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碧蓝航线 《碧水柔波》】(14)错位【作者:卡兹戴尔的说书人】

第一文学城 2021-04-04 03:06 出处:网络
作者:卡兹戴尔的说书人 字数:10279               第十四章错位
作者:卡兹戴尔的说书人
字数:10279


              第十四章错位

  又是新的一天,在前夫所有的别墅里,列克星敦依旧欲求不满地为前夫处理
着晨勃。尽管她的内心仍然在抗拒着与前夫的相处但是身体的快感总会让她做爱
时忘却一些曾经对她重要的事情,久而久之,性爱成为了她逃脱内心审判的方式。
因为只有在做爱的时候,她才会沉迷其中,忘却其余的纷扰。

  在晨练的云雨过后,列克星敦乖巧地跪坐在前夫的两腿之间,鲜亮的粉色长
发已经随着长时间的激烈动作杂乱地揉成一团,娇媚可人又欲求不满的表情让她
显得格外妩媚,手上和口中的娴熟侍奉令这个曾经拥有她的男人大为舒爽。舌头
上下翻飞地准确地刺激着前夫的每一处敏感点,口水与爱液交融发出的水声令每
一个男人听了都血脉喷张。她的舌头刮蹭着前夫那敏感的龟头,性器的黏膜相触
带来的电击感很快将她面前的男人伺候得舒服的升仙,可列克星敦还不满足于此,
她的手探入他的卵袋,扫弄前夫的睾丸想要把着前夫尚且剩下的存货一并打扫干
净。

  「啾?嗯……嗯……啾?,嗯呢,又重现变得精神呢,很好,很好……啾?」

  列克星敦开始不再满足于单纯的舔弄,她将口穴当成了飞机杯,前后摇晃,
为前夫的肉棒提供尽可能多的快感。这些温柔而利落的刺激将前夫那本来刚才已
经射过一次的肉棒又一次挺立起来重新恢复了精神,而且这根肉棒很快在列克星
敦的撸动下又有新的欲望。

  「啊……啊……你好棒啊,我的列克星敦……我感觉我又要射了……」

  感受着下体带来的阵阵快感,前夫不由得赞叹起列克星敦的美妙。在外面柔
美贤惠的舰娘太太此刻正在自己床上心甘情愿的当自己的情人,无比淫乱地为自
己打着飞机。虽然这女人还是稍微有些偏执,但是照此下去,她早晚会沦陷在自
己手中。想到这里,前夫的内心不由得暗爽,同时他也对列克星敦现任丈夫充满
了鄙夷,如此极品的好货竟然还能放手简直是身为男人的耻辱。她这副淫乱的身
体兼职是一副下贱坯子,只要被做爱勾引起冲动来,她绝对会奋不顾身,不知羞
耻为何物。稍加时日,再辅以必要的手段,那早晚会有一天,她会变成自己的…


  他想到未来的计划和随之而来的征服欲,上头的前夫一时间忘乎所以地被列
克星敦的口交侍奉带到了极乐。他也不由得发出几声舒服的呻吟,连带着即将喷
发的肉棒都已然预热完毕。这细微的温度变化自然瞒不过列克星敦的唇舌,感受
口中到那根肉棒已然逐渐颤抖,列克星敦自然也不肯放过对这美味的索取,她的
口舌加大了吮吸的力度,如同奶茶吸到最后想要把这沉底的珍珠吸出来一般对龟
头尽可能地温柔责难。

  「啾啾?射吧,射到我的嘴里,我的嘴巴也很想怀孕呢……」

  在这高潮的技法之下,前夫很快难如常人同样的体质很快泄了出来,射出了
今天的第二发,粘稠度和味道虽不如开始时候的那般浓烈但是仍然激起了列克星
敦的兴致,她的一只手伸到了自己的胯间,在品尝男人精液的同时也在用手指爱
抚自己早起被灌满白浊的性器。此时的列克星敦完全沉迷于性爱当中,完全忘记
自己属于谁的她只是凭借着身体的记忆便将前夫的肉棒侍奉地服服帖帖。

  随着那富含营养的蛋白质射入口中,原本高傲而坚挺的肉棒略有疲惫,有些
瘫软,就如仰躺在床上的前夫那边松散无力,这让列克星敦不仅有些兴意阑珊,
她只得意犹未尽地舔弄肉棒,尽可能地多一点品尝到男性荷尔蒙,满足自己的身
体需求。

  休息一会之后,列克星敦本以为前夫重新打足了精神想着要去再从他的那根
肉棒得到些什么。可是前夫终究是凡夫俗子,无法满足一艘航母太太的淫欲,最
终还是经不起自己的刺激,仍然萎靡不振,她有些失望,看着躺在床上逐渐进入
贤者状态的前夫,她只得用手去解决自己仍未补满足的需求……

  前夫经历好几个小时的劳累之后,仰躺在床上,看着依然不断抚慰自己的列
克星敦,对她的现任丈夫即是羡慕又是嫉妒,他后悔当时放走了这样一个极品尤
物,同时他暗自不怀好意地猜测她的现任也是受不了舰娘的榨取而把她赶出家门。

  而另一边,列克星敦作弄自己的动作也把自己送到了高潮,她看着面前的前
夫,想着自己又一次主动出轨,在早上不仅主动坐了上去,甚至连他最后的存量
也一并夺去。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然如此淫荡。想到这里,背德的羞耻感令她的快
感更是上了一层。

  「嗯……嗯……呀啊啊啊啊……」

  伴随着一阵高亢的浪叫声,列克星敦终于把自己引导到了高潮,爱液伴随着
前夫早先灌进去的精液顺流而下,一段高潮过后的列克星敦闭上眼睛浑身颤抖着,
虽然结尾有些孤单,但是她仍然享受这种濒临飞天的感觉。面色红润的她和对面
的前夫一样瘫倒在床上,雪白的皮肤下透露着鲜嫩的粉色,无比诱惑,无比动人。

  今天是个周末,两人从上午晨间运动后结束便去又补上了一个回笼觉,中午
才起来的列克星敦险些打算再和前夫来上一场,只是她看到前夫为难的表情后只
得暂时收手。随意地穿上一件宽大的衬衫后去准备午餐。今天准备的午餐很丰盛,
牛肉,生蚝,龙虾,看着前夫大补身体,列克星敦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在桌
子下面,列克星敦的右手搭左手,轻轻抚摸着无名指上的誓约之戒。

  不知为何那结婚时的画面在她的脑海中如走马灯一样播放。那时的自己找到
了真爱,决定未来无论发生什么都不离不弃,永远相依。可再看看如今的自己,
跑出了家门,对着前夫投怀送抱,甚至身体开始对别的男人产生依赖。逐渐将出
轨这件事看得越来越轻松,越来越平常,甚至现在的自己竟然有几分享受在其中。

  对此曾经有道德洁癖的列克星敦无法原谅现在的自己,她责问着自己,现在
的这一切真的是她想要的吗?真的是她应得的吗?她怀疑着,抗拒着,彷徨着,
始终都不敢说出这最终的答案,为内心的一系列疑惑找到一个最为合理的决断。

  「怎么了,亲爱的?你怎么不吃啊?」前夫看到列克星敦出神,放下刀叉主
动亲切地问道,一副丈夫关心妻子的恩爱模样,「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要去
医院?」

  列克星敦的身体突然颤抖了一下,前夫的那声「亲爱的」又一次刺痛了她的
心,这算是什么?面前的这个男人到底算什么?他是自己的「亲爱的」吗?如果
不是的话,那自己为何在他的家里不走呢?

  可是社交礼仪不许她再继续深思下去了,习惯性地,脸上又露出那副贤淑的
笑容。这张花容月貌的笑容下掩藏的是难以理清的内心迷茫。

  「啊,没事,我只是在想一些别的事情。来吧,我们早点把午餐用完~ 」

  说到这里,她还俏皮地想着前夫眨了眨眼,可是随即她的身体便感到一阵恶
寒。内心中那贞洁的她又在拷打着自己的内心。一路想来自己这段时间已经和除
了丈夫之外的三个男性发生过性关系,她的内心越发地不平静。如果萨卡刚开始
是引诱的话,那自己为什么会在发现事实之后不加以组织,反而开始承认,甚至
放肆享受起来。在R 港的婚礼上,那个企图报复的丈夫出轨的自己,用了自己最
厌恶的手段,却还是一脸正经的享受。那通电话后随口说出的那句话更是令她不
敢正视自己的心情。

  本来自己精心调制的料理放入她的口中味同嚼蜡,她这流于形式的假笑即使
伪装地再完美也坐在她对面,时时刻刻观察她的前夫看出来不对劲。在撤下午餐
的餐盘之后,摆上两杯咖啡,两人坐在沙发上有意无意地闲聊。

  「亲爱的,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再一番无聊的试探之后,前夫的话语如
一记重拳戳破了列克星敦那看似精心布置,实则漏洞百出的伪装。

  「啊!?」列克星敦本来陷进沙发里的姣好身体瞬间一挺,那饱满的乳房在
惊吓中不由得戳人眼球地轻颤了两下。

  「从刚才吃饭的时候就看你一直心神不宁……」前夫这时说话停了一段,他
也在试探着列克星敦的反应,看到她被说中心事的样子后便决定继续出击,「是
不是再想他的事?」

  「不!我……」列克星敦刚想反驳,但是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只得低下头
来。她怎么好意思说出口,这个男人一直在帮助自己,三心二意的她却又怎么会
想到原本的萍水相逢变成了现在的秘密同居。甚至她一时上头在做爱的时候给萨
卡打电话要求分居,在一个男人面前想着别的男人的事,换到任何一个女人身上
都是足以骂作婊子的存在。她不知怎么回答,头耷拉下来,原本光亮的粉色长发
此刻略微显得有些黯淡。

  面对情绪如此低落的列克星敦,前夫内心已然将萨卡骂了个狗血喷头,都怪
两人还有些许的关系让他们藕断丝连,他内心发狠,暗自决定一定要斩断他们最
后的那抹情丝,将列克星敦彻底收入自己掌中。这必须要想办法拉开他们的距离,
剪断他们的感情,然后彻底拆散他们。到时候失去外部依靠的列克星敦便只得依
靠在他的怀中,而那时,自己便可以对她肆意妄为了。

  内心怀着卑劣的想法,久经商场的前夫却没有让这污泥露出半点,表面上他
依然是那么的关切,那么的焦急。对列克星敦来说,前夫的关心,成为毒害列克
星敦内心的毒药,一方面激起她的柔弱,一方面会更加鄙夷自己的放荡。内心的
撕扯更加剧烈,照此以往,她的内心终将崩溃。

  「我……是不是……很差劲?」

  良久,列克星敦问出了这个问题。很难想象原本自信坚强的港区舰娘如今在
家里却是如此沮丧,连那抹温柔的粉色头发似乎也暗淡下来,与早上肉体狂欢时
的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亲爱的你在说……」

  「别叫我亲爱的!我不想听!」

  前夫刚想凑上前来安慰却被列克星敦吼住,他不知进退如何只好愣在原地。
心里暗骂自己太过着急,以至于引发了列克星敦的逆反情绪。

  列克星敦似乎也是被这样的自己吓到了,愣愣地不再出声,再做了几个艰难
的呼吸之后,她抬起头来,映入前夫眼帘的,是她那通红的眼睛。

  「对不起……」她哭着钻入了前夫的怀中,这突如其来的幸福令面前的这个
男人心情从地狱一下子来到了天堂。吸取刚才的教训,生怕再次刺激列克星敦的
前夫没有多说话,他沉默无言地轻轻拍着列克星敦的后背,让她的眼泪尽情打在
他的衬衫上。

  好生安抚了一阵列克星敦之后,两人又终于回到了之前的话题。

  「列克星敦小姐……这样称呼你比较好吧。」想来想去,前夫决定用上一个
比较中性的词汇。

  「对不起,明明早上我还……」

  想到早上在前夫面前欲求不满的自己,列克星敦恨不得给当初的自己来上一
巴掌,自己已经真的淫乱到是个人就可以了吗?可是纵使再怎么否定,这段时间
以来她得到的快感远远比单纯的萨卡一起做要快乐的多。

  「没事的,列克星敦。我们都犯过错,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们总要向着
未来去看齐。」前夫说着鼓励的话语,同时观察着列克星敦的反应,「你来我这
里有一段时间了吧。」

  「……嗯,大概有一周多了吧。」

  「那还真是有一段时间了啊。」

  「是啊……」

  话题又陷入了一个死循环,两人都沉默住了,前夫想了想,组织语言继续说
了下去。

  「你出来一周了,真的不要紧吗?」

  列克星敦的身体顿住了,她从家里跑出来没有跟任何人说自己来了这里。自
己只是单纯的告诉萨卡两人分开一段时间,这样是持续不了的,该要面对的终究
还是要面对。

  「我请了个长假,不要紧的,应该……」

  她随口编造着谎言,两人明知这是假的,但也还是把这句话当成了真的。自
知此事见不得光的前夫知道拖得越久越对自己不利,可能到时候镇守府找上门那
可就乐子大了。不仅美人没有了,自己之前做的那些事恐怕要被翻出一个底朝天。
所以,他身子向前凑了凑,有些紧张和焦虑。

  「那……要不要……要不要跟我一起离开这里?去别的城市,换一换心情?」
前夫虽然心急,但是话语里依然满含关怀,带着蜜糖的温柔陷阱令深陷情伤的女
人无处可逃,「去别的城市,趁着镇守府找不到我们,我们可以随意地玩,去山
里的别墅,去河边城堡,去广袤无垠的草原打上一场高尔夫,开一场盛大的派对。」

  前夫的每一个提议听起来都是那么的激动人心,大部分女性都会对这样梦幻
般的场景怦然心动,但是在列克星敦眼中,这些还是不如在港区来得舒适,因为
这里,还有她心心念念的人。

  「不,还是算了,我……还是喜欢在港区里生活。」列克星敦委婉的拒绝了
前夫的邀请,「但还是谢谢你为我考虑了这么多。」

  「不,没事没事。」前夫嘴上露出舔狗的笑容,但是内心深处邪恶的愤怒已
然涌上心头,想着到时把列克星敦拿捏在手中一定要为自己今天的拒绝付出代价。

  两人的谈话到此便戛然而止,前夫需要收敛得意忘形的自己,击垮列克星敦
的内心防线已然要走很长的路。而列克星敦这边也需要重新梳理自己的内心,即
使它已是一团乱麻她也必须用时间来理清它,认识到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或
者说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那一天两人没有多做交集,前夫在下午没有再和列克星敦闲聊,而是穿上西
服离开了别墅,嘴上说着临时有工作,可去的地方和公司根本挨不上边。

  待夜里,列克星敦正准备入睡的时候,前夫从门外走进来,手里端着一副精
美的礼盒递到了列克星敦面前。

  「这是送你的,列克星敦。」

  「这是我的……是什么?」

  「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收到礼物的列克星敦听从前夫的指令打开了盒子,她随即便露出了惊喜的笑
容。一件崭新精美的旗袍正叠放整齐静静地躺在礼盒内等待着她的欣赏。

  「这是我送你的礼物,希望你能喜欢。」

  听到前夫的话,列克星敦虽然内心有所抗拒,但还是把礼盒内的旗袍拿了出
来,精美的绸缎被裁缝精心缝制,量体裁衣,白色间镶嵌金丝的花纹图案点缀在
旗袍上,这若有若无的笔走龙蛇看似随意却也在一些纤细敏感的位置流落下浓墨
重彩的一笔。不用多说,列克星敦仅仅是根据手感就能感觉到这件旗袍的名贵,
她的目光不经意间落到了衣服的标牌上,身体不由得一顿。这衣服和之前自己买
的,和萨卡做爱时穿的那件黑色旗袍是同一家店铺,这是款式和颜色略微有所不
同。

  想当初,自己为了给萨卡一个惊喜,偷偷瞒着他攒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钱,之
后又挨家挨户的挑选一件可以在床上穿的衣服,最后选来选去选择了这一家。虽
然价格让人肉疼,衣服尺度也着实过大,但是能增加做爱的情趣,列克星敦也是
咬咬牙把它买了下来。露出尺度如此大的旗袍,她之前的时候根本不敢穿出门,
想的是这衣服只是给萨卡一个人穿。到如今前夫给自己买了一件如此意义的旗袍,
列克星敦内省的同时也不由得再次恐惧起来,她害怕这样下去是否还有回头的路。

  「怎么,不喜欢吗?」

  看到列克星敦的眼神陷入呆滞,前夫有些好奇,但是没有问出口来,而是转
过来反问道。

  「不,不,我很喜欢。」

  「那今晚……能穿给我看看吗?就当是换一份心情。」

  看着面露渴望的前夫,列克星敦面露难色,她陷入了很长一阵的纠结当中。
一方面自己在不停地出轨,一步又一步地越界,每一次偷吃之后她无比悔恨当初
沉迷于做爱的自己,可是在性爱的诱惑面前她又总是一次又一次地放弃底线,甚
至沉迷于出轨的荒诞背德,她也看不懂自己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但就算这样,
想想自己出轨后那份偷吃的快乐,自己那下贱该死的身体又离奇的来了感觉。

  看到陷入犹豫的列克星敦,前夫明白列克星敦心中至少是有意愿穿上这件旗
袍的,所以他上前去,再努力劝说了一把。

  「还有就是……这件旗袍是贴身设计的,设计师亲口跟我的,穿这件旗袍的
时候什么都不要穿。」

  前夫凑到列克星敦的耳边轻轻说道,明明这间宽敞的别墅内只有他们二人,
但是这样的悄悄话仍能引导列克星敦,勾起她心中的深藏在道德壁垒之后的深深
肉欲。所谓的引用是无稽之谈,但是这巧妙的话术反而让列克星敦放松了警惕心,
给她找了一个理由,一个能放肆的理由。

  【真是见鬼的谎言,我买这旗袍的时候也没有见过设计师跟我说这件事呢。
但是他这样说,是为了我能穿上……我真是一个奇怪的人,明明自己就是这样的
淫荡却无比厌恶自己。明明面对一戳及破的谎言,我却甘愿被蒙骗。萨卡是对的,
出轨带来的快感是如此刺激。我可真是人渣一个……但是,我并不排斥这样,我
更喜欢这样吧。我的身体渴望这样,我……我……唉,每一次抗争之后还是会去
做同样的事情,导致同样的后果,我还真是一个难以理解的怪胎。】

  良久之后,列克星敦点点头,她小心翼翼地收起来,回到房间中,几分钟之
后,换好这件旗袍的她站到了前夫面前,饱含欲望的软嫩娇躯被这旗袍束缚得恰
到好处,身体那玲珑的曲线被衬托的淋漓尽致,面对如此人间极品尤物,没有任
何一个男人能把持的住,这也自然包括面前的前夫。

  「哎呀,列克星敦,你这可太美了。」

  他一边称赞着列克星敦的美,一边走上去,那双到手抚摸着列克星敦那软嫩
而紧俏的屁股,仅仅是那爱不释手的翘臀就令他身心荡漾。再看到列克星敦脸上
那责怪而不阻止的表情,这样的欲拒还迎更加强化了前夫的信心。轻轻拍打列克
星敦那娇嫩的臀部,她发出了连她本人都没有想到过的淫荡呻吟,她的眼神中都
带上了几分水汽。

  前夫的爱抚越来越大胆,他主动把手深入裙叉当中,隔着那一层神秘的绒毛
寻找回归她本来面目的密码。动作逐渐深入了列克星敦的神秘地带,列克星敦的
呼吸越来越粗重,想到自己正在被别的男人把玩着身体,按照他的要求去穿着如
此暴露的衣服,自己爱上了这种感觉,脑海开始不间断地想象着自己在大庭广众
之下被迫淫荡,一股难以言说的快感涌上了她的大脑,原本还有一点理智的她被
瞬间的荒诞和淫乱所击垮,被抚摸到轻声浪叫的她忍不住张开小嘴,将那沾满自
己津液的灵动舌头递到了前夫的嘴边。前夫也自然会意,舌头之间的紧密交缠泛
起淫荡的水声,亲密而背德的法式热吻之下所拥有的是饱含情欲的扭曲爱恋。

  「嗯……啾……?……嗯……啾……」

  吻技高超的两人配合默契,很快就将这场欢愉的盛宴带入了高潮,列克星敦
仅仅隔着一层单薄的布料啾可以趁机品尝前夫的雄性气息。着唾液中的略带陌生
的雄性荷尔蒙更是令她越发痴迷。随着接吻带来的大脑缺氧让列克星敦的身体也
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一条修长而妙曼的大腿毫无自觉地挂到了前夫的腰上,已
经不断有爱液外溢的蜜穴磨蹭着前夫的胯下帐篷,勾引着前夫的欲望。

  中午壮阳的食物显然在此刻有了效果,经过一下午的修整,前夫此刻也是火
力十足,那作怪的手指在挑弄着列克星敦草丛之下的阴蒂,让原本吻技娴熟,本
来还略微占据优势的她一下子便落了下风,敏感的蜜穴根本由不得主人的意愿,
那润滑的爱液沾满了前夫的手指。

  在这一番激吻过后,列克星敦靠到了前夫身上,此刻她也注意到了自己这副
淫荡模样,但是身体的开关已经打开,身下的事情全然由不得自己了。现在的她
只能依靠在前夫身上喘着粗气,眼神中带着难以言说的情愫。

  「列克星敦,你的身体变得越来越敏感了啊。以前跟我做爱的时候还不会这
样啊……」

  「唔…………嗯……」

  「不要岔开话题哦,我的列克星敦。你愿意穿上这件旗袍不就是想要这样吗?」

  「不,不是的,我……唔……啾?」

  面对前夫的情话,列克星敦每一次回答都变得格外犹豫,她岔开话题的时间
间隔被她人为的逐渐拉长,她想着要去回答,想着去回避,但是身体因为前夫的
到来而兴奋的打颤,仅仅是因为一根手指插入了穴道内,穴道上的所有褶皱都拼
了命地上前去磨蹭。

  「嗯唔唔唔唔唔……」

  列克星敦轻微地反抗着,可是这样的反抗不仅没有效果,反而增加了前夫的
征服力度,随着身体不断地被玩弄,列克星敦很快也到达了一个小的高潮。

  「嗯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润滑的爱液从两股之间流下,打湿了前夫那名贵的西裤,但是前夫似乎并不
在意,反而他很乐意看到列克星敦那淫荡的一面。这件白色的旗袍本来就是他特
意挑选的,他打听到列克星敦之前在这家店里买过一件旗袍便特意买了一件同款
但是颜色不同的旗袍送给她。这一黑一白,测试了列克星敦的心意。这件本应该
穿给爱人的旗袍现如今却穿给自己看,而自己那么过分的要求都被列克星敦所答
应,想来列克星敦离沦陷已经不远了。

  「仅仅是一根手指就已经成这样了,身体还真是敏感呢……」

  「别……别说了……」

  「但是你的身体这么对我说啊。」前夫接下自己的衣服,脱下自己的裤子,
露出被引诱后顶起的肉棒,「那小穴刚才还在紧紧贴着肉棒,这还真是淫荡呢。」

  「不……别,我不是……」

  前夫没有再多说话,而是抚摸着列克星敦光滑的娇躯,那条长腿纵使在列克
星敦的再三否认之下依然还挂在前夫的腰间,面对这如此明显的肉体诱惑,前夫
没有列会列克星敦那极为微弱的反抗,而是将她拦腰抱起,将她的两腿分开,粗
大的肉棒插入两股之间,一边大力地抽插着,一边抱着她走向了卧室。而列克星
敦的嘴中发出咽呜的哀求声的同时,她也越发地陷入情欲当中……

  这一晚上,列克星敦再一次放纵了自我,这件白色的性感旗袍穿在她的身上,
令她感到快乐的同时也似乎让她忘了在自己的另一个家中,衣柜里有一件同款的
黑色旗袍在等待着主人的临幸……

  自从这天晚上过后,列克星敦的心态开始逐步发生转变。兴许是原本就千疮
百孔的道德壁垒开始崩塌,亦或许是因为她逐渐爱上了这种感觉,她变得更加开
放,更期待外来那不可预测的变化。

  又是一天,这一次有人要来到前夫家中谈判。列克星敦在前夫面前自然而然
地扮演起了妻子的角色,为到来的客人恭敬地看茶,在这性感的旗袍下,是饱满
而成熟的身体,迈着妖娆的模特蛇步走来的时候带有的一阵香风可是把来这里谈
判的人迷住了。他向着列克星敦露出痴迷的目光,而列克星敦轻轻一笑,身体动
作略微大了一点,露出一部分大腿曲线。这隐约间的神秘足够令面前的这那人想
入非非了。

  在前夫的咳嗽声中,谈判人员才把目光从列克星敦的身上收回来,紧接着便
是对前夫一片称赞,什么高瞻远瞩,前途无量,这样的词都被他说了个遍。这谈
判还没有开始,他们这边便对这次的行程十分满意。

  一番寒暄过后,所有人便来到了别墅内特别开辟的会议室内,这里有一个大
型红木会议桌,前夫坐在主席为,谈判人员坐在另一边。

  一番骚动后谈判正式开始。

  「今天我这边是带着诚意来的,我刚才也看过货了,对于外表,我是满意的。」

  「哈哈,您满意就好。」

  「只是,我想要看一点更细节的东西……」

  「这点你们放心,我已经亲自把关了没有问题的,不信请看大屏幕……」

  在会议桌上与他人商业谈判的前夫抿了一口桌子上的茶水——这茶水是列克
星敦亲手倒的,除开茶水的清香还有一点列克星敦特有的体香。对面的谈判人员
自然也是同等待遇,而在身下,他就没有享受列克星敦的艳福了。

  在前夫身下,此时的列克星敦正勤勤恳恳地前夫做着口交,随着灵巧的舌头
划过敏感的龟头,细心的她为前夫打理着每一次敏感点,昨天晚上做爱的味道还
没有完全消散,着肉棒上面还有昨天欢爱时的残存痕迹。本应对此嗤之以鼻的列
克星敦此刻正心甘情愿地舔弄着肉棒,清理着疯狂之后的痕迹。

  在今天早上,列克星敦想着一如既往为前夫处理晨勃麻烦的时候却被临时告
知他即将有个商务会议,本来有些心灰意冷的列克星敦只得放弃每天早上的必备
节目,怎料想这时前夫却提出要让她与自己一同出席会议。

  「你在给他们倒完茶水之后别急着走,先到会议室的桌子底下,等我到时候
做到那个位置的时候用嘴帮我……」

  明白前夫意思的列克星敦自然是极度反对,但是怎奈她终究还是没有扭过执
意如此玩的前夫,只得按照约定,在会议室下为前夫进行着服务。渐渐地,她逐
渐痴迷起前夫的味道,身体越发地躁动,她急忙把两腿分开,一只手已然扶着肉
棒,另一手暗自扶着私处。听着外面前夫与别人的谈判声,而自己正在与前夫进
行欢爱,一想到自己正在做如此羞耻的事情,列克星敦的身体竟然更加来了感觉,
她开始有意无意地加大动作的力度,同时尽可能地压抑着声音,身体也更近来劲,
想要做一些更刺激的事情。

  「你们看,着货物还可以吧?」

  「嗯嗯嗯嗯!!!」

  前夫指着面前的大屏幕说道,同时在身下两手抱住列克星敦螓首,向自己的
肉棒压去。列克星敦一时间发出一声惊呼却又被前夫的谈话声很好地压盖了过去。

  一股滚烫的白色浊液从肉棒前段涌出,顺着列克星敦的喉咙深处直直地流入
食道当中,成为了列克星敦的早餐。同时,因为前夫着强迫性的举动,列克星敦
在这被强制性的侵犯下,身体一时不察,本该循序渐进的手指突然进去了一大截,
身体被这突如其来的爱抚下顿时来到了高潮。被这痛感和快感裹挟的列克星敦一
边疼的流出眼泪,另一边下边也开始不停地流出爱液,打湿了身下的地毯。

  「嗯,很好很好,我相信我们会做成一份十分令人满意的合同。」

  这时对方传来一阵赞叹的声音,外面似乎是因为在某个方面达成了共识,而
前夫似乎也很满意这样,连连点头回应着。似乎不仅仅是在为商务上的进展而感
到高兴,好像也是在为身下列克星敦的努力而拍手称赞。谈判在之后很快结束了,
所有人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在一番简单的交谈过后,前来谈判的人离开了
别墅。

  这时列克星敦也从桌子底下爬出来,这时的她衣衫不整,似乎是因为刚才的
动作幅度过大以至于没有时间调整已经变得凌乱的衣服。原本柔顺的秀发也已经
被前夫揉乱成一团,她满含怨念地看着前夫,可嘴里说出来的却是另一番话语。

  「哎呀,你刚才那么用力干什么呀~ 」

  这酥软到骨子里的声音,即使是再坚强的男人也会不由自主的软下来乖乖听
话。

  「抱歉,不好意思,列克星敦你伺候的实在是太舒服了,所以就一时间没有
掌控好力度。」前夫挠挠头,表示抱歉。

  「这也是我第一次被这样深喉,不过你既然道歉,就要有道歉的样子……」
列克星敦很显然话里有话,她朝着卧室瞟了一眼,「走吧,我们回卧室,我们之
间还有一点事情要处理完。」

  前夫听了眼前一亮,这是列克星敦第一次邀请他去卧室,他高兴地把桌子上
的笔记本电脑盖上,将面前的熟女太太拦腰抱起,走入了两人的卧室。

  而在笔记本电脑断电后不久,会议桌下面一个微亮的红点也随着信号源的消
失而暂且熄灭了。此时沉迷于鱼水之欢的列克星敦怎么也不会想到刚才自己在前
夫身下扭动的身躯,饥渴的姿态,隐秘的私塾……这些都被她身后的这台摄像机
记录下来并且被清晰地投射到了前夫与谈判人员的验货电脑上,而她肯定也不会
知道,他们口中所说的货物就是她自己。

[ 本帖最后由 匿名 于 2020-12-30 22:21(GMT+8) 编辑 ]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