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猥琐老师的性福生活】(第一章:带清纯女学生回家)

第一文学城 2021-04-07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3348603375
作者:红蓝 2019年6月12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本站首发 字数:7513   眼下已是五月初,城南中学这两日热闹,原本该是春季运动会,一拖再拖,
作者:红蓝
2019年6月12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本站首发
字数:7513

  眼下已是五月初,城南中学这两日热闹,原本该是春季运动会,一拖再拖,
现在已经到了夏天。

  前些日子下了场小雨,运动场还没干透,已经赶着时间开始排练了。

  这是星期二的下午,校领导准备了三天半的时间,头半天彩排,后三天正赛。

  学校给每个班在项目和人数上都做了参赛要求,因为现在的孩子们运动情绪
都不太积极,如果不做一些硬性的要求,恐怕到时候就只有观众没有运动员了。

  高二六班的班主任,名叫张大鹏,40岁,教数学的,身高174,有点胖
但看起来也很健壮,皮肤偏黑,细碎的胡渣,短头发,乱糟糟的看起来有些油腻,
但他的声音却很好听,特有磁性。

  他拿着手中校领导分配下来的项目和要求,六班是理科班,男生多,所以每
一个项目上要求的人数都比别的班多一两名。张大鹏将这些项目依次给大家念了
一遍,等着大家主动报名,结果一如预料之中的那样,底下鸦雀无声。

  张大鹏早有对策,他早就想好了,要找一个能带动全班积极性的人出来,让
这个人起一个带头作用。

  而六班现在最有影响力的人是谁呢?自然非林艾莫属。

  林艾不仅是班花,还是校花,但凡遇上集体活动项目,张大鹏都将林艾当成
自己的杀手锏,有了她一带头,班里的男生不都跟着上了,男生一上,剩下的女
生不也就上了。

  所以这一次也不例外,张大鹏第一时间就点了林艾的名。

  「小艾。」几乎所有人都这样叫她。

  小艾站了起来,她大概有162左右,刚满17岁,黑直长发,小脸蛋大眼
睛,肤白貌美,活脱脱像从漫画中走出来的萝莉。更要命的是她身材也不错,既
有少女的单薄清纯,又有女人的性感魅力。

  她被称为城南中学男生永远的挚爱。这个称号是借鉴法国人对苏菲玛索的爱
慕而得来,从高一到现在,追过小艾的男生数不过来,但她从没有和任何人谈过
恋爱,原本还为之担心的张大鹏才发现小艾很乖很听话,是老师眼里的好学生。

  小艾父母离异,她跟着妈妈,按理说妈妈在照顾女儿上会更细心更周道,但
她妈妈却是个女强人,忙着做生意,很少能陪她,连家长会都经常缺席,平时只
关心小艾有没有钱花。前不久小艾妈妈重组了家庭,对方也是个事业有成的商人,
有两个儿子,一个35岁,一个20岁还在读大学。

  一开始小艾在新家里住了几天,却感觉很不自在,所以没多久她就想搬回原
来住的地方。妈妈也拗不过她,只好依着她。所以小艾现在一个人住在原来的家
中,原本以为熟悉的地方可以让她更有安全感,但偌大的房子只有她一人,却感
觉更加孤单了。

  小艾有些内向,但像她这样的女孩,别人都主动找话题接近她,所以她看起
来朋友还挺多的。

  张大鹏:「小艾,你想报哪些项目呀。」

  小艾:「我……我好像什么都不会诶……」

  张大鹏:「没关系,随便报一两个。」

  小艾:「那就跑步吧,其他的我真的不会。」

  张大鹏:「好,那,四百米,再加个……4x100接力,就这么决定了。」

  小艾:「……」

  张大鹏:「没问题,你一定行的。」

  小艾开了头,大伙儿的积极性瞬间被点燃,个个踊跃参加,可乐坏了张大鹏,
心里暗想着,小艾真是他的得力助手,这小姑娘,将来真是前途无量呐,家庭条
件又好,人又长得漂亮,又是个努力好学的乖娃娃,张大鹏不禁想起了自己的闺
女,自从和妻子离婚以后,闺女便跟着她妈去了国外,这一年才见得上一面,实
在悲惨。

  整个下午都在彩排,直到晚饭前才留出了一点自由活动的时间。

  张大鹏正在办公室里改卷子,突然门被敲开了。是班长林乔,他喘着粗气,
看起来是一口气跑上四楼的。

  张大鹏:「怎么了林乔。」

  林乔:「张老,小艾崴脚了,好像有点严重。」

  张大鹏站起身来:「怎么回事啊?」

  林乔:「彩排结束了,小艾不是报了跑步吗,就想抓紧时间练习一下,结果
跑道还没干透,她脚下一滑,就崴到了。」

  张大鹏放下手中的卷子,跟着便往操场去。「怎么不送到医务室?」

  林乔:「我们去看过了,刚好没人。小艾路都走不了。」

  快步到了操场,见一堆人簇拥着小艾,她坐在看台的阶梯上,脸上都是委屈
的表情,眼眶里似乎还闪着泪光,模样甚是惹人心疼。

  张大鹏赶到,蹲下看了看她的伤势,左脚脚踝已经肿了起来。

  张大鹏:「小艾,我给你父母打个电话吧?」

  小艾:「不要,我不想他们知道。」

  张大鹏想了想,又看了看手表,跟旁人说:「行了,你们都去吃饭,我带她
去医院,别围在这儿了。」

  人群散开,张大鹏轻声说:「疼吗?」

  小艾略微点了点头。张大鹏一把抱起小艾,鼓了很大的劲,却发现小艾其实
很轻,抱在手中毫不费力。

  张大鹏边走边说:「忍着点啊,咱这就去医院。」

  小艾双手搂着班主任的脖子,头慢慢埋在他的胸口。双脚在一路上略有晃荡,
引来一阵阵疼痛感,她却咬着牙没有叫出声。

  张大鹏脚下生风,很快就到了停车场。将小艾放进后座,从学校后门出去了。

  医院不远,三五分钟就到,张大鹏一路上还试图讲笑话逗她开心,岂料小艾
却说:「张老,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不用哄我开心,我也没那么疼的。」

  张大鹏哈哈一笑,又说道:「你怎么不是小孩子呀,你跟我闺女也差不了几
岁。」

  班里人是知道张大鹏的家庭情况的,所以小艾也并没有就着话题往下聊,怕
让他伤心。结果张大鹏自己聊了下去。

  「她呀,一直在国外,我一年难见得上她一次,还真是想。」

  小艾没有说话了,因为她也想起了她的伤心事,她爸爸也去了外省,父女两
虽然经常联系,但总归是常年分离状态,哪比得上正常家庭幸福快乐。

  到了医院,医生检查了一下,伤势并不严重,先做了冰敷,又给拿了瓶红花
油,让回去之后抹一抹。

  张大鹏:「还好只是轻微的扭伤,修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小艾:「还是赶不上运动会了。」

  张大鹏:「还想什么运动会呢,你以为这是蚊子咬了包,第二天就好了?」

  小艾噗呲一笑,张大鹏想了想又说:「你不会是在拐着弯责怪我吧。」

  小艾:「责怪你什么?」

  张大鹏:「怪我非要让你报项目,才害你扭了脚。」

  小艾黑溜溜的眼珠转了转,便说:「对呀,我就是责怪你,所以你要负全责
噢。」

  张大鹏:「行,你家住哪儿,我送你回去。」

  小艾一脸的笑意瞬间就消失了,她现在可不想回那个冷冷清清的家中。「我
饿了。」

  张大鹏轻笑一声道:「好!想吃什么?」

  小艾认真的在脑子里想了想,最后却说:「我想吃你做的菜。」

  张大鹏心中惊讶。「为……为什么?」

  小艾:「想尝尝你的手艺。我在家每天晚上都吃外卖,早就腻了。」

  张大鹏:「家里没人给你煮饭?」

  小艾:「家里就我一个人,以前都是阿姨做饭,现在阿姨也被我妈带去新家
了。」

  张大鹏:「嘿,你老妈也太不像话了吧,放心把你一个人留在家中?」

  小艾:「哎,我都不敢跟我爸说,怕她难过 .」

  张大鹏想了想:「好吧,那我一会儿就给你露一手,想吃点什么,我这就去
买食材。」

  小艾:「我想吃烧鲶鱼,还有,还有炸鸡。」

  张大鹏:「中西餐结合,真会吃,不过炸鸡我可做不了,只能买行吗?」

  小艾小鸡啄米似的点头:「行。」

  张大鹏:「那你车上等我会儿。」

  来去匆匆,很快就买来了。张大鹏驱车进了小区,夜色已经降临,城市的灯
火照得天空有些泛红。

  张大鹏住的地方虽然不如小艾家豪华,但却很温馨。他的家庭还没破碎之前,
一家三口便住在这里,装修风格是他前妻亲自主导,不落俗套很有特点,以前三
五好友来串门,都会夸一句:房子装修得真好。

  可惜物是人非,如今的这套房子,只有张大鹏一个人住了,毕竟是个糙老爷
们,即便装修的再精致,平时缺少整理,看起来也乱糟糟的。

  张大鹏将车停好才发现这个问题,家里这几天都没有打扫,也不知道还能不
能看。可眼下人都到这儿了,话也答应了,只能硬着头皮上去。

  张大鹏左手领着菜,右手去扶小艾,小艾试探了两步,发现还是不能触地,
一触地就疼。

  张大鹏便绕到她身前,半蹲下说:「上来。」

  小艾轻轻趴在他背上。「东西我来提吧。」

  张大鹏交给她,两手便向后探去,小艾双臂已经搭在他肩上,他一伸手便摸
到了小艾的大腿。

  今天小艾穿着一条淡黄色的齐膝连衣裙,白色凉鞋虽然简单但看着清爽。

  张大鹏只感觉手中滑滑的,软软的,热热的。

  他有些紧张了,从停车位到单元门口大概一百多米,张大鹏故意饶了条人少
的小道,他怕碰见熟人,毕竟背着一个美若天仙的小姑娘回家,必然是少不了别
人口舌的,而且这还是自己的学生,传到学校影响更不好。

  一绕便又多出一百多米,张大鹏手上也不敢动,耳边只听得小艾手中的塑料
袋哗哗的声音。小艾将头靠在他肩上,头发散在他的脖子上有些痒,走了一半,
小艾先开口说:「张老,你捏得我的腿好痛。」

  张大鹏心中一惊,这才意识到自己神将绷得太紧,没有注意到手上的力度。

  慌忙半蹲下来,小艾便说:「还是用抱的吧。」

  张大鹏言听计从,绕到她侧边,将她抱起,小艾也一只手提着袋子,另一只
手绕在他的脖子上。

  「累吗?」

  张大鹏连连摇头:「你太轻了,得好好吃饭,要不然发育不良,长不高的。」

  小艾嘟着嘴说:「我已经很高了,比好多女生都高一些。」

  张大鹏:「你多吃点饭还能更高。」

  小艾:「我妈说男生都喜欢小个子的女生,我才不要长太高呢。」

  张大鹏:「哈哈,你妈妈身形就很高挑,你以后一定也很随她。」

  小艾:「你见过她吗?」

  张大鹏:「虽然她很少出席你的家长会,但还是来过一两次的,我当然见过。」

  小艾:「那你喜欢高挑的还是小小的?」

  张大鹏:「我……你问我干嘛。」

  说着便到了电梯,张大鹏只庆幸一路无人,按了20楼,小艾说:「你累了
吧,放我下来吧。」

  张大鹏:「没事,马上就到了,疼的话就不能勉强触地知道吗?不然一直都
好不了。」

  小艾:「哦……」

  电梯门便是一面大镜子,张大鹏看着镜中的情景,小艾乖巧的依偎在他怀中,
裙摆有些下坠,露出雪白的大腿,左脚踝还红肿着。

  小艾虽然很轻,但一路走来也并不轻松,张大鹏此时发现双手好像已经没什
么感觉了,只剩这一路上都扑面而来的少女芬芳的香味还能闻得到。

  「叮。」

  电梯到了,张大鹏取出钥匙开了门,打开灯,先偷偷扫了一眼,家里果然乱
糟糟的。先把小艾抱到沙发上坐下,再将沙发上散布着的脏衣服一通收拾,再转
战茶几,一边忙活一边不好意思的说道:「有点乱,你先坐会儿,我倒杯水给你。」

  张大鹏现在打着光棍,没有女人的屋子,空气中自然少了香水味,剩下的都
是些淡淡的汗味和烟味。

  不过小艾却很喜欢这里,至少比她那冷冷清清的房子要有活力得多。

  张大鹏:「你先吃点炸鸡吧,这鱼是杀好的,很快就做好。」

  小艾:「我想喝水。」

  张大鹏这才反应过来,刚才明明嘴上说着要倒水给她,打个转就忘了。

  他拍着脑袋,感觉有个小姑娘来到自己的住处,心中有些莫名的慌乱起来。

  给小艾倒了水,又从冰箱里翻了个冰袋。「再敷一会儿,吃完饭把药一涂,
明天就能消肿。」

  张大鹏在厨房忙活,他做菜是在行的,只是这两年独身一人,习惯了将就,
如今这顿饭,倒让他找回了曾经给自己老婆孩子做饭时候的感觉,每一个细节都
把控好,每一个步骤都不将就。

  没用了多久,香喷喷的一碗鱼便做好了,再炒一个素菜,齐了。

  将饭菜端上餐桌,取了围裙,张大鹏便走到客厅叫小艾准备吃饭。

  走近沙发一看,小艾已经半趴在沙发上睡着了。长长的头发盖住了大半个脸
颊,左腿弯曲着半悬在外面,淡黄色的小裙子盖在大腿根部,白色的内裤露出来
一点。

  小艾的身材已经发育得很好了,翘挺的臀部和纤细的小腰,在这个睡姿下更
是体现得淋漓尽致,张大鹏蹲在她身边,听见她轻微的呼吸声。他很不想把她叫
醒,但菜凉了就不好吃了,便还是决定叫醒她。

  小艾揉吧着眼睛,嘴里哼哼唧唧的,睡得正香,有点起床气。张大鹏温柔的
说:「菜做好了,你点的烧鲶鱼,快起来尝尝。」

  小艾捋着头发,半眯着眼睛张开双手,要张大鹏抱她起来。

  张大鹏赶紧一手绕过她肩背,一手绕过她腿弯,想抱她起来,谁知小艾推开
他的手说:「不要这样抱,要这样抱。」

  张大鹏一脸茫然说道:「怎么抱呀?」

  小艾张着双臂,又张开双腿,依然半眯着眼睛,噘着嘴吧,像个顽皮的小孩
子。小艾:「这样抱我。」

  张大鹏理解了她的意思,便又靠近了一点,小艾双臂环在他脖颈,双腿勾着
他的腰身,紧紧缠住。

  张大鹏慢慢起身,小艾将头埋在他的肩上,清淡的发香飘进张大鹏的鼻子,
他感觉自己有些恍然,也知道自己此刻心跳得很快。

  张大鹏站起身来,脑海中一直作着思想斗争,犹豫了片刻,他还是决定将双
手轻轻放在了小艾的屁股上,再向上发力拖住,让小艾能省力一些。

  张大鹏此时便能清楚的体会到双手传来的知觉,比刚才摸到的小艾的大腿还
要软,仿佛加一点力,指尖便能在小艾的臀部上更陷入一点。

  而且,隔着这层纱裙,张大鹏摸到了小艾内裤的轮廓,他猜想应该是一条小
小的三角裤。

  沙发到饭厅不过几米的距离,张大鹏感觉自己走了好久,他实在有些不舍得
松开怀中的小艾。

  自从和妻子离婚这近三年来,张大鹏的生理需求一般都是花钱解决,偶尔也
和网友约一约。不过凭他的外表条件,约到的炮友一般也都是些中年妇女,而花
钱找鸡,他又舍不得太贵的,所以质量也很一般,不过好在自己也不是年轻小伙
了,也没有那么强烈的荷尔蒙分泌,所以生理上的需求也并不强烈。

  可此时他却明显感觉自己下体已经撑起了小帐篷,这种感觉已经很久违了。

  这也在情理之中,平常生活中,张大鹏哪能遇得到像小艾这种级别的美人,
更何况这个小美人此刻正紧贴他的怀中,他的双手还按在她的柔软的屁股上,这
怎能让他不勃起呢?张大鹏感觉自己下体的勃起之势除了裤子的阻拦以外,还有
别的东西阻拦着。他知道自己已经顶到了小艾,至于顶在小艾的哪个部位,他只
能猜测。

  将小艾放在桌前的椅子上,张大鹏留意到小艾的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变化,
像是不知道一样。张大鹏心想这也不奇怪,小艾才刚满十七岁,又是个内向文静
的乖乖女,不懂男女之事是正常的。小艾正凑近鼻子闻着菜香,张大鹏为她打了
饭,低头才发现自己的短裤方才被顶起的小帐篷还没有消退下去,赶紧坐下身来,
心想还好小艾没有注意到,否则可就太丢人了。

  小艾吃得津津有味,一顿饭下来,也数不清对张大鹏的手艺夸赞了多少次,
张大鹏一脸笑意久久未曾散去。

  小艾打了个嗝:「张老,你做菜真是太好吃了,我对你的崇拜又加深了一步。」

  张大鹏忍着笑说:「哦?那我以前还有让你崇拜的地方?」

  小艾:「当然了,你很聪明,那么难的数学题都能解开,你很严厉,但是对
我却很温柔。还有你的声音可好听了,班里的女生都说你的声音好听,唱歌也一
定好听。」

  张大鹏笑道:「哦?还有这事?」

  小艾:「当然,对吧张老。」

  张大鹏疑问道:「对什么?」

  小艾:「唱歌也一定好听,对吧。」

  张大鹏:「你这丫头,鬼精鬼精的。」

  小艾马上伸出手抓住他的胳膊撒娇道:「哎呀,你就唱一个吧,让我听听吧。」

  张大鹏:「不行不行,我哪会唱歌,不行不行。」

  小艾不肯放弃继续撒娇:「唱一个嘛,那就唱两句,就两句,好不好嘛,求
求你了张老,求求你了。」

  一阵卖萌加撒娇,弄得张大鹏神魂颠倒的,他本人是并不喜欢听歌的,更别
说唱歌了,思来想去,也觉得自己完成不了这个任务,便说:「吃饱没有,我抱
你去沙发。」

  小艾嘟着嘴:「哼。」

  和方才一样的姿势,只不过张大鹏这次更加自然了,双手也轻车熟路毫不犹
豫的按在了小艾的屁股上,三两步便走到了沙发旁,屈身要将小艾放下,谁知道
小艾脸上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双手紧紧挂在张大鹏的脖颈,双腿紧紧缠住他的
腰身。「张老,你不唱两句我就不下去了,哼。」说完得意的撅起嘴巴。

  张大鹏哭笑不得,心里只暗想这小丫头真是磨人,她哪里知道自己巴不得她
不下去呢。

  虽然如此所想,但现实中毕竟不能表现出来,张大鹏只连连说:「别闹,小
艾,你脚上还有伤,快歇着别闹了。」

  谁知道小艾坚定的说:「我就不,哼。」更是紧紧的抱住了他。

  张大鹏也不敢坐下,因为这个姿势一坐下,必然压着小艾的痛脚,便一直站
着,左右走动两步。

  小艾还一直说:「张老,你投降吧,我妈都犟不过我,你就唱一首让我听听
嘛。」

  张大鹏此时脑子里哪顾得上什么唱歌不唱歌的事情,他已经感觉到自己吃饭
时好不容易软下去的肉棒此时又要往上翘,恰巧今天穿的短裤又很有弹性,完全
挡不住帐篷的升起,最后又顶到小艾,张大鹏这次能有时间感觉到,他猜想自己
的肉棒一定顶在了小艾的股间,因为他只要将手再向下一点,便能碰到自己被顶
起的短裤了。

  双手一活动,顺带捏了两把小艾柔软的屁股,张大鹏又把右手从小艾的屁股
上移开,向上移动,摸在她的腰上,嘴里还装模做样的说道:「小艾,快下来,
我真的不会唱歌。」一边说一边装作发力推开她,实则大手掌反复在小艾的腰间
游走,体会这盈盈一握的纤细小腰。

  小艾还是不依他,张大鹏双手不闲着,左右手交换在小艾的屁股和腰背上游
走,还微微偏头将鼻子贴进小艾的头发中,沉浸在她芬芳的少女气息中。

  越闻着这处子的体香,张大鹏越感觉下体充血,但他也不敢有别的动作,他
的理智依然占据着大脑主体,只不过贪图便宜的摸一摸,闻一闻,已经很满足了。

  张大鹏深知自己已经被列为油腻大叔的范畴了,平日里也不修边幅,满脸胡
渣,好抽烟,有口臭,头发发油也懒得洗,衣服出汗了接着穿,这般条件哪想得
到还有美人投怀送抱,不嫌他脏乱,甚至这美人,还是未经情事的处子之身。

  只可惜这美人是他的学生,他必须要守住师德,下手乱摸已经是底线了,不
敢有多余的想法。

  张大鹏只感觉下面越来越硬,似乎好久好久没有这么硬过了,硬得难受,仿
佛回到了青年时代。

  小艾最后还是妥协了,从张大鹏的怀中主动脱离,坐在沙发上,嘟着嘴说:
「张老真是小气,哼,不理你了。」

  张大鹏抱了她好几分钟,也感觉有些手酸,但他最关心的,还是下体冒起的
小帐篷,他蹲下身来以便遮掩,便说道:「我帮你把药涂了,你要是乖乖听话,
表现得好,我再考虑唱两句。」

  小艾赌气道:「谁稀罕听。」

  张大鹏从身后的茶几上拿出红花油,起身坐在小艾腿边,将她的左脚轻轻放
在自己大腿上。

  倒了一点在手心,先揉热了,再抹到小艾的脚踝上。他的动作很轻,一边还
问道:「疼吗?疼了就要说,我就轻点儿。」

  小艾摇摇头。

  张大鹏目不转睛的看着手中这只小脚,它那样娇嫩,仿佛能掐出水来。脚型
修长,脚趾可爱,虽然红肿的脚踝很坏美景,但若不是它,今夜自己怎么能吃上
小美人的豆腐呢。

  张大鹏的手在小艾的左脚上四处游走。「医生说按摩一下能好的更快。」

  所以他连脚尖和脚丫都按摩了,上面也按到了小腿肚。

  小艾倚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张大鹏见状,低了视线,偷偷瞟小艾的裙底,
可惜这次小黄裙遮挡得严实,便不再窥探。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