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暴露我的校花女友榕兒】(序章) 七 初见落红

第一文学城 2021-04-07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SarielLaw
作者:SarielLaw 2021.2.26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2021.3.18转发至SIS001 字数:7876   「姑奶奶!錯了錯了錯了!!!疼疼疼疼疼!!!」

作者:SarielLaw
2021.2.26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2021.3.18转发至SIS001
字数:7876

  「姑奶奶!錯了錯了錯了!!!疼疼疼疼疼!!!」

  「活該!誰讓你那麼不分場合亂來?要是……要是讓別人看到了怎麼辦?!」

  「這不也是看我老婆第一次穿的這麼漂亮就沒忍住嗎,行行好快鬆手吧,再
扯下去你老公就得成二師兄了。」

  被我逗出些許笑意的榕兒鬆開了我的耳朵,卻依舊帶著些許的不滿神色。

  付過款之後就從那間店出來了,此時已是午飯時間,這是我與榕兒正在餐廳
中等待上菜的間隙。

  在經過我半強迫的淩辱後,身處公共場合卻仍是達到高潮的尤物正向我興師
問罪。

  當然,現在榕兒身上所穿著的是買完之後便直接換上的夏裝,熱褲下的修長

  美腿、纖細的腰線和即便換上合適尺碼的上裝也依舊為人帶來強烈衝擊力的豐滿

  上圍,無一不吸引著四周男同胞的注意力。

  所幸,在我一連串的連哄帶騙下,榕兒終於對我的行為進行了原諒,並讓我
發誓沒有下次。

  「但是啊,其實後來你不是也很享受嗎……」

  「還敢提!」

  「哼!不跟你在嘴上追究,一會兒看我怎麼罰你!」

—————————————————分隔線——————————————————

  當我再次見到天空已經是晚飯後將近九點了。

  在午飯之後到現在的數小時中,我的雙腿從未有過超過一分鐘的休息時間.
即便是榕兒挑選衣服時我本該無所事事的空檔,也被這位祖宗填滿. 「你別站著
了,去幫我把發票開出來。」

  「哦,對了,我現在去試衣服,你到樓下幫我買杯奶茶吧。」

  「老公……你看那邊的霜淇淋形狀好可愛,去幫我買一個吧?……」

  我這一個下午只做了兩件事。

  一是跑腿。

  二是拎著快他媽二十個大包小包跑腿。

  而且我十分肯定,如果不是商場臨近關門開始往外疏散客人,我的磨難直到
現在也不會停止。

  顯然,在我受到了一個下午的摧殘之後,姑奶奶總算是消了火氣。

—————————————————分隔線——————————————————

  回到學校後,雖說是假期,但這個時間點顯然已經過了宿舍的門禁。

  我與榕兒只得帶著大包小包來到了校門口的旅館. 事實上,我與榕兒每每溫
存去的最多的場所就是這家旅館,雖說鐘點房不一定是什麼必要開銷,但畢竟是
相對私密的空間. 交上身份證,開好房。

 值班的收銀員看著當下已是前所未有俏麗打扮的榕兒和幾乎被購物袋遮住整

  個上半身的我。

  不知是不是錯覺,我仿佛從他的視線中感受到了羡慕和一絲……可憐?

  對此,我也只能苦笑著點頭回應。

  進入房間後,榕兒表示要先歇歇,於是我便把一堆袋子擺放在角落先去洗澡
了,所幸今天我也買了點東西,倒不用擔心沒衣服可換. 用浴室自帶的洗浴用品
為自己舒舒服服洗了個熱水澡後,我仿佛忘記了一天的疲憊般癱在床上,耳畔傳
來的,是在我之後榕兒開始洗澡的水聲。

  這樣的場景已經是第幾次了?

  事實上,每次我與榕兒在外過夜基本都是我先洗。

  每次也都是這樣,洗完澡的我躺在床上,一邊聽著浴室傳來的水聲一邊期待
即將到來的歡愉。

  雖說這件事聽起來讓人很有欲望,但事實上自從頭幾次之後,我每次便也都
不太會對這溫存前獨自的幻想產生興奮了。

  但今天是怎麼回事?

  明明白天已經狠狠射出過一次陰莖此時依舊壯大,腦內也不由自主的幻想著
榕兒出浴時掛滿未幹水汽的皮膚. 是因為今天榕兒的裝扮嗎?

  還是……

  我正打算接著往下想,卻傳來「哢嗒」一聲。

  浴室的門打開. 從中走出的榕兒和以往一樣,濕潤的肌膚將衣物吸附其上,
紮起的頭髮隨著淋浴的結束解開,披散而下,潮濕的髮絲間伴隨未幹水汽升騰而
起的,山茶花的香氣向我陣陣襲來。

  跟以往一樣。

  但又不一樣。

  仿佛為了反抗這不合季節的炎熱一般,穿在榕兒身上的並非那件以往被我見
過數次的睡衣。

  下半身仍是今天一開始買的那條熱褲,上半身則是那件在同一家店買來的深
藍色吊帶衫。

  與以往不同的出浴裝束也為我帶來了與以往不同的強烈刺激。

  仿佛是為了故意誘惑我一般,胸前的豐滿伴隨著走動蕩漾出如水汽球般的波
動,尖端的突起隱約可見——榕兒一向不喜歡洗完澡之後穿著胸罩睡覺. 榕兒走
的並不快,不如說有點緩慢。

  顯然,從那張不知是因為浴室的熱氣或是羞澀而導致的緋紅俏臉上,我讀出
了原因。

  面對即將初次穿著這套與平常睡衣相比幾乎可以稱之為「勾引」的性感裝束
與我溫存的這一事實,榕兒有點不知所措。

  但是,我並不打算給她糾結的時間. 眼前的絕世尤物以我朝思暮想的性感打
扮向我緩緩走來,無論是在我眼中逐漸染上粉紅色的氛圍,還是那真空上半身的
「波濤洶湧」與我而言都是無上的挑逗,那張俏臉上所掛著的,少女般清純羞澀
的表情更是激發著我的獸欲。

  隨著我將這幅絕美嬌軀攬到床鋪之上,那已不受約束的乳肉所產生的劇烈抖
動,成為了擊垮我理智的最後一根稻草。

  我迫不及待的將臉埋入期間,這柔軟與彈性並存的包裹感與吸附力是除了榕
兒以外的其他女性都未曾帶給我的絕妙體驗。

  經過短暫的尋覓,我找到了那凸起的目標,隔著布料便毫不拖泥帶水的將其
含入口中,用嘴唇吸吮,用舌頭撥動,用牙齒輕輕撕扯。

  「別猴急嘛,我又跑不……嗯……啊……!」

  我的挑動伴隨著布料稍顯粗糙的摩擦,層層迭加之下為榕兒的要害帶來了強
烈的刺激,到了嘴邊的話語尚未來得及說說出口便被一聲悠長的呻吟所取代。

  雙手攬住細膩的腰肢,將仰躺著的上半身從床上托起。

  我與榕兒間的姿勢,變成了緊貼著面對面而坐。

 對這姿勢已經稍有熟悉的榕兒極為配合的一左一右用兩條白皙的雙腿纏上了

  我的腰,這種姿勢下,我與榕兒兩人緊緊貼合的下體間僅有一層布料的阻隔,
我甚至能感受到龜頭前端的布料已經在接觸中被染上了些許的濕潤。

  我開始發力,榕兒掛在我兩腿的臀部開始一上一下的活動起來,穴口與我的
龜頭在這作用下開始來回相互的撞擊。

  「嗯……慢……慢點……太快了……嗯……啊……不要……不要停……嗚…
…嗯……」

  雖然這麼說可能有些奇怪,但我的女友在性愛方面有著極佳的天賦,天生的
完美身材曲線和較常人相比更容易進入發情狀態的性敏感體質,足以讓任何男人
自願在她身上用盡最後一顆彈藥。

  顯然,在我略顯粗暴的撞擊下,榕兒已經進入了狀態,如果凍般晶瑩的朱唇
上一刻還在哀求我稍稍減輕力道,下一刻便主動與我索吻。

  我的雙手也未曾閑著,一隻手深深陷入軟嫩的臀肉,肆意揉捏。

  另一隻手則將以有些許部分被我唾液所浸染的吊帶衫從下往上單手掀起。

  瞬間,未被胸罩包裹的兩團雪白乳肉在擺脫了僅有的束縛後,伴隨著衣服被
掀起時所帶來的劇烈抖動,一天之內第二次在我面前亮了相。

  兩顆粉嫩的櫻桃此時早已充血,以傲然的姿態在兩團白嫩的尖端處挺立著。

  其中左側乳房那本該潔白無瑕的軟肉上,此時卻仍殘留著些許鮮紅的痕跡,
我白天時在其上留下的手印經歷了一個下午的時光流逝依舊隱約停留於其上,可
見我在當時的刺激中手掌無意識間用了多大的力道來對這完美的存在進行摧殘。

  隨著兩人上半身拉近,兩團豐滿的乳肉緊緊壓迫在了我的胸膛之上,仿佛一
團溫暖的水球在我胸前攤開的觸感瞬間襲來,左右兩顆因充血而增加了硬度的突
起也能在剮蹭中清晰的感覺到其存在。

  「嗯……嗚……啊……要去了……去了!啊哈……哈……啊!」

  這種姿勢持續了將近一刻鐘,榕兒將嘴唇與我分開,在提前了幾秒的預告下
到達了高潮,瞬間流出的愛液滲透布料,淹沒了我肉棒的上半部分,與此同時壓
在胸前的兩團乳峰也在原本就極為豐滿的基礎上再脹大了幾分。

  「哈……哈……哈……」

  我將尚處於高潮餘韻中的榕兒放了下來,此刻正平躺在我身側喘著粗氣,白
皙的肌膚上染上了一層令人燥熱的紅暈,身上各處也微微滲出汗滴,兩團白嫩的
乳肉隨著胸口的大幅度起伏如水波般蕩漾,仍舊充血的乳頭和乳暈挺立其上。

  一如平常。

  但卻有著些許不一樣。

  若是以往,伴隨著榕兒高潮所產生的刺激我也應該一併高潮。

  但當下,仍舊保持挺立的肉棒卻宣告了我仍保持著不少餘力。

  明明這次溫存中所收到的刺激遠超以往,但我卻並未射精。

  脫下了被愛液浸潤而變得濕噠噠的外褲,我一絲不掛地面向榕兒,側躺在其
身旁。

  感受到我躺在身側的榕兒回應般的改變了姿勢,與我面對面側躺。

  浴火未能消散的我將近在咫尺的佳人擁入懷中。

  在接觸之後,榕兒也發現了我下體不同以往的異樣。

  「啊……你怎麼還沒射呀?」

  「嗯……不知道怎麼回事,今天還感覺沒到位。」

  「那……咱們再來一次。」

  懷中的尤物與我四目相對時,舔著嘴唇提出了誘惑。

  若是之前,我必定會毫無顧慮的答應下來。

  但這次,我有著不同於以往的想法。

  隨著思緒的變動,我端坐起身。

  「榕兒。」

  「嗯?突然怎麼了?」

  面對我稍顯不合時宜的鄭重姿態,榕兒顯然也感到一頭霧水。

  「我很愛你,真的很愛你。」

  「欸?怎……怎麼突然說起這個?」

  面對榕兒在高潮之後一直保持在榕兒臉上,此時更是增加幾分的嫣紅色澤,
和那如小女孩被說中心事般浮現出的羞澀笑意,我繼續開口。

  「從第一次見到你開始,我就一直覺得這輩子非你不娶,說實話,我一直以
來與你的相處都是以結婚為前提。」

  「欸!!所以說怎麼突然說這個!」

  「我要告訴你的是,無論如何我都不打算拋下你,只要你沒有拋下我,我這
輩子也不打算與你分別. 我願意將一切都給你,所以……」

  「那,那個,所以?」

  「所以,能請你也將一切都獻給我嗎?」

  沉默,又是沉默。

  顯然,從稍顯詫異的表情來看榕兒領會到了我這稍顯隱晦的請求,正閉口不
言的思索著。

  但我已經不打算在這要命的沉默中忍受煎熬了。

  「榕兒,我現在去樓下買避孕套,如果不攔著我,我就當你默認了。」

  「當然,不管你同意與否,我都能理解。」

  說完,我便重新穿上褲子,準備下床。

  就在準備邁出第一步時,我感覺到一隻纖細的指尖觸碰到了我的後背。

  「不用了……」

  與之相伴的,是如呢喃般的細小聲音。

  回想起來,若說我不失望肯定是假的。

  但當下,我仍是故作輕鬆地轉身笑笑。

  「沒關係,我願意等的。」

  「不是那個意思……」

  「嗯?」

  榕兒的又一句低語為我帶來了一絲疑惑。

  「就是說,因為今天……」

  「說的啥?聽不清啊。」

  「就是說……因為今天是……是安全期,所以……不用套直接……直接進去
也沒關係……」

  隨著我的詢問,坐起到床邊的榕兒一邊磕磕巴巴地說出這句完整的答覆,一
邊羞澀地將臉微微轉向一旁,不敢與我對視。

  「反正……人家也是非你不嫁……早晚都得給你……」

  答案已經被確定了。

  如同我對榕兒的感情一般,榕兒也對我一往情深。

  被這一事實帶來的幸福感所包裹,我一時竟是忘了該做什麼. 「來吧……輕
一點……人家怕疼……」

  說完這句話,榕兒徹底將臉別開,只留下已經從臉頰紅到脖子的側顏。

  看著這幅光景,我也再次脫下了剛穿上的褲子,坐了佳人的身旁。

  輕輕摟住她的肩膀,探過身子從脖頸一寸一寸的向上輕輕吻去。

  榕兒也正過了頭,兩人的嘴唇與舌尖再次交融在了一起。

  雙手則是向下,輕輕摩挲每一絲的肌膚,感受著其嫩滑的觸感,經過胸前時,
自然而然地在來兩團白兔上稍作停留,輕輕把玩。

  再往下,細膩的腰身和同樣白皙的平坦小腹也一一拂過. 最後,我的雙手從
兩側把住了榕兒的褲腰。

  感受到近在咫尺的眼眸中傳來肯定的視線,我離開榕兒的嘴唇,俯下身以相
對輕柔的動作將熱褲輕輕褪下,榕兒也擺動腰身配合著我的動作。

  在兩人的共同努力下,礙事的衣物終於得以剝離開來,僅剩一條黑色丁字褲
所遮擋的下身就這樣暴露在我眼前。

  察覺到我的疑惑,榕兒捂著臉羞澀道。

  「因為今天買了這麼多衣服,然後又都是漏的這麼多的款式,反正想著嘗試
一下新事物……當時我也覺得你可能會做點什麼,順便就……就……一塊買了,
人家也是第一次穿。嗚……」

  聽到這意外之喜的來源,我的內心不由得深感幸運,同時也細細打量起了榕
兒被一條丁字褲所包裹起的下身。

  細窄的布條遮住了前身的花叢,如絲綢般的材質早已被上一次高潮打濕,輕
薄的質感仍是能讓人大致分辨出穴口的形狀。

  兩片臀瓣之間僅有一片,不,應該說是一條布料穿過其中,勉強遮住了微微
顫動的菊穴。唯一的遮擋無不僅不顯得突兀,反而更加反襯出左右兩側的嫩白以
及其挺翹的肉感。

  我挺起上身,再次吻上榕兒的櫻唇,同時將因對未知的恐懼而微微顫抖的嬌
軀攬入懷中。

  一手向上,抓住一團挺翹開始揉捏,不時用手指挑動那尚未褪去堅挺的嫣紅
. 一手向下,隔著丁字褲用指甲刮弄穴口,感受著懷中嬌軀隨著我的動作時不時
地顫抖。

  一陣撫摸過後,本就濕透的布料再一次源源不斷滲出液體,我便將兩隻手指
探入其中。

  這是我第一次直接接觸榕兒的兩片花瓣。

  從觸感來看,榕兒穴口周圍的花叢並不茂密。

  兩片處女的嫩肉緊緊閉合,不留一絲空隙。

  將手指壓入淺淺的溝壑中,輕輕滑動指腹,能清楚的感覺到尿道口和小小肉
蕾的顫抖。

  我的手指從未撫摸過如此嫩滑的事物。

  隨著手指撫弄速度的加快,穴口中滲出的黏滑液體也逐漸增多,伴隨著佳人
愈發劇烈的抖動,我判斷榕兒即將步入高潮,至此,我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開始吧。」

  「嗯……」

  隨著嬌軀從我的臂彎中離開,榕兒輕輕仰面躺倒在床上,同時將上半身早已
起不到遮擋效果的吊帶一併脫下。

  我脫下內褲,輕輕探身而上。

  將原本沒有縫隙的雙腿輕輕分開,一抹透著濕潤光澤的黑色出現在了我的眼
前。

  隨著榕兒身上最後一塊布料的剝離,此時此刻兩人終於坦誠相見。

  我細細打量著初次見到的穴口。

  僅僅幾根的稀疏毛髮分佈周邊,未曾起到遮擋的作用。

  緊緊貼合的粉嫩肉瓣大小適宜,不留一點縫隙。

  經過一連串刺激之後早已突起的陰蒂因充血而顯得有些許暗紅. 我輕輕俯下
身,用龜頭順著肉縫上下滑動、敲打。

  感受到兩人的生殖器已經接觸,我與榕兒四目相交之間互相點頭. 開始了。

  伴隨著突入,緊密地包裹感從龜頭傳來,我開始輕輕用力地在著狹窄的隧道
中漸漸深入。

  與此同時,初經人事的榕兒臉上因未曾嘗試過的疼痛染上一抹痛苦的神情,
卻微微咬住嘴唇,並未出聲。

  終於,隨著我的逐漸深入,龜頭已經深入近半,也終於觸碰到了那一層隔閡
. 「嗚!」

  隨著我的微微發力,突破感傳來,從兩人下體的結合處,一抹鮮血緩緩流出,
榕兒也發出了自我插入以來的第一聲呻吟,我不由得停了一下。

  如此這般,我奪下了榕兒的處女之身。

  「沒關係,破了之後,後面就沒那麼疼了。」

  隨著我的安慰,榕兒微微點頭,我開始繼續插入。

  慢慢的,半個龜頭,整個龜頭. 再到陰莖主體也逐漸進入。

  享受著處女緊致感與軟嫩的同時,我也有了驚喜的發現. 與一般突破穴口之
後便是整段的平滑不同,榕兒的陰道仿佛彎曲的山路一般,佈滿障礙. 而隨著道
道阻隔被一一撐開、突破,都能讓深入其中的肉棒感受到全新的包裹力,仿佛同
時有數張柔軟的小口將我深入其中的每一寸肉棒都一一吻過. 這是我在之前曾發
生關係的任何女性身上都未曾感受到的全新體驗。

  沉淪於快感之中,15釐米的肉棒盡數沒入,終於觸碰到了終點——子宮口。

  我終於在這未曾有人染指的處女地完成了徹底的開拓。

  為了讓榕兒熟悉這種感受,我稍稍停滯之後,開始了緩慢的抽動。

  最開始的動作極為緩慢,但隨著慢慢滲出的愛液起到了潤滑作用,抽插的過
程變得不那麼生澀,榕兒臉上原本痛苦的神情也得到緩和,並隨著我的動作開始
發出微微的呻吟。

  於是我加快了抽插的幅度,最開始只是拔出兩三釐米然後插入,在之後是四
五釐米,現在則每次都會將半根陰莖抽出然後頂入,與此同時頻率也是逐漸加快。

  「嗯……啊……慢點……慢點……嗯……好舒服……老公……嗚……」

  伴隨著刺激的提升,榕兒也從一開始的忍耐逐漸轉為了享受。

  我也在腰部劇烈的擺動中俯下上身,封住了那張呻吟不止的小口,左手支撐
著身體,右手則覆蓋在結合的部位之上,挑弄著陰蒂。

  重複著抽插運動,「交火」持續已有十分鐘。

  「嗚……嗚……咦!」

  最終,感受著自花芯湧出,一波波拍打在龜頭上的熱浪。

  在插入之前已經做足前戲的榕兒,終於因性交迎來了人生中前所未有的高潮。

  隨著嘴唇分開,積蓄已久的喘息聲終於得以釋放。

  而我強忍著刺激,將陰莖緩緩抽出。

  短暫的休息。

  隨後我將榕兒尚未恢復的敏感身體微微托起,使其變為趴在床上的姿態. 知
道我有什麼打算的榕兒配合地同時用膝蓋和雙手撐起肢體. 最終,呈現在我眼前
的是背對著我伏在床上的榕兒和其向上翹起的挺翹肉臀。

  伴隨著高潮餘韻而微微抽動的陰道與穴口再次迎來了我的插入。

  這是我自從認識榕兒以來,每次從背後欣賞那充滿肉欲的軟肉時都會幻想的
體位元。

  剛剛開發的處女地此時因經歷過一次高潮使得緊致與順滑兩種致命的爽快感
得以共存,所以並沒有上一次的小心翼翼,這次打一開始就是火力全開. 將除龜
頭以外的肉棒盡數拔出,再一鼓作氣全力刺入花芯,同時感受著小腹與卵蛋一上
一下地撞在那因腰線向下彎曲而更顯得突出、充斥著柔軟與彈性的臀瓣上,陷入
其中,並被其的肉感吸附、吞沒. 我機械地重複著這個過程,感受直沖大腦的快
感。

  看著視野中因在兩次高潮而濺上愛液,閃爍著淫靡光澤的淫肉隨著我的抽插
而浮現出水波般的顫動,我忍不住的舉起手掌,用力的打了一巴掌上去。

  「啊!啊……好……好疼……好……好舒服……不要……嗯……

  還……還要……」

  原本咬緊嘴唇的榕兒在因突如其來的擊打而忍不住叫出聲後,仿佛是為了將
上個體位時被我堵住嘴的遺憾一併補上,伴隨著對更大刺激的所求,無意識的呻
吟聲開始一發不可收拾。

  「啊!……啊!……啊!……」

  隨著我對視線中臀部的連番擊打,仿佛帶著些許慘叫意味的呻吟聲在這不大
的房間中此起彼伏的回蕩。

  事實上,直到現在我都有著些許驚訝。

  畢竟榕兒才剛剛開苞不久,我曾擔心過其的身體能否承受住如此激烈的攻伐。

  但看來是我多慮了。

  或許是與其本身便相對更敏感的體質有關吧。

  榕兒雖然敏感,但仿佛對性的接受力也要更強一些,這般對剛剛擺脫「少女」

  踏入「女人」的新手而言有著些許粗暴地對待,榕兒不僅能夠接受,甚至經
過了短短的適應後便能從痛苦中取得快感,加以享受。

  我每次巴掌落下的瞬間,都能從本就緊致的陰道中感受到短暫的收縮. 這就
是最好的證明。

  轉眼間,原本雪白一片的臀瓣上已經佈滿了鮮紅的巴掌印,如此景象在我這
個始作俑者看來不僅沒有絲毫淒慘,反而因「淩辱」這一概念的加入而讓本就誘
人的臀肉顯得更加淫靡。

  但也是時候收手了。

  這麼想著,我停下手中的拍打,將視線投向我之前就一直注視著的,不可忽
視的存在。

  事實上,即使是當榕兒穿著衣服的時候,只要細心觀察也能從正後方看出側
乳的線條. 更何況是當下?

  脫離了一切舒服的兩團豐腴隨著地心引力下垂,透露出水滴般的姣好形狀。

  而這兩顆碩大的「水滴」,此時正在俯身的姿勢下隨著我的抽插,以彰顯其
柔軟的方式大幅度的前後晃動。

  原本直立的上身微微俯下。

  我將終於空出來的雙手朝著榕兒兩側肋下伸去。

  隨著手掌的上撈,一左一右兩團難以掌握的肉彈被我從原本的劇烈擺動中緊
緊握住。

  享受著著來自將兩團破壞力驚人的豐滿淫肉拘束在手中的觸感,和這一事實
所帶來的支配感。

  我配合著抽查的節奏,將兩團乳肉左右拉扯,同時用十指揉捏、侵佔著這堪
稱性與欲化身的每一個角落。

 這種同時對三個死穴般敏感點位的同時進攻所帶來的快感顯然擊垮了榕兒的

  理智,此時身下佳人原本的清純氣質早已蕩然無存,微微吐出的雀舌伴隨著
無意識間展現出的癡迷笑容,已然宣告理性的剝離. 「嗯嗯……嗚……不行了
……好大……快要去了……嗚……」

  除了的呻吟,不僅僅是我在動,榕兒也在無意識間前後擺動著腰臀,迎合著
我的抽插。

  「嗚嗚嗚嗚嗚……啊!」

  隨著不知持續多久的交合,榕兒終於再一次被我送上了高潮。

  龜頭感受到熟悉的熱浪再次襲來,這次我並不打算忍耐。

  手上用出的是稍顯粗暴的力度,雖說目光無法到達,但能明確的感受到我的
每一根手指都如要留下烙印般,深深陷入那兩團白嫩乳肉之中。

  隨即,在榕兒的配合下,是腰部最後一次用力的挺進. 這是我在這個初次遭
到異物入侵的陰道中最深入的突刺,近乎碰到了那滾燙愛液噴薄而出的源頭. 不
知是否是錯覺,我仿佛覺得榕兒這並不算長的陰道在我這次全力的插入下,甚至
稍稍頂開了子宮口。

  「啊……好燙……有什麼……有什麼出來了……好熱!」

  保持著這個姿勢,我在所能到達的,這陰道的最深處,狠狠射出了一波波滾
燙的精液。

  高潮尚未完全結束的榕兒伴隨著我的釋放,也從陰道深處湧現出了最後一波
熱浪。

  隨著兩人高潮的結束,我戀戀不捨地將稍稍軟下的肉棒拔出,榕兒也隨之以
脫力般的姿態倒在床上。

  我湊近,兩人對視片刻,便在這留下一抹落紅的床鋪上,相吻著,相擁著,
沉沉睡去。

—————————————————分隔線——————————————————

  暴露我的校花女友榕兒序章完。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