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Project

第一文学城 2021-04-17 03:06 出处:网络 作者:ppaaoo
作者:一只神隐的狐神明 字数:7180   (Cn日辰:源博雅- 原皮肤)   (Cn红渡:夜叉- 觉醒)
作者:一只神隐的狐神明
字数:7180


  (Cn日辰:源博雅- 原皮肤)

  (Cn红渡:夜叉- 觉醒)

  (Cn琥珀:青行灯- 汉元素同人旗袍)

  友情客串:(Cn妖狐:鬼童丸- 原皮肤)

  (Cn影子:缘结神- 原皮肤)

  广州又因为冷空气的袭击,而迎来了广州史上最冷的一次元旦漫展。

  但是日辰这次趁着自己的女朋友琥珀也有假期,就顺带带着琥珀一起去了广
州。

  本来他们31号早上从香港出发去广州的时候还能穿着短袖,晚上却因为冷空
气所带来的刺骨的寒风不得不穿上了大衣棉裤。

  但是日辰和琥珀明天的计划都早就定下来了——日辰出源博雅,琥珀出青行
灯的同人旗袍。

  而且日辰跟琥珀出的这两个角色完全没办法贴暖宝宝:日辰出源博雅要光着
上半身,而琥珀出紧身的旗袍贴暖宝宝又会显得很突兀。

  所以说日辰跟琥珀可能要在场外的时候冷上那么一阵子了。

  日辰跟琥珀在酒店换完衣服化好妆之后便往展场走去,刺骨的寒风刮在两人
的身上。

  日辰冷到双手抱紧了自己,琥珀还稍微好一些,但是这阵风又不得不让琥珀
按住自己旗袍的前后下摆——她并没有穿打底裤和内裤。

  也就是说,琥珀的下半身是真空的。

  两人顶着猛烈的寒风好不容易的走到了美食广场那边的过道准备进场才暖和
了起来——最起码的,场内有暖气。

  正当日辰跟琥珀排着队等待进场的时候,日辰透过玻璃走廊看到了在美食广
场外面出着鬼童丸并且跟出着缘结神的影子玩成一片的妖狐。

  本来日辰还打算跟妖狐打个招呼的,结果妖狐跟影子在外面玩的正High呢,
压根就没看到日辰。

  随着人流的缓慢涌动,日辰跟琥珀也进了场。

  日辰跟琥珀在场内逛了一段时间之后,一位摄影拦住了琥珀,问:「不好意
思,请问能帮你拍几张照片吗?」

  琥珀微微的笑了笑,答应了。

  本来琥珀前面的姿势还挺保守的,但是随着摄影师的建议之下,琥珀的动作
也越来越引人注目,吸引到了更多的摄影过来。

  当琥珀在更换自己的姿势时,有那么几个摄影师注意到了琥珀的下半身是真
空的,便尽可能的通过一些刁钻的角度去拍摄琥珀那若隐若现的下半身,从「摄
影师」变成了「色影师」。

  站在旁边的日辰发现事情越来越不对劲,便拉着琥珀的手打算跟琥珀一起离
开。

  不料琥珀却拽开了日辰的手,说:「他们喜欢拍,那就让他们拍呗,你在在
意什么啊?」

  日辰还是拉着琥珀的手打算离开,而琥珀则固执的想要继续留在这里,两个
人就因为这一件事情争执了起来。

  最后日辰也是拿琥珀没办法,赌气似的自己走去了阴阳师的官摊,留着琥珀
自己在摄影区。

  不过,日辰还是有那么一点点担心琥珀的,尽管琥珀在跟自己闹脾气,于是
他打电话给自己的死党红渡,让红渡看着自己的女朋友。

  红渡当时在阴阳师的官摊里跟别人集着邮呢,不过听到日辰的请求之后,红
渡则还是答应了下来。

  红渡在跟人集完邮,拍完大合照之后,便去到了5 号场和6 号场之间的摄影
区,找到了当时还在被那群「色影师」所围拍着的琥珀。

  而红渡就这样子站在琥珀身边,看着被摄影围拍着的琥珀。本来他还没有留
意到什么的,结果琥珀换动作的时候他站在侧面,刚好可以一直看到琥珀那真空
的下半身,让红渡看得他的下半身逐渐的抬起头来,越来越硬。

  不过红渡出的夜叉觉醒皮那一个里三层外三层的复杂的下摆却刚好压在那一
包被黑色三角裤所禁锢住的凸起,让红渡没有那么尴尬。

  过了好久,这群「色影师」才结束了自己的工作,陆陆续续的离开了。

  而正当琥珀想要站起来的时候,那蹲久了发麻的双腿一下子就没站稳,让琥
珀整个人向后倒去。

  不过,还好红渡及时的扶住了琥珀,琥珀才没有真的向后摔倒地上。

  琥珀对红渡说了谢谢之后,红渡就说明了自己来找她的原因,并且说:「你
都在摄影区被认为拍了那么久,不饿的吗?要不我带你去吃顿饭?」

  琥珀本来想拒绝的,但是她的肚子「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很诚实的说出了
她早上跟日辰并没有吃早餐就出来了的事实。

  红渡听到之后就说:「要不要我带你去我酒店那边?我住的酒店那边有一家
很好吃的自助餐。」

  琥珀答应了,就跟着红渡一起朝漫展的出口走去。

  而刚好就那么巧——妖狐跟影子在场内玩够了,打算出场去吃顿饭,反正两
人都有自由行通行证,待会吃完饭还可以回来继续在场内浪。

  不过正当两人准备出场快走到出口的时候,影子被人拦着说要集邮,影子也
不好意思拒绝,于是妖狐便走在出入口那一边的电梯旁边,坐在行李箱上等着影
子跟别人集完邮。

  而恰巧妖狐坐在行李箱上面等着影子跟别人集完邮的时候,妖狐看到了红渡
跟琥珀两人。

  妖狐心想着,那一个出青行灯旗袍的不是日辰的女朋友——琥珀嘛。

  但是妖狐觉得有点奇怪——为什么日辰的女朋友会跟别人一起走呢?日辰他
人哪里去了?

  妖狐越想越不对劲,转头再看却发现琥珀跟那一位出着夜叉觉醒皮的COSER
上了一辆出租车。

  略带怀疑的妖狐打了个电话跟日辰说明了情况,不过打着打着,妖狐话还没
讲完,日辰那边却先把电话挂了。

  红渡跟琥珀刚出了场,一阵冷风就袭面而来,冷到红渡紧紧的抱住自己,而
琥珀则要双手按住自己的旗袍下摆。

  不过好在此时一台蓝色的出租车从漫展外的那一条横在漫展场馆中间的基本
上没有什么车会走过的路上缓缓的行驶着,红渡就将这台出租车给拦了下来。

  出租车停稳之后,红渡拉开车门直接就窜了上车,而琥珀虽然说自己也冷,
但是因为自己那真空的下半身的原因,还是按住自己的下摆,比较优雅的上了车。

  红渡跟出租车司机说去1M酒店之后,出租车就缓缓发动了。

  红渡在跟琥珀上了出租车之后,红渡就开始动起了自己的小心思。

  如果自己这样子做被日辰知道了怎么办?自己当了他那么多年的死党是不是
也得绝交?他要是报警的话自己岂不是会陷进民事纠纷里?

  结果还是下半身的冲动战胜了上半身的思考,红渡还是决定放大胆一点——
毕竟机会就只有这一次。

  而至于日辰,他就想着:朋友不就是拿来坑的嘛,这件事情自己不做白不做
——反正你女朋友真空在那勾引人也不是我想的啊,大不了这个朋友就做不成了
呗。

  他将自己的双手放在琥珀的那双穿着黑色吊带袜的大腿上,问:「琥珀你介
意我把我的手放在你的大腿上暖一下吗?」

  琥珀说自己并不介意,红渡听到之后,手便放肆的动了起来,放在琥珀大腿
上的双手逐渐的向上摸去,伸到了琥珀的旗袍里,用自己的指甲尖挑逗着琥珀的
下半身。

  琥珀推搡着红渡的双手,不过琥珀这半推半就在红渡的眼里就被视为是调情,
手动的就更加过分了,红渡甚至直接地将自己的整根手指都插进了琥珀的肉穴里,
抠弄着。

  而1M酒店距离漫展场馆说近不近说远不远,三四公里,走过去又说远,坐车
过去又是近。

  但恰逢赶上路上道路施工,以及在路上的一单车祸,红渡跟琥珀都在路上堵
了许久。

  总之,待到红渡跟琥珀到了酒店大堂的时候,琥珀的旗袍下摆都湿了一片,
浅蓝色的布料上那一片湿了的痕迹尤其的明显。

  到了酒店的房间之后,红渡就迫不及待的将琥珀压倒在床上,跟琥珀亲吻了
起来。

  琥珀则想推开红渡,因为红渡压在她身上真的十分不舒服。

  红渡再也忍受不了琥珀这一番在他眼中被视为是调情的动作了,他扯下自己
那被下摆所遮着的黑色三角裤,掀起下摆,握住自己的那根已经充血已久的肉柱,
就直接的将自己的肉柱塞进了琥珀的肉穴内。

  虽然说琥珀在过来酒店的路途上被红渡玩弄了许久,但是比起手指大起许多
的肉柱要一下子塞进来,琥珀还是有点受不了,叫红渡动作轻一点。

  红渡听到之后就回答:「放心啦,我一定会把你伺候得比你跟男朋友做的时
候爽很多。」

  说完之后红渡就将自己的动作放缓了许多,但是每一次动作的力度却更加的
猛了——红渡将自己的肉柱缓慢的抽出到差不多到肉冠跟柱身分离的那条线的时
候,又用力一挺,将自己的肉柱送回到琥珀体内的最深处。

  琥珀被这一种刺激感弄得脑内一片空白,每一次红渡的肉柱送到自己的最深
处的时候,她就感觉自己像是触电了一样有一阵酥麻感从那里遍布全身,嘴里也
逐渐的开始喘息出声来。

  红渡见琥珀渐渐的适应之后,便将琥珀的双腿拉到了自己的腰间,让琥珀将
双腿环绕勾搭在自己的腰上,他自己则像一台失了控的打桩机一样在琥珀的体内
疯狂的抽插了起来。

  琥珀被这番动作刺激的大声浪叫起来,双手紧紧的抓住了白色的床单,勾搭
在红渡腰间上的双腿也越夹越紧——自己早上开始的下半身真空去展,红渡的长
时间的挑逗以及现在这番动作,还有背着自己男朋友这些事情的背德感让琥珀再
也忍不住了,下半身喷出了大量透明的淫液,弄湿了两人身上的C 服,也将床单
弄湿了一大片。

  琥珀这一番高潮也没有提前说告诉红渡,长时间忍着自己下半身的红渡也被
琥珀一番高潮所导致的肉穴收缩夹得头皮发麻,也直接就这样将自己的第一波交
代在了琥珀的体内。

  但是红渡的肉柱在干完这一波之后还是没有一丝的软下来的意思。红渡看着
琥珀那穿着黑色吊带袜的双腿,顿时有了好主意。

  日辰本来想着自己在漫展场内在逛一下买点手办或者福袋什么的,结果妖狐
一个电话打过来让日辰他自己也察觉到这件事情不对劲。

  在听到妖狐打过来的电话之后日辰觉得也很奇怪——他不是叫红渡看着自己
的女朋友就好了吗?怎么他带着自己的女朋友离场都不跟自己说一声?

  正当日辰将自己的手机拿在手上,想着怎么回答妖狐,让妖狐帮他盯着红渡
和琥珀的动作时,一个戴着工作人员牌子的人一边走一边看着手机,匆匆忙忙的
朝着日辰这一边走着。可能是发生了什么紧急状况,这位路过的仁兄并没有抬起
头看路,然后一下撞到了日辰的身上。

  那位仁兄连着跟日辰连说了三个对不起,然后又急匆匆的走了。

  日辰感觉自己也没啥大碍的,便也没太在意。不过他想到了怎么回答妖狐之
后,重新拿起手机却发现因为刚刚那人装的那一下,自己的手机撞在了道具上,
还好死不死的不偏不倚刚好撞在了挂断键上。

  日辰再打妖狐的电话的时候,妖狐并没有接听——因为妖狐将自己的手机开
了静音,揣在裤兜里了。

  不过好在日辰也知道红渡住在哪里。就这样,日辰也出了场,拦了辆出租车,
让出租车司机朝1M酒店开去。

  红渡抚摸着琥珀那双被黑色吊带袜所包裹住的,脑子里面就已经在臆想着自
己的肉柱被这样子的一双美脚所玩弄是怎么样的一副美丽的场面了。然后他下半
身的肉柱更加的硬了,青筋暴起。

  琥珀也知道红渡想要对自己干什么,自觉的抬起了自己的双腿,用自己的两
只脚掌夹住了红渡那泛起青筋的肉柱,上下撸动着。

  红渡舒服的也叹出声来,他用双手握住琥珀的脚腕,让琥珀的双腿夹自己的
那玩意夹得得更紧。

  丝袜那冰凉丝滑的触感深深地刺激着红渡的神经,特别是琥珀在将自己的脚
提上去的时候偶尔会弄到隐藏在包皮之下的那一部分极其敏感的柱身,将红渡弄
得头皮发麻。

  琥珀也挑逗性的,伸出自己的一只脚去轻轻的踩着红渡的两颗因为情事而肿
大的卵蛋。一时是轻轻的用脚掌心轻轻的擦过蛋囊,让红渡的神经更加的兴奋,
一时又是用力的踩着红渡的两颗卵蛋,让红渡将痛苦表露在脸上的时候才松快了
自己的脚。

  红渡过了一会儿也实在是忍不住了,大股大股浓稠的乳白色的精液从红渡的
肉柱铃口处喷涌而出,弄到自己的精液搞得琥珀整个丝袜上到处都是。

  红渡觉得做了两次还是不够,寻思着还有哪里可以利用一下,然后就看见了
琥珀所穿着的旗袍的双乳之间偏下一点的地方有一个小开口,便想着将那里也给
利用一下。

  红渡怕自己将自己房门的卡给搞丢,所以就将自己的房间的备用卡给了日辰。

  然而这个时候,日辰就已经到了红渡所居住的房间门前。

  日辰拿出了自己袋子里装着的门禁卡,放在门上的感应锁上碰了一下,将门
打开了。

  但是他并没有进去,而只是将门推开了一小条瞄得到房内的门缝,观察着房
内的动静。

  红渡看着琥珀旗袍那在于胸部中间之下的那个小开口,在看了看自己那还未
疲软下来的肉柱,便试图将自己的肉柱塞在那里面。

  结果那个孔洞还真的容得下红渡的那根肉柱,但是红渡的肉柱顶到了一块很
硬的布料——琥珀穿着文胸。

  但是红渡也懒得去管那么多了,他将自己的肉柱拔了出来,用指甲顶着琥珀
的文胸向上提,拉出了一点位置,又将自己的肉柱挤了进去。

  琥珀的文胸所压着的那一块勒得红渡的肉柱生疼,而剩下的三面又是被两坨
柔软的白兔给挤压着。

  红渡伸出自己的双手,按在琥珀的胸上,向中间用力。

  琥珀的两只白兔更加紧致的包裹着红渡的肉柱,红渡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快
——毕竟用胸部来做的话也不需要顾忌什么,自己动的爽就行了。

  整张床也因为床上面那两人,被晃得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

  日辰在打开房门之后,并没有进去,而是将门打开了一条缝隙,观察着红渡
跟琥珀在房间里面做什么。

  观察了好一会儿,日辰才发现,红渡是在用琥珀的双乳做着乳交。

  好家伙,日辰跟琥珀在一起那么久都没这样子搞过,琥珀倒是先和别人搞起
来了。

  日辰忍不住的,将自己的手伸进了裤子里面,握住自己那也逐渐开始发硬的
下半身,模仿着房内红渡在琥珀身上的动作,用手套弄着自己的下半身,解决着
自己生理上的浴火。

  他闭上眼睛,想象着在床上压着压在琥珀身上动作的并不是红渡,而是自己
——握住自己下半身的动作也越来越快,也忍不住的叹息出来。

  不过日辰似乎没有顾及到自己的身体的控制能力,在自己将自己的浴火释放
在自己的手里之后,双脚一软,一个没站稳,摔进了房里。

  而在房间里面,红渡和琥珀还在继续做着呢,日辰的突然出现吓得红渡在琥
珀的双乳之间射了出来。

  然而最先反应过来的也是红渡,他看着瘫在地上准备起来的日辰,有种自己
可能要挨一顿毒打,支支吾吾的说:「大哥……你怎么……」

  「你觉得我叫你看着琥珀,我就没有眼线看着你们两个在干什么吗?」,日
辰交叉着自己的双手,盯着红渡的眼睛,「如果不是你是我死党,你早就会被我
给打一顿了。」

  「是琥珀先勾引我先的!如果不是她下半身真空,去挑逗那一些摄影师,我
也不会跟她这样子!」,红渡连忙向日辰解释到。

  然后日辰问琥珀究竟是不是这一回事,而琥珀点了点头。

  日辰用手按了按自己有点隐隐作痛的额头,说:「红渡,这件事情我不怪你
了……既然琥珀自己都玩的那么开的话,不如我们三个人一起搞一次3P?」

  本来都已经做好挨打准备的红渡听到日辰这样子说之后很是迷惑,他怀疑自
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便反问日辰:「真的吗?」

  「红渡,你当了我那么多年的朋友,你还当我说的话是假的吗?」,日辰觉
得红渡当了自己的死党那么久,总不可能不知道他在说正话还是在说反话吧。

  日辰说完,便也爬上床去,用自己的肉柱戳了戳琥珀的脸,打算让琥珀帮自
己口一次先。

  而琥珀也知道日辰想要干什么,张开了自己的嘴,将日辰那戳到自己的嘴边
的肉柱给含进自己的嘴里。

  红渡则从自己的行李箱里拿出了一罐润滑液还有一包避孕套。将那一包避孕
套撕开,套在自己的肉柱上,然后打开那一瓶润滑液的瓶盖,不嫌浪费的挤在自
己的手里,在自己那戴着避孕套的肉柱上然后就试图往琥珀的后穴里面挤。

  琥珀的那压根没有被开发过的后穴要容下红渡的肉柱谈何容易?红渡硬是在
那后面挤了个半天也没有把自己的肉柱给挤进琥珀的后穴里。

  而在日辰那一边,日辰可以随心所欲的动作着。

  由于日辰,红渡还有琥珀因为要出的角色的原因,都剃掉了阴毛——所以压
根就没有什么东西好顾忌的。

  琥珀则也一直尽力的将日辰的肉柱往自己的嘴里的最深处送去,尽可能的用
自己的嘴帮自己的男朋友服侍着。

  红渡那一边折腾了好久,好不容易才将自己的肉柱完全的送进了琥珀的体内,
然后就又不敢动了——琥珀的后穴好像被撕裂了,渗出一丝丝的血迹来。

  但是吧,红渡又不能不动,因为琥珀的后穴实在是夹得太紧了,可以说紧到
夹得红渡觉得自己的那根得被夹得断在琥珀的身体里。

  琥珀可以说是在吃着疼,但是她又不敢咬紧自己的双嘴——毕竟自己男朋友
的那一根又在自己的嘴里面。

  但是疼痛神经却在跟琥珀的思想做着对,弄得琥珀时不时地收缩着自己下巴
那一刻的咀嚼肌。

  然后这样子又搞到琥珀的牙齿时不时地会啃着日辰的肉棒,逼得日辰倒吸一
口凉气。而日辰只能拍拍琥珀的脸,提醒着琥珀她咬得自己十分不舒服。

  随着时间的推移,不知不觉的,琥珀的后穴也逐渐的适应了红渡的下半身,
本来不适的感觉也逐渐的变成了快感。

  红渡也可以放心的干起来了——他索性直接抬起琥珀的双腿,让琥珀把她的
双腿环绕在自己的腰间,然后向上压去,将琥珀压成了一个「∠」字型,放肆的
干了起来。

  最终,红渡先在琥珀的后穴倾泻了出来,而日辰则在最后的十几次猛烈的冲
刺之后,也将属于自己的精液倾泻在了琥珀的嘴里。

  三人瘫软疲惫的在床上躺着,休息了好一会儿之后,日辰就起了身,打算再
和琥珀做一两次。

  而红渡则继续瘫在床上,表示自己要休息多一会,待会再战。

  日辰将琥珀的旗袍纽扣解下来了几颗,将琥珀的文胸脱了下来,然后让琥珀
翻了个身,再让琥珀用一种狗趴似的动作趴在自己的面前。

  然后,日辰看着琥珀的那湿的一片离谱的肉穴,将自己还硬挺着的肉棒给塞
了进去。

  日辰一下子就将自己的肉棒塞进了琥珀体内的最深处。日辰的肉棍撞击到琥
珀的子宫口再拔出来的时候,琥珀的下半身就发出「噗叽」一样的声音,然后日
辰的两颗卵蛋随着日辰的动作,撞击在琥珀的屁股上,发出响亮的那一种肉体的
撞击声。

  再加上整张床随着两人的动作发出的那种「吱呀吱呀」的声音,外面如果有
人路过的话,也知道房间里大概在做什么。

  如果路过的是一个女生的话,估计会红着脸赶快跑开吧。

  日辰双手抓住琥珀那一对随着自己的动作而晃动着的白兔,捏玩着。

  然而日辰不停的玩弄着琥珀的两颗乳头,戳弄着,拉扯着,捏玩着。

  然后琥珀再一次的被玩到高潮了——透明的淫液从那一颗蜜豆的下方的一个
小孔喷射了出来,肉穴也猛夹着日辰的肉棒,让日辰再一次的发泄了出来。

  日辰也累了,躺在一边,抱着琥珀,睡起觉来。

  而他并没有将自己的那根从琥珀的体内拔出来。

  而刚刚说待会再战的红渡,已经睡得呼呼大睡,睡得深沉。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