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爱无界】(三 女神崩坏)

第一文学城 2021-04-07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南博万
作者:我不吃葱 2018年3月13日首发于sis001   「哗……哗……」婉蓉把洗澡水开到最大,拿着花洒倒放在腿间向上冲


作者:我不吃葱
2018年3月13日首发于sis001

  「哗……哗……」婉蓉把洗澡水开到最大,拿着花洒倒放在腿间向上冲
洗,仔细的对准自己的阴唇。虽然已经洗了很久,但是她还是觉得自己的阴唇内,
阴道里黏黏糊糊的。她想试着用手掰开了清理,可是每次只要手一碰,全身都会
酥软,颤抖不止。

  「怎么会这样?我真的这么敏感吗?他说那不是尿,是什么潮吹?我是因为
太舒服了,才晕了过去。我怎么那么没用,丢死人了。但是,原来做女人可以那
么,那么舒服。」

  婉蓉一边洗一边想着刚才的经历,她有些羞涩,又有些恨自己。恨自己最后
还是答应了阿强的要求。

  「不然,不然还能怎么样?他拿着那些照片,我能拒绝吗?反正都已经被看
光了,再多看几次也是一样的,只要最后他说话算数,删掉那些照片,一切就都
会过去了。」

  婉蓉心里安慰着自己,把腿分得更大了些,开始用花洒清洗屁股缝儿,「真
是的,怎么流那么多水,连屁股眼儿都黏黏的,还被他看见了。连我自己都没看
见过,万一……那里要是脏,被他看到了,丢死人了。」

  「臭流氓,还说什么要把我的样子刻在脑子里,刻吧!刻上了看你还怎么能
受得了你那个又脏,又胖的黑老婆!哈哈!呀……我在想什么玩意儿,太不争气
了,不能乱想了,臭流氓不得好死,明天就被车撞死才好」

  婉蓉胡思乱想着,傻傻地拿着花洒洗了一个钟头,最后头发都没有吹干,就
拉上被子睡了。

  第一次经历这么强烈的高潮,平日里所有的压力,性欲都随之释放出来。这
一晚她如婴儿般沉沉睡去,没有美梦,也没有噩梦,什么都没有,如果不是红唇
皓齿间吹气如兰,就像死了一样。

  星期一早晨,经过了休整的人们又都开始了忙碌,车辆密密麻麻的挤满公路,
雾霾再次笼罩这座城市。可是警花李婉蓉却不再想戴着口罩上班,她淡妆上路,
引得男人们频频回头。

  积攒了几天的户籍业务特别的繁忙,国家级新区的建设,使得附近郊县持续
并入城市,对于老百姓来说户籍的变更自然是第一件要办的事,它牵扯着就业,
就学,医疗,和养老金等诸多问题。

  婉蓉记不清自己上次这样精力充沛是多少年前的事。只知道昨晚的深度睡眠,
使自己的头脑十分清醒,所有的工作都应对自如,一天的工作结束,得到了领导
的赞许和下属的敬佩。

  下班时,婉蓉发现马路对面的水果摊儿消失了。这让她轻松了许多,不管今
晚发生什么事。在街上遇到一个看过自己一切秘密的男人还是一件十分尴尬的事。

  「去哪了?臭流氓,死了最好!」婉蓉骂了一句后从容走过马路。她每天必
须要吃水果,阿强不在,她只好到自己楼下的水果超市去买。结账的时候,「你
们超市的水果也太贵了,我前几天在街边摊买的,比你们的火龙果大,还便宜的
多,才两块钱一斤。」婉蓉抱怨道。

  「警察姐姐,两块钱一斤,你有多少,都送我们超市来,我给你三块。先给
我来十万斤。」超市的小哥笑道。

  婉蓉一愣,又听旁边一起结账的大娘说,「是啊!警察怎么胡说话,大娘我
转遍长安市也没见过六块以下的,两块是红薯吧?」

  婉蓉也是常吃水果的人,心想,「两块一斤,是有些便宜吧?也许他是卖的
处理货,但是也不对呀?比超市的好吃的多,新鲜的多呢?算了,不想了,管他
呢!总不会赔钱卖给我,他又不傻,对,一点都不傻……还很会骗人,臭流氓!」

  晚饭后,婉蓉换了套酒红色的长款毛衣,下身蓬蓬裙,由于初春的天气还比
较冷,里边的肉色丝袜是加厚的。到教学点的时候,引来舞蹈班女生们的一阵骚
动,都在考虑下课回家后,一定要在淘宝网上照老师的样子来一套,殊不知,老
师是卖家秀,自己是买家秀。

  婉蓉带学生进教室时,用余光扫了一下对面的房子,没有发现阿强的身影,
只透过窗户,看到房子里开着灯。

  这种舞蹈班是应付考试的,两天压腿,两天基础动作,最后再学一套舞结束,
对于婉蓉这个当年的舞蹈天才来说,小菜一碟。

  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一晃而过,而婉蓉却觉得越来越紧张,难的不是跳舞,
而是跳完舞之后的事。

  学生们都下课离开以后,婉蓉换好衣服,却站在教室门口,不知如何是好。

  已经答应的事儿,不去的话,自己有把柄落在人家手上,再加上照片还在那
个流氓手里。去吧,婉蓉觉得起码应该被叫进房子,甚至连拖带拽更好。

  可是她傻傻的站在这里,根本不见阿强出来。「这该怎么办?难道自己主动
去敲门,然后脱裤子?」

  思前想后,办法没想出来,却发现自己脸烧烧的,下边好像也怪怪的。牙一
咬,来到对面的租住房,「咚……咚……」

  「你在吗?」婉蓉声音很小,起码比敲门声小得多。

  「嗯,进来吧,以后别敲了,直接进」阿强答道。

  婉蓉进门后,关上门,鬼使神差的把手背后,「咔擦」,悄悄把门反锁了,
她怕这样开着门,万一阿强的朋友或者什么人不请自来。

  阿强家添了新家具,一台海尔冰箱,只有半米高的迷你型。

  「给你,尝尝吧!这个叫做「爱如火烧」」

  阿强笑着从冰箱里端出一个盘子,递给婉蓉,盘里两个心形水果显然是用黄
桃雕成,而这两颗心被一团红焰从下而上包裹着,火焰是用火龙果做的,十分逼
真,缝隙中又有沙拉酱巧妙填充。

  「你做的?好漂亮呢!」婉蓉从没见过如此精致的水果拼盘。

  「不是俺做的,难道是你做的,尝尝吧?跳了半天舞,一定很渴吧?快吃,
专门给你做的。」

  婉蓉的确口干舌燥,却不只是因为教学生跳舞,看见如此精致的果盘,抿了
一下嘴。用牙签扎了一块火龙果放进嘴里,「嗯……好好吃呀!」婉蓉赞到。

  「好吃吧!都是你的,快吃,吃完就不渴了」阿强又用牙签扎了一块递到她
嘴边。

  婉蓉见他喂自己,稍一犹豫,也张嘴吃下。不一会儿,一盘水果就被美人儿
全部笑纳。

  接着,阿强一边收拾盘子一边和她闲聊,就像是很熟悉的老朋友一样,扯东
扯西,从卖水果遇到的趣事儿,到公安局的贪污腐败,有时哈哈大笑,有时又愤
世嫉俗。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婉蓉听他胡扯,心里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阿强看在心
里,觉得十分有趣,也不再做难她,开口道,「那,李警官,咱们现在干啥呀?」

  婉蓉听他这样问,心里骂了一句,只好应道,「你想看就说,不看我就走呀,
太晚了。」

  「看,咋不想看!我都快想死了,你今天穿的真好看。」

  「那你还东扯西扯,说一大堆。」

  「俺不是想聊一聊,培养感情嘛!谈恋爱不都这样吗?」

  婉蓉一听气的直跺脚,「谁要你培养感情,谁和你谈恋爱了?」

  「好,好,好,你脱,你脱」,阿强傻笑着。

  虽然生气,但是婉蓉心里还是觉得,今天这个男人好像亲近了许多,因为那
些精心准备的水果,还是他的胡扯八扯,又或者是自己对他早已没有什么秘密可
言。

  婉蓉又觉得自己今天好像也不像昨天那么害臊了,左手准备去拉开花格子蓬
蓬裙的时候,却被阿强制止了,「这个裙子好看,不要脱了,穿着吧!丝袜脱掉
就好了。」

  「事儿多!」嘴里虽然唠叨一句,但手还是直接拉高裙子脱下了丝袜,露出
光洁笔直的大腿。然后没怎么犹豫就把内裤脱掉,攥在手上,阴毛又失去了遮掩,
在灯光下暴露着。

  「快……快像昨天那样,到床上去,我想看,像昨天那样看清楚。」阿强急
道。

  婉蓉知道这样站着,他是不会满足的,又不好意思自己主动地坐到床上,分
开腿让男人看。听到阿强催促,反而像是松了口气。把裙子拉高,光着屁股坐到
床上,双脚踩住床沿儿。自己抱着大腿分开,又做个M形,朝后一倒,把蜜穴和
屁股都送到男人眼前。

  昨天潮吹的一片狼藉早已不在,肉嘟嘟的大阴唇重新合拢,形成一道肉缝儿,
再往下隐隐藏着粉嫩的肉洞,而小屁眼儿被埋在深深的股缝儿里,看不清楚。

  阿强蹲在美人儿裆间,细细观看,不禁的咽着口水说,「俺还想舔!」

  躺着的婉蓉,看不见男人的脸,但是也能感觉到男人呼出的热气,一下下的
打在自己的阴唇上,不由得想起昨天被舔弄带来的高潮,呼吸也急促起来,阵阵
的性欲涌上心头,肉穴里也加速分泌着液体。

  「啊……,」只是被这样看着,她就不自觉的呻吟了一声,然后自己都不
敢相信似得捂住了嘴。

  阿强也发现这肉体的巨大变化,淫笑一下,调戏道,「你刚才说什么?……
我没听清……到底能不能像昨天那样舔一下你的屄?」

  婉蓉已经觉得自己的淫水已经都流到穴口了,被他这样追问,心里又羞又臊,
但此时身体的反应却越来越强烈,「你要舔就快点……」

  「自己把屄掰开,」阿强却冷冷地说道。

  「呜……你欺负人……呜……」婉蓉觉得自己摆出这个姿势,还允许他
舔,应该马上就有温热的舌头贴上来,结果得到的却是冷冷的一句话。

  可是已经这样了,自己不掰开,男人也有手。

  她皓齿轻咬红唇,两只手绕过大腿根部,手指按住肉嘟嘟的大阴唇,向两侧
一拉,美穴顿时张开,里面早已泥泞不堪,阴道甚至由于淫水太多,又被扯开穴
口,还发出「咕叽!」一声,已经决堤似得流出了一波淫水。

  阿强看到这种情况,也是赞叹不已,「你真是个好女人,这是不是就叫骚的
流水啊?」接着就一口盖住美穴,把流出的淫水全部舔进嘴里,美人儿一阵颤抖,
再也忍不住叫声,「不是……啊……嗯……,别吸,啊…………别吸,」

  婉蓉今晚和昨晚相比,更加兴奋,进入状态的速度极快,这是因为今晚是有
备而来,从头到尾都是被引导的主动行为。虽然也很羞臊,但是却不存在昨晚的
惊吓,只剩下了享受。

  有了昨天的经验,在阿强用舌尖拼命挑逗她的阴蒂时,婉蓉享受到极度快感
的同时,知道自己又快要到了,「啊!……嗯……啊!啊!啊!」

  在频率越来越快的呻吟声后,昨天的那种熟悉感觉再次攀上脑中枢神经,然
后又向全身迅速扩散,直至阴道内,婉蓉的身体突然像虾米一样弓起,「啊!
啊……来了……啊……!!」

  一股股淫水再次从阴道里有力的喷出,甚至打到了三米外的墙壁上,足足喷
了七,八下之多。

  就在婉蓉快要爽完的时候,阿强突然将她深深股缝儿狠狠掰开,用舌头舔上
了她的屁眼儿,舌尖狠狠朝里一顶。

  只见快要高潮完的肉体再次弓起,「你……啊……又来……啊!」

  又是几股潮水从阴道喷出,却打湿了阿强杂乱的发型。

  这算是连续的两次高潮潮吹,仅仅相隔了五秒。

  这次由于没有第一次的那种惊吓,婉蓉没有晕过去,而且以后也不再会出现
那种情况,身体已经学会了如何纯粹的去享受这种程度的高潮,而享受和上瘾是
成正比的。

  阿强躺靠在床头抽烟,而怀里的女人这次没有任何挣扎,乖乖地依偎在他宽
厚有力的胸膛上。阿强是正常的男人,怀抱如此赤裸下体的女神级的警花,仍能
按耐住自己的性欲,绝非常人所能及。

  「你刚才怎么能连我那里都舔,不嫌脏呀!」婉蓉说着扭动身体,以示抗议。

  「脏?俺怎么可能嫌你脏的,我们的李警官浑身上下都是香喷喷的」说完还
不忘在女人秀发上一闻,一脸回味无穷。

  「以后不要了,我觉得脏,不想让你舔那里!还有,以后不要叫我李警官了,
我这样太丢人了,还有什么脸被你警官,警官的叫。」

  「好,那俺今年三十岁,你呢?」阿强问道。

  「我呀……你别管,反正比你大……」

  其实李婉蓉多大年龄他一清二楚,但还是装作惊讶,「啊……谁信呀,也无
所谓,俺以后叫你蓉姐好了,蓉姐,多好听!」

  「随便你叫吧!还有,以后不要俺,俺的,多土,要说我,我,懂吗?」

  「好,俺听你……不对……我听蓉姐的,嘿嘿!我……我……行了吧?」

  婉蓉靠在男人怀里,只觉得他憨态可掬,抬头近看,才发现阿强大眼,剑眉,
鼻直,口阔。只不过以前只看见他不刮胡子,不洗脸,穿的衣服不干净。其实细
看,如果刮了胡子,稍一收拾,也是帅哥一个。

  「蓉姐,我想摸摸你的奶,行不行?」

  女人现在还光着屁股躺在他怀里说笑,想摸个奶,直接上手就行了。这阿强
非要问,气的婉蓉用眼斜他,「摸吧!傻瓜。」

  阿强得到允许后,显得很兴奋,一直大手直接就在毛衣上揉了起来。

  婉蓉身上最引以为傲的就是这对儿E罩杯的大奶子,饱满,圆润,白皙。奶
头色浅,而且极其不堪挑逗,一碰就硬。这时,左奶被阿强隔着毛衣大力揉弄,
奶头被胸罩摩擦,早已翘了起来。

  「啊!……你……轻点……怎么这么笨……都叫你摸了,你怎么是个猪
脑子。」

  「咋了?蓉姐,我怎么笨了,」

  「猪……伸进去摸呀!笨死了」

  阿强一副恍然的样子,大手直接从领口伸进了胸罩里面,一只热热的极品大
奶落入手中,一只手却根本无法握住,只好摸一会儿底座,揉一会乳峰,再轻轻
搓搓硬硬的奶头。

  「轻……轻……你想揉死姐呀?啊……别掐奶头儿。」

  「蓉姐,你的奶好大,好有弹性,越揉越想使劲,掏出来让我看看吧?」

  婉蓉现在其实也没什么不可以让他看的,下身都看完了,何况上面这对儿宝
贝,但是今天已经折腾的太晚了,都快十二点了,明天还要上班。

  「不行,不让你看,摸摸就行了,我该走了,不然明天没法上班了。」说完
翻身想爬下床,一个大白屁股刚好就撅给了阿强,就听「啪,啪」两声,打得两
个屁股蛋儿呼呼泛着肉浪。

  「啊!疼……」婉蓉捂着屁股,回头埋怨。

  「好大的屁股,撅给我,就忍不住想打,看个奶都不让,小气」阿强一边说,
干脆躺到床上,头一歪,闭眼装睡……婉蓉的大圆屁股雪白肉多,抽打时弹性好,
声音大,但其实也不太疼,反而有点麻麻得舒服。看到男人赌气,反而不急着穿
内裤,又爬回到床上,「喂……生气啦!别生气了,给你看,睁眼看嘛!」

  阿强听到让他睁眼看,眼刚一睁开,就见女人把毛衣领口拉低,然后一手剥
开胸罩,一手把右边的大奶子掏了出来,又大又白,硬硬的乳头颜色很浅,就在
他眼前了。

  「看到了吧?好了,明天我再让你看,今天太晚了。走了」说完收起大奶,
整理好奶罩和毛衣,穿好内裤和丝袜,匆匆忙忙回家去了,只留下阿强一个傻子,
保持着刚才突然看到奶子时的姿势。

  「妈的,老子这罪受得,迟早要都肏回来……」

  婉蓉回家后只是简单地冲洗了一下身体,躺在自己香香的被窝里感觉好多,
她是个很爱干净的女人,那种低档城中村租住房里的环境实在难以忍耐。

  「还是自己的床好舒服,不像那个臭流氓的烂床铺,一股汗臭味,脏死了。」
她只顾嫌弃,却忘了的那张本来就不干净的床铺,是怎么连续两天被自己雪上加
霜。

  星期二,小雨淅淅又至。婉蓉下班后,打着小花伞,发现马路对面的水果摊
儿还是没有出现,「他怎么还没有在,是因为水果卖的太便宜赔本了吧?哈哈!
赔死他最好。」

  晚上的教学结束,学生们都已回家。留下婉蓉一个人在教室里,她到厕所解
了个小手后,准备去找阿强继续履行承若。

  刚准备出教室门,突然想起了什么,脸一红,转身回去在饮水机接了一小盆
水,小心的把水温调试温和后,又回到厕所。退下裤子后,蹲在盆子上,用手小
心的清洗自己的阴部,又分开阴唇,把里边也洗的干干净净。最后又在心里骂了
阿强一句,还是把温水撩在了屁股缝里,开始用手指轻轻地清洗屁眼儿,甚至用
中指浅浅插入一点儿,尽可能地把里面也洗到。

  一阵轻微的不适感,让她浑身都酸酸的,「呀……怎么会这样,有点疼……
好像也不算是疼吧?啊……都是那个色狼害得……连屁股都要舔,害死人了。」

  婉蓉确认前前后后,里里外外都清洗干净了,才穿好裤子,去找阿强。

  门只是虚掩着,婉蓉推开,看见阿强正在切着水果。又是一样的精致的果盘,
端到她的面前,「好吃,真好吃,你每天都弄给我,你也吃呀!」婉蓉边吃边说。

  「女人是水做的,何况是你,每天喷那么多,更要多多补充水分」阿强偷笑
着调侃她。

  「对,真好吃……不对……你说啥……谁喷水了,你讨厌!」婉蓉,话听了
一半就做肯定回答,转眼发现不对,羞得脸红的样子,把阿强又看呆了。

  阿强站起身来,绕到女人的椅子背后,双手自上而下,撩起了女人的毛衫。

  婉蓉全身稍一颤抖,本来搭住男人得手又松开了,乖乖坐着,又配合的抬起
胳膊,方便男人脱掉她衣服。

  黑色的胸罩把一对儿大奶反衬的格外雪白,两颗丰满圆润的乳房在胸前挤出
来深深的乳沟,性感无比。

  阿强两手没有遇到任何阻碍,插进胸罩内,用力搓揉。坐着的女人头一歪靠
在了他的小腹上,接着主动解开了胸罩,缓缓卸下。一对儿E罩杯的大奶子失去
了胸罩的束缚,顿时弹了出来,沉甸甸的被重力吸引,微微一坠,却依然饱满坚
挺。

  「说了今天给你看的,还这么猴急的。啊!!,轻点……这下都被你看完了……
啊!你别给我揉坏了!」

  「蓉姐,你真好!」阿强一边把奶子揉玩儿成各种形状,一边赞叹这对儿饱
满的豪乳。

  「嗯……你又掐我奶头儿,我受不了这样……啊……嗯……阿强……嗯。」
婉蓉的奶头敏感直至,被阿强一边一个捏住,揪得高高的,然后猛的松开,引得
两只奶子泛着乳浪。

  「蓉姐,我给你看个东西,好吗?」阿强一边玩弄双乳一边附下身在女人耳
边说。

  「哦。」婉蓉已经被玩儿弄的魂不守舍,听阿强说要给她看什么东西,胡乱
答应一声,心想,「这个傻子,这时候还给我看什么东西,我都这样了,哪有心
思看!」

  婉蓉觉得他正在揉奶的手,有一只突然离开了一会儿,然后马上又盖了上来。
搓揉的力度越来越大,自己感觉也不太疼了,甚至希望男人再掐掐她的乳头。

  突然有一种怪怪的腥味传到女人的鼻腔,婉蓉下意识侧目一看,第一眼差点
没反应过来是什么,一条粗大的阴茎几乎挨着她的脸颊。

  「蓉姐,你看,你喜欢吗?」阿强居高临下,挺着阴茎说。

  「你快收起来,吓死我了,你想要干什么?」

  「蓉姐,你天天给我看你的身子,我也要让你看看我,来,你抓一下它试试!」

  婉蓉看着男人粗长的阴茎,足足有十秒钟没有回答,这超出了她以往对男性
的认识。硕大的龟头红的发黑,比乒乓球还要大一圈,粗粗的颈部布满血管足有
十八公分,带着向上的弧度,浓密的阴毛下挂着两颗大睾丸,「好大呀!这也太
吓人了……比我老公……」

  婉蓉不敢想下去,她觉得这样下去自己会没了底线,「这么大……要是插进
去,会是什么感觉?那会撑坏了吧?」

  她瞎想着,玉手不觉得搭了上去,抓住阴茎,天性般的撸了起来,只觉得手
心发烫,都要冒出汗来。

  这下可把男人爽坏了,闭眼享受着还不忘揉奶,「啊,蓉姐,你撸的真好,
再快一点,对……你的手真软。」

  两人就这样,你撸我揉,持续了十几分钟,都不知疲惫。最后终于是阿强先
停了下来,绕到前边,面对面跨站在女人身前,粗大的阴茎就对着婉蓉的胸前,
一手一个奶子,往中间一挤,豪乳间马上有一道深深的乳沟形成,大肉棒迫不及
待地自下而上插了进去。

  婉蓉那见过这种方式,她和老公结婚二十年,从来都是传统方式,男上女下,
十分钟了事儿,被吓得不知所措,又觉得粗硬的阴茎在乳间进出,磨得乳肉痒痒
涨涨的十分刺激。

  「呀……你讨厌……嗯……呀……你,戳到我下巴了,啊!」原来阿强
插得过瘾,粗长的肉棒,穿过乳沟,顶到了女人的下巴。

  「蓉姐,你来扶着,快点……」

  「你让我自己扶着让你?」

  婉蓉看着男人不容拒绝的眼睛,又被他晃得头发晕,干脆听话的接过两个奶,
继续加紧,一副不高兴的样子任男人抽插,时不时还要抬高下巴进行躲闪。

  阿强欣赏着身下女人的媚态,再也不想忍耐,几天下来积蓄的浓精随着大脑
的极度快感,终于要喷涌而出。他迅速的从奶间抽出肉棒,对准美人俏脸。

  「啊……射了……射死你,啊!」

  一股股浓精,一下下喷涌而出,兴奋中,阿强一手撕住婉蓉秀发,一手快速
撸动肉棒,左脸一下,又对着右脸一下,然后鼻子,嘴巴,每一下都要重新瞄准
换个地方,足足射了六七下,直到一张俏脸被精液全部洗了一遍,才缓缓松开手,
坐到了桌子上。就这样,肉棒还在一跳一跳。

  再说婉蓉,毕竟是已婚女人。知道不妙,刚想躲开,却被撕住头发,一动也
不能动,男人的大龟头就在眼前,麻眼儿一开,一股热精打在脸上,躲又不能躲,
只能闭眼,闭嘴,接受洗礼。最后一脸浓浓,腥腥的精液,连眼睛都不敢睁开。

  「阿强……纸……给我纸……呀……嗯。」哪知她刚一开口,就有精液顺着
红唇,流进嘴里。只能闭着嘴,眯着被精液糊住的双眼,晃着两个大奶子,满屋
找卫生纸。

  半个小时后,两人都已穿好衣服。婉蓉足足用了半卷卫生纸才算擦干了脸上
的精液,又倒水洗了两遍,才洗干净。这会儿她正一脸不满地坐在床上,一句话
都不说。

  阿强也不说话,靠在桌子上玩着手机。沉默片刻后,婉蓉看表已经十一点半
了,「你满意了,那我走呀!」

  「蓉姐,太晚了,我今天送你,我买了辆二手车。」

  「你,你还会开车?」婉蓉不太相信,但细想来,现在是个人几乎都会开车。
自己也会,以前老公也给她买了一辆7代高尔夫。最后炒期货赔了钱,赔了命,
车也卖了还账了。

  「看不起人么!我不光会开车,飞机也会开呢!哈哈!」阿强反驳道。

  婉蓉只觉得他是玩笑话,今天也的确有些晚,不想一个人走回家,就答应道,
「走,看看你的座驾去。」

  「五菱荣光,哈哈!你这也叫个车?还这么破,这怎么开呀?」婉蓉看着院
门口的破车,忍不住笑了,也忘掉了刚才被射一脸的不愉快。

  「破车?要六千块呢,虽然是二,三,四,五手的车,可才跑了四十万公里,
好着呢!上车,带你飚个车!」说完拉门请女神级的美人儿上车,还礼貌的用手
护住车门顶部,以防碰头。

  婉蓉也无所谓,反正不到两公里路,一屁股就做了上去,「走,本姑娘就坐
坐你的豪车。」

  一路开的还算平稳,就是发动机声音略大,引得路人一阵嫌弃。

  「蓉姐,我今天太冲动了,弄疼你了吗?对不起。」

  「我现在已经不疼了,你刚才挺吓人的。」

  婉蓉说的都是实话,她反而觉得男人刚才的霸道和强势让她心里有种被征服
感,大多数女人就是这样,男人越强势,她就越喜欢,生活中观察周围的情侣,
并不难发现这一点。

  阿强一听女人没有责备,心里就更有谱了,接道「我这几天,这几天太压抑
自己了,攒的……攒的……哈哈!太多了」

  「你还说……攒什么?难听死了,就是再多,再多,你也不能朝我脸上,那
个……你过分,下次不许了,」

  「啊!哈哈,我听到了,你不许说话不算数。」阿强兴奋地直打方向盘。

  婉蓉不解,「什么?你听到什么?」

  「下次呀!你说下次呀!哈哈。」

  「呀!你讨厌……」婉蓉说漏嘴,发起嗲来。

  「蓉姐,你舒服吗?」

  婉蓉一听都快被气死了,自己今天可是傻傻地洗干净了屁股送屄上门的,这
死人今天只顾自个儿爽,连她的裤子都没脱,还射了自己一脸,现在竟然还好意
思问她舒服吗?可是不能明说,一气之下,竟然觉得委屈,又哭了,「呜……
你还说,我没有啥舒不舒服的,呜……」

  阿强一看这情况,刚才射一脸都不生气,一问舒服不舒服,反而哭了,就心
知肚明了,心想,「这女人真是个极品!」

  他转过弯儿,把车停到路边人烟稀少的地方,一把就把副驾驶的婉蓉搂在怀
里,另一只手直接就拉开毛衣领子,伸进了奶罩里,抓住右奶狠狠地搓揉起来,
安慰道,「别哭了,我知道蓉姐今天特别不舒服,我自己玩儿高兴了,不顾你,
现在补上好不?」

  婉蓉在出租房里,摸到了她从没有见过的巨大肉棒,又被揉胸,又自己捧着
奶子给男人乳交,蜜穴里早已泛滥,。脸上的精液可以洗掉,下边的淫水可还没
洗,还粘糊糊的。

  现在又被男人看破心思,加上乳房又被男人大手揉弄,奶头被摩擦的阵阵酸
痒,蜜穴里又是一阵麻麻的,吐出股股淫水以作润滑。

  「啊!,你别……在外边儿呢!嗯……轻……轻点,你要是实在……实在
要给我补上,就明天吧!」说完自己都羞得脸红。

  「就现在,裤子脱了。」阿强一脸不容反抗的表情。

  婉蓉抬头看见男人的眼神后,头一低,小声说了句,「霸道得很!」

  又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发现这里确实人影全无,而且车膜颜色极深,抬
了抬屁股,把外裤和内裤一起退下,美穴早已溪流不止,忽然暴露在外,凉嗖嗖
的,「阿强,你要弄,就快点,一会儿万一有人来了!」婉蓉催促道。

  「你别怕,不会有人的,我一分钟就让你高潮,呵呵」阿强笑道。

  「一分钟?」婉蓉心想,自己一个月才手淫一次,每次都要十几分钟左右,
被他舔下边的时候要比自己弄快的多的多,但也要将近十分钟,她根本就不相信。

  「那我怎么办?我把腿抬起来吗?」

  「不用,屁股朝前点,把屄露出来就行了」阿强指挥道。

  「呀!你别整天屄,屄的,难听死了,求你了!」婉蓉实在是不能习惯这么
粗鲁的叫法,但还是依言照做,大腿分开,露出湿淋淋的蜜穴。

  「那咋叫?能听懂说的是啥就行了呗!」说完看到女人裆下泛着亮光,心想
真是嘴硬心软屄湿,都这样了,还装,一分钟都用不了吧?

  然后右手抓住一只大奶,慢揉轻掐,左手食指在阴唇外沾了一下淫水润滑,
直接全部插进紧窄的阴道,手指朝上一勾,命中G点,指肚在G点的沟棱上狠狠
摩擦。

  「啊!你怎么用……」婉蓉一惊,以为男人还会用舌头舔阴蒂的方式,刚
想反抗,只觉得一种从没有的感觉,瞬间麻遍全身,一阵阵像过电的感觉,让头
脑都停止思考。

  G点,指肚大小,其上沟棱交错,专为摩擦而生,位于阴道内八到十公分处,
不算很深,但由于它的位置必须朝上勾,才能碰到,所以只有龟头巨大的男人,
才能在做爱时摩擦到这个地方,也被称为」阴道的命门」,但是手指就不存在不
能拐弯的问题,可以轻松拿到。

  婉蓉哪知道自己身体里还长着这么个要命的爽点,第一次被拿住,又如此剧
烈的摩擦,哪能矜持得住「啊!……我,我,我要死了……要死了,呜……」连
哭带叫,又全身酸软,合不拢腿。

  「啊……不行……啊……停,停,呜……」五十秒,不到一分钟,这次的潮
吹却和以往不同,是阴道和尿道全开,两股体液喷涌而出,淫水加上尿水合二为
一,一股股打在挡风玻璃上,缓缓流下,就像婉蓉脸上的泪一样地流着。她是爽
哭了!

  这具性感的肉体,两脚搭在汽车操作台上,美腿大分,裸着一片狼藉的美穴,
足足抽搐了两分多钟,才渐渐平复。她在一辆破旧不堪的五菱荣光上,体会到了
什么是做女人的快乐。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