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碧蓝航线 《碧水柔波》】(15)她改变的【作者:卡兹戴尔的说书人】

第一文学城 2021-04-06 03:06 出处:网络
作者:卡兹戴尔的说书人 字数:10471              第十五章她改变的
作者:卡兹戴尔的说书人
字数:10471

             第十五章她改变的

  一曲优美的钢琴曲在别墅内回荡,这优雅的声音并非是从收音机里放出来附
庸风雅,这曲乐章正在被前夫颇有情调地演奏着,而与这曲钢琴优美应和着的是
那翩翩起舞的美人。列克星敦身穿前夫所送的旗袍随着音乐优雅的艳舞,轻薄的
布料勉强遮盖住主要部位,但是这恰恰给了那裹上黑丝的美腿表现的机会,这优
美的曲线伴随着音乐尽情舞动,展现出无尽的美好与妙曼。

  「我们来玩一些有意思的,试试跳舞如何?」

  这些还都是前夫的想法,这一天他大着胆子,对趴在自己身上运动过之后的
列克星敦说道。

  「跳舞?怎么跳舞?」

  列克星敦问道,理智让她嗅到了危险的味道,但是越是危险往往意味着刺激,
而她的内心正在寻求这样的刺激。

  就这样,装作扭捏的列克星敦「勉强」答应了,穿上了之前由前夫送给她的
精致旗袍来到前夫的钢琴前,做好准备。

  「那……我现在该要怎么做?」

  「别着急,我的列克星敦。跟我弹钢琴的节奏的一点一点的做动作就可以了。」

  「那具体做什么样的动作呢?」

  「什么动作都行,只要把你内心的想法表达出来。」

  「内心的想法……」

  列克星敦显然是被吓了一下,现在的她就好像是一个贪玩的孩子,在作业与
良知的拷问下贪婪地寻欢作乐。

  随着前夫按下第一个音符,列克星敦乖巧地听从前夫的要求开始跳起舞来,
她没有经历过任何训练,但是好在她身体协调性和柔韧性都不错,她跟着音乐的
节奏跳舞,扭动身躯,同时在不断地思考如何能跳的更加美一点。这样的思索注
定导致她跟不上前夫的伴奏,为了让她适应,前夫一般放慢了钢琴的伴奏,一边
欣赏着她跳舞时下面的美好风光。这件优雅昂贵的旗袍配合太太那成熟风韵的形
体真是相得益彰。列克星敦知道自己的形象有些难堪,在跳了一段时间后,她停
下来气喘吁吁。

  「这也太累了,比我参加演习还要累……」

  这不仅仅是体力劳动,列克星敦为了根据音律的舞动而临时改变动作让她的
气息跟不上舞姿,导致格外的疲惫。那丰润的果实一抖一抖地,吸引着前夫的目
光。看得前夫一阵眼馋,但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不要去想怎么配合好看,做你真正的自己就好了。哦,对了!」前夫这个
时候拍了下手,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转头从旁边的酒柜里拿出一瓶昂贵的名酒,
他为列克星敦倒上一杯之后重新回到钢琴前,「喝下一口更能带动情绪也说不定。」

  列克星敦听后点点头,将这红酒饮下,而她没有注意到前夫那暗自偷笑的表
情。他在这杯酒里特意为列克星敦加了媚药,接下来就要等待时间的发酵,这个
药可是一般市场买不到的珍品。

  看着列克星敦微红的面颊,不是是酒还是药起了作用,前夫没有去管这些,
反而不慌不忙的说道。

  「来吧,我们再试一试。或许你真的有舞蹈天分也说不定。」

  列克星敦轻轻一笑,认为这是前夫的鼓励,便应和了几声,继续开始了与前
夫的游戏。与之前相比,列克星敦显然放开了很多,药物的效用开始发挥作用,
将她的身体变得奇怪。可自此以来酒量很好的她却完全没有发现这里的不对劲,
只是把这当成是酒精带来的作用,继续起舞,但是心情已然发生了变化。她看向
前夫的眼神变得越来越炽热,心中莫名其妙地来了一团邪火,连带着身下也开始
变得逐渐瘙痒起来。

  前夫感受到了列克星敦那眼神中的热情,内心变态的他在表面依然是那一副
云淡风轻的模样,手上的动作还是露出了端倪。他的指法不再那么优雅,完全是
凭借身体记忆弹奏,连带着那胯下这逐渐升起了帐篷。

  这一切,也被同样渴望着的列克星敦看在眼里。

  在这空旷的房间内,孤男寡女在一起饱含热情的对视着,舞姿随着随着钢琴
声起起落落。那迷人的裙下开始弥漫一些发情的味道,似乎掌握一些诀窍的列克
星敦也随着音乐的伴奏扭动身体,摆出撩人的舞姿,那如葱般的玉指或多或少地
暴露出对前夫的渴望,对面前男人的饥渴让她再一次站到了道德与本性的选择题
前。在过去这两周里,她面临过无数的选择,每一次她都选择了暴露本性,享受
性爱。只有到做爱结束之后,她才会悔恨,为那肉体的欢愉而羞耻。这样一次又
一次的循环下,她又到了选择题的前方。

              【展露自己】

  前夫的话在列克星敦耳边回荡,是啊,展露自己。

  【我和萨卡在一起,我和少年一起,和提督在一起,现在和前夫在一起。每
一次做爱都令我快乐,在床上表现出的我不就是真正的我吗?】

  抱着这样的想法,列克星敦的身体越发的媚态,眼中的渴望溢于言表,在舞
蹈的中途,她会趁机磨蹭大腿根部,可这饮鸩止渴的举动只会让逐渐发情的小穴
更加渴望。

  【我现在……好想要啊……和那么多人都做过的我,和那么多人在一起享受
性爱的我……真的有道德吗?】列克星敦一步步挪到了前夫面前,那饥渴和热情
完全不容置疑。身下爱液不争气地溢出内裤,散发香甜气息的她宛如一个惹人犯
罪的极品尤物,面对这样的诱惑,没有一个男人能抵挡住这样香甜的勾引。前夫
也不例外,这个男人在这香甜气味的引诱下失了分寸,一个错音从他本不该犯下
如此低级的错误,他一愣神抬起头来,看到列克星敦娇媚的微笑。

  他浑身一哆嗦,偏过头去,嘴角露出了邪恶的笑容,这一切才是调教的开始,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才更加令人期待。

  回过神来的他继续演奏,只是优雅的伪装已在刚才扯下,娴熟的指法也在心
情混乱的情况下忙中出错,但是列克星敦却也没有责怪,反而乐得如此做,即使
是杂乱的音节她也会随之做出一些大胆的动作。甚至完全不介意在前夫面前展示
那红润充血的乳头和泛滥着溪水的湿润布料。

  面对太太送上来的盛宴,前夫更是加倍努力,心急的他弹奏钢琴的速度越来
越快,似乎是有意为之,那陡然变化的情绪牵动着列克星敦的内心,如此循环往
复的撕扯令她的身体在疲惫的同时不去思考,或者说是无法思考。

  【啊……啊……身体好痒啊……?】列克星敦那细微的呻吟声掩盖在杂乱的
乐章之下,此时药物已经彻底起了作用,浴火焚身的她没有发现自己跳的是怎样
淫弥的舞蹈,那修长的双腿张开的幅度令前夫大饱眼福,那碍事的旗袍早已随着
胸罩一起脱下,此时的她正弓着身子将自己最为娇媚的部分展现在前夫面前。

  【想要……好像要啊……明明只是跳了一个舞而已……?】列克星敦当然不
知道这是那药物在起作用,她看到的世界越来越恍惚,她只是单纯的记得要按照
前夫的要求跳舞,对性的渴望也随着延迟而不断地加强。她无比渴望前夫现在就
能用他的肉棒来慰藉这寂寞的肉体,而这些渴望也随着服从要求而愈发的强烈。

  【这是真正的我?真是够淫乱的?嗯……嗯……还想要更多呢……?那就跳
的再淫乱一点,到时候会奖励我,他会用他的那炽热的肉棒插入我的奖励?嗯啊!


                铛——

  突如其来的一记重音打断了列克星敦的娇喘,这一记重音就好像是一记开关,
打开了列克星敦那贪婪而放纵的一面。她已经润滑完毕的蜜穴在刚刚重音落下之
际被这刺激到的惊吓给一下子弄到了高潮。

  「啊!」

  她跌到在地上,高潮后的爱液打湿了名贵的地毯,香汗淋漓的她跪倒在地,
急促地喘着粗气。这大战之后,她的身体瘫软无力却又嫉妒渴望。她看向款款走
来的前夫,不由自主地伸出了双手,为他解开腰带,拉下他的裤链,掏出他的肉
棒,将那同样充血的阳具放入嘴中,这上面还沾染着昨天做爱之后的爱液酸味,
她并不在意,无比痴迷地舔弄着。脸上的优雅而性感的酡红映射着这身体的欲求。

  她尽心尽力地为前夫侍奉着,将自己的爱完完全全地灌输进了自己的口舌当
中,渗出的前列腺液被她尽情的享用,可她丝毫不懂得知足,欲望缠身的她哪里
还有为感情苦恼的样子。搔弄着前夫的卵袋给予适当的刺激,此刻的她化身为一
条忠诚的母狗,尽情地讨好着她的主人。

  而前夫,这个将她玩弄于鼓掌中的男人享受着来自列克星敦的极致口交。这
仅仅是一个,他无比期待后续的发展,这药可怕的地方不仅仅是在这一次,而是
能持久的令女人神魂颠倒的魔药,哪怕是再顽固的石女也会在这药物的刺激投向
欢愉的怀抱。

  前夫那邪恶的笑容只是浮出来一阵便趋于平常,他的表情管理非常到位,脸
上满是对列克星敦的追求和渴望。在两人的对视中,列克星敦感受到了爱情,她
主动吻了上去,在这温软而带着些许潮湿的地毯上,两人开始了新一天的欢爱…


  「嗯,嗯,嗯?,好棒,嗯,好舒服,嗯?,又要去了?啊啊啊啊,去了嗯
啊啊啊啊啊啊啊?」

  随着一连串的呻吟声从列克星敦的口中喊出,别墅里又一天的淫乱生活开始
了。

  这药物的效果非常明显,在前夫的一手调教下,列克星敦发情的次数越来越
频繁,本来舰娘的体质就赋予了她远超常人的性欲,如今再加上药物的调节,很
快,她便彻底沉迷于药物带来的放纵之中。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那么些许不同,
可是与能让她品尝到这无与伦比的性爱相比,自己的身体奇怪一些又有什么关系
呢?

  更何况还有前夫的滋润,这个男人虽然不如萨卡那边量大有力,但是也足以
喂饱她那无比渴望的身体,难以抑制的需求令她每天地骑在前夫的身上,疯一样
榨取他的精液,满足自己日益发情的身体。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身体因为药物
而变得越来越对性爱上瘾,她发情的速度越来越快,高潮的次数越来越多,身体
越发敏感的她高潮时伴随的潮吹频率也越来越多。

  如今的列克星敦实打实地成为了一位「水姑娘」,这一天她依然在前夫身上
卖力地扭动身体,将前夫那刚刚攒出来的存量一并交出来。

  她的一只手抓着卵袋给予它适当的刺激,另一边不断抚慰着自己红肿的阴蒂,
以便于能让两个人更快地来到高潮。

  「嗯,用力,用力,给我,给我,呀啊啊啊啊啊——」

  又是一阵急促而连贯的尖叫,前夫那肉棒中最后一点精液将列克星敦再一次
送上了高潮。彻底失去库存的前夫顿时瘫软,而另一边,随着连续高潮而身体疲
累的列克星敦也不再如之前那般欲求不满。她倒在床头,仰望着天花板,眼球上
翻,俨然一副爽飞到天堂的快慰。这般畅快淋漓的高潮,她只有在外偷吃时才能
体会到如此的刺激。

  这场必需的晨练结束后,勉强恢复体力的列克星敦坐起身来。享受一场酣畅
淋漓的性爱的她乖巧而顺从,她爬到前夫面前,蜻蜓点水地在他的嘴角吻了一下。
明媚的眼神望向前夫,好似一潭春水泛起阵阵柔波。她看着前夫的面庞,眼珠转
了转,似是在想一些什么,随后趴到前夫的怀里。俏脸贴到前夫的胸口上,闷热
的呼吸打在前夫的胸膛,手指轻轻地他的身上画着圈圈。

  「那个……我是不是……出来有一段时间了?」

  「嗯,两周多了。」

  「是啊,一不留神就两周多了。」列克星敦没有抬起头来看他,声音沉闷,
「我天天都在家里,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

  「因为人遇到高兴的事情所以时间过得快啊,就好像我遇到列克星敦你一样,
也感到这段幸福的时光过得如此快。」

  「幸福吗……呵呵,你说的对,我在这段时间过得很无忧无虑。一些无关紧
要但是束缚着我想法被我抛到了脑后。嗯……就是……很奇怪。」

  「无论是否奇怪,自己喜欢才是最重要的。」前夫轻轻抚摸那列克星敦那柔
顺的粉色长发,同时心中打着算盘,「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一直留在这里。」

  「嗯……说这些实在是太远了。」列克星敦说到这里抬起头来,「说起来,
我这段时间还没有出去转过,要不然一起出去走走?」

  听到这里,前夫的心思又活络起来,他很高兴列克星敦邀请自己,这意味着
眼前这位太太的内心发生变化,这是自己的一个机会,她一定要把握住。

  「想要出去转转,好啊,这段时间我还担心你走不出来。愿意出去是好事啊。」
前夫简单组织了一下措辞,脑内飞速地思考如何让列克星敦进一步沦陷的计划,
「那你先去洗澡,我去准备一下。」

  「好的。」

  一番洗漱和精心打扮之后,列克星敦穿着前夫为她精心挑选的衣服来到了大
门口。性感的短裙搭配一件单薄的无袖衬衫,头上戴着一顶精致的沙滩遮阳帽,
此时的列克星敦就好像是一个来到这座城市旅游的游客。做出这般装扮的前夫自
然是有其考量的。一个是考虑到列克星敦现在还是属于出逃状态,要是被宪兵看
到了,那自己也要少不了麻烦,埋在泥土下的勾当有暴露的可能。最好把她打扮
得不那么引人注目,以此来逃避镇守府的人的追踪。同时他还特意在出行前挑选
了一处远离港区的购物街,这样将自己暴露的风险调整到最低。

  还有一个,如此清纯而可爱打扮的列克星敦,她的身体却无比放荡,缥缈单
薄的短裙更能令自己下手,这样两全其美。而更令他兴奋的是,今天的列克星敦
竟然主动的告诉自己她里面什么都没有穿,这样简直可以被称作是明示了。

  「啊,列克星敦,你穿这身可真漂亮。」

  面对即将到手的货物,前夫丝毫不吝惜赞美之词。只是听过太多赞美的列克
星敦没有过于高兴,她礼貌地笑了笑,算是回应了前夫的称赞。转眼间,列克星
敦似乎想到了什么,她转过头来,对身旁夸耀她美丽的前夫说道。

  「啊,对了,如果可以的话,能借我一下手机吗?」

  「啊?」

  这下子可不好办了,前夫暗自想到,毕竟这个时候列克星敦要打电话是不可
控因素,万一真的联系上了她现在的丈夫,哪怕是那个人在电话里哄上两句,自
己这段时间来的开发怕是都要成了别人的嫁衣。但是事到如今,不借反而会激起
列克星敦的怀疑,思前想后,前夫最终还是将手机交给了列克星敦。

  出乎前夫的预料,列克星敦接过手机之后没有立刻打电话,而是把手机拿在
手上,犹豫了一会之后还是把手机还给了前夫。这让前夫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在
暗自思考列克星敦为何要这样做。

  他认为列克星敦怕是真的要和现任的那位丈夫分开了。

  只是他没有拆穿太太所想,相反,前夫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牵起她的手,
带着她走出了别墅的大门。

  这一路上令前夫惊喜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最先出乎他意料的是,列克
星敦竟然拒绝了私家车出行,她更加希望和前夫一起称作公交车。面对这从天而
降的惊喜,久经商战的前夫也难得露出了一丝憨憨的笑容。

  「真……真的吗?」

  前夫内心狂喜,这幸福来得也太突然了吧。

  「怎么不是真的了,你笑得真恶心,还不快走?」

  列克星敦白了他一眼,伸出手把前夫拉过来,两个人一同站在公交站台上,
等待着巴士的到来。前夫似乎是觉得等待太过无聊,伸出另一只空闲的手,打算
在列克星敦的身体上使坏,却没成想这咸猪手刚刚碰触到列克星敦的身体就被她
无情打断了。

  「现在可不行哦。」列克星敦踮起脚尖,在前夫的耳边轻声说着,「要等到
上车的时候才可以。」

  公交车来得不快也不慢,在恰好两人等得有些烦闷时及时出现。车上的人很
多,都是这个时候来旅游的游客。列克星敦与前夫混入其中,一副亲密无间的样
子令人误以为这是一对刚刚交往尚在蜜月期的纯情情侣,两人手牵着手,到哪里
也贴的紧紧的,如此亲密无间的样子引来了周边游人一阵羡慕。

  殊不知列克星敦与她前夫这番亲密无间的表象之下隐藏着无比隐秘的快乐。

  「快看啊,列克星敦,他们都在看着咱们啊……真是淫乱呢,列克星敦,看
来你很喜欢被别人注意啊。你看,我话刚说一半你那里已经又要去了。」

  「别,别说了,别让人听到了……呀!」

  面对想叫而又不敢叫的列克星敦,前夫自然是不会放过这样的时刻,双手探
入列克星敦的裙底,爱抚她裙下的真空地带。那一张一合的蜜穴似乎是早已等待
着自己的加入,他仅仅是深入了一根手指就几乎让列克星敦来到了高潮。全身颤
抖的她只得依靠在前夫身上才能不让人看出异常,但是她完全没有阻止前夫的动
作。仍然默许并享受前夫的手指侵犯,被玩弄的两股之间的爱液被重力带落到了
地上,留下来令人迷惑的印记。恐怕后来的人看到会以为这是前人喝水时不小心
遗撒的水渍。

  在自己的纵容和默许之下,前夫对列克星敦的动作越发的大胆,在车内的挑
弄,令列克星敦品尝到了久违的刺激,她兴奋地脸上泛起红晕,如同中暑一般依
靠在同性的前夫的身上。软嫩的翘臀被前夫玩弄在掌中,随着他的揉捏被作成了
不同的形状。

  再一番人员流动之后,她被前夫压到了车窗边上,通过玻璃的反光,列克星
敦看到了自己淫乱的样子,那胸前的美乳被前夫揉捏在掌中,另一个果实也从解
开扣子的衬衫当中露出来被压到了玻璃上。所幸这段时间没有别的人朝着这车厢
看去,否则他们恐怕会惊讶于现在年轻人的开放。

  「列克星敦,这样是不是很刺激?」

  「嗯?嗯?好舒服……嗯?」

  「到时候下车我们继续玩,好吗?」

  「嗯嗯?」

  两人在下车前整理好衣衫,列克星敦几乎是狼狈的下了车,想想这沉闷的车
厢内此时仍旧留有自己爱液的气息,想到这里,列克星敦的脸立马就红了。就好
像是一个做错事情的孩子却因恶作剧的成功而欣喜不已。仅仅是来到这里,自己
就已经高潮了好几次了,接下来的时间还很长,如果都是像刚才那般……想到接
下来的事情,列克星敦顿时两腿发抖,身体因为这样的幻象而兴奋地战栗。

  「我们快……快走吧,我已经等不及了!」

  列克星敦说着拉过前夫的手,两人一同走入茫茫人海中,在这座陌生的城市
中留下自己的印记。

  这一路上,两人就如同真正的情侣在一起游玩,财大气粗的前夫愿意为列克
星敦买下所有她想要的东西。不论是女孩子喜欢的奶茶和甜品还是一些名牌包包
或者其他名贵时装,前夫对此从来没有手软,潇洒地留下地址,这些昂贵的奢侈
品就这样送进了前夫的别墅当中。

  被这买买买带来的感官刺激,列克星敦越发陷入这样的快感当中无法自拔了,
在更衣室内,在卫生间内,甚至在消防通道的角落内,到处都留下了两人欢爱的
痕迹。列克星敦娇喘和那香甜的爱液好似有着无穷的魔力令前夫对着十足吸力的
蜜穴流连忘返。在这座城市各个角落,到处都留下了两人做爱的痕迹。

  这一路上,列克星敦面对前夫的侵犯和玩弄都没有半点拒绝,完完全全地一
副享受模样好似真的完全变成了一个享受性爱的痴女。

  直到深夜,经历了一天大战的两人似乎还是没有玩够,他们定了一个豪华酒
店,在顶层,他们可以欣赏整座城市的美丽夜景。中场休息的两人彼此靠在一起,
诉说着甜腻至极的情话,前夫的手指在这个时候也没有半点放过列克星敦的意思,
在那爱液泛滥的小穴当中拼命抽插。

  「你这样真美,我的列克星敦……」

  「嗯嗯,好的,好舒服,仅仅是手指就……就又要去了啊啊啊——」

  今天已经高潮太多次的列克星敦她的身体依然保持着难以置信的高亢性欲。
在前夫的一番玩弄之下,列克星敦又一次来到了高潮。贪图于这快感的她对那沾
满自己爱液的手指也没有半点放过的意思。通过吮吸,舌头划过前夫的指尖,品
味深藏其中的男人野性。

  随着口齿间的交换体液,两人的体温逐渐升高,暧昧与淫弥的气息在整间屋
子里蔓延。眼看着列克星敦即将再次高潮,前夫故意使坏,将手指从列克星敦的
小穴内抽了出来。这临近高潮时的突然中止让列克星敦十分的空虚,她的眼中饱
含春水,身体中满是渴望而无法喧嚣,带着渴求与欲望,她用性感的身体轻轻地
磨蹭着前夫。

  看到这幅列克星敦已然是这幅淫荡的样子,前夫怎能放过这大好的机会。他
搂过列克星敦的身体,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

  「真是可爱呢,列克星敦,我们再来玩更刺激的吧。」

  「什么还能更刺激?」

  列克星敦一下子来了感觉,她挽着前夫的手,温婉顺从的模样令前夫暗爽不
已。

  「对,还能更加刺激,只需要这样……」

  前夫随即在列克星敦耳边耳语了一番,他说完之后,看到的是列克星敦那红
到耳根的面颊。

  「这……这也太……」列克星敦有些犹豫,毕竟没有什么人能接受这种「可
这不是很刺激吗?」恶魔的耳语在列克星敦身边轻轻想起,「我们都这样做了一
天,再玩一些出格的事情又有什么问题吗?」

  「话是这样没错,可之前毕竟都是密闭的啊,人们都在忙自己的事情,没有
人注意到啊……」

  「没有关系的,只要不发出异响不就没有人知道了吗?」

  「……嗯。」尽管这一声轻如蚊呐,但是列克星敦还是做出了选择。

  想要品尝更加刺激的快感的列克星敦听从了前夫的邀请,两人一同从定好的
旅馆房间里出来,来到了酒店的过道内,此时外出的游人还没有回来,他们便趁
着此时没有人开始了一场激烈的交锋。

  「嗯?啊啊,嗯?啊啊,嗯……」

  抑扬顿挫的性爱声响从两人身体的交合中响起,列克星敦完全沉迷于性爱当
中,今天这一天的时间里,她都是一直被侵犯,身体每当要到彻底高潮的时候都
会被前夫打断。空荡而失落的她在这时尽情的满足的身体,小穴对肉棒的极致压
榨令前夫也不由得发出轻微的舒爽声音。他明白现在还不是交枪的时候,在这紧
致小穴中进出享受快感的同时,他拼命忍住射精的欲望,等待着救援的出现。

  此时两人都听到了电梯开门的声音,一名保洁员从电梯内推着车走了出来。
前夫这时心中大呼援兵来得及时,连忙把衣衫不整的列克星敦送入了房间当中,
按照之前的约定,留了一道只供肉棒进出的门缝。

  「您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从屋子里面听起来似乎是保洁员从这里走过来,询问前夫是否需要服务。

  「没有的。」前夫转过身去,挡住了列克星敦窥探的视线,同时他跟面前的
保洁员打着眼色。早在订酒店的时候,他就找到了这个幸运的男人,这个保洁员
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有人交给他这样的好差事。

  这时收到前夫眼神的保洁员,轻轻走过来,按照之前的计划掏出自己的大肉
棒,两个人一边聊着天一边挪动身体位置,最终保洁员将那捂了一天的恶臭肉棒
顺着门缝送到了列克星敦面前。

  浓郁的雄性味道迷得列克星敦两腿发软,没有怀疑,没有犹豫,一切都如前
夫之前跟她计划好的那样:自己躲在里面,而在外面的前夫会把肉棒送进去,就
这样,她隔着一道门为为约定好的前夫做着口交。

  随着手推车的声音越来越远,列克星敦认为那保洁员已经走远,此时那根肉
棒已在自己灼热鼻息的扑打下变得孔武有力。列克星敦再也无法把持住这诱惑,
她伸出舌头,将这跟肉棒送入口中。舌尖仅仅是在裸露的龟头上轻轻一点,便让
整个肉棒刺激的不得了。看到眼前「前夫」的肉棒如此兴奋,列克星敦自然也不
甘落下用舌头轻轻打理这肉棒本身。被性欲冲昏头脑的列克星敦根本没有觉察到
面前这肉棒与先前操弄自己的不是同一根,她只想要品尝雄性那最纯粹的,最猛
烈的味道。

  门外的清洁工,已经被列克星敦的口交挣得几乎要射出来。在底层许久未发
泄的他面对列克星敦的娴熟技巧根本没有任何优势。他的身体开始不断颤抖,列
克星敦带来的快感太过于强大,以至于他根本没来得及把持住。他用乞求的目光
看向旁边观察这一切的前夫,前夫随即点点头。得到了雇主的允许,那震颤不已
的肉棒此刻已然蓄势待发,而对面的列克星敦也已然察觉到这一点,为了避免再
一次体会到深喉的痛苦,她决定让肉棒内的精液射入口中,结果她刚把肉棒拿出
来还没有来得及再调整位置,忍不住的保洁员迫不及待地将肉棒内积攒的粘稠精
液一并射了出来,弄得列克星敦满脸都是。

  「诶?」

  列克星敦有些奇怪,按理说前夫不应该射得这样快才对。可是当她打算仔细
看看这瘫软肉棒的形态时,保洁员便及时将肉棒抽出来。他立马和前夫调换了一
下位置,当列克星敦感觉到些许不对劲起身想要开门查看时,前夫却先她一步将
大门打开。

  没有任何的言语交流,前夫直接将面前的列克星敦拦腰抱起,将两人一同带
进了屋内。不容列克星敦的半点质疑,他毫不客气地将这面部沾满精液的太太摁
在窗户的玻璃上,看着沾满精液的面部与玻璃接触后沾上一丝白色的印记,前夫
不由得欲火大甚,心道列克星敦已经调教成功,变成了有肉棒就可以抛弃一切思
想的变态母狗。而他,只需要做的是将这一个过程尽可能地加快,让列克星敦尽
早地出手。

  这个夜晚,当游人们纷纷回到酒店平复一天激动的心情准备就寝的时候,列
克星敦与她的前夫依然在这间房间里死缠烂打,前夫尽可能地后面抽插,误以为
已经射过一次没有多少存量的列克星敦被这错误的情报欺骗一下子吃了大亏,那
雌穴正把前夫用阳具猛力责难着。她一边发出淫乱的声音,一边身体分泌出的淫
乱爱液正顺着阴唇边缘自由落体式的滴下。女人的呻吟与浪叫,男人的低吼与粗
喘,构成了这座房间里的主旋律。

  「啊?,啊?,啊?,啊……」伴随着每一次叫床发出的浪叫声,列克星敦
再度沦为了眼中只有肉棒的婊子,穴道内的敏感黏膜正在因积极地传到信号,让
这如电流的快感传递到全身。

  「好爽啊,好爽啊,嗯啊啊啊啊啊……」

  「你弄得我好爽啊,列克星敦啊,我的列克星敦。要射了,要射了,我要射
了」

  前夫的理智也接近崩溃,两人都在用这样简单而重复的语言来回应这做爱的
欢愉。

  「嗯,嗯,快来了,我也要来了,让我们一起好吗,亲爱的,让我们一起,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

  随着前夫射出来的精液达到列克星敦柔嫩的肉壁上,他身下的美人也一时间
来到了兴奋点。泥泞的花道在这高潮的一瞬间纷纷纠缠上来,死死地卷住这外来
的客人。列克星敦如同全身被电流走过一般,她的两条长腿再也抵制不住这一波
波如潮水涌过来的快感,膝盖软了下去,险些跪在地上。多亏有前夫用双手扶住
她那纤细的腰肢才没有发生这样的囧事,只不过她那高潮过后的崩溃表情——那
淫乱而疯狂的堕落笑容可是借着玻璃的反光被前夫看了一个清楚。而在高潮时尖
叫声中的那句「亲爱的」,更是令前夫的嘴角勾起邪恶的笑容。

  夜晚,大战过后的列克星敦与前夫一同躺在床上,遥望着酒店特有的挑高天
花板。现在的两个都很是疲惫,但是就算是这样,仍处于兴奋中两人还没有睡意。
想到刚才与自己做爱时列克星敦不由得叫出「亲爱的」之后,前夫很显然明白列
克星敦已经不如之前那般反抗了。他知道列克星敦终于直面自己淫荡的一面,他
甚至怀疑列克星敦的内心里此时给自己的定位就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婊子。

  他决定试验一下,右手伸过来试图碰触列克星敦那左手无名指上的婚戒,可
却还是被列克星敦躲开,但是很明显,她的反应已经不如之前那般强烈。

  前夫没有对此失望,因为他已经试探到了列克星敦发生的变化。随即全身压
上,在列克星敦的惊呼声中,他看到了太太那惊慌失措企图躲避自己的眼神。

  「睡觉之前,能不能把刚才叫我称呼再说一遍?」

  列克星敦娇羞的扭过头去,不愿意再和他说话。可是前夫死缠烂打地跟了上
去,热吻贴到她洗干净后的精致面容上。呼出的热气吹得她面部痒痒的,那作怪
的大手又在她的身上上下其手,渐渐地,在这样的打闹中,列克星敦似乎也变得
有些奇怪。她伸出手来,轻轻地断开灯光的电源,在销魂的叫声中掺杂着一声甜
腻的「亲爱的」。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