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我追寻的那份母爱】第一章(纯爱恋物熟女)

第一文学城 2021-04-07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金甲护卫
作者:金甲护卫 2021年3月17日首发于SIS001 字数:8576   ……………………………………………………………………………………

作者:金甲护卫
2021年3月17日首发于SIS001
字数:8576

  ……………………………………………………………………………………

  话说在写《回忆与前妻二三事》时,搜索回忆存货,突然发现自己原来也对
原味感兴趣。不,正确的说,应该是对她,我的前丈母娘,我前妻的亲妈,有着
异样的情愫在内。闲来无事,不吐不快,现将回忆聚合而后散空,不再忆起。此
文根据自身经历的几件事添油加醋一番,再YY一下,莫当真莫当真,幼儿园水
平,真的,不信你看看。仅供娱乐,多谢多谢。

  ……………………………………………………………………………………

                  第一章:我要你做我的好妈妈

  每个人都有俄狄浦斯情结,或轻或重。但在这法律健全,道德规范的社会准
则面前,几乎只有很少数的一对,突破彼此界限的存在,但他们也只能存在于社
会的边缘角落,找到心之所属的另一半,默默的彼此扶持,互相爱恋。

  而绝大多数人,受到各种各样的准则束缚,将那份情感埋藏于心底最深处,
未来或许存在的可能性,因为如今的我没有勇气迈前一步,而轰然倒塌。

  但我,艰难的走出了那一步,迎来了那位不是亲妈,但胜似亲妈的她,我心
目中的女神,我的爱人。

  我生于80年代中期,一个再普通不过却又不普通的城镇家庭。打小我就是
属于街坊口中「别人的孩子」,乖巧懂事,待人礼貌,成绩顶尖,乐于助人。但
摊上一个好赌的亲妈,真不知道她生下我,是来讨债的还是来还债的。除了每月
从倒霉老爸那要扶养钱打麻将,一天当中就只有夜里和早上在家,没有任何的空
余时间留给我,关心我,饱一顿饿一顿属于再正常不过了。

  拜托,一个7岁的小男孩,有妈就跟没妈一样,心里那份急切的寻求母爱之
情,她不配拥有。我哭干了泪,最后告诉自己是天生天养的,只有母子关系,没
有母子情深!自此之后,事事顺从小心,但深埋心底的那颗种子,却似乎再也无
法开芽散枝,茁壮成长。

  幸好那时还在90年代初,经济的蓬勃发展和朴实的人民素质,周围的街坊
邻居经常性的对我生活上的接济,最起码让我不至于饿死街头。

  期间,我的班主任,老爸学校的一个女同事因为就住在我们这个楼上,经常
性的来看我,顺路带点老爸偷摸着捎给我的吃喝用度,也在闲暇之时过来指导我
的功课。温柔的耳边轻语,似那肥沃的养料,让心底深藏的那颗种子破土而出。

  (注:老爸作为工具人,我是在写刘备,就别扯孝心问题了,再说还是小孩
子,谁对他好,他就粘谁)

  我很感激她,就像真正的妈妈一样。如同一缕明媚的阳光,拨开积攒堆层的
乌云,照耀着我,温暖着我。

  1991年的春节,各样的巧合,发生了必然的事件发展,让我感觉似乎并
没有往年的那般寒冷。

  因为爸爸组建了新家,亲妈丢下一碗不知是面泡菜还是菜泡面的饺子,交待
了两句晚上别乱跑,吃完就给我滚去睡觉。明天然后取了钱便急匆匆杀向二十里
地远的牌桌。

  我很听话,因为根本没得选择!我准备吃下这碗已经糊在一块儿的饺子,笑
着对自己说,最起码亲妈还没忘了给我弄完吃的再走。

  笑着笑着,眼泪却成豆似的往下滴落,擤着鼻子哽咽着。擦干眼泪,我是男
子汉,我是男人!不能哭!

  「王大姐?小雨?你们在家么?……王大姐?」

  一阵轻缓的敲门声,与此同时,门外亦传来她的声音,温柔又亲切。

  「李老师?!李老师!!!我在呢!呜呜呜……」

  开始我怀疑听错了,毕竟年三十,此时此刻各家都在忙碌着、喜悦着欢庆团
圆。

  李老师这时怎么会过来?

  幻觉么?

  但每日陪伴我的,她的声音怎会听错?赶紧跑向大门,心中一阵委屈由然顿
生,泪水再次迷糊了眼眶,却是忘了刚才自我激励的话语。

  打开门,在楼道白炽灯那晕黄色打光之下,一位35岁上下的俊丽少妇,俏
然得首的站立其中。

  我擦了擦糊住眼睛的泪花,想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看清楚,到底是真实,
还是虚妄的。

  她用米黄色发带扎着一束披肩的马尾辫,前额稀稀疏疏斜刘海,搭落在一双
似乎会说话的大眼睛上方,而那双眼睛扑棱棱的眨着看向我。柳叶细眉经画笔描
点,犹是好看。小巧却又不失翘挺的杏鼻,点缀在略似鹅蛋般的脸颊中,位置不
偏不倚,李老师那张在我记忆中永远咧开笑着的月牙小嘴,露出白净如玉的牙齿。

  上身着一件白色V领宽松紧袖羊毛衫,让她原本就修长窈窕的身材,愈加丰
腴,饱满挺拔的胸部,让她像只高傲的老母鸡,但给我带来的,却是躲在母鸡身
下的小鸡仔那种满满的安全感。下身搭配当时最时髦的咖啡色紧身健美裤,将李
老师修长的美腿紧紧包裹着,衬以一双黑色皮革短靴。

  此刻,她就像头顶圣光的观音菩萨般,突至我的面前。

  我又想哭了,哽咽着道:「李……李老师……呜呜呜」

  李老师似乎看出什么,将手中的大碗放于身旁的单元楼梯上,这时我才看到
原来她一直端着碗在,一碗热气腾腾的手工水饺,晶莹剔透。

  「哇」的一声,我再也忍不住了。

  她蹲下身,牵着我冷冰冰的小手,一把握住,另一只手帮我抚去不断渗出的
泪水。

  「好小雨,不哭了嚎……你妈妈呢?她又不在家么?」

  李老师望向我身后只亮着一盏台灯的家中,煞是冷清与寮寞。

  「嗯!爸爸……不要我了,妈妈……妈妈也不陪我!呜呜」我抿着嘴,低着
头小声抽泣着道。

  「哎!你爸爸其实是爱你的,但他……这王大姐也是的,年三十了都……」
李老师听后沉默片刻,前半句说给我听,后半句自个儿在那嘀咕着,但一直望着
我不愿转移目光,隐约带着埋怨,带着心疼,带着怜爱。

  ………………

  楼外的空地上,传来大人和小孩的笑声。

  不多时,「咻~~啪!」

  又传来孩子开怀大笑的声音。

  这笑声,再平常不过了,传到我和李老师的耳中,却那样的尤为刺耳。

  但也是这童真的笑声,让她做出了影响一生的选择。

  「小雨,我们不哭了,要做个男子汉嘛!……走,收拾下!留张字条给你妈
妈,就说跟李老师后面,去她家过年了!」李老师抚着我的头。

  我懂事般的慢慢停下了抽泣,抬起头与她对望着,只见她偏歪着脑袋,斜嘟
噜着小嘴,虽然仍感觉她好像有点气愤,但是,真的好美!好……可爱!

  「嗯!我要做男子汉,勇敢的男子汉是不能哭的!」不满8岁的我,继幼稚
又成熟得回答着。

  她站起身弯着腰笑着说道「小雨真的好懂事啊!」

  就在此时,那件宽松的V领羊毛衫,因为弯腰的缘故,敞开了胸部处好大的
一片,男人本能的基因作祟,我不自主的望向那片雪白的肌肤。

  两座犹如平地拔起般的玉脂高山,被红艳艳的胸罩托起束缚着,圆润的堆积
在一起,但因为过于巨大,在她动作时,仍是彼此波涛起伏得想挣脱躯体,奋力
得向地面垂着。但由于上下左右的束缚,让两座在我记忆以来,从没看过的皙白
如玉的乳丘,挤压在了一起,形成一道深不见底的鸿沟。太震撼了!我舍不得移
开目光。

  李老师看我目不转睛的盯着她某处,眼神却又没有聚焦,正纳闷着呢,忽来
了一阵风,吹的我一哆嗦。李老师也被冻了一下,然后不知是否被风吹红着脸站
起身,一手按住胸口,严肃的看着我。

  我吓坏了,一动不动,两眼放直得平望她身上。两年的生活经历,让我变得
如此害怕孤单寂寞冷,变得毫无安全感。

  「噗嗤~!小雨,你也变成坏孩子了,羞不羞啊?!嘻嘻!」李老师突然再
次咧着嘴笑了起来,眼睛眯着,漂亮得像……像那偷了鸡的玉面狐狸。我只能从
稀薄的知识中做出评价。

  我这才不好意思涨红了脸低着头,她的笑声让我如此的心安。

  …………

  写好纸条,放在小书桌上那已经冷冰冰的面糊碗下压着,关掉小台灯,走向
更光明的地方。

  李老师看我关了灯,便转身弯腰拾起地上那仍冒热气的水饺,结果还没起身,
筷子又掉了,她又再次弯腰下去拾掇。

  「小雨,锁好门就跟老师上楼吧。」她回头看了我一眼,便慢慢的走上楼去。

  我此刻整张脸如同关羽再世一般,没有搭话,默默的锁好门跟了上去。

  「老师的……老师的屁股真的好大好圆,好像比班上胖妞的屁股还要大……
大两个,不!大三个!」

  原来刚才老师弯腰时,我正好走到她身后,眼前一个大小较磨盘仍不遑多让
的,圆滚滚的巨大黑色肥硕物体映入眼帘。

  「这是……这是李老师的屁股?!是李老师的屁股!!!是……妈妈的……」

  …………

  懵懂的我,突然回想起渐渐清晰的记忆。那时爸爸还在家给学生批改作业,
我在书柜上找小画书,结果掉下来一本带有简笔画和照片的书。那张照片很奇怪,
一种我从没见过的东西,很多字打着箭头指向一个一个地方。

  求知欲旺盛的我,好奇的看了起来,结果发现只认识区区几个字,不过大多
都重复的。只能求助爸爸老师了。

  我蹦蹦跳跳的来到爸爸身边,他正好拿起雕花瓷缸(一种90年代的水杯)
闷着茶水。

  「爸爸,阴道是什么意思啊?是阴天的道路吗?」我好奇的指着书上,天真
无邪的问道。

  「噗~~咳咳……咳咳!」他刚进嘴的茶水,全喷了出来。然后急忙一把把
我手中的书抢过去,看了下封面,很严肃的对我说「这个,你要等长大了,就知
道了。现在看这个,会变成小流氓的。知道了么?」

  「为什么要等长大?那要多久呢?」我仍然不依不饶的问道。

  「额(︶︿︶)……等……啧!你个小兔崽子,爸爸在工作,你去房间看电
视,把这书从哪拿的放哪去,快点!」

  他突然不耐烦起来,滋着牙冲我吼道。

  我有点委屈和无辜,但又不得不听从,不然小屁股又要遭殃。

  之后的几年,家庭经历变故,但这本小画书仍是我学习前进的动力,不过除
了图片没事翻翻看看之外,以我目前的知识看到一堆字,大部分还是两眼一抹黑,
最后还是靠着小聪明分解词组,在学校通过老师单个字,拼出封面的几个大字—
—婚育两性指南,但啥意思,我还是不懂(=_= )。

  终于凭借我潜心研究,刻苦钻研,弄懂了几处名称,

          尿道口——在路上尿尿的出口;

  阴毛——带有毛字的,那肯定也跟头发一样……吧?哪里呢?

  肛门——为什么要带个门字?喂,根本就没有门好不好?

  阴道——嗯嗯,肯定必须就是阴天的道路,估计还会下雨呢……

  大阴唇、小阴唇……啥玩意儿这是,不懂不懂。

  (此处致敬我真实生活中单纯快乐、傻逼呼呼的童年┐(─__─)┌)

  其中给我印象深刻的,是有一个简笔图片,妈妈抱着小宝宝放在胸口,或许
作者有意而为,把上面妈妈的屁股画得十分巨大,极富Q弹肉感。

  …………

  「妈妈……妈妈……」我嘴里喃喃自语,机械般边走边想着上了楼。

  李老师走到这段楼梯的尾端,停下后弯腰翘臀从自家房门口的地垫下摸索钥
匙,我心不在焉的继续爬着楼梯,却没发现李老师已经停下了。

  「唔~~」

  「哎呀!!!齁~…………」

  我的脸撞进了一个又大又软的肉蛋中,暖暖的,软软的,嗯?鼻尖那里好像
有点湿湿的……

  哇!好骚啊!

  浓郁的尿骚味随着呼吸被我吸入,伴着另一种特别的味道,好想继续闻下去,
这股尿骚味冲击着我的意识,思想……

  不行!要倒了!

  因为撞到某样东西,脚上踩空了,感觉真的快要摔倒了,我连忙两手抓向前
方,咦?是什么?好像一根带子,不管了……

  有点没法呼吸了,要赶紧动一下(≧ω≦)

  满鼻子吸入的,都是厚重的尿骚味和异香,还有点淡淡的……臭臭的屎粑粑
的味道。

  好了,能站稳的,加油,小雨!啊!臭臭的味道加重了,为何要让我这7岁
幼儿受如此折磨,欲哭无泪中。但是,莫名的结合那股异香,仍然为什么像是尿
液和屎粑粑混合的味道,骚骚的,臭臭的。但是,还有种异味,结合在一起,却
让我产生了与之前相同的想法——继续闻下去的冲动。

  但是,真的没办法呼吸了!

  站稳了!脚上踩住了实地,深吸了一口气,好臭啊!但是,不是那种厌恶的
臭,是一种让人心安沉醉的味道。

  抬起头,松开手上的绳子,发现原来……原来我直接撞进了李老师那硕大的
屁股中,怪不得这么骚臭,有点那什么……但转念一想,这可是李老师,不是其
他任何人。如果再来一次,我还宁愿倒在李老师的屁股里,因为,好温暖,好幸
福,只有我一个人偷偷的知道了李老师的秘密!

  对了,好像听到李老师叫了一声,不会把她撞伤了吧?

  我抬头瞄了一眼她,发现李老师比我刚才的脸还要红,简直像是掉进染缸里
一样,一手还不时提起松垮垮的健美裤。

  …………(??ˇ?ˇ??)※

  …………(?? .??)???

  我看见她涨红着脸皱着眉头,嘴唇稍动想说什么却又再次闭口不言,沉默的
转身打开了房门进了屋,我也老老实实的跟在后面,眼神不时瞟向她……

  好暖和!客厅沙发的前面,装满水的大澡盆中间,有个堆满木炭的火盆,偶
尔的噼里啪啦一声。

  卧室的门是开着,但是,刘叔叔和兵兵哥哥怎么不在家?

  李老师从厨房走出来,用抹布擦了擦手,脸上仍带着红晕,眼睛扫了我一下,
嘴里咕嚷着什么,但好像答非所问……

  虽小声,但我人小耳尖啊o( ̄▽ ̄* )ゞ)

  「小色鬼!」

  嘛意思呀?

  …………

  「祝小雨又长一岁,健康快乐!」「祝老师年长一岁,嗯……漂漂亮亮!」

            乾杯[]~( ̄▽ ̄)~*

  李老师:「…………」

  我:「嘻嘻!」

  「来,吃这个牛肉,你正在发育,要多吃蛋白质食品,这样才能快快长大。」

  「老师,你也吃啊!为什么总看着我吃啊,你不饿嘛?」

  我埋头苦干终于消灭掉一大块牛肉后,嚼着嘴里的食物,看着坐在餐桌对面
因不胜酒力而有点醉醺醺的李老师。

  她一手撑起红扑扑的脸蛋,嘴角上扬,迷醉的眼睛始终不离我,那一身雕花
天蓝色丝绸睡衣,看上去如同寒月宫那清冷高贵的嫦娥仙子,额……喝醉了的仙
子。

  我心中打鼓,先前还抱着我痛哭呢,现在又要哪般?不过说起来,这也是我
第一次见到李老师这样伤心。

  …………

  年夜饭已经准备好了,看李老师从卧室换好睡衣出来,我坐在沙发上晃荡着
双腿,问道「刘叔叔和兵兵哥哥呢?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吃饭呀?」

  李老师愣了半晌……从她断断续续的话语中,好像是刘叔叔之前养了一个什
么狐狸,很宝贝着呢,确实我也是好久没看到他和兵兵哥了。然后前两天回来说
不要老师了,老师呢,也没闹,不要就不要吧,等兵兵哥哥大声说要跟着父亲时
……李老师说到这,就趴在我身上,抱着我上气不接下气的痛哭起来。

  我仿佛小大人一般,从李老师的腋下环胸抱住她,并在背上轻拍着。不过…
…她哭泣时颤抖着,有两个什么巨大的肉球撞着我的胸,好闷啊!

  我低头看去,天哪!从睡衣上方未扣紧的开口里,两个像是小兔子一样的白
色肉球,一跳一跳得,贴近衣服那里,好像还在吃着板栗,跟随者李老师的动作,
一会吞进去一会吐出来,煞是艳丽。

  我也想吃!脑中浮现出图片上妈妈抱着小宝宝的画面。

  不行,我可不要当小流氓!

  但是……我好想有个真正的妈妈。

  「妈妈……」我眼神涣散,小声的嘀咕着。

  「嗯?」李老师突然直起了身子,还未停歇的抽泣声,对我说道「你刚才说
什么?」

  「……妈妈!」我认真的看着她对她说道,小手帮她擦拭眼角滑落的泪珠。

  「哎!~哎!~好小雨,乖小雨!」

  「你能不能再喊我一声?」她泪眼婆娑的,颤抖着手抚摸我的脸,突然又问
道。

  「妈妈!」我迅速的应答到。

  「呜呜呜~~」

  哎,女人啊!但同时,我也哭了出来,第一次笑着哭出来的。我继续轻拍着
她的背,但这次被她抱着,好像比刚才更闷了!

  …………

  「小雨,快进来洗澡了!洗完了正好看春节联欢晚会!」

  我在浴室门口迅速的脱光了衣服,冻死了,赶紧跑到卫生间。

  只见眼前犹如天宫那云雾缭绕般,仙气飘飘,当中一位看不清面容的仙女,
似乎笑嘻嘻的看着我,我一下跳入中间雾气的源头所在,溅起阵阵白雾。

  「呀!你这小混蛋,弄得我一身都是水,刚洗的澡才换的衣服,又湿了」

  「啪!」我屁股上挨了一巴掌,声虽响,但一点都不疼。

  我咯咯的笑着。

  李老师……不,我们说好了,今天只做一晚上的母子,所以,妈妈她坐在浴
盆旁边,帮我清洗身子。

  「妈……妈妈!你这个是板栗么?能不能吃啊?」我好奇的问道。

  「什么?」

  她愣了一下,迅速看向我手指的方向,顿时羞红了脸。原来之前被水溅到的
米色棉质内衣上,映出了两个棕色如栗子般大小的印迹,随着衣物的摆动若隐若
现。

  李老师看向我,眼神犀利,片刻后,忽然想起什么,又变成关爱的眼神。

  就像下定决心一样,她笑着对我说「小雨,以后对着其他女生千万不能指着
她们的胸口哦!不然,会变成小流氓的!」

  「妈妈现在告诉你,刚才你指的那个地方呢,和这一大块(手势在胸前画圈)
都是女生变成大人后,有了小宝宝,给他们吃饭的地方,因为小宝宝不能吃我们
吃的饭,他们只喝奶,所以……所以这个地方你要叫它们……它们……」

  「叫它们什么呀?」我求知若渴的想得到正确答案。

  「叫……乳房,我们俗称叫做奶子!」李老师说完,柔情的看着我,满眼…
…说不出的意味。

  「你刚才指的那个地方不是栗子……是乳头……俗称……」

  「叫奶头,对不对?」我学会抢答了!

  「……」李老师无奈的笑了笑,满面红光,不知是人熏红了脸,还是酒醉了
人,然后又意味深长的说「妈妈这里呢,以前喂你兵兵哥哥时呀,因为吃得太用
力了,从粉红色变成现在的棕褐色了,不好看了对不对?呵呵呵~」

  她手背轻掩朱口,笑得那样癫狂。

  我呆呆的望着她,不知所以云。

  「小混蛋!」

  …………

  我靠在床头,盖着一床布满神秘异香的棉被,好熟悉,在哪里闻到的?

  这时,电视机里传来1991年的春节联欢晚会开幕词,我瞬间将其他抛掷
脑后,赶忙下床对着外面收拾餐桌的李老师喊道「妈妈,妈妈!快点,快点!联
欢会已经开始啦!」

  一阵急匆匆的拖鞋跑步声,「来了,我的好小雨,房间冷不冷啊?被子盖好
了么?」

  我幸福的望着她,开心的傻笑着。

  她准备上床,突然想起什么,但是又摇了摇头,关掉大灯,开启床头的小台
灯,调成暖色调,然后紧紧得把我抱在胸口,好温馨,好……挤啊!我转头,看
见李老师那跟我头差不多大小的……对,是叫奶子,好大啊!咦?奶头下面那一
片深色的是什么,伤疤吧?

  我看向她,她只是半侧身搂着我,笑眯眯得看着电视。

  对啊,我要和妈妈一起看电视!好温馨啊!

  我往她的胸口又挤了挤,找到一块暖暖的,软软舒服的地方,头靠上去便停
下了。

  电视里的笑声好像掺杂着一声「唔~」

  真好看!

  …………

  电视中联欢会各类节目把我俩逗的哈哈大笑,我突然感到肚子咕噜咕噜的响,
想起晚上喝了不少冷饮料,吃坏肚子了?趁着节目报幕的空挡,我起身下了床。

  「啊!?你要去哪?」李老师好像六月天一般,从笑脸变成了苦瓜脸,急忙
问我道。

  「我去拉屎,晚上喝了好多饮料,肚子疼了!」我揉着肚子,哎哟哎哟的边
走边说。

  「嗯,来,把衣服披上,别冻着了」她也起身将一件小棉衣给我穿上。

  「谢谢妈妈!」

  「真乖!去吧!小心路滑!」

  我进了卫生间三下五除二便解决了,惦记着电视节目准备马上就回去。

  突然,转头在拿卫生纸时,发现了李老师换洗下来还没及时清洗的内裤胸罩。

  我心里「咯噔」一下,想起之前在楼梯处的经历。

  不知怎的,这件与内衣一色的艳红内裤,就被我撑在了手上。

  我似懂非懂的,把内裤展开,只见内层是白色的棉质内面,上面一道明黄色
的粗渍痕,一些透明胶状的像是果冻集中在渍痕中央,半干半湿。

  我突然闻到一股异香,终于知道为什么在房间里感觉那么熟悉了,原来之前
就闻到过。但是在房间单独闻那种异香,却没有让人冲击意识,让人欲仙欲死的
感觉,这是怎么回事?

  我盯着这条内裤,慢慢的,慢慢的,递到了鼻子下。

  啊!好浓厚的尿骚味,比我一天只尿两泡尿得气味都要浓!

  但是,配以那股异香,还似乎若有若无的腥味,啊!感觉自己要灵魂出窍了!

  看来这里就是覆盖老师尿尿的地方了,那大便的地方呢?在后面!我迫不及
待的看向那处。

  果然,星星点点的,一层淡淡的黄色渍痕印在上面,在白色的布料衬托下,
依然能够分辨出,轻嗅一下,果然与之前的气味一模一样,甚至,这股屎臭味比
之前还要更浓烈。

  脑中不自主的想到李老师的面容,笑嘻嘻的如同观音,醉眼迷人如同嫦娥仙
子,雾里看花如同天宫仙女般慈爱、清冷、高贵,心中似乎打开了潘多拉魔盒…


  「这是李老师的尿渍!这是李老师的屎渍!还有透明的那个,都是李老师身
体上最私密最肮脏的东西,但今天,仅有这么一天,我有妈妈了,而且我想拥有
她所有的一切,包括这些!」

  我激动得胡思乱语着,一口包住内裤尿渍的所在,真骚啊,真咸啊,也真香
啊!

  一遍又一遍的舔舐着,直到再无一丝异味。不!还有,我看向那一块半月型
的屎渍,犹豫了一会,还是义无反顾的张口含了上去!

  真臭啊,真苦啊!但是,这些都是李老师的,都是我才能知晓拥有的!

  这时,胯间好像有点异样……

  …………

  「这小子,怎么还没来?」李老师不放心,披上睡衣轻步走向卫生间……

  天呐!这……这……

  她张大了嘴巴,生怕发出声,又用手捂住口。

  片刻后,她听到了,听到我那段胡思乱语,当听到想「想拥有她所有的一切
时」,她将手缓缓移至下腹伸入裤内,细捻慢挑着。

  当看到我不顾一切进行占有她排泄物渍痕时,她,高潮了,双眼迷离得跌坐
在我那惊恐万分的目光之下

  …………

  说明下,我不是m,也不弄圈子,个人性癖问题,你全心全意付出的那个人,
而对方也愿意全身心对你,我想,什么都不用说了,一切尽在无言中,满满的占
有对方的全部。

  我就想安静的写一篇纯爱原味系熟女文。我本人绿文看多了心理真的不舒服,
那时本着加强心理素质,结果越来越糟,最终走向结束。个人婚姻导致的,弄那
些花里胡哨的做啥子哟。原来,我还真的缺少安全感……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解脱了,也挺好的。(咳咳,别想歪了)

  待续。

  贴两张尸体、发火的神作,这本子对于我来说是的。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