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下一站SM(娇妻的女王之路)】(16完)【作者:wmud】

第一文学城 2021-04-06 03:08 出处:网络 作者:wmud
  (十六)最终站!是夫妻?还是主奴?(下)   打从我在加护病房刚醒来对焦上的第一张脸,就是老婆那张写满哀愁的美丽
  (十六)最终站!是夫妻?还是主奴?(下)

  打从我在加护病房刚醒来对焦上的第一张脸,就是老婆那张写满哀愁的美丽
脸孔,脂粉未施的她还是那么的冷艳,但是那妩媚的双眼此刻早已完全没有身为
女王时那高傲的神色,取而代之的是无限的柔情,见我醒来的老婆脸上瞬间充满
喜悦,俏脸靠过来柔声说道:「老公!你终于醒了,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对劲?」
『主人~我…我没事。』

  听到我唤她主人,老婆兴奋的神色明显一滞,下一秒双眼立刻充满雾气,哽
咽地说道:「老公~你是不肯原谅我吗?都到了这种时候你还喊我主人?」,这
下子反而轮到我尴尬了,其实我的脑袋还浑浑噩噩的,怎么可能会不肯原谅她呢?
只是人格早已被老婆碾碎的我,不知不觉间就把主人喊了出口,但是面对现在这
个情形,我也只能先把奴性压抑下去,搞清楚状况再说。

  『老婆~没有啦!这不是之前喊习惯了吗?』赶紧开口解释一下,看到老婆
似乎能够接受这个说法,我又继续问道:『现在是甚么情况啊?是你把我送到医
院的吗?医生有没有说我怎样了?』

  老婆擦了擦泛泪的眼眶,耐心地回答我:「你还记得吗?你被失速的计程车
撞上了,我和…我和…」

  突然间老婆有点支支吾吾了起来,最后好像下定了甚么决心继续说道:「我
和二号把你送了过来,你也知道你当时的打扮…嗯…比较特殊,不过你别担心!
这间医院是二号他们家族开的,他已经让有关的医护人员封口了,我们的事情不
会泄露出去的。你被撞到的部位在腰腹部,昨天已经开刀完了,医生说脏器没有
受损,算是比较幸运的情形,暂时看不出甚么大碍。」

  原来是这样,我倒是没有想到二号的来头似乎也不小,不过这样也好,不然
还不知道我当时的女装OL打扮要引起甚么风波,不过一想到这里我又想到另一
件事,那就是开刀的时候要全身麻醉,那么我下体的贞操带?

  老婆似乎能洞悉我的想法,拉起我的手往胯下摸去,破涕为笑起来:「呵呵~
贞操带早就帮你除下啦,之后我不会再锁住你了,等你康复以后我们可以慢慢重
新开始…放心吧!我不是真的嫌弃你的小东西的,之后我还想帮你生个白白胖胖
的小宝宝呢!」

  如果是以前的老婆一定不可能说出「小东西」这么羞辱的话,看来现在虽然
已经不再用女王的姿态对待我,但是骨子的施虐性格是不可能抹除的,不过我却
不反感这样的老婆,甚至觉得她应该要继续锁住我的阴茎,贞操带早已经成为我
身体的一部分,现在空荡荡的反而有点不习惯,唉~真是下贱啊!

  正在胡思乱想之间,老婆已经按下呼叫铃,让主刀医生来视察我的状况。医
生来了之后开始问我一些身体感受的问题,然后拿着小胶槌从我的肩膀开始东敲
敲西敲敲,上半身测试完毕后接着掀开被子继续测试下半身,老婆紧张地望着我,
我赶忙投给她一个安慰的眼神,不过这时候我却突然听到医生咦了一声,表情开
始凝重起来『先生,你这里没感觉吗?』

  我转过头来一看,原来医生正在敲击着我的膝盖,不过我刚刚根本没察觉,
本来还以为是麻药刚退所以没知觉而已,但是看着医生的表情,我的脑袋中轰的
一声,难道?这时候医生一只手按着我的小腿,一只手持着胶槌继续敲打我的脚
踝,看到我茫然的表情,医生叹了一口气站直起来对着老婆说道:『女士,很不
幸的告诉您一个噩耗,您先生的大腿以下瘫痪了。』

  这个消息有如天打雷劈一样让我们夫妻俩双双愣住,紧接着老婆双手掩面痛
哭了起来,『不过…』听到医生似乎还没说完,老婆仿佛溺水者抓到一根稻草一
样,双手猛然搭上医生的肩膀,抬起头来泪眼婆娑地看着医生道:「医生!您一
定还有办法对不对,对不对?拜託了,只要能让我的丈夫恢复,多少钱我都可以
出!」

  『女士,您先别急,是这样的,您先生瘫痪的部位不算高,受损的神经元应
该不多,如果持续给予外部刺激是有可能恢复知觉的,到时候再坚持进行复健就
有康复的机会了;不过神经元这种东西也很难说,不管受损的程度多寡,有些人
短短几个月就有很大的进展,有些人却可能好几年甚至一生也没有办法恢复知觉,
您和您先生要做好心理准备。』

  听到医生这样的说明,老婆连忙点头称道,然后又走过来拉住我的手说道:
「老公,放心吧!我会陪着你,相信我,你一定可以康复的,要对自己有信心喔!」,
看到老婆这么温柔地安慰我,此刻我的内心真是悲喜交加,喜的是我们夫妻间的
主奴关系似乎因为这场车祸而解除了,悲的是我居然瘫痪了,虽然刚刚医生也说
有康复的机会,不过想到接下来的漫漫长路,我不禁有点心灰意冷了起来,物理
治疗?

  复健?这些大笔的开销可是沉重的金钱压力啊,纵然老婆之前做起收费女王
赚了不少,不过又能支撑多久呢?不过这些想法我都不敢表露出来,看着老婆坚
定的眼神我不禁有些睏了,于是抱持着这些负面的想法又睡了过去。

  也许是瘫痪的噩耗严重打击了我吧,这几天我就在半睡半醒之间度过,期间
在我转到VIP单间病房后,我们俩双方的亲朋好友也有来探望,面对众人的打
气,老实说我有些腻了,只能勉强自己打起精神应付他们,本来我的父母也说要
来轮流做看护,不过我实在不想让老人家太过劳累。

  于是便让老婆把他们请了回去,对此他们也是拗不过自己的宝贝儿子,只好
留下老婆单独照顾我,没想到老婆也没有怨言就直接把学校的工作辞了准备要陪
我长期抗战,此刻看着老婆露出疲态的俏脸静静的枕在我身旁,纵然我是为了救
她才变成这样,但是说不愧疚是不可能的。

  回想起刚刚在加护病房醒来的那个晚上,二号有来看过我,当时老婆看到他
走进病房却是俏脸一寒,从我车祸以来还没见过的女王气场瞬间散了开来,只见
老婆站了起来冷声道:「你来干甚么?还有脸来?别以为进了你们家的医院,我
就会忘记你当时懦弱的模样!」『主…主人!』「行了!别说了,别打扰我丈夫
休息,出去说吧,哼!」

  其实我倒是挺希望他们在我面前谈话,因为一见到老婆又恢复成冷酷女王的
模样,我的阴茎居然勃起了,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本来已经压抑下去的奴性似
乎又有死灰复燃的迹象,隐隐约约听到老婆在门外训叱二号,不过声音很小,只
听到「调教」、「费用」等等字眼,直让我心痒痒的,一只手不安分地伸进棉裤
里搓揉着阴茎,过了一会打发掉二号后回来的老婆撞见了我的丑态,瞇起了双眼
有些阴冷的看着我,就是这种眼神!相较于之前的温柔娇妻,我似乎更喜欢她现
在这个模样,只是一瞬间老婆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又高贵了起来,对她的崇拜感油
然而生,赶忙把手伸了出来讨好的道:『老…老婆~刚刚你和二号说了些甚么?』

  「没甚么,有些人皮又痒了而已,老公~希望你不是这种人吧?嗯?」,看
到老婆像寻找到猎物的毒蛇一般盯着我看,我哪还敢造次,赶忙摇头否认,这时
候老婆突然露出灿烂的笑容「哈哈~吓你的啦!真是的,才刚手术完就有感觉了
啊,你可以让我帮你啊,干嘛自己偷偷摸摸来。」

  说着她掀开被子替我把裤头褪到大腿,接着玉手就摸了上来,不紧不慢的把
玩着我的阴茎「嘻嘻~真是可爱的小东西。」又听到这个称呼,也不知道到底是
在羞辱我还是真心的,不过很快的我就屈服在老婆高超的手淫技巧下,呼吸开始
粗重了起来,随着老婆把包茎剥开来,我也感受到强烈的刺激,从马眼口泛出了
一点前列腺液,不过始终差了一点,就在这个时候老婆却停了下来,甩了甩手说
道:「可以了吧?我的手好痠喔,休息一下吧。」,可是已经情欲高涨的我哪里
忍的住,只好哀求着她:『老婆~老婆~再帮帮我吧,我想…』

  「喔?你想怎么样啊?不说清楚我可没有办法帮你喔~」『拜託了~我想…
我想射精!老婆~拜託~』「哈哈哈~」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嗜虐笑声,我知道老
婆又有点进入女王状态了,赶紧打蛇随棍上的继续求她,「哈哈~真拿你没办法!
那就让你射出来吧。」说着老婆左手的食指和中指并拢捅进了我的菊穴开始抽动,
驾轻就熟地找到前列腺刺激起来,右手也没闲着又攀了上来继续对我手淫,很快
的有一小股白色的精液缓缓地流了出来,不过老婆似乎不太满意,「这样可不行
喔~接下来还要好好养伤呢,今天要让你射个乾净才可以。」

  只见她退出左手手指,从旁拿了体温计过来,二话不说地又插进了菊穴,吩
咐我自己抽动,然后左手握住我的蛋蛋开始发力,右手持续的上下橹动,拇指和
食指指甲不停的刮弄着龟头和冠状沟,最终又是在紧绷的摧毁感下,我一阵一阵
的射出了憋了许久的泛黄精液,弄的老婆满手都是,不过她却没有像之前一样嫌
弃,而是把手伸到小嘴旁舔了一口,娇媚的横了我一眼「好了~帮你释放出来啰,
之后要乖乖地接受治疗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好吗?」,刚刚获得高潮心里十分感
动的我连忙点头向老婆保证,但是在她转身进浴室清理的时候,有一股异样的感
觉却逐渐在我内心深处蔓延开来…

  鼻腔内满是皮革的味道让我在半夜醒来,稍微转过头看了眼趴在病床旁边刚
刚入眠的老婆,我的心里苦笑一声,想到自己目前的处境,心里有股说不清道不
明的情绪正在发酵;这几天老婆忙着在医院照顾我,根本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去
打扮,但是穿着习惯已经大幅度改变的她还是接受了二号为了讨好她送来的一双
黑色手工膝下靴,十二公分高的极细金属靴跟、刷亮反光的蛇纹靴面,当下就看
得我的奴性又蠢蠢欲动了起来,尤其是现在老婆已经盥洗完毕。

  刚换下的黑色吊带丝袜就这样随意挂在靴筒上,此刻就放在病床不远处,新
靴子的皮革味不断飘过来,若是可以我真想现在偷偷的爬下床去跪在老婆脚边旁
替她把靴子和丝袜好好的清理乾净,不过现在已经瘫痪的我又怎么可能实行呢?

  虽然之前老婆已经用手帮我射了一次,但就是从那天之后我发现我的奴性根
本压抑不住甚至变本加厉了起来,虽然老婆在我面前好像又变回三年前的那个温
婉少妇,但尽管她再怎么掩盖,总是会不自觉的出现一丝丝女王气质吸引着我,
而且不管是她之前和二号的对话还是这几天连络其他女王交代工作室运作的电话
我都偷听到了一些,显然老婆并没有放弃继续当职业女王的打算,不过我也能理
解,对于未来的庞大医疗开销,我们确实很需要她这部分的收入。

  我只能佯装甚么都不知情,用着乐观积极的态度面对伤势好让老婆放心,其
实整天脑海中浑浑噩噩的满是她身穿女王装的冷酷身影;我现在的状态就好像一
个吸毒上瘾的人突然接受勒戒而出现猛烈的戒断症状一样,越是克制自己不去想
这方面的事情,反弹的力道就越大,逐渐的有一个可怕的想法在我脑海中慢慢形
成,如果说以前是在自身的欲望驱使下半推半就的接受老婆的调教。

  现在却是因为瘫痪而带来的自卑感让我对她的崇拜感更甚以往,想到在未来
的日子里,老婆做为职业女王将会调教更多的奴隶,收下更多的私奴,与其让我
一辈子坐在轮椅上戴着假面扮演一名好丈夫,却再也无法接受女王妻子的奴役,
不如主动放弃丈夫的身分乞求她重新收我为奴,行动不便的我作为家奴或畜奴或
许已经不适合了,成为她的厕奴可能才是我的最终归宿吧,可是这些话我却没有
勇气说出口,只能在私底下暗暗鄙视自己龌龊的心思。

  就这么又过了两个礼拜,期间老婆也是寸步不离的陪在我身旁,除了和我聊
聊天,削削水果给我吃,更多的是持续按摩着我的双腿,看着老婆对我无微不至
的照顾,我却整天只想着被她调教,不禁羞愧了起来,感觉自己真不是个东西,
但越是这样我反而觉得自己越亏欠老婆,对她的崇拜感也节节攀升,仿佛又回到
了过去成为畜奴的那些日子里,每次老婆去上厕所的时候我真想爬过去乞求她赏
赐我圣水黄金,不过这也是不可能的,唉~都是这双没用的腿!

  这期间除了双脚依旧没有知觉外,我的恢复状况也基本稳定了下来,每天到
了老婆推着我去做物理治疗的时间就是我最难熬的时候,看着老婆既担忧又期待
的眼神,我却无法回应她的期待,每一次治疗的结果对我们夫妻俩都是一种折磨,
高高悬起的希望在几小时后便会摔个粉碎;其实对于我的双脚我是不抱太大希望
的,可是看着老婆每天暗自神伤的样子我实在是于心不忍。

  于是在我的强力劝说下,在几天前老婆终于稍微敞开心胸,抽空回家去好好
休息梳洗一下,果然爱美是女人的天性,再回医院的时候只见老婆精心打扮了一
番,手里提着BOTTEGA的经典小羊皮包,看起来鼓鼓的,可能放了她要替
换的衣物吧,看着老婆如此的高贵迷人,我对她的崇拜感又上升了一点,她推着
我在医院内走来走去的时候,我能感觉到似乎有不少贪婪的目光盯着我们这里看,
不过老婆却是全然不在意,一门心思只放在我身上。

  随着老婆的心情逐渐好转,这几天她开始定时的在清晨回家沐浴更衣,不过
有时候我在晚上醒来却也没有看到她的踪影,奴性作祟的我按下呼叫铃,让护士
搀扶我上轮椅后,在病房内搜寻看看有没有她换下来忘记带走的丝袜,但全都是
无功而返,不过今天我却是在浴室发现了一条红色蕾丝吊袜带,如获至宝的我赶
紧拿了起来,虽然吊袜带没有丝袜那种浓郁的气息。

  不过想到它是长时间穿在老婆腹部上的贴身物品还是让我很兴奋,再也控制
不住内心深处的奴性便直接褪下棉裤头扒开内裤,把吊袜带放在阴茎上开始摩擦,
一边闭着眼睛想像着老婆穿上女王装的样子,一边用吊袜带包裹着阴茎上下橹动,
然而就在我快要射出来的时候却突然听到前方传来高跟靴踩踏在地板上的脚步声,
睁开眼睛只见老婆一脸愤怒地看着我说道:「老公!你到底在干甚么?之前我们
不是说好要好好静养治疗,先别想这方面的事情了吗?再说你真的有需要的话也
可以让我帮你排出来啊,为什么要偷偷摸摸地拿这种东西自慰?」

  晴天霹雳的我正要开口解释,却又被气头上的老婆打断:「之前我就察觉你
老是盯着我的靴子和换下来的丝袜看了,所以我才每天回家更衣,没想到你还是
…」说着她走过来伸出一只手作势要抢走我手上的吊袜带,一时之间我也不知道
自己怎么想的,居然牢牢握住吊袜带不肯让老婆拿走,「放手!你给我放手!」

  『老婆,你先听我解释!』,就在僵持之间我的双手大力一挥,老婆失去平
衡被我推倒在地上,另一只手提着的BOTTEGA包也掉落在地上,里面的东
西全撒了出来,看到情况演变成这样我才终于清醒,连忙放下手中的吊袜带,转
动轮椅向前要弯腰扶起老婆,不过我却发现那些从手提包里掉出来的东西不是我
之前想像的换洗衣物,而是一些鞭子、镣铐、按摩棒、假阳具皮内裤…等等调教
道具,衣物倒也有一两件,不过却是充满施虐气息的女王装。

  『老婆,这些东西是…你…』我吃惊的说着,此时轮到老婆慌乱了起来,只
见她趴在地上把那些SM物品收进手提包,然后抬起满是泪痕的俏脸说道:「老
公!对不起,我…我…」『你最近晚上经常不在,是出去调教奴隶了吧?』

  我平静的说着,看着老婆凄美的脸孔,突然间我对于我等等要说出的话充满
了勇气,「是…是啊,最近有些VIP客户一定指名要我,我实在是没办法,可
是我又不想离你太远,只好和他们约在附近的旅馆做出场调教,这也是为了你的
医药费,你不要想太多喔。」

  老婆一五一十地缓缓说着,生怕我会受到刺激一样,不过我其实丝毫没有伤
心的感觉,反而是对于等等要付诸实行的想法兴奋了起来,刚刚被老婆一吓而软
下去的阴茎,此时又有了抬头的趋势,『老婆,我知道你这些日子一直陪在我身
边照顾我,很辛苦也很压抑,难道你没想过…』「想?想甚么?老公,我不明白。」

  『老婆,不…女王,难道你没想过要继续调教我?你刚刚也说了你知道我经
常盯着你的靴子、丝袜看,是的!我的身体、我的人格早就被你调教的这么下贱
了,难道你就忍心看我这样吗?你就忍心出去调教其他奴隶,榨乾他们的精液,
而我只能拿着你不小心遗落的吊袜带自慰吗?你有没有想过继续让我当你的靴奴,
当你的袜奴?』

  我终于一鼓作气地把憋了几个礼拜的内心话全都说了出来,老婆似乎被我的
告白吓傻了,支支吾吾地说道:「可…可是你和那些猪不一样啊,你是我的老公
啊!再说靴奴、袜奴的工作那么髒,你现在大伤初癒,我怎么忍心这么对你?」

  顿了顿,老婆似乎也下定了甚么决心继续说道:「老公~之前是我做的太过
了,我一开始也确实是想要满足你,可是在女王之路上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嗜虐,
我想要完全的佔有你,只做我的家奴还不够,甚至碾碎你的人格让你做为我的畜
奴而活,其实我从来都没有要和你离婚的打算,全都是我对不起你,但是这场车
祸后我才幡然大悟,拜託你不要再这样子了,如果你不喜欢我调教其他奴隶,我
明天就去解散工作室,收费女王我不当了,那些私奴我也会和他们切断联系还他
们自由,之前赚的钱还有私奴们上贡的银行卡和奢侈品应该够我们支付好几年的
医疗费了。」

  听到老婆愿意为了我放弃所有,说不感动是骗人的,不过这并不是我所想要
的结局,于是我弯下身双手扶着老婆的肩膀,看着她泪汪汪的双眼,坚定地说道:
『老婆,你没有错!错的是我,这三年来我一直半推半就地接受你的调教,对于
主奴生活我也曾经充满着不安定感,有时候也会质疑自己是否要继续这样下去,
直到成为你的畜奴后,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感,我是这么的崇拜你,我的
主人!如果让我再重来一次我会从一开始就顺从的接受你的调教,我会从一开始
就大声的告诉你,我想当你的私奴,不管你把要我当成甚么,家奴也好,畜奴也
罢,我就是想待在你身边而已。』

  看着老婆阴晴不定的脸似乎还在犹豫着甚么,我继续推波助澜的说道:『主
人,我没有想要左右您的决定,不过在我看来,您天生就是当职业女王的料,您
既有女王的天赋也喜欢调教奴隶,在施虐中会得到快乐,我只是您脚下众多私奴
的一员,您根本没有必要在意我的想法;再说我的阴茎这么短小,根本没有资格
拥有高贵的您,如果您愿意,我们可以去离婚,离婚以后我就不是您的老公了,
您可以随意的支配我、奴役我,我知道我变成这样子也没资格当您的家奴了,但
是我可以当您的厕奴,在您的胯下度过余生,我…』

  突然间啪的一声,老婆抬起手来赏了我一巴掌,不知不觉间她的女王气场已
经散了开来,此刻的她脸上写满了深深的失望与不屑,双眼瞇了起来仔细的盯着
我看,仿佛要重新认识我一样,看了一会她吐了一口口水在我脸上,冷酷地说道:
「垃圾!说到底你还是想要我调教你,别讲的一副好像为我着想的样子,呸!亏
我最近一直深深的自责,是我害你变成这样的,现在看来你倒是调适得很好,只
有我自己像个白癡一样每天替你担心、替你祈祷。」

  说着老婆把我从轮椅上扯下来,让我趴在冰冷的瓷砖地板上,从手提包里面
拿出手铐把我的双手拉到背后锁起来,然后把玉足伸到我的面前冷冷地道:「还
不替主人脱靴?」,我心里乐开了花,终于成了!赶忙用嘴巴叼住靴跟,让老婆
把靴子脱了下来,接着又机灵的含住她的袜尖替她脱袜,「很好!既然你这么想
当本女王的私奴,这就开始清理吧,等等我会仔细检查,如果让我满意我就重新
收下你,不满意的话就表示你的奴性也不如你说的那么重,这件事就此打住吧,
我会忘记你今天说的话,你就好好的治疗,我也会按照我自己的意愿继续当收费
女王,不过不管怎样,我都会再次替你锁上贞操带,防止你整天胡思乱想的。」

  得令的我趴在地上捧着高跟靴开始舔了起来,老婆见状叹了一口气后站起来
离开病房,临走前帮我挂上了请勿打扰的牌子…

  一个多小时以后我嘴巴内含着老婆的丝袜感觉已经清洗得差不多了,于是便
吐了出来自我检查一下,再看看面前被我舔的光可鉴人的蛇纹靴,内心充满了成
就感,毕竟这事关老婆能不能重新收我为奴,我自然是十分用心地去办,就在我
对着眼前的靴子和丝袜傻笑的时候,病房房门被打开了,老婆又回来了。

  这次她穿着那双以往我最爱的黑色漆皮防水台高筒靴,走到我身边后拿起了
手工蛇纹靴和丝袜开始检查,此刻我的内心是忐忑不安的,过了一会只见她用那
高达二十公分的超细金属靴跟勾起我的下巴,准备宣判我的身分「哼!还算清理
的乾净,既然如此我勉为其难的收下你这头猪吧,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也不适合做
太激烈的活动,以后每晚我去调教奴隶回来后,你就负责清理我的靴子和丝袜吧,
白天就给我乖乖治疗,若是有成效了我会赏你更多的。」

  说着老婆解开我的手铐把我扶回轮椅上,双眼直视着我继续说道:「另外,
离婚的事你也别想了,我现今的收费那怕是这种舔靴、吃袜的项目,只要几次就
可以榨光你一个月的薪水了,你还以为离婚后凭你那些积蓄可以承受我的调教吗?
呵~还厕奴?老实和你说吧,我没去上班的这几周,预约我黄金调教的人都排到
下个月去了,好好表现的话我可以考虑满足你的愿望,如果还是这样要死不活的
样子,当心我连靴奴和袜奴都不给你当!」

  听着老婆板起脸恐吓我,我的心里却感到一阵阵温暖,老婆还是担心我的伤
势啊,虽然我刚刚伤透了她的心,让她再度化身为女王并且收我为奴,但她却只
是拿调教当成手段来逼我乖乖就范接受治疗,对我的态度也没有以前那么冷酷无
情,其中还带了一点傲娇的意味。

  看着老婆成为了完美的女王妻子,眼下的状况真的是这三年来最让我欢喜的
时刻,毕竟SM之路上中最重要的就是主奴间的沟通,只有女王单方面的施虐或
是奴隶一厢情愿的求虐都不可能长久,可笑的是我绕了这么远的弯路才走到我们
夫妻之间主奴关系的最终点,于是我赶紧点头称是,老婆也放下手中的蛇纹靴和
丝袜,推着我回到病床旁。

  把我安置回床上以后,老婆坐在我身旁又盯着我看,接着双颊突然间红了起
来,嗔怒道:「喂!你刚刚…还没射出来吧?我对你的吸引力就这么大吗?要不
要…再让我把你榨出来?」,今天真是我的幸运日!没想到老婆又抛来一个惊喜,
我急色的回答道:『主人,我要!我要!您就是我的女神,当然吸引我了,求求
您大发慈悲帮我射出来吧!』

  「呵呵~贱货!嘴巴倒是很甜,让我看看你是不是像你说的真的这么崇拜我?」
说着老婆便起身从手提包里拿出四副手铐,然后走到我的脚边,一边搬动我的双
脚成大字形岔开,一边吩咐我自己把双手向头顶的地方伸展开,接着用刚刚拿出
的手铐分别一个一个地把我的四肢和病床栏杆铐在一起,完成布置后,老婆缓缓
地除下了身上的衣物,接着又魅惑的脱下高跟靴。

  此刻她身上穿的是黑色的挂脖式连体马甲情趣内衣,下半身则是成套的蕾丝
吊带袜以及丁字裤,让我看直了眼,看到我的反应老婆也很满意,剥光我的衣服
后,像只小野猫一样的爬上床坐在我的肚子上,把双脚笔直地向前并拢,伸到我
的脸上,轻轻说着:「舔吧。」

  我赶忙张开嘴用舌头开始舔舐她的脚底,她的手也没有闲着,隔着我的内裤
不停地搓揉着阴茎,很快的我感觉到马眼口开始湿润了起来,而老婆虽然穿着丝
袜,但是经常用脚榨乾奴隶的她,脚趾头也是出奇的灵活,除了享受我的服务外,
突然间她顽皮的用大拇指和食指夹住我的鼻子,双趾间的丝袜就这么覆盖在我的
鼻孔上。

  浓郁的汗臭味传进了我的鼻腔内,我的阴茎几乎是瞬间就渗出了大量的前列
腺液打湿了内裤,老婆抚摸着被打湿的印痕处,然后抬起手来闻了一下,随后发
出露出嫌弃的声音:「真是噁心的味道!」,听着老婆这么羞辱我,我反而更加
兴奋了起来『老…老婆,拜託…』

  「住口,我可没有你这么下贱的老公,你现在只是我的袜奴,这双丝袜就是
你前些日子里眼馋的那双,我放在家里还没来的及洗,你现在的工作就是把上面
的汗垢还有髒污全都吃下去,然后把臭味好好的吸进你的体内,表现好的话本女
王可以考虑赏赐你射精的机会,听懂了吗?」

  既然老婆发话了我哪里还敢不从,赶紧闭嘴安分地替她清洗丝袜,老婆也没
有再刁难我,过了一阵子又命令我张开大嘴,把美脚前端塞了进来,让我开始吸
吮袜尖,本来隔着内裤磨蹭我阴茎的手却移开了。

  取而代之的是进攻我的胸部,一边拉扯着我的乳头一边用言语继续羞辱我:
「怎样啊~看你的身体抖的这么厉害,是不是憋得很难受啊,给我忍着!光是替
主人清洗丝袜就兴奋成这样,等等要是把靴子也赏给你,你还不得马上射出来?
这你这样子还敢夸口说要当我的靴奴和袜奴?看来以前用贞操带锁着你倒是正确
的决定,不然你这种随意就发情的体质没有任何一个女王受的了吧?」

  天地良心!我以前替老婆清理过的靴子和丝袜多了去了,也没有像现在一样
这么容易就想射了,只是今天实在是太特殊了,看着老婆在我的告白下终于变成
了我心目中那个完美的样子,是一个真正的的女王妻子,用爱在调教她的丈夫,
而不是之前因为缺乏沟通只是单方面的为了满足我或是她自己,不过我现在正小
心翼翼地用口水清洗着袜尖,自然不可能向老婆解释。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经过,深色发硬的袜尖逐渐恢复了它原有的样子,老婆
也满意地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望着我,有别于之前一贯的冷酷脸孔,现在还露
出了一丝娇媚,看着我内裤上的印痕越来越大片,她也知道我快要控制不住了,
于是她脱下丁字裤跨坐在我的脸上冷冷地说道:「现在把这里也舔湿了吧,看你
的表现还不错,等等有赏了!」

  闻言我又一边享受老婆的颜面骑乘,一边伸出舌头替她的蜜穴服务,不一会
老婆的爱液已经渗了出来搞的我的脸颊黏呼呼的,显然她也是动情了,最后她又
站了起来走到我的胯部上,蛮横的把我的内裤扯到腿上,扶住我的阴茎腰一沉就
直接坐了下去,「嗯~虽然小了点,不过硬度还…」

  然而老婆还没有说完我已经浑身一个激零,才刚刚进入到老婆睽违已久的炙
热腔道,还来不及感受就泄了出来,没想到我居然这么没用,心中真是羞愧难当,
而老婆的脸上也不禁出现了一丝失望的神色,轻蔑的看着我:「真是个没用的早
泄废物!我都还没开始享受你就已经射了。」

  不过失望过后她的脸上出现了一个诡异的笑容,话锋一转继续道:「好在我
早就知道你是甚么样的货色,没关系,今晚我会好好的榨乾你的!」,说着她的
右手攀上我的乳头,左手伸到背后将两根手指捅进我的菊穴,我才刚刚软下去的
阴茎不由自主地又硬了起来,她敏锐的察觉到了以后脸上终于露出满意的表情,
没有再多说甚么而是扭动小蛮腰开始逆奸我,没多久病房内传出了老婆嗜虐的笑
声和我求饶的悲鸣。

  半年后…黄昏时刻的大学城周遭依然每是人潮,不管是刚下课的学生还是来
觅食等等还要回公司加班的上班族,熙熙攘攘的都是为了自己的未来努力打拼,
此刻在附近的一栋大楼内,有一对夫妻也正幸福的生活着。

  幽暗的工作室地下牢房中,传来阵阵的哀号声,不过全都被四周的隔音棉给
吸收了,路上的行人不会知道这里发生了甚么;只见其中一个瘦弱的男人穿着马
奴装驼着一位已经身怀六甲的女王绕行,身旁还有一只马奴也驼着一位女王,似
乎是正在赛跑,那位大腹便便的女王一鞭子抽在身下马奴的蛋蛋上,她的马奴嚎
叫了一声之后便加速了起来,接着她转头对着后面的另一位女王说道:「呵呵~
九号,你的调教手法还是不行啊,你的马奴可比我胯下这只健壮多了,可是每次
都是我赢,这样也太无聊了吧?」,没错…那名已经怀孕的女王就是老婆,她身
下的马奴自然是我了。

  正所谓春风得意马蹄疾,自从老婆重新收我为奴的那天之后,也不知道是因
为心理的阴霾散了还是其他不可知的原因,我的物理治疗效果居然飞快的见效了,
连我的主治医生看了都啧啧称奇,两个月后我已经可以自己走动了,不过双脚还
是会乏力不能久站,只能依靠长期的复健来完全康复了;也许是时来运转吧,在
我出院的前一天,老婆也在医院里的妇产科检查出已经有了,医生推断孩子大概
有八周左右了,听到这个从天而降的好消息,我和老婆相视一笑,那不就是她榨
乾我的那个晚上吗?

  回到家之后我和老婆商量到:等到孩子出生以后,我们的主奴生活时间必然
要缩短了,毕竟孩子小时候肯定是要付出很多心力照顾的,长大了一点之后为了
避免孩子在成长期就因为父母间的主奴关系而产生了扭曲的观念,调教也不能太
明目张胆,这样下去老婆还好说,反正她可以在外面调教其他奴隶,但是我的奴
性却可能会控制不住,乾脆趁这几个月里别把我当成老公,而是当成一般的私奴
好更严厉的调教我,先让我过把瘾再说,最后老婆也是拗不过我只好答应下来,
于是事情就变成现在这样子了。

  既然要把我当成一般的私奴来调教,狗笼当然是我最佳的去处了,除了每周
的复健行程外,我完全失去了活动的自由,老婆对我的态度比当初还要冷酷无情,
不过这次我知道老婆其实是爱着我的,内心也踏实了不少。

  而除了靴奴和袜奴之外,老婆也开始将我当成厕奴来使用,在某次我因为吞
嚥黄金时没忍住而射了出来之后,我感觉到老婆对于我的调教又更残忍了,这次
她直接把我带到工作室的地下牢房监禁起来,和其他职业女王轮流调教我,吩咐
她们除了榨精和见血之外,甚么项目都可以做,于是我就这么被关在暗不见天日
的牢房里痛病快乐的生活着;

  在其后举办的大型多人调教时,我也发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那就是九号,
只见她穿上女王装做为老婆的新助手和他一起调教奴隶,从医院别过之后就再也
没见到的二号也在这场盛宴上出现了,原来他被老婆赏给了九号练手,成为了低
贱的奴下奴,亏得他当初还协助老婆开发过九号,没想到现在沦落到这个下场。

  我的心里千头万绪,但比赛依旧在进行,虽然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比赛…马
奴可不仅仅是身强力壮就好,更要和主人有着相当好的默契,我和老婆之间的羁
绊自然不可能是二号和九号可以比拟的,所以不出意料的最终由我获得了胜利,
二号自然被他的女王给拉走开始惩罚,而我则准备迎接来自老婆的赏赐,她知道
对于现在的我。

  最佳的奖励就是把我当成厕奴使用,于是把我固定在坐便椅上…嗤嗤~噗!
老婆的肥美丰臀就在我的脸部正上方,圣水已经流淌在我的胸口,热腾腾的粗长
黄金正从她娇嫩的菊门中探出头来,「啊~」老婆舒服的享受着排泄的感觉,而
我则满足的吞嚥着她的黄金,这就是我们,既是夫妻,也是主奴!

1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