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薛涛正传】(十八)圣苏卡的夜景玉兰开

第一文学城 2021-04-06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公子枝
作者:公子枝 2013/12/17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7350            (十八)圣苏卡的夜景玉兰开

作者:公子枝
2013/12/17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7350

           (十八)圣苏卡的夜景玉兰开

  驯奴师口诀:先征服再宠爱,则此奴一生忠诚不二;先宠爱再征服,则此奴
忠贞一时,择木而栖;只宠爱不征服,则此奴翻身做主,投妾以真爱,报君以绿
帽;只征服不宠爱,则此奴如猫,主穷弃主,主死食其尸。

     ***    ***    ***    ***

  我俩进学校后,一直走到了大操场,看着寂静广阔的大操场和赤身裸体的方
芳老师,我禁不住想起了马琪。

  不过,对方芳老师可不能像玩马琪那样不断地挑战人体极限了,她那小身子
骨,除了胸和臀比马琪大一点之外,其余部位都瘦弱得多,不说别的,就那小腿,
才只有马琪的一半粗,虽说看上去很迷人,但要是让她背着我裸奔,那恐怕会很
有难度,那俩玉腿没准都能被我压折了呢。所以对方芳老师不能要求太高,要换
一种方式来调教。

  优秀的调教师都必须懂得因材施教,这样才能驯养出品种优良的性奴隶。

  我拍了拍她滑嫩的大美臀,淫笑道:「老师,把鞋脱了,先在这儿来个裸体
走秀,让我欣赏欣赏。」

  「啊?裸体走秀?在这里?裸体……不,不要,这怎么可以……这个……太
那个了……我不要……」方芳老师捂着脸不停地摇头。

  我从背包里抽出一根SM用的教师皮鞭,这条教师皮鞭是当年录像厅老板娘
送我的,两年多来一直都没用过,今天正好就用方芳老师来试鞭。对于普通的美
女,我没有调教的兴趣,只有方芳老师这种极品大美女才有资格让我拔鞭。

  我挥动着教鞭朝方芳老师雪白的大美臀上狠狠地抽了一鞭,说道:「老师,
别忘了你现在是我的性奴隶,不许忤逆主人的命令,快说『淫奴遵命』。」

  「啊……好痛啊……不,薛涛,别这样……」方芳老师吃痛地叫了起来,捂
住屁股连蹦带跳地逃到一边。我不等她说完便又抬手在她的大乳房上抽了两鞭,
「啊啊……痛痛……」方芳那两颗大肉球性感地摇晃了起来。

  我厉声说:「你这淫荡的大奶子女教师,你还敢对主人直呼其名,薛涛也是
你叫的?从刚才就叫个没完,反了你了?嗯?薛涛也是你叫的?你该叫我什么?」

  方芳委屈地说:「可是……这里是学校,我,我是你的老师……呀啊……别
打啦,好痛……」

  我在她的大乳房上又连抽了两下,说道:「你这条淫贱母狗,还不给老子听
话,把手拿开,长着这么淫荡的大奶子,你他妈的还装啥假正经。」

  「不!不!薛……薛……我们别在学校里这样好吗?求你了,我们去别的地
方吧,我什么都依你!」方芳哀求道。

  我听到这话,大脑飞快地运转起来,要不要带她去别的地方呢?比如宾馆或
者我家。方芳老师现在已经基本屈服了,我是退一步见好就收呢?还是得寸进尺
趁热打铁,争取将调教成果最大化?

  我想了几秒,权衡了一番利弊后,果断地决定继续趁热打铁,对她绝不能有
任何妥协,如果现在退了一步,那以后的调教将有可能漫长无期,终是难成大者。

  于是我没再和她多废话,直接把她生拉硬拽到升国旗的地方,掏出绳子把她
紧紧地绑在旗杆上。方芳老师吓得花容失色,惊恐道:「薛涛,你要干什么?快
放开我啊,别这样做……唔唔……」

  我不理会她的叫喊,拿出了一个口球塞进她的嘴里,然后在她的大乳房上又
连续抽了好几鞭子,恶狠狠地说道:「你这下贱的淫妇,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
还真是不知好歹啊。你今晚就捆这儿吧,明早升旗的时候让大家伙都看看,看看
我们的方老师这个不要脸的骚货,露着奶子露着屄的,就是个淫妇。」说完我便
扭头就走,背后立即传来方芳老师「唔唔」的挣扎声。

  我走了几步后,又转身折了回来,对着她的巨乳又抽了两鞭,低声恐吓道:
「我警告你,别再乱叫,这大晚上的,小心把狼招来。」说完,我不理会她哀求
的目光,转身便走了。

  其实我并没有走远,只是悄悄地躲在旁边的暗处,偷偷地观察她。方芳老师
在我离开后,先是从嗓子里大声地发出「唔唔」的求救声,又剧烈地挣扎了一番,
然后慢慢地安静了下来,低着头「嘤嘤」地哭了起来。

  我依然躲在暗处默不做声地看着她,她哭了大约十几分钟后,抬起头左右看
了看,嘴里又「唔唔」地哭喊了几声,见我仍没有出现,似乎以为我真的走了。
她盯着我走的方向傻傻地看了老半天,突然像一头困兽一样,近乎疯狂地挣扎起
来,那挣扎的力道,我感觉毫不逊于马琪。

  这应该就是医学上所说的肾上腺大爆豆吧。不过还好,这绳子很结实,方芳
老师的体能极限最终还是败给了中国麻绳,民间工艺万岁!

  不过话说回来,就算她挣脱了绳子也没用,她现在赤身裸体的,哪都去不了。

  方芳老师经过了一番垂死挣扎、困兽犹斗之后,终于又安静了下来,可怜巴
巴地看了看四周,又低头哭了起来。看来她也就这么几招了,我并不心急,再耗
她一会,看看她还有什么反应。

  大约又过了十几分钟,我站得腿都麻了,方芳老师仍是一直在哭,没再挣扎。
我感觉这会她差不多该彻底老实了,便朝她大步走了过去。方芳老师听到我的脚
步声后,紧张地朝我看过来,看清是我之后,又立刻「唔唔」地挣扎起来,摇头
晃脑地向我示意,那样子就像是一条饥饿许久的小狗又见到了主人一样。

  我走到她跟前后,看到她脸上满是泪水,眼睛红红的,鼻子下面还挂着两大
串冰晶透亮的鼻涕,口球上滴着好几条细长的口水线,头发也全散了,几缕发丝
乱糟糟地垂粘在脸上,整个样子狼狈不堪。

  我给她理顺了一下头发,说:「老师,你现在知道错了吗?」

  「唔!唔!唔!」方芳老师连忙用力点头。

  我说:「听话了吗?」

  「唔唔唔……」方芳老师又是一连串地点头。

  我说:「想做我的性奴隶了吗?」

  「唔唔!」方芳老师继续点头。

  我说:「哦?是心甘情愿的吗?」

  「唔唔唔唔唔唔……」方芳老师疯狂地点头,急得又哭了。

  「哈哈哈哈……」我大笑着给她解开了绳子和口球,方芳老师立即一头扑进
我的怀里,紧紧地抱着我,嚎啕大哭。

  方芳老师痛哭道:「呜呜呜呜……薛涛,我以为你真的走了,我好怕啊……
呜呜……」

  我推搡着她说:「哎哎,你这满脸鼻涕的,别贴上来。」

  「啊?哦哦,对不起,对不起……」方芳老师连忙抹去眼泪和鼻涕,强颜欢
笑。

  我扬了扬手里的教鞭说:「你现在该长记性了吧。」

  「是……主人。」方芳老师吸着鼻子羞愧地低下了头。

  我说:「那么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

  方芳说:「裸体走秀……」

  我说:「谁裸体走秀?」

  方芳说:「我……」

  「嗯?」我瞪了她一眼。

  方芳说:「啊?哦哦,是,是……淫奴……裸体走秀。」

  我说:「嗯,不过在这之前要先把惩罚算完。」

  方芳说:「惩罚?」

  我说:「当然,刚才的事你以为就那么算了?那本主人威严何在?」

  方芳说:「那……要罚什么?」

  我淫笑着抓了抓她的大乳房说:「给你个选择的机会,你身上哪个部位最希
望被我惩罚啊?」

  「啊?我身上……」方芳老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子,又偷偷瞟了瞟我,慢
慢会意道:「那就惩罚我的……啊啊……哦,淫奴,淫奴,请主人惩罚淫奴的乳
房……」

  我说:「这里不能叫乳房,要叫大奶子。」

  方芳说:「哦,大奶子,请主人惩罚淫奴的……大奶子……」

  我说:「嗯,这才对嘛,站好,我要打了。」

  方芳老师乖乖地挺起了胸部,把双手背到身后,脸扭向一侧,紧紧地闭上眼
睛。「啪!」我毫不怜香惜玉地抽了一鞭,雪白的大肉球性感地跳动了起来,逐
渐浮现出一条浅浅的红印子。

  方芳痛苦地呻吟道:「啊……薛……主,主人,轻一点呀。」

  「啪!」我又用力抽了一鞭,「你这条母狗还敢命令我?你叫春给我小声点,
别把看门的老头叫醒了。」

  「呜呜……对不起……」方芳老师一脸委屈地答应道。

  我又连续抽了她十几下,那两颗巨乳在她的胸前飞来飞去,让我仿佛又看到
了曾经的简阿姨……

  方芳老师那瓠犀般的贝齿紧紧地咬合在一起,芳唇张开,「唔唔」地呻吟,
脸色逐渐发红,螓首慢慢向上昂起。随着我的抽打,她的全身下意识地扭动了起
来并不断地挺动着巨乳迎合我,呻吟声也渐渐由痛苦转变为快乐。

  我又抽了她几鞭后,便停了手,方芳老师却依然在晃动着乳房准备继续迎接
我的鞭挞。我笑道:「老师真淫荡啊,挨打也能发骚,这么喜欢被我打奶子?」

  「对不起……」方芳老师猛然睁开眼睛,羞愧地低下了头。

  我摸了摸她的小穴,沾了一手淫水,我把手伸到她眼前,问道:「老师,你
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方芳老师不敢抬头,羞涩不堪地说:「对不起……」

  我说:「问你这是怎么回事,你道啥歉。」

  方芳说:「这,这是淫水,是从淫奴的骚屄里流出来的,只有淫荡的女人才
有。」

  我说:「哟,老师学得很扎实嘛,不过,我问的是你为什么流淫水了?」

  方芳说:「这个……因为……因为……那个……那里舒服……所以……」

  我说:「你唧歪了些什么呀,会不会好好说话。」

  方芳说:「因为……淫奴的……骚屄……被主人打得很舒服……所以……流
淫水了……」

  我说:「你胡扯啥,我打你屄了吗?我打的是哪?」

  方芳连忙说:「是……是,主人打的是淫奴的大奶子,淫奴的奶子舒服,所
以……屄也舒服……就流水了。」

  「哈哈哈哈……」看到方芳老师如此懂事听话,我由衷地感到欣慰,一分耕
耘一分收获,我的努力终于见到了阳光。

  我托起她的下巴,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说:「咱们接下来该干什么呢?」

  方芳说:「啊?惩罚淫奴……」

  我说:「哦?怎么惩罚?」

  方芳说:「还打……打……打淫奴的大奶子。」

  「你还想受虐啊?老师真是个淫荡的受虐狂,这么漂亮的大奶子,打烂了就
太可惜了。」我轻轻地抚摸着那两颗被我打红的巨乳,淫笑道。

  「啊?薛涛……主人,你刚才说我的乳房……哦,不,我的大奶子,不不,
淫奴的大奶子很漂亮,是吗?」方芳老师痴痴地看着我,眼神中充满了期盼。

  我说:「嗯,我玩过一百多个女人,就属你的奶子最大,最漂亮。」

  「我的奶子漂亮,我的奶子最大……」方芳老师开心地呢喃着,美丽的大眼
睛闪烁起绚丽的光,仿佛见到了知音。

  我提醒道:「喂,别陶醉了,现在该做什么?」

  方芳说:「哦,淫奴……为主人表演裸体走秀,请主人欣赏。」

  「嗯,屁股扭得淫荡点。」我满意地伸手拍了拍她的大美臀。

  「淫奴遵命。」方芳老师侧身向我施了一个万福礼,脱掉了脚上的凉鞋,转
身一丝不挂地在跑道上扭动着大美臀开始裸体走秀。

  我挥舞着教鞭跟在她身后,不时地在她肥硕的玉臀上抽打几下,命令她把屁
股扭得再大一点。一圈走下来,方芳老师的大美臀已经扭得极度夸张了,摆动的
幅度达到了极限,肥嫩的臀肉颤来颤去,很是性感,让我垂涎三尺、欲火大炽。

  等她刚一停下脚步,我就一个恶狗扑食地抱住她的大腿,把脸撞进她的大美
臀里猛啃起来。琼脂果冻一般的弹性……棉花糖一般的柔软……深埋于其中,如
陷温柔之乡,甜蜜无比。

  我在她的玉臀上啃了好久,方芳老师一直乖乖地站在那里任我玩弄,一动也
不敢动。我过足嘴瘾后,顺着她的玉背向上吻到她的耳朵,双手也从小腹一直摸
到乳房。我轻轻地舔含着她那晶莹小巧的耳垂说:「老师,你刚才的表现不错,
我要奖励你。」

  方芳老师羞红了脸,微微低下头。我从背包里取出了一条长长的狗链,系在
她的项圈上,摸了摸她的粉颈说:「老师,我奖励你做我的小母狗,表现好的话,
以后你就可以永远都做我的小母狗了。」

  方芳说:「啊?小母狗?」

  我说:「嗯,老师很荣幸吧?」

  「不,不,这个……」方芳老师急忙冲我摆起了手。

  「哎,你这贱货别给好脸不要啊。」我一见她拒绝,便立即板起了脸。

  「对,对不起,主人……」方芳老师有些惊慌失措起来。

  我说:「趴下!」

  「是,淫奴遵命。」方芳老师立刻趴了下去。

  我说:「趴好点,狗是这样趴的吗?」

  「是……这样吗?主人……」方芳老师像母狗一样乖乖趴在地上,仰头看着
我,她那浑圆肥美的玉臀高高地向上翘起,玉背纤直平滑,呈现出一道优美的弧
线。

  我牵住狗链,用教鞭捅了捅她的小穴,笑道:「现在我们去散步吧,方芳小
母狗。」

  「啊啊……是……」方芳老师顺从地沿着操场向前爬,爬了两步后,我在她
的大美臀上抽了一鞭说:「把你的狗腚扭起来。」

  方芳老师卖力地扭动起她的玉臀,继续缓缓地往前爬,我又抽了她一下说:
「母狗,叫两声我听听。」

  「汪汪……」

  方芳老师很小声地学起了狗叫,逗得我乐不可支:「哈哈,不错不错,再大
声点。」

  「汪汪!汪汪!」方芳老师又大声地叫了两声。

  随后我每抽她一下,她就发出两声狗吠,让我特别有快感。早知道遛女人这
么好玩,当初在黑穆尔中学时我就该好好玩玩。

  一圈爬完后,方芳老师的小穴已经泛滥成灾了,一股一股地沿着两条雪白的
大腿往下流。我蹲下身子,凑到她的小穴前,仔细端详着笑道:「老师,你的狗
屄这么快就发情了,哈哈。」

  「啊,薛……主人,你不要看啊,我不行了,你快,快闪开呀……」方芳老
师又羞又急,忙不迭地大叫着。

  「哈哈,我来尝尝狗屄的味道。老实点,别乱扭。」我没理睬她的叫喊,淫
笑着舔起了她的小穴。

  「啊啊……不,不要……舔啊……啊啊啊啊啊……」她的大美臀随着我的舔
吸剧烈地颤抖,淫水越流越多,起先她的淫水中还带有一点乳白腥骚,而后就变
得清透味淡了,甚至还略带一点甘甜。

***********************************
  拓展阅读:女人的淫水有的发酸发腥,有的淡而无味,有的甘甜爽口,这
些都是因人而异的,总体的骚味基本都相同,但细品起来却又各有各的风味。至
于那些淫水又咸又辣、极度毁人味蕾的,多半是小穴没洗干净,或者患有某种妇
科病的缘故,亦或者是平日饮食造成的,就如男人的精液一样,多吃油炸食品,
精液就腥臭不堪,而多吃水果,精液就会带有甜味。所以,各位女性朋友们,如
果你们想让你们的男伴品尝到美味可口的淫水,那么请务必把阴道清洗干净,不
要用沐浴露胡乱抹两下就草草了事。同时还要控制饮食,不要吃垃圾食品,常穿
纯棉内裤,保障睡眠质量,多接触大自然,调整良好的心情……这些健康生活方
式都可以减低你淫水中的腥臭味的。
***********************************

  我贪婪地吮吸着方芳老师的淫水,那味道,绵软香滑,琼汁玉液,美妙得让
人醉生梦死。方芳老师不停地扭动着玉臀,浪声哀求。

  突然,她大声淫嚎了几下,紧跟着从小穴里喷出了数道强劲的水柱,喷得我
满脸都是,差点呛着我。

  我用力在她的玉臀上打了一巴掌,故作生气地骂道:「贱货,你敢尿我一脸,
找死啊。」

  方芳老师没有理我,软软地躺倒在地上,美目半闭,自顾自地享受着潮吹后
的快感。我气急败坏地扯着她的头发,把她拽了起来,怒斥道:「贱人,说你呢,
别给我装死。」

  方芳老师一下子从高潮中惊醒了,吓得跪在我面前不知所措。看着她那惶恐
的样子,我又抬手打了她一耳光,喝道:「说话!母狗!」

  「对不起,主人,对不起……」方芳老师惊慌失措地把身子伏了下去,几乎
要给我磕头了。

  「那么该怎么办呢?」我趾高气昂地俯视着她,现在的情形让我十分得意。

  「主……主……主主……主,主人……我……我……淫淫……」方芳老师抬
起头楚楚可怜地看着我,那两片小芳唇哆哆嗦嗦的,老半天也没能说出一句完整
的话。

  我狠狠地瞪着她,猛拽了一下狗链,大声吼道:「问你话呢,看什么看,你
这骚货,这附近哪有野狗,我要带你去打打种!」

  哪知我这话刚一说完,方芳老师便吓得「哇」的一声大哭起来,然后抬起玉
手「啪」的一声,她重重地抽了她自己一记耳光,紧跟着又换另一只手又是一记,
同时嘴里神经质般地说着:「淫奴该死!淫奴该死!我是母狗!我是母狗……」

  她就这样一边哭一边用力抽打自己耳光,这一突然的举动吓了我一跳,我赶
忙上去拉住她的手,这么漂亮的脸蛋打肿了就可惜了。吓唬吓唬她而已,她居然
当真了。这个女人的精神是不是有问题啊?她的奴性还真是深不可测,百年难遇
的奇奴啊。算了,反正我操的是她的肉体,又不是她的智商,越贱越好。

  我制止住她自打耳光后,摸了摸那张梨花带雨的小脸,柔声说:「知道错就
行了,何必打自己啊,我会心疼的。」

  方芳老师一把抱住了我的腿,痛哭道:「主人……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了
……呜呜呜呜……你不要带我去打种……」

  我说:「好吧,只要你以后乖乖听话,我就不给你打种。现在没事了,老师,
我喜欢你,所以你的尿我也喜欢喝,不过以后你可不许再惹我生气了。」

  方芳连忙摇头说:「不会的!不会的!不会的!淫奴以后一定好好听话,决
不再惹主人生气了。」

  我说:「愿意接受我的惩罚吗?」

  「嗯嗯,愿意,我愿意……淫奴愿意,愿意接受主人的任何惩罚!」方芳老
师毫不犹豫地用力点头,语气非常坚定。

  「嗯。」我满意地点了点头,指了指我的裤裆。方芳老师立刻很懂事地掏出
我的大鸡巴用心地吮吸起来,我酝酿了一下,朝她嘴里撒起了尿。因为尿得太突
然,方芳老师立刻被尿呛到了,一下子便把嘴里的尿全喷了出来。

  我继续朝她脸上撒着尿说道:「你这条母狗,快点喝下去。」

  方芳老师连忙张开小嘴接住我的尿,大口大口地吞咽,脸上眉头紧锁,眼中
尽是痛苦之色,不用问也知道,肯定是这尿很难喝,不过方芳老师还是强忍着继
续往肚子里咽。因为我尿得太快了,所以她不时地会被呛一下,或者来不及咽,
流到了身上。

  我尿完后,方芳老师舔了舔嘴唇,继续跪在地上战战兢兢地看着我,似乎在
为自己刚才喝尿时的差劲表现而羞愧。我朝她晃了晃大鸡巴,她又连忙乖乖地给
我口交起来。

  我享受了一会她的口舌侍奉后,让她再度像母狗一样跪趴在地上,美臀高抬,
我从她身后把大鸡巴插进她的小穴里,双手拍打着她的大美臀,用力地操着她。

  方芳老师低着头娇声呻吟着,呻吟声在我的大力操击下逐渐变大,忽然间,
她好像冲破了什么桎梏一样,猛地昂起螓首「啊」地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呻吟,玉
臀和纤腰不顾一切地扭动着,疯狂地迎合着我。

  我用力拍了拍她的大美臀,淫笑着说:「老师很爽吧,从没试过狗交式吧,
哈哈,这个姿势最适合你这条母狗了,爽不爽啊?」

  「啊啊……啊啊……主人……啊……淫奴……好爽……啊啊……」方芳老师
高昂着螓首浪声回答着我。

  看到方芳老师这种淫荡的反应,我更加兴奋,弯腰趴到她背上,大力揉捏着
她的巨乳,大鸡巴在她的小穴里疯狂地一插到底,似乎每一下都撞击到了她的子
宫。

  方芳老师也继续卖力地扭动着大美臀迎合我,淫荡的呻吟声弥漫整个操场。
如此操了她十几分钟后,方芳老师的阴道在一阵激烈地收缩后,率先到达了高潮。
我也急匆匆地把大鸡巴从她的小穴里抽出来,塞进她的小嘴里,心满意足地把精
液射了进去。

  方芳老师把嘴里的精液吃下去后,软软地靠到我身上细细地娇喘。我坐到地
上,把她抱进怀里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头发。

  此时已经是深夜了,操场上的天空如处子般宁静。我抱着方芳老师静静地享
受着月光,她闭着眼睛乖巧地躺在我的怀里,似乎睡着了,好像一只柔弱的小鸟,
对我不设任何防备。那天生淫媚的裸体,在此夜幕下,却又散发着圣洁的光辉。
神圣与淫荡在这个女人身上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她真的是一位误坠人间的天使。
方芳老师,遇上你,是我这一生最幸运的幸运,你是神的恩赐,是神降临给我的
福泽,我的性奴天使。

                                (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