了。但
不知为何,无论如何,无论如何,艾拉蒂雅就是不想让安看到自己绝顶的模样。

  而只要不被安看着…………

  (反正,也已经在那些士兵们面前那样潮吹过了……反正,这些小劣魔根本
看不懂……所以没关系的吧……?)

  (都已经忍耐、忍耐到现在了,稍微、稍微放松一下也没关系了吧……?)

  艾拉蒂雅精神恍惚地一点一点放低腰身,将自己的体重往麻绳上压了过去。

  (因为……已经……已经……已经忍不住了嘛……?)

  被士兵视奸着,被奴隶轻蔑着,被淫具一刻不停地撩动着身上重要而敏感的
部位,对快感的忍耐早就越过了艾拉蒂雅的界限,过度强忍的恶果排山倒海而来。
她浑身泛起煽情的绯红,大脑被烧得晕晕乎乎,思考彻底停摆已然多时,刚刚对
安的劝说已经是最后的理性。现在,再无抑制自我的能力,伟大的魔神近乎急不
可耐地将整条蜜裂向着粗糙的麻绳上蹭去。甚至连后面不断抽来的鞭子都不再理
会,还稍稍挺起了屁股,好给小劣魔们更多抽打的角度。

  (啊嗯?……想去……想去……好想去……?!不是在忍耐中不小心泻出了
一点的那种程度,而是仿佛能让脑髓都蒸发掉的那样……!

  (啊啊?……!再、再用力一点……呼哈?……明明是低等生物中的低等生
物……我,要被小劣魔欺负到去了……?)

  小劣魔完全不知自己正从刑罚者变成淫悦的道具,只是按着命令抽打着驻足
的少女,很快就将圆润雪白的臀肉鞭成了一片桃红。艾拉蒂雅表情里全然不见先
前的痛苦和憋闷,妖冶妩媚地回望了一眼,就这么在大庭广众之下扭起了腰,不
再压抑的娇吟接连从口中传出,小穴里汩出的爱液,也开始带上了粉色的催情色
彩。

  在欢愉中她听到下边士兵的交头接耳。

  「喂,那个逃奴,是在自慰吗……」

  「真不得了,也处理过好几个逃奴了,第一次看到会有在这种状况自慰的…
…」

  「可恶,这个骚逼还摆这种表情……真是违反禁令也想把她肏到哭啊。」

  (是啊……自慰怎么了嘛……就算是魔神也……就算是魔神也……)

  (反正……你们这些雄性无论如何就是想要欺负人家的吧?……就是想要侵
犯人家,看人家高潮的吧……?)

  她用同样的妩媚眼神扫视过下方围观的士兵,尤其那些交头接耳的士兵身上
多停留了片刻,然后闭上眼,一心一意于自己的自慰上。他人的话语和视线此刻
完全动摇不了她的沉醉,甚至更为其添了把火。双手被缚的焦躁,乳铃对胸部的
捉弄,,小劣魔节奏有序的鞭打,以及来自四面八方几乎和触摸与舔舐无异的视
线,所有一切都在此时成了绝妙的煽情,促使少女在粗粝的麻绳上更加奋力地动
着腰,向着期待已久的高峰一点一点攀登。

  (那就……好好看着吧……最强魔神的……超盛大的绝顶……要来了哟……?)

  快感如电流一般在全身窜行,转瞬在脊柱上汇成盛大的奔流,将少女本就运
转不良了的大脑搅得更加混乱。身体的热量节节攀升,小腹里烧灼感和憋尿感一
同膨胀,对艾拉蒂雅来说初次经历不过一个月前,转眼就快比什么都还熟悉了的,
名为绝顶的体验已经近在咫尺。

  「啊啊?……马上……就差一点了?……嗯哼?……要去了……要去了?!
要去了要去了要——…………诶?」

  但这近在咫尺的熟悉顶峰却最终怎么也登不上去,只差半步的感觉徒让人更
加焦躁。艾拉蒂雅将身子更加地向麻绳上压去,在更强烈的刺激里按捺不住地叫
出声,感觉熟悉的一切都于奢华的身体里快意流淌,唯独最关键的宣泄无法达成。

  「为、为什么……为什么……去不了……」

  「这是对你的惩戒,区区逃奴可别以为能轻松地玩乐。」卫兵队长语气冰冷,
「走完之前不准给我高潮!」

  身上的三枚惩戒铃散发出若隐若现的魔力波动,正是它们将少女的绝顶止在
了最极限的位置。

  「怎么……这样……」艾拉蒂雅二度颤抖起来,眺望着前方延伸还不知几十
米的绳索,感受着卡在喉咙里,卡在小腹中能让人发疯的快感,表情绝望。会死
的……就算……再怎么想要激烈的绝顶……要到那里才能去什么的……办不到的
……高潮前自己就会死的…………

  而绝望中时间依然流淌。

  ——啪!

  「咿?!?」

  小劣魔的鞭打还在继续,在无法高潮的现在,这也重新变回了一种酷刑。艾
拉蒂雅勉强着再往前走了一步,脚尖已经颤抖得快支撑不住,全身四处的快感无
法宣泄,单纯地在体内堆积,已经快连脑髓都能蒸发,先前试图自慰的愚行,更
让这种积聚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

  ——啪!

  「啊呜?……不行的……饶了我……」

  她再也提不起骄傲的心情,哀求地向身后看去,只看到了几张戏谑嬉笑的表
情,仅有婴孩智力的小劣魔,纯粹将对少女的折虐当成了一种玩耍。

  ——啪!

  「咕咿?!?……不要……这样去了的话……我会坏掉的……会坏掉的……!」

  快感继续堆积,发酵,膨胀,已然到了令人比起期待更多感到害怕的程度,
要是这样的一口气爆发出来……艾拉蒂雅只是想象都能感觉到小脑的颤抖。

  ——啪!

  「咿咦?!?!?不要……!快住手……!真、真的会变成除了高潮什么想
不了的废人的!快住手……!」

  ——啪!

  「啊……啊啊?……安……救我…………」

  这次的呼唤没能唤来奇迹,百合色的少女去到了听不见呢喃的地方。艾拉蒂
雅在绝望的等待和持续不停的鞭击里突兀地脱了力,身体顺着重力下坠,又马上
被深深陷入小穴里的绳索惊醒,两脚慌张地在空中扑腾几下,也不过是自己把自
己往地狱更推了一步,终于再无力维持平衡也再无力抵抗快感,三枚寸止的铃铛
闪灭几下后就被大坝决堤般的快感冲破,紧随其后一声天鹅临终般的绝叫响彻城
堡,魔法道具也压制不住的潮吹从少女的下体喷薄而出。艾拉蒂雅两眼翻白,身
体晃荡两下后,在叮当的铃声里一头栽到了地上,在额头触地的冲击里一时失去
了意识,下体的失禁因此更加失去控制地久久持续,伴随着身体不时的一阵痉挛,
很快在身下积出了一片水洼。

  而仿佛还嫌她此刻的模样不够悲惨一般,士兵队长走过去一脚踩在了少女的
脑袋上,并深深地往地里碾了碾。

  「呜……噗咕?……咕?…………」

  脚底下,少女发出零星几声没有含义的喉音。天生的超凡存在,司掌深渊的
大魔神,力量、财富、美貌,拥有魔界一切让人殷羡之物的魔帝陛下,此刻被区
区管理调教奴隶的下级士兵用老旧皮靴踩在脑袋上,能做的反应只是无意识翘起
的股间处潮吹更盛烈了一些。紧贴着地面的美丽脸庞上,是找不见丝毫威严的恍
惚和欢愉。

  过量积蓄的快感全然不是一次两次的高潮能够释放,大坝一经冲破,艾拉蒂
雅的神智就完全地溺毙在了快感的洪流中,再也没有浮起的机会,于是什么都做
不了的,什么都想不了的,任美好的身躯被致死性的极乐完全支配,在肮脏的地
面上一个人停不下来地连续绝顶。

  「真是精彩的高潮秀啊,竟然能够潮吹成这样……」士兵队长居高临下地说
着,继续用黑缎般的秀发擦着鞋底,「虽然看小穴的时候就明白了,你啊,真是
不得了的母猪啊。」

  「嗬呃……啊……咳……」

  「但你还真是漂亮啊,就算是奴隶以下的母猪,要这么惩罚你还真有点不忍
心呢,可惜规定就是规定。」男人这么说着,表情和语气里却丝毫没有同情的痕
迹,反而还更有力地往下踩了踩,「不过,反正你本来就是想被这么对待才故意
被抓回来的吧?是吧你这区区这么短一段路都走不完就高潮成这样了的受虐狂母
猪!」

  「噗呜!?咕、咕呜?!?」

  一大淡粉色的蜜液代替回答一般地从少女的小穴中喷出,将空气都染上了甜
腻的味道,而这到底意味着肯定还是否定,就连艾拉蒂雅自己也分不清楚了。

  「但,算了,这次就放过你吧。」士兵队长终于把脚挪开,顺手解开少女背
着的手铐,踱到旁边接过一把椅子坐下,解开裤袋,粗大丑陋的阳具从胯间昂昂
升起,「过来,这是给奴隶的奖励。」

  「……………………诶?……啊?……什么……?」艾拉蒂雅恍惚地抬起脸
来,甚至没有整理被踩乱的头发的余力,看着几乎顶到脸上的腥臭的巨物,眼睛
里久久的没有焦点。

  (混蛋……说什么奖励……想要侮辱我到……什么程度…………)

  (想要侵犯就直接来啊!小穴还是屁股还是哪里都随你便!……因为自己的
错,让希儿被你们这些渣滓抓到,所以为了希儿,自己会被你们怎么样,都早有
心理准备了……但想要我主动侍奉,门都没有!)

  (我可是……深渊魔帝……我可是……魔界现今唯一的魔神……!就算现在
被困在这种受制于肉欲的身体里,我也,我也!绝对不会向你们这些渣滓屈服的!)

  (明明……明明应该是这样的……)

  但等艾拉蒂雅回过神来,眼前却已是男性的胸脯和不美型的肚腩。她的双手
不知何时已亲昵地环过士兵队长的脖子,整个身子跨在他的身上,毫无矜持地大
张开腿,一张一合的小穴正对着下方昂起的雄伟阳具。

  (为什么……为什么……?)

  艾拉蒂雅满心困惑,纤腰却毫无迟疑地一点一点往下沉着。

  (啊啊……这已经……这已经……)

  (已经不能拿『为了希儿』当借口了……)

  然后,在近在咫尺的雄性气息的包围下,她露出了仿佛放弃一切的表情。

  (对不起……是我自己想被欺负……对不起……是我自己想被侵犯……对不
起,希儿,安,我现在……好想要子宫也被欺负得一塌糊涂啊……?)

  (魅魔……不,芙丽妲,拜托了,避孕项圈,要起作用啊,因为我现在好像
……一定会受精的呢……?)

  终于腰沉到了能直接感受到肉棒热量的高度,高傲的魔帝少女已经满脑子只
剩先前数次子宫被精液注满时的幸福感,再也无法忍耐,就要一口气坐下,让面
前的雄性彻底贯穿自己。

  但士兵队长却在最后一刻伸出手,托着少女的臀瓣,将她制止在了半空。

  「……哎?」艾拉蒂雅困惑地望着他。

  「奴隶在领受奖励前,还有要说的话吧?」男人戏谑地说。

  艾拉蒂雅明白了他的意思,脸立即涨得通红。「啊……啊啊……」

  ——不可以啊!那种事情,已经不是魔神什么的问题了……只要是女孩子…
…只要是有自尊的人……那种事情都不能……

  但心中的焦躁迅速膨胀,转瞬之间,世界好像只剩下了身下的丑恶巨物,热
量隔空传来,刺激得小穴还未接触就用淫水将之整个涂得湿亮。

  「主人大人……」她嗫喏着开了口,嘴唇的颤抖不知是羞耻还是兴奋。

  ——我可是……魔神……

  「拜托您……」

  ——我的小穴,我的子宫,才不是,为了你们这些低等生物……

  「快点抚慰一下可怜的雌奴隶吧……——??!!」

  男人在她说出最后一个音节前突然挺腰,一气将整根阳具直插到底,早就高
潮过不知凡几的小穴无从产生任何阻碍。艾拉蒂雅一瞬间被仰过玉颈,但马上就
用双手双脚一起抱住面前的男人,紧紧抱住,亲密得宛如恋人间的交合。她还想
主动地扭动腰肢,但男人不给这个机会,托着大腿和屁股站起身来,仿佛要殴打
娇嫩的媚肉一般地大力抽插着,每次肉棒的进出都从小穴里榨出大股的蜜液,宽
阔的门前广场上淫靡的水声一时响个不停。

  (啊……被侵犯了……终于、被相当厉害地侵犯了……?!)

  (其实被看着小穴的时候就想要了?……一直一直都想要了?……竟然现在
才……真是太坏心眼了……?)

  (哈嗯?……!去了?……!)

  艾拉蒂雅的身子一边因绝顶而痉挛,一边仍然死死交缠住男性的身体,生硬
地扭着纤腰,迎合着在自己体内侵犯的巨物,还没取下的淫具铃铛在两具肉体之
间左右碰撞。这让士兵队长觉得有些碍事,也不甘心被这么单方面地,拎着脖子
将亲昵地抱着自己的少女取下,返身从背面二度侵犯,肉棒换了个角度更加激烈
地贪图着少女体内的温暖,而被誉为名器的小穴也努力不让其失望,无论面对怎
样的突入,都将之紧紧包裹得不留死角。

  「他妈的,一直摆着副了不起的表情,这会小穴吸得这么厉害,你这骚逼到
底榨干过多少人了啊?」男人辱骂着,一边动作一边狠狠搓揉着少女的乳房,五
根手指都深深地陷进了丰满的白肉里。

  孤傲的魔帝此刻任着这样的辱骂和蹂躏,甚至还娇吟着伸手勾起小腿,在头
顶把玉足绷得笔直,主动给男人让出更多冲撞自己股间的空间。她的世界里已然
只剩下了于自己肉穴里反复抽插的肉棒,仿照本体做出的名器小穴亦不负期望,
把无论怎样插入的肉棒都裹得严严实实。

  (啊?……好厉害……好厉害?……子宫被顶到了?……又去了?!……今
天到底要让人家绝顶多少次啊?……)

  (但是……还想要?……还想还想……?!)

  被少女的表情和动作进一步地刺激了施虐心,男人又将艾拉蒂雅推倒到了地
上,抓着两只白玉般的脚踝一口气压到纤细的肩上,看着少女因此只能勉强挨着
地面的翘臀,以及面朝自己毫无遮掩的蜜穴,全然不担心其是否会折断地,将自
己的整个身子压了上去。

  (呜咕?!……这个……这个…………)

  艾拉蒂雅一下被冲击得翻过了白眼,脑里闪回起了身处魅魔的地牢里的时刻。
生而为超凡的魔神第一次邂逅自己属于雌性的一面的日子。为了逃避邪淫的诅咒,
进入了这样的身体里,却反而被正眼也不愿瞧的盗贼骑在身上,压在地上,蹂躏,
播种,任自己如何哀求和气绝也不停止地反复侵犯。当时那与现今同样的屈辱姿
势永世难忘地刻在自己的记忆里,并且……

  ……成了自己最喜欢的姿势。

  (啊啊?——!就是、就是这个!一直、一直很想再被这样侵犯一次的?!)

  (被强壮的雄性按压在地上,大腿扳到有些痛苦的程度,子宫一刻不停地受
着侵犯,反抗和逃跑的机会都没有的,仿佛在说一定要让自己怀孕一样的姿势…
…?!不妙,不妙不妙不妙,这下一定会怀孕的,这下肯定肯定会怀孕的了?!)

  (但是,那也没什么不好的吧?既然生有这样的器官……既然生有这种对战
斗,对统治都毫无作用的器官……就是为了有一天接受雄性的种子,诞下子嗣的
吧?……)

  (和这种……踩过自己的脑袋的,能把自己欺负成这样的雄性……一定可以
诞下非常强壮的子嗣吧??)

  (啊啊……好期待……?)

  最后一发猛烈的突刺后,肉棒抵着子宫喷出白浊,将积攒多日的种子一次挥
霍干净后,还用力地往里扭了扭,好把更多的精液堵在少女的纯洁的子宫之内。
卫兵队长这才满足,噗扭一声地拔出阳具,盈余的白浊立即从少女的蜜穴里逆流
而出。而艾拉蒂雅双目失神,神情恍惚,沉浸在想象与现实的双重刺激中,即使
侵犯结束也维持着同样的姿势不愿改变,只有丰满的胸脯剧烈起伏,证实着刚才
交合的激烈。

  等她眼睛重新找回焦点后,发现士兵队长已经不见踪影,周围被普通士兵围
得水泄不通,其中不乏有自己自慰时在下边议论的人,以及刚刚才从别处或路过
或赶来的。她向所有人回以一个没有惧色的妩媚笑容,缓慢地抬起双手,绕过依
然抬起大腿和屁股,把小穴向着众人扒拉得更开了一些,里面立即就有白浊伴着
潮吹一起喷出。

  (啊啊……真是……太期待了……?)

  她仿佛心满意足地合上眼。 楼主能在文章开头放个前面章节的链接吗  等级不够不能搜索 一章一章的好难找 呕吼开始堕落了吗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