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妻主】(01

第一文学城 2021-04-07 03:08 出处:网络 作者:一生留邪
                序章   12月25日,今天是我的生日,但这是个不太好的日子,因为今天老婆送
                序章

  12月25日,今天是我的生日,但这是个不太好的日子,因为今天老婆送
了我两份特殊礼物:一份离婚协议,签署后我净身出户,另一份是畜奴契约:一、
从今以后老公将成为老婆的畜生奴隶,放弃人类的名字、尊严、人格和思想,做
一头下贱的畜奴。

  二、主人拥有畜奴(畜生奴隶)的所有财产包括生命及其他衍生财产,老婆
有权使用、转让、损坏和毁灭且不负担任何责任。

  三、作为畜奴不配穿戴人类的衣物,且必须剃光全身上下所有毛发,佩戴狗
链、头套、贞操管及一系列畜生所使用物品,性欲完全由老婆掌控。

  四、畜奴不准开口吐露人言,只有主人允许才能说话,如有违反,第一次鞭
刑三百,第二次割掉舌头,第三次便溺处死!

  五、畜奴的食物来源只能是主人的黄金、圣水、口痰及一系列身体排放废物。

  六、主人拥有本契约最终解释权但不需要对畜奴解释,且主人可以随意添加
任何条款这份契约比净身出户更加苛刻,以契约的内容来看,签署后我将不再作
为人的身份出现在人类社会。我因此犹豫不决。

  老婆冰冷的声音从我头顶传来,「游戏由你开始,何时结束由我决定!你要
搞清楚,当初是你把我带入sm,自作自受怨不了别人,这已经不是游戏,你已
经习惯看到我就下跪磕头,习惯舔我的脚,当我的马桶,吃我的屎喝我的尿,你
已经没有人的尊严了,也配不上我,今天必须做出决定,要么离婚净身滚蛋,如
果想留在我身边就必须成为畜奴,我需要的不是一个废物男人,而是下贱的畜奴,
如果你选择成为我的畜奴,大不了念在以前的情分多让你吃点屎,不至于饿死,
给你两分钟时间考虑,两分钟后再不做出决定,我就视你选择离婚,快签!」

  我听着老婆冷酷无情的话不禁眼泪直流,颤抖的拿起笔看了看离婚协议,又
看了看畜奴契约,目光在协议和契约之间徘徊,无奈的做出了选择。

                第一章

  我有一个隐藏已久的秘密,我从小喜欢sm中被女王虐待的感觉,苦于一直
没有找到可以倾诉的人,我把这个秘密守了整整28年。我和老婆是在大学认识
的,她和我是同一届的毕业生,她有一副好看的面孔,可能在她们称系花有点勉
强但称班花绰绰有余,当初我主动追求她的,第一次表白有点贸然,毫无疑问她
直接拒绝我,然后我开始死缠烂打的牛皮糖战术,终究俘获芳心,我们陷入长达
四年之久的爱情长跑。

  毕业后我去了市里一家私营粮食公司做粮仓统计员,职位普通薪水不高但胜
在工作清闲,最忙也不过清点仓库粮食统计出入库陈粮新粮数量,劳心不劳力。
老婆和我不一样,从小的梦想是长大后做一名老师,所以毕业后成为市立小学一
名光荣的班主任老师。

  老婆的社会地位和我差不多,薪水也相仿,只是加上教育局发放的教师补贴,
总收入比我多出一点,但并不影响我们婚后夫妻双方的融洽生活。三年前我和老
婆贷款在当地买下一套九十平附带储藏室的二居室,然后两人努力工作挣钱偿还
房贷,并计划明年要一个孩子。如果生活真按照计划进行,我这一生无疑是幸福
美满的结局,最近发生一件事却打破我们平静的生活且将和谐的婚姻粉碎成齑粉。

  上个月25号既是耶稣的诞辰圣诞节也是我的生日。《圣经》中记载,耶稣
诞辰,东方有位叫麦琪的贤者送给耶稣一件生日礼物。那一天,我和老婆打算开
车去岳父家度过生日,顺便看望岳父岳母,当老婆问我想要什么生日礼物,我借
着『麦琪的礼物』典故大胆向老婆提出玩sm游戏的请求。老婆是个思想很保守
的女人,虽然很漂亮,但不爱化妆打扮,一年四季几乎都穿着那套职业套装:白
衬衫、西裤、短跟皮鞋,所以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我,还严厉呵斥以后不要再提出
如此下贱的请求。下贱两个字深深刺激到我脆弱的自尊心,在车上我就立刻与她
发生争吵,骂她庸俗难看不解风情。当时老婆正在驾驶汽车,我的话彻底把她激
怒,本来就刚拿到驾驶证技术不好又加上情绪失控,她发疯的踩油门,汽车脱离
控制翻到在路边。

  我逃过一劫所幸身上只受了一些摩擦所致的皮外伤,老婆重伤当场昏迷,当
时我赶紧把老婆送到医院重症监护室,长时间住院治疗,老婆至今已昏迷月余,
今天医生突然打电话通知我,老婆已经苏醒却因车祸短期性丢失记忆,我赶到医
院费尽唇舌向失忆的老婆再三解释才让她勉强相信我。并跟着我回了家。

  但此时,我的心里生出一个大胆的计划。

                第二章

  sm是我隐藏在阴暗面难以向人表述的嗜好,已成生活一部分,我不可能戒
掉它,尝试戒除徒劳无功早已顺其自然,但隐藏嗜好是痛苦的。老婆车祸失忆给
我创造出先天条件,她现在重启人生相当于一张可以让我肆意作画的天然白纸,
私心作怪,我决定利用白纸画出通往sm的路将老婆引入女王殿堂。

  但老婆只是丢失记忆而非丢失智商,熟人之间谈到sm大都心存反感,更何
况我和老婆此刻近乎陌生人的关系,她教书匠的封闭思想潜意识里肯定对sm抗
拒,所以我不能贸然行动否则容易遭到第二次失败,长久计划步步为营方可完成
女王培养计划。

  鞋柜在进门左手边分为上中下三层,老婆的鞋不多在最上面一层,一双银色
包头高跟鞋在最左边很久都没穿过,两双休闲和运动穿的旅游鞋和慢跑鞋,还有
一双黑色漆皮平底鞋,最后一双经常穿的职业短跟皮鞋,鞋子在住院这段时间都
被我用嘴清理的一干二净,特别是最常穿的那双职业短跟皮鞋清理的最干净。而
在中层是我摆放我的鞋子,暂且不说,最下面一层放了十来双凉拖鞋和棉拖鞋。
原本以为我需要帮助失忆的老婆换鞋,那想到她熟练弯下腰取出一双红色拖鞋趿
上,可能换鞋这个每日必经历的动作长久下来已经成为她的本能引导她做出这一
系列举动,看来老婆确实还有恢复记忆的可能,就是不知道当她恢复记忆后发现
被我培养成sm女王该做何感想。想想也觉得兴奋,我接过老婆的鞋放在鞋柜里,
掩饰的擦鼻子去嗅手上味道,即使鞋没穿多久味道很淡也刺激了我。我不能心急,
便放下手对老婆道:「刚出院身体虚弱,你先回屋休息,我去给你做午饭。」

  「屋?」不大的家对失忆的老婆而言恍如隔世,我指向主卧点明方向,悄悄
盘算该如何引导老婆走出女王之路第一步,她背向我扭动的挺翘臀部高贵迷人,
暖洋洋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射到皮裤包裹的臀部上反射出诱人的光泽,我执行女
王养成计划的决心更加坚定,虽然迫切想要实施,却明白操之过急会付诸东流,
熄灭心中欲火,目送老婆进入卧室,我转身回到厨房准备午餐。

  山珍海味熊掌鹿茸我做不出来,普普通通的家常小菜对从小持家的我来说轻
而易举,美味实惠又温馨。饭做好后,不用我呼唤,老婆闻香而动走出卧室坐上
餐桌,昏迷月余仅靠流质食物维持生命的她早饿极了,见我没有动筷又眼巴巴望
着我,我坐在她对面,她始终与我保持一定距离和矜持,以前不是这样的,可美
味的食物能拉近陌生人之间的心,我让她先吃,随后搬来小凳坐在她旁边,她慌
乱的让我坐回去,并说这样不合规矩,怎么能让主人吃饭不上桌,在古老的封建
社会只有地位低下的奴仆才没资格上桌吃饭,对现在的她而言我并不是奴仆,是
有名无实的丈夫。我没动!

  这是我女王培养计划中的一小步,通过生活中琐事逐渐将老婆培养成高贵的
女王。我向她解释这是家里定下的规矩,谁收入高谁就在家里地位高,收入低的
人地位低,她收入比我高就必须坐在桌子上吃饭,而我收入低只配坐在矮她一截
的小凳子上啃食,其实,我完全是在胡说八道,但她信了,拉扯了半天,饿极了
的她不再管我开始狼吞虎咽。

  计划第一小步成功完成,相信当有一天我坐回桌上吃饭会引起她的反感,我
的计划已经达成一大步,若有一天她收入继续增高,我收入反而降低,便理所当
然认我跪在桌下吃饭也是规矩,那我的计划完全达成,她已经不知不觉成为高贵
的女王。

                第三章

  失忆的老婆无法判定这种古怪规矩的真假,可法律定制的规矩深入人心,她
几十年如一日的遵守,习惯成自然,所以她不太抗拒的遵守我胡编乱造出来的规
矩,从今天起,每到饭点我都会搬张小凳子矮她一截的坐在她脚边吃饭,规矩已
定下,便不可更改。

  我手捧着碗,满满一碗白米饭上面盖了几片可怜的青菜,默默吞咽,饭桌上
丰盛的四菜一汤属于老婆,她没有再搭理我,很投入的享用美食,我必须忍受饭
菜的单调,不能坐上去夹菜,否则会立刻破坏这种刚营造出来的家庭尊卑,让老
婆将我平等对待。尊卑的养成需要大量时间,女王培养计划更是由无数小计划组
成的一个大计划,今天能完成第一小步,我很高兴,就着几片可怜的青菜费力吞
咽。我低下头看着老婆露出拖鞋的脚后跟,这双脚有点苍白,而且还有一些瑕疵,
老婆长年累月穿一双密不透气的职业短跟皮鞋导致脚有点脱皮还感染了轻微的脚
气。我吃一口饭盯三眼脚,逐渐觉得单调的饭菜也不那么难吃,我仿佛看到了多
年后的一幕,老婆坐在桌上吃饭,脚下摆放了一个狗盆,我就跪在她脚下一边吃
着狗盆里的食物一边欣赏主人的脚。

  老婆难得的停下狼吞虎咽,夹块肉放在我碗里,那情景就像在投食宠物狗,
就差没爱抚的摸摸我狗头。

  「住院这段时间我的工作如何处理的,在家闲着也不是事,明天我想回去工
作,唉!我之前工作是干什么的?」

  「老婆,你是市立第一小学教授语文的班主任老师,不用担心,住院前我已
经为你请了一个月假,还有三天才到期,而且…以你现在的状态还能教书吗?我
是指…你储存的知识还在吗?」

  「没多大问题,只是忘记了许多以前的事,但字还是认识的,小学课程也简
单,多适应两天可能就会习惯吧。」

  「还是再休息三天吧,都请了将近一个月的假,也不急这三天。」

  「不用!你不是说过家里谁的收入高,谁的地位就高吗,我如果不去工作就
没有收入,那我的地位岂不是比你低?我可不想像你一样坐在桌子下吃饭!」

  我听到这话面上默然,心中窃喜,看来老婆已经开始逐渐接受我所定下的奇
怪规矩,本性倔强的她心高气傲,不可能忍受缩在桌子下吃饭的『屈辱』结果,
在这种不是男尊女卑就是女尊男卑的规矩限制下,只会是我矮老婆一截缩在下面
吃饭。再加上家里还欠着银行几十万房贷,我一个人工作偿还实在有些勉强,如
果多负担一个闲在家里的老婆更是不堪重负,老婆如果能为我分担一份房贷压力,
我也能有更多的时间实施女王养成计划,我假装思索犹豫,随后点头同意老婆明
天去学校工作的想法。

  「乖啦!赏你一块糖醋排骨。」老婆见我点头同意,夹了一块排骨放在我孤
零零的碗里,她已经越来越习惯这种规矩,我心里突然对女王养成计划的实施泛
起一丝迟疑,第一次怀疑自己这样做是否正确,最终的走向真会受我的控制吗?

                第四章

  规矩是什么?规矩就是规则,是一条条约束人兽性的无形线条,日月更替是
规则,长幼尊卑是规则,忠孝义悌也是规则,法律所定制的框框条条更是规则,
这些规则会在生活中改变人的行为习惯,如果没有打败规则的实力就必须遵守规
则,自大的挑战规则最终结果只会被规则从精神到肉体上彻底消灭。而我胡编乱
造的规则起到的效果,与以上所说一系列规则起到的效果不同,甚至完全相反。
虽然这些胡说八道的规则同样约束我的行为,但也在慢慢泯灭我的人性,释放我
的兽性和欲望。

  享用完午餐老婆自然而然将洗碗的工作交给我,估计她认为按照规矩我收入
低家庭地位也低,洗碗的工作也应该由我去做,她没有主动询问我是否洗碗该由
收入低的人去做,她只是失忆而非失智,稍微正常的人下意识都不会去做吃亏的
事,一切都那么自然顺畅。实际上以前在家吃完饭往往是老婆贤惠的包揽收拾碗
筷的工作,失忆的她已经主动尝试去适应全新的规则。

  收拾碗筷不是一件繁琐的事,我在短时间内洗好碗筷放进橱柜,来到客厅,
饭后老婆并没有打算出去散步消化,慵懒的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拖鞋被她散乱的
踢在一边,赤裸的脚丫随意搭在沙发边上,正午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洒在她身上,
脚丫在阳光的照射下更加白皙,黑色皮裤下的长腿性感修长,直到托起她挺翘的
臀部,她是一个天生尤物。老婆大学染过头发,记得当时彻底染成金黄色,工作
后又染回黑色,只是染回的不彻底,是那种金色与黑色相映的错觉颜色,此时在
阳光下反射出一种淡金色彩。

  我搬了一张矮凳子坐在靠近沙发边的位置,老婆的脚底正对我的侧脸,余光
一瞥,脚底很白,不是健康的红润而是病态的苍白,这是在病床上躺太久受到的
影响,如果仔细的观察,能发现在前脚掌往上大脚趾往下有一块淡黄色硬皮,长
久穿硬质短跟皮鞋咯出来的,脚趾修长纤细,却没涂任何趾甲油,脚后跟因为轻
微的脚气导致出现了龟裂脱皮现象,一些细小的白色死皮沾在上面。

  「为什么不坐到沙发上,这也是规矩?」

  「嗯,既然是当初定下的规矩,必须有人去遵守,I既然你的收入比我高,
这些都是我该做的,不用在意我,这样也好,至少我们家不会像其他家庭出现家
暴。」

  「我只是很好奇,按规矩现在我可以吃饭上桌而你只能在桌子下吃饭,我可
以不用洗碗,我可以随意舒服的躺在沙发上看电视,而你只能坐在硬凳子上,住
院前我的收入到底比你高多少?」

  「现在我的收入是6000左右,你加上教师津贴比我高1000,这是你
该享受的待遇。」

  「到底还有多少其他的规矩?」

  「以后你就知道了。」

  「那如果以后你的收入比我高,我也必须遵照规矩吗?」

  「你可以放心,现在工作不好找,我不会轻易辞职的,最近公司职位也没有
变动,暂时没有升职加薪的希望,你的教师工作是铁饭碗,以后收入会一直比我
高,会一直享受这种待遇。」

  「我倒希望你辞职了,因为我又有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如果你真辞职,就没有收入,相对来说我的收入就增高了,你说过收入越
高地位越高,到时我在家里地位会高到哪个程度呢?」

  「家里的条件也就这样,再高也高不到哪里去了,最多维持现状吧。」

  「那可不行,我岂不是吃亏了!总之我不能吃亏,既然家里条件不允许,那
只能通过降低你的地位,相对来增高我的地位。」

  「也只有这样了。」

  「那能低到什么程度?有多低下?真的很好奇那一天的到来!」

  「我…我不知道,如果真有那一天,也是个人本事,怨不了别人,到时我的
地位有多低完全听从你的决定。」

  「哈哈,开个玩笑,现在这样我已经很满意了,可惜我记不起以前的事了。」

  「没关系的。」我明白老婆是在开玩笑,失忆前她作为教师虽然思想保守,
但为人和善,不喜欢与人争执,特别是对我的爱从未因婚后生活的琐事而降低半
分热度,夫妻双方平等观念很重。但我却陷入了这个问题,如果老婆的收入继续
增高,到时我该怎么做,我的地位最终会低到哪一步?

                第五章

  整个下午老婆都没有出门的打算,我和她在家看了一下午电视,等到晚上7
点,我弄好晚餐把饭菜从厨房端到饭桌上,老婆再也没有劝说我坐回桌子上吃饭,
我俩互有默契分别坐在属于自己的用餐地点,她在上面,我在下面。晚餐后自然
是我收拾碗筷,我提议带老婆出去散散步,她以才出院身体太累想早点休息的理
由推脱掉,我只好作罢从浴室接了一盆热水放在沙发下,抽来矮凳子坐在沙发前
抬起她的脚,挽起袖管脱掉她的拖鞋,一股刺鼻的脚味钻进我鼻腔,嗅着这股味
道我非但不反感甚至有些情迷意乱,她脚上的肉不多,细长匀称,纵使不常穿高
跟鞋脚底也有优美的弧度,脚趾甲和脚趾缝里有一些泥垢,脚背上两根蜿蜒的青
筋是这双玉足锦上添花的点缀,玉足不常修整却依旧美丽,我把这双美丽的玉足
放进热水盆。

  「这也是规矩的一部分,帮我洗脚也算?」老婆忽然问我,或许她觉得不可
思议,当初竟然和我定下以收入论尊卑的离奇规矩,从我嘴里了解到的信息,她
知道我们已经认识八年,就算规矩在结婚后定下,我堂堂一个大男人居然屈尊为
她一个女人洗了整整五年的臭脚!

  「嗯,这只是规矩的一小部分,你收入比我高,对家庭的贡献也大,就算我
委屈一点也不碍事,况且心疼老婆也是一个男人应该做的事情。」

  「才一小部分?到底还有哪些规矩!」她第二次问出这句话,就像一个审问
罪犯的女警,试图从我嘴里挖出所有犯罪信息。

  「以后你会慢慢知道的。」我第二次回避了这个问题,难道要我告诉她,在
我胡编乱造的规矩中,还有帮老婆舔脚、擦屁股、当马骑、当出气筒?那样不妥!
老婆绝对一时接受不了这些变态的规矩,猛然的刺激只会吓到她,严重可能吓到
离家出走,离我这个所谓的变态远远的。

  老婆并没有放弃追问,她死死盯着我,转换了一种问法,「如果我让你把这
盆洗脚水喝了,也是规矩的一部分?或者说,我命令你喝,你会不会遵从我的命
令?」

  我发现老婆此刻脸上表情很认真,不再犹豫,二话不说我端起地上那盆洗脚
水,准备仰头喝下去,老婆突然抬起脚底抵在我额头上,阻止我脸继续往洗脚盆
里凑,她带着一丝鄙视道:「行了,跟你开玩笑的,你还当真啊!洗脚水多脏啊,
喝了不闹肚子啊!」老婆穿上拖鞋站起身来,准备回卧室睡觉,我从背后凝望着
她圆润挺翘边走边摇曳的臀部,临关上卧室门前,她传来一句话。

  「以后不用再向我解释规矩,我已经知道什么叫规矩。」

                第六章

  我错愕的坐在矮凳子上,老婆竟然会利用规矩反将我一军,今天早些时候她
还只能不太抗拒或勉强去适应规矩,我以为自己会一直掌握主动,这才刚到晚上,
她就主动对我实施一次堪称完美的反击,实在令人意想不到。我起身走进卫生间
去倒洗脚水,当盆里的水即将倒入马桶突然停下手上动作,转念一想,「为什么
要倒呢?这可是老婆高贵的洗脚水啊!」

  低头看向洗脚盆,原本还算清澈的洗脚水,此刻水面和水中漂浮着些许白色
絮状物,不仅温度变冷还显得有些浑浊,老婆脱落的脚皮和洗掉的脚汗、泥垢就
在水中,虽然水量并不多,只有两三寸左右的高度,却足够让我饱饮一顿。我转
身关好卫生间门,重新端起洗脚盆,向上推送至前胸位置,上下唇贴在洗脚盆边
沿,即使塑料的味道也让我兴奋不已,将洗脚盆另一端倾斜向上抬高,洗脚水缓
缓流向张开的嘴,尝到第一口洗脚水的我来回在舌苔上回味,满脸迷醉,其实味
道与一般自来水相差不大,但想到这是老婆洗过脏脚的洗脚水,贱根坚硬如铁!

  「咕噜……咕噜……」

  两三口将所剩洗脚水喝完,我拍拍逐渐隆起的肚皮,感觉意犹未尽,又见到
枯竭的盆底面彩印了一只维尼小熊,上面沾满源自老婆脚上死皮的絮状物,将头
埋进盆内,伸出舌头来回舔动盆底絮状物,贱根从未疲软,卫生间只剩下我滋溜
溜的舔动声,直到将盆底最后一粒絮状物舔去,滚动喉结吞进肚子,我脸上才露
出一分满足的表情。

  精虫上脑的我本想当场在卫生间撸上一管,但老婆随时都可能进来大小解,
这里确实不是撸管的好地方,便放下洗脚盆跪在地砖上,朝老婆所在卧室虔诚磕
上几个响头,打开卫生间门回到卧室。

  可我的欲望已被挑起,烈火易灭欲火难息,今夜注定不平静。

                第七章

  今晚自然不可能和老婆睡同一张床,甚至同一间房,短暂失忆的老婆与我隔
着一层天然隔膜,着实说类似陌生人的关系也不为过,不认识的陌生人都不能随
随便便睡一张床,况且我和老婆还有地位尊卑差别,就更加不可能了。还好家里
有两套卧室,主卧和次卧,收入高地位也高的老婆肯定住大一点的主卧,而收入
低地位也低的我只能住相对小上许多的次卧。

  为免动静太大吵到老婆,我小心翼翼打开次卧门,里面不大,约十来个平方,
除了一张铺好四件套的单人床,还有一台特地安装的台式电脑。我又轻轻关上次
卧门,欲火袭上心头,急不可耐坐到电脑前连接电源插上网线按下主机按钮飞快
的完成一系列开机动作,电脑开机后,打开收集有sm视频的隐藏文件夹,输入
老婆生日解开密码,选了一部我最喜欢的sm调教电影并把音量调到最大,开始
边撸边看。

  至于声音太大会不会吵到隔壁的老婆?我完全不用担心,当初装修房子早已
预料到这一点,特地让装修师傅在主卧与次卧中间的墙体加装上一层厚厚的隔音
石膏板和两层隔音毡,隔音效果绝对超级棒,只要人在次卧不管发出多大的声音
主卧绝对听不到。至于会不会扰民,这里面大有说头,当初听说市政府决定开发
西区,我和老婆共有20万存款,她12万,我8万,又向银行贷款50万才买
下这套房子,结果后来市政府又临时决定不开发西区转而继续开发东区,这片区
域就始终没有繁华起来,我们所在的小区楼更是连三成入住户都不到,整栋楼一
到入夜不是夜猫子叫春就是疯狗打架,空荡荡如同鬼域,上下层都没有人住,只
有对门那户买了两套房子的偶尔过来看看,所以完全不用担心扰民情况。

  后来我提议过把房子低价转卖再另寻一套离开这片鬼域,老婆却认为西区将
来一定会被开发必须住下来,最终的争执中强势的老婆占据上风,我们留了下来。

  言归正传,我拉开裤链掏出严重充血肿胀的贱根,狰狞的龟头冲出包皮,而
马眼流出丝丝乳白色腥臭贱液仿佛在对面前电脑怒吼,电脑桌面上正在播放我看
过十几遍仍然爱不释手的sm调教电影。这部sm电影的剧情很精彩,讲述一对
恩爱的夫妻因家庭经济窘迫,妻子背着丈夫到女王会所做了兼职女王,丈夫又背
着妻子同样到女王会所做了临时奴隶演员,后来妻子在一次调教表演中无意间看
穿丈夫身份,真相大白,但因为两人此时身份悬殊太大再也回不到过去的日子,
依旧爱着妻子的丈夫为了爱情最终决定成为畜奴一直跟在妻子身边。

  时间在我边撸边看的情况下悄悄走过一个小时,此时电影也不知不觉走到全
剧终,画面定格在丈夫签下畜奴契约的一幕。我怒吼一声,贱根接连颤抖的同时
仿佛也在搅动我充满下贱思想的脑浆,让我彻底丢掉理智。我以当年第一次和老
婆开房的速度脱下浑身上下所有衣物,面向主卧的墙壁,不着寸缕、赤身裸体跪
在地板上。我时而颤抖,因为我知道主卧的床正对着我,而此时老婆就躺在温暖
的被窝里高贵的玉足悬在我的头顶,我兴奋,兴奋的发抖,强忍射精的肉欲打开
次卧门爬进客厅,此时客厅静悄悄的一片漆黑,摸黑爬到玄关那里,又打开鞋柜
拿出老婆今天穿的那双黑色软皮平底鞋,其中一只鞋扣在贱根上盖住龟头,另一
只倒扣在脸上。

  一股独属于老婆的浓烈脚臭味夹杂皮革味钻入我的鼻腔,顺着呼吸道沉淀在
肺部。「我是老婆脚下的狗!我下贱到只配吸她的脚味!」我这样想到,用力拨
动吊在贱根上的原味平底鞋,片刻后贱根终于喷射出一大股潮湿热气腾腾的贱液。
我紧绷的身体一软,呼出一口长气,万分留恋喷射前的巅峰感觉,将脸上平底鞋
放进鞋柜,又取来卫生纸擦干净另一只平底鞋内的贱液。

  但完事后我没有急着回次卧,赤身裸体跪在老婆房门外,空气有些冷,地板
有些硬,但老婆就躺在房间内暖和的床上,身上盖了一床保暖的天蓝色棉被,而
我像狗一样跪在这里给她守门,是她的一条下贱的看门狗!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