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一梦无痕】(番外:公媳那些事儿)(老杨外传)(05)【作者:xiaoyaoii】

第一文学城 2021-04-04 03:04 出处:网络 作者:xiaoyaoii
              第五章 欲——念   日有所思夜有所想,梦其实也是很难是理解,很多时候,即使你根本没有去

              第五章 欲——念

  日有所思夜有所想,梦其实也是很难是理解,很多时候,即使你根本没有去
想过,但是梦中还是会出现各种奇怪的事情,不过之所以是梦,就是应该是人的
潜意识作怪了。

  老杨经过了刚刚梦境中的磨练,好像想通了一点什么,简单收拾下了屋子,
感觉全身又开始无力起来,人太过紧张,突然放松下来,肯定会感觉全身乏力的,
太多的体力透支了。

  渐渐的冷静下来的老杨,再也没有去触及床上的烟盒了,一种对烟草厌恶的
情绪出现在心中,物极必反,应该就是这个道理。既然是梦境,那说明就是一个
警告,既然梦中体验过,那现实就是有意去避免,老杨心中盘算着,重新躺倒了
床上,慢慢的,闭合上了双眼,有一次沉沉的睡去了。

  『你说你又出差,咱爸昨天开始就有点反常,我也问不出来什么,你这么一
走又是几天,你让我咋办呀』『好老婆,我不是也是没办法吗,昨天我听你说了,
也是弄不出来个头绪,不行,一会去问问邻居,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不过这时
间太紧了,还得辛苦老婆了,我看咱爸身体没啥大事,应该就是累了』小云和小
志各自换着衣服,经过昨天的交流,小志大致知道了老杨的情况,但是他感觉没
什么,毕竟没有发烧,没有生病,而且父亲也说了就是有点累,这人上岁数了,
身体肯定大不如前,偶尔一次早睡不能说明什么。

  他不可能不在意自己的父亲,但是作为男人不可能面面俱到的,他直觉上就
感觉到父亲身体没有问题,毕竟从小到大,父亲这样的情况不是一次两次,所以,
他要比小云更加平常心一点。

  『你说的也对,我昨天试探了半天,也没有感觉咱爸身体那里不舒服,但就
是这行为上很反常,今天都没有出来吃早饭,不行,我得请个假,在家里看着点
咱爸』小云把衣服都换好了,又把小家伙收拾利落,给她背上了小书包。

  『行吧,辛苦老婆大人了,我尽量早点回来,有什么事情马上给我打电话,
反正离得也近,我做城际比公交还快呢,有啥事情我马上回来』虽然嘴里这么说,
小志心里也是非常担心,但因这捕风捉影的事情,没有实际的证据,让他也不好
耽误工作。转身抱了下小云,还玩命的啃了几口,弄的小云小脸红红的,轻轻的
打了几下自己的老公。

  小两口都是不舍,虽然只是几天不见面而已,但这平时的恩爱,让他们更加
在意对方,加上老杨的事情,让小志心中更是不舍。

  新的一天就这么开始了,小志吃过早点,收拾了下就赶往车站了,这次出差
很是突然,早上还没有醒来的时候接到的电话,分公司好像出了点问题,带着那
种疑虑和不舍,小志踏上了南下的列车。

  小云今天特例晚去了一会学校,先把女儿送到了幼儿园,然后搭着时间到了
办公室,差一点就要迟到了,其他的同事也很好奇,平时很少这么晚看到小云,
所以也关心的问了几句。小云现在已经是心不在焉了,总是有意无意的回想昨天
公公反常的举动,快要上课的时候,小云找了个同事帮忙带班,自己请假回家要
看个究竟了,这也是没有办法,即使她上班也无办法好好的讲课,心中都是顾虑,
还不如请假回家来的舒服。

  今天是周五,相对的事情比较多,所以,在办公室大概交代了下带班的同事,
和人家千恩万谢,都差不多了,才出了校门,向家里赶。路上的小云,感觉公公
的反常好像和自己有点关系,因为她昨天不只是一次的感觉到自己公公在看自己,
但只要自己去对视,公公就会扭头不看她,弄的她有点丈二的和尚,难道自己那
里做错了?这不科学呀,还是平时的习惯,平时的做法,到底那里出现了问题,
小云想的头有点痛了。

  公公就像是一个为了这个家去挡风遮雨的避风港,平时没有什么感觉,但是
出现了点大事小情的,就可以让小云感觉到非常的安全,久而久之,就对公公产
生了一种对父亲一样的依赖,这样的依赖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深。而老公却像
是一个让她可以得到满足,疼她宠爱他的王子,那是她的精神寄托。家中两个男
人的存在,让她可以得到心里上的最大化的安全感。突然公公出现点问题,就让
她感觉到有点惶恐,一边想着心事,一边快步的向家里赶,她真怕公公出现点什
么不好的事情。

  极限刺激下的人,肯定会出现暴怒,愤怒消失的时候,身体就会出现透支,
老杨现在完全就是在身体透支的情况下睡去的,他现在已经完全的沉睡了,所谓
的梦境好像都消失了一样。经过了那种无比痛苦的恐惧后,老杨的潜意识已经开
始对这样的事情开始出现了免疫力,也就是说,在不自觉中,老杨已经开始平常
心去面对这样的事情了,但现在还在恢复体力的老杨,并没有办法完全意识到。

  正在赶路的小云,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并没有留意到一个男人带着贪恋的
目光一直在盯着她,就是因为这个男人在以后日子里会给小云的家庭带来一次非
常大的危机,但这都是未来的事情了,现在谁又能预测呢。

  赶回到小区的时候,小云都有点上气不接下气了,虽然平时自己也会运动,
为了保持身材适当的吃点苦,她还是愿意的,但今天太过于着急了。刚刚进小区,
就碰到了邻居的大叔大妈们正好买菜回来。他们看到小云这样着急,肯定要问问,
也正好,小云也想打听下公公的事情。就这样一群人从门口慢慢的走着,聊着,
虽然也会有点只言片语的情报,但那些都不过是公公最近和谁吵架了,和谁不对
付了,完全没有感觉有多大用处,这人和人相处,难免会磕磕碰碰的,吵吵闹闹
的也是难免的,所以,小云快到楼下的时候,就和邻居们分开了。

  人都有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的时候,因为太过于担心公公的身体,所以,小
云完全忽视了老杨平时的性格,如果放在往常,听到公公会和邻居吵架,那简直
都是大新闻,但今天她倒是感觉很平常了,相对于公公的身体,那些鸡毛蒜皮的
小事情,她已经无心去顾及了。

  终于又一次回到了家里,关好门后,小云就嗅到一股非常呛人的烟气味道,
这样的味道对于不抽烟的人来说很容易闻到,老杨清晨的时候又是抽了不知道多
少,所以这种味道更是浓烈。正在门边换鞋的小云,闻到了这味道,倒是让她安
心了不少,至少可以证明公公还有体力去抽烟,如果是病了,这肯定是不能发生
的。

  换好鞋后,小云轻轻的松了一口气,路上的那种担心,慢慢的减少了很多,
又简单的收拾下了大厅,看到桌子上给公公留的早餐还没有人动,而且公公的房
间门还是关着的,这足以说明公公还在屋子里。

  到卫生间又简单的洗漱了下,回卧室把居家的衣服换了上来,这夏天还是很
热的,所以,小云把大厅的空调打开了,随着那冷风慢慢的袭来,小云的心中终
于可以稍事平静了,自己扫视了下家里的周围,又回到卧室要把女儿和老公换下
了的衣服,扔到了洗衣机里,但打开洗衣机上盖的时候,她看到了老杨的衣服,
一股公公身上特有的浓重的汗味,让她感觉有点不舒服,她用手捏了起来,左右
看了下,虽然衣服已经干了,但是那汗水的味道中还是掺杂着一种其他的味道,
很淡,但很明显,小云捏着鼻子,又把衣服放了进去,然后把老公的先放到了里
面,最后不知道为什么,小云并没有把女儿的小衣服一起洗了,而是放到了旁边
的水盆里泡了起来,她想一会干脆用手洗了得了,毕竟这女儿的衣服好洗点。

  安静的屋子中又一次传来的响声,嘶嘶嘶的进水的声音,给家里添加了点生
气。那餐桌上的饭菜已经凉了,再看看时间,都已经快十点了,小云顺手把饭菜
收到了冰箱里,顺便看了下里面的库存,感觉还够今天一天吃的,平时的菜都是
公公去买,所以,她都是有什么做什么,今天比较特殊,但这菜还是有富余的。

  『妈…怎么了,我没事,公公今天身体不舒服,我就请假在家了,哦,行吧,
那下午您和爸直接去幼儿园吧,我给幼儿园老师打个电话,行,我知道了,不用
了,应该就是有点累,没有大毛病的,您别过来了,行,下次再说吧,哦,小妍
是不是要放暑假了呀,哦,我知道了,知道了,行,我挂了』洗衣机已经转了起
来,小云刚刚接到了自己母亲的电话,母亲怕她在上课,所以把电话打到了学校
的办公室,这才知道小云请假了,以为是小云身体不舒服,所以赶快打了电话过
来,其实最主要就是想外孙女了,想这个这个周末接过去住两头,电话里都简单
的交代了下,今天正好是周五,所以,小云挂了电话,心中有了一分小小的窃喜,
就好像小时候突然可以不用去上学一样。

  小云有个妹妹,比她小6岁,今年刚刚上大二,也在这个城市,平时放假的,
有时候小妍会过来玩一段时间。毕竟小云父母就这么2个孩子,没有儿子的情况
下,自己女儿的孩子就当成了自己的亲孙女了,老杨也不在意,毕竟都是一家人,
所以呢,有事没事小家伙就会被姥姥、姥爷接过去住2天,正巧,今天又是这样,
幼儿园老师也都认识了,所以,小云给幼儿园打了电话,简单的说了下。

  今天回来的主要目的还是看护下公公,说看护虽然不是很对,但是现在说监
视不是更难听了吗。小云回来没有马上到公公的房间,一点是拍吵到公公,不知
道公公为什么抽那么多烟,还到现在都没有起床,怕冒然进去,不方便,其次就
是她真的很讨厌那种刺鼻的烟味,每次闻到都不舒服。就这么在外面简单的又开
了下,看了看时间,已经十点半了,小云这才的走到了公公的门边,轻轻的敲了
几下门,又听了听,没动静,『是不是出去了呀,平时一般只要敲几下,爸肯定
会答话的,难道真的生病了?』事情都是这样,关心则乱,刚刚想到这里,那种
恐慌又出现了,也顾不上其他的了,伸手就扭了下门把手,用力的把门打开了。

  『额…咳咳咳,咳咳咳…爸…爸?』刚打开门,一股非常浓的气味直接把小
云差点熏晕过去,不只是烟的味道,还是汗味和一股分不清的味道,这样的气味
让小云咳嗽了几声。人都是有适应能力的,这也是为什么早上小两口都没有注意
到烟味的原因,都在一个环境中,很容易就忽视了这样的气味,但是从外面回来
后,这气味倒是变的更难闻了。

  小云一边轻轻的叫着公公,看到公公还在酣睡中,但是脸上满是疲惫,这又
让小云出现了狐疑,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才让公公这样的劳乏。就这样站在门口,
认真的观察着床上的人,心中想着自己的疑问,不过一会功夫,小云感觉终于可
以到屋里里了,大厅的对流,让屋里的空气开始流动起来,所以,很快这样的味
道就慢慢的变淡了很多。

  随着味道的减少,小云也开始可以正常的观察屋子里的周围了,眼前的地上,
到处都是烟头,被流动的空气还吹起了不少的烟灰,那烟头附近,还不时的有点
其他的零零散散的东西。『这到底是怎么了?难道真出啥大问题了吗?不行,必
须等公公起来问个清楚,这样下去说不定会出大事情』小云想着,已经转身去拿
扫把了,回来后,把地面的烟头和灰尘都清理了下,顺便把地上的东西都捡了起
来,放到了书桌上,她并没有去打开那半掩着的抽屉,这也许就是天意,如果是
平时,小云一般都会毫不犹豫的把一些该放到抽屉的东西,直接放进去,如果是
这样,那她就会直接发现老杨偷偷看病拿回来的药,那就不会出现以后的事情了,
可惜,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也许是太关心公公的身体了吧,所以,她只是简单
的放到了书桌上,那半掩的抽屉里露出的白色的包装袋,完全没有被小云留意到。

  地面很快被小云清理干净了,简单的挫到旁边,又拿来了拖把,擦了一下地
面。这昨天被老杨弄得乱七八糟的地面,一下又恢复了整洁。

  小云把搓起来的垃圾,都倒进了屋子里的垃圾桶里,转身拿回来个垃圾袋又
换了上,当她拿起装着垃圾的袋子的时候,一股男人特有的那种腥气,直接冲到
了她的鼻孔,都不用考虑,这种味道刚刚闻到的时候,她已经知道是什么了,一
个过来人,对于男人的精液的味道肯定非常熟悉,但她头一次闻到这么弄的,让
她感觉都有点想要吐。

  那种感觉只是一瞬间,倒不是完全的因为精液的味道,因为这屋子里还充斥
着其他味道,这样一混合,肯定让人特不舒服。稍稍的把带子举起了,放远了一
点,那种淡黄色的半透明垃圾袋里,好像有个黑色的东西,而且,可以清楚的分
辨出来,那个东西的上面有一些白色的液体。

  那是老杨清晨随手扔掉的四角内裤,本想是早上起来自己偷偷的处理掉的,
谁知道他这一睡,都快中午了还没醒来,这才让小云发现了端倪。

  屋子里的气味慢慢的变淡了,但那腥气好像还在冒出,小云一手捏着鼻子,
慢慢的蹲了下来,另外一只手小心翼翼的打开了垃圾袋。一条男士的内裤,就这
么被扔到了里面,内裤的上面还带着刚刚被小云倒进去的烟头和灰尘。白色的液
体上还有点泛黄,加上垃圾的覆盖,让小云的小脸红了起来。

  她肯定是看过老公的精液的,但是这样粘稠的,她也是第一次看到,而且,
她清楚的知道这是公公身体里出来的东西,并且公公就在自己旁边的床上,做贼
心虚一样,小云偷偷的转头看着床上的人,还好,公公并没有苏醒。

  既然知道是什么了,小云也没有心思再去研究为什么这液体这么弄了,她现
在都已经满脑袋的浆糊了,思考的能力好像都没有了。放下了捏着鼻子的手,然
后双手一用力,把垃圾袋系了起来,然后系成了死扣。

  有点受刺激的小云,慢慢的起身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心里扑通扑通的,她
怎么也不会想到,在公公的房间发现了这样的秘密,难怪公公会累成这个样子,
回想刚刚内裤上的液体,这个公公是喷射了多少呀,刚刚想到这里,小脸更加发
烧了,心里轻声的呸了自己一声,感觉自己有点过分了,竟然去研究公公的身体
了。

  随着空气的流动,屋子里慢慢味道好像消失了一样,就这么静静的坐着,小
云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公公的身体,她就这么无声无息的观察着公公,回想着自
己嫁到这家里的一幕幕,公公从开始的惊喜,到欢喜,到满足,到充满幸福的表
情,让小云的心里却是越来越难受。

  公公也是个男人,一个不到60岁的人,身体有这么好,肯定对男女的事情有
需求的,平时的自己只是注意到公公的身体,而完全没有去想公公的私生活问题,
作为一个女孩子,她即使在关系自己公公,也不会想到公公的性问题,这在这个
国家,是相当普遍的,加上老人也不耻说这些东西,所以,不只是小云,很多,
应该说是绝大部分的家庭,都完全的忽视了老人的夫妻生活的问题。

  如果有个老伴还好,但是自己公公就这么隐忍了这么多年,真不知道他是不
是每次都这样过来的。小云还在这么想着,虽然感觉到脸已经烧的不行了,但是
作为一个高等教育的人来说,对这些相对比普通人要开放的多,而且可以更清楚
的想明白这些问题,这是关心,并不是去亵渎,虽然公公不说,也不去做那些过
份的事情,但是不代表公公不需要。

  事情到了现在,智商高于普通人的小云那里会不知道这样的思考会出现什么
的关联,她不想去想,但又不得不去思考,因为这是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这只
是一天而已,公公就累成这个样子,如果长时间的,那后果真的不堪设想了。

  虽然不情愿,但小云的脑海中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昨天发生的一幕幕,被
她关联了起来。首先,昨天刚刚到家,她就感觉公公一直盯着她看,那眼神好像
不对,但是因为是自己家里人,她只是脑海中过了一下,就不去考虑了,后面的
事情,也是没有太多考虑,厨房端菜的时候,公公的手总是有意无意的触碰她的
手和胳膊,而且,当要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公公的身体好像都是贴着自己的臀部
向外走的,本以为是公公岁数大了,而且厨房空间有点小,才是这样,所以小云
即使注意到了,也没多想,最后递饭碗的时候,老杨用手完全的覆盖到自己手背
的时候,好像感到到公公还颤抖着摸了摸的感觉。

  真相只有一个,捋顺了所有的脉络,小云终于知道了这些所谓的无意的动作,
都掩盖在老杨的有意而为中。这样的事实,让小云不只是感觉到羞臊了,更让她
感觉到了不知所措,她终于知道了老杨一直看自己的那种眼神的含义,那是正常
男人对漂亮女人的一种特有的眼神,那个含义就是,占有。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