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绝望拘禁】第10回:温水滋润的耻辱

第一文学城 2021-04-02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hmhjhc
              《绝望拘禁》   第10回:温水滋润的羞耻   为了防止刚才那种不会调节出水开关的窘迫,我又试验了几下,才确认搞懂

              《绝望拘禁》

  第10回:温水滋润的羞耻

  为了防止刚才那种不会调节出水开关的窘迫,我又试验了几下,才确认搞懂
了这个手持花洒的调节机关。其实大约是分为三档,中间那一档,是柔和的普通
出水,几十个喷嘴呈一个圆盘形,按照普通的水流量和力度出水;如果把调节阀
向上推,所有的喷嘴会紧缩,则会变成更加细密的高压出水线柱,大概是某种
「加压模式」;如果把调节阀往下推,则最好玩,那个花洒周遍的几十个小喷嘴
会全部关闭,水流会集中,只从最中央的三个喷嘴里,以螺旋形旋转的方式集中
喷出来,因为只有三个喷嘴,所以冲击力会最大,三股水流也会集中到一个更小
的区域,大概这就是我以前听说过但是没见过的,所谓的「按摩」模式吧。

  虽然这只是一个小细节,但是不至于给一个小小的淋浴花洒难倒,掌握了机
关诀窍,倒给让我从刚才瞬间的失落心绪中,略为恢复了几分自信。我调节了几
下,有点开玩笑,也有点逗弄调戏的感觉,让那温热的水流,带着股股的雾汽,
以不同的方式,「哗啦啦」或者是「淅沥沥」,乃至是「突突突」的,喷洒到璐
璐的额头上、发顶上、肩膀上,好像是在测试哪一种水流更能滋润我的这个临时
的玩偶。

  虽然璐璐因为羞耻,眼睛又紧紧的闭上,身体更是尽可能的保持一种「夹紧」
的姿态,但是我能观察到璐璐在经受不同的水流冲刷时那细微的表情变化。毕竟,
女孩子都是爱清洁的,刚才被我奸玩淫弄了半天,璐璐的身上也都是汗水、淫液、
污渍、精液,不管水流的力度如何,温热洁净的冲刷,都让璐璐的神经和肌肉忍
不住有一些放纵和柔软了。虽然明知道等一下还要被我玷污、弄脏、淫辱,虽然
她也肯定知道此时此刻在我面前被我「冲刷」的画面,她就像一个性爱娃娃一样
的卑微;但是至少,一股股恒温的水流,能给她带来片刻的温润和洁净。

  不过,在冲刷了好一会儿,算是把璐璐的整个身体都用温水润透了,我有心
进一步淫玩璐璐的身体,视奸璐璐的羞媚,所以,我拿着那柄花洒,不再在璐璐
的头脸上浇灌,而是带着淫笑,将那调节阀推下去,调节到按摩模式,凑到了璐
璐那高耸的雪白乳房,最最尖端的一小块粉红色的乳晕和殷红色的乳头的区域,
开始用三股旋转的加压水流,「突突突」的,冲击淫弄她最最敏感和纯洁的少女
乳头。

  果然,也许是水压的关系,也许是赤身裸体和我一起依偎在这小小的淋浴房
里做着夫妻都未必会做的羞涩事情,也许是被我一边视奸、一边抚摸、一边淫玩、
一边拿水柱猥亵的关系,那一股股温泉打上璐璐的乳头,璐璐居然根本忍耐不住,
依旧紧闭着双眼,露出非常难过、非常羞耻的表情,脸红的发烫,发出「啊…
…啊……」的娇喘……

  那三股旋转的水柱还真有点力道,我好好的调节位置,让那旋转的三股水柱,
从三个侧面卷着璐璐的乳头,温热的水流就这样「突突突」的将璐璐的乳头上下
左右的喷弹着。可怜那粉红色的乳头,被一个男人这样淫玩,因为生理的本能,
其实已经勃起得很厉害了,翘起来就好像一颗竖立的黄豆那么大小,却也正因为
这样的心态,被那三股旋转的水流冲的简直是「仆溜仆溜」的乱抖。可怜璐璐纯
洁小处女,十七岁的高中生,今夜之前可能自己都没有这么仔细的玩过自己的乳
头敏感区域,此刻,却被一个厌憎的男人推到自己家的淋浴间里,这样的淫弄,
又不敢逃跑反抗,甚至都不敢遮掩乳房,就连下体一汪光溜溜费肥嫩嫩水淋淋的
美穴,都只敢靠紧紧夹着大腿略略遮一下羞耻……她无法忍耐这样的刺激,虽然
闭着眼,但是眼泪又落了下来,口中的呜咽呻吟,也循着女孩无法抗拒的本能,
越来越柔软、缠绵……响亮。那一声声「呜呜……」的抽噎,已经很明显夹杂着
「嗯……嗯……」的淫叫,伴随着自己乳头发出的可爱的抖动。只是十七岁女孩
年纪到底还小,璐璐天生的嗓音又是童音未褪,听在我的耳朵里,更是像仙乐一
样。

  我看着那水流继续在冲刷、调玩、逗弄、璐璐的乳头,实在是可爱又可怜,
实在忍不住又伸过手去,捏弄璐璐的乳头。璐璐本能的猥缩了一下……

  其实她已经不敢怎么躲闪了……甚至我相信,经过今夜这一番变故折腾,此
时此刻,在理性层面上,璐璐已经是认命,她已经放弃了抵抗或者三言两语搪塞
过去的幻想。她已经明白我最想做什么以及我的决心,她已经认可了,她那纯洁、
美丽、性感、稚嫩的高中女生的身体,今夜已经是任凭我肆意淫辱享用,她也已
经就是我的泄欲玩具了。可能回头如果真的要奸破她的处女膜,夺走她最最珍贵
也现实的处女童贞,她可能还会抗拒或者哀求或者讨价还价一番,但是其他的
……她已经不敢强求。说起来……其实刚才在她的房间里,我的阳具,都已经和
她的处女小穴有着贴合的亲密接触,还在她雪白的胴体上射了精,一个纯洁的女
高中生被淫玩成这个地步,是很容易有万般皆空、破罐子破摔的念头的。

  所以……她的这一激灵的躲闪,其实只是出于女孩子男人玩敏感区域时,不
能的畏缩动作罢了。别说是她这样的纯情处女,就是普通男女朋友亲热,女孩子
给男人摸到奶头处,敏感的神经都会自然的传递羞涩躲闪的信号。这只是增添她
的娇羞和我的快乐而已。

  但是,我偏偏要折磨她,见她躲闪,我伸手绕过后背去,在璐璐那最可爱高
翘的臀瓣上「啪」的拍了一下,这固然是淫玩的动作,但是我力气用的还挺大
……我估计那雪白的小屁股上立刻会泛起红潮来,璐璐也忍不住「呜呜……疼
……」的叫了一声疼,也终于睁开眼睛偷偷的看着我……

  「石头哥是疼你,看你身上脏兮兮的,……替给你洗洗小奶头,你还敢躲?」
我有心折磨她,语气却是冷冰冰的,有点吓唬她的意思。

  「不不……我不敢……我没有躲啊……」璐璐却被我吓着了,急忙辩白。

  我却很享受璐璐这种被我搓揉在股掌上的感觉,尽量凶狠冷酷的接着吓唬她:
「我告诉你啊,别以为刚才你给你石头哥玩了几下身体……就好像做了什么了不
起的付出了。你以为你是仙女下凡啊还是当红明星啊,我摸两下……能长生不老
还是怎么的?你不知道怎么让男人高兴么?不知道?也给我好好自己想想,学着
去做……只要今天晚上,再有一点点亲热的不够,不主动,不配合……」

  我想了想,想做什么测试一样,也好像是为了增添我说明的可信度……肆无
忌惮的伸过一根手指去,从璐璐那条雪白粉嫩肥嘟嘟的蜜穴缝隙里,用一根手指,
划拉着她的阴唇边沿那圈小凸起划上去,划下来……感受着最最神秘的褶皱,最
最饱满的肉欲,最最清纯的象征……以及被温热的洗澡水冲刷后那种格外的滋润。

  这是比少女的乳头还要敏感、还要珍贵、还要羞耻、还要不可示人的区域
……但是这次,璐璐果然没有躲闪,我甚至可以看到她咬着下唇,狠狠的在用力
站稳脚跟,任凭我猥亵她的小穴这一副屈辱却也动人的模样。

  我却继续着我的胡说八道:

  「我一样,按倒了你,先奸破你的处女膜,再……」我的手,那她的阴唇上
微微向大腿夹紧的根部继续下滑,划过处女更加紧绷的会阴:「奸破你的小菊花。
你石头哥是不喜欢肛交的,但是刚才看了,你的后面那么漂亮,也不能错过对不
对?至于小穴里……更是至少奸五六次,射五六次……哼,看你运气怎么样…
…嘿嘿……也看你发育的怎么样……说不定,会怀孕哦……」

  「……」璐璐的脸色从刚才被温水滋润后片刻的红晕,又泛出死灰一样的苍
白来……

  我却还没完。

  「然后,奸完了你,那会儿,你肯定阴道撕裂,流了不少血,动都动不了了。
就算不死,也剩下半条命……你石头哥我……我却肯定还不满足啊……对了,再
去隔壁么。隔壁还有一个更嫩的,脱光你外甥女小艾的衣服,小幼女给我脱的光
溜溜的,她才十一岁,能有多少力气反抗?估计吓唬吓唬就只能四仰八叉随便我
怎么奸了……先逼她给我吹一吹,然后抱到床上,和你并排放放……啧啧啧,看
看你们小阿姨小外甥女的小穴有什么像的地方……然后……奸了她十一岁小幼女
的小穴!十一岁啊……五年级的小女孩,发育的也不错,而且长得那么漂亮…
…简直跟小天使似的,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这明天一早,警察一来,就
是枪毙了我……我也他妈的值了。」

  我还在信口想胡说八道下去,璐璐却已经被我吓得急了,却还有那份理智,
把我已经云山雾罩扯开去的话题给扯回来:

  「没有没有!!!不要不要!!!呜呜……石头哥,我真的不会再躲了!我
一定,一定忍住难过。呜呜……谢谢,谢谢石头哥给我洗……洗……洗……我的
胸……要不……要不……你再玩一会儿我的……我的胸吧……」

  她甚至做了一个「挺胸」的动作,把她其实还挺有规模的乳房递送过来,唯
恐我不方便似的,将乳头都递送过来供我玩弄。

  我得意的一笑,绷紧的脸孔却也实在绷不下去了,又举着那花洒,在璐璐的
乳房上表演「水流冲击乳头」的游戏,却加了一句:「什么胸?不是叫你说两句
好听的话,来让你石头哥高兴么?要叫奶子,奶头,小奶奶,小奶儿……懂不懂?」

  璐璐真的羞耻的欲生欲死的表情,却依旧不敢违逆我,居然咬了咬嘴唇,带
着一点哭音,挺完整的,还带着几分妩媚娇柔的,回应了我的要求:「是……是
……谢谢……谢谢石头帮璐璐洗璐璐的奶子,就请石头哥……再玩一会儿璐璐的
小奶子、小奶头吧……哇哇……」

  她说到最后,可能是那用词实在太苛刻,太让矜持的少女无法忍受,居然又
像个小孩子一样哇哇大哭起来。

  我哈哈一笑,开玩笑似的对着璐璐的脸蛋又冲了一通水,让温水糅合了她的
眼泪,一起滚落到她的乳房上,然后一边继续冲刷璐璐的奶头,左面一会,右面
一会,一边,另一只空出来的手,大咧咧的,肆意的,在璐璐的乳房上,又捏又
拨、又抓又揉。有时候是将乳肉挤压变形又让她们弹回去,有时候干脆用力去冲
击乳房的深处,触摸少女坚硬的乳核,有时候,则是三根手指学那股水流,捻着
璐璐的乳头玩……而每一次,都掺杂着一手的温泉。璐璐的乳房,就这么「洗胸
脯」洗了几乎都有十来分钟……真是十七岁的健康青春少女,不管我怎么玩弄,
似乎只要花洒里的水流稀里哗啦额冲刷下来,立刻又能回复到白玉无暇、温润可
爱、娇媚玲珑的原始姿态。

  而璐璐这一次,似乎是放开了,也似乎真心是在取悦我,一边供我淫玩乳房,
一边乖巧却也是无奈的,发出动人的呻吟,连哭音都压抑了,而是变成一阵阵越
来越绵软,越来越深邃,伴着越来越杂乱无章的唇齿音的的「嗯……嗯……难过
……难过……不行了,不行了……求求你,求求你……我求求你……放过我吧
……」,似乎有语言的碎片,又似乎仅仅是一片「嗯嗯嗯、呜呜呜」混沌的耻声。

  我说过,璐璐的整个身材偏娇小,但是胸前一对乳球,却是半球形的鼓鼓涨
涨的比我想像的要性感的多。虽然也不能算是那种巨乳,但是生机勃勃的在璐璐
这种娇小形的身材上,也算很有规模了,又非常可爱诱人。很多男生不太懂女孩
的乳房尺寸问题,除了在A 片里之外,也没什么机会看到太多女孩的真正裸体
……当然,我也不太懂,只是以前有一次,听一个「久经风月」的同事瞎扯淡时
聊起过。今天,看到璐璐的身体,才明白那些人说了半天我半懂不懂的那层意思,
果然,最重要的,不是女孩乳房本身的体积或者尺寸,而是要结合「上胸围」、
「下胸围」,「乳间距」、身高、腰围、甚至肩宽之间的整体数学比例,完美的
比例,视觉感才越完美,当然玩弄起来,手感也越完美,所谓的「乳峰」和「玉
体」之间的融合干,才体现越强烈,这才能女体本身的纤弱和婉转,和乳房的饱
满和丰润,形成一体化的对比感受。而璐璐,这年纪,这肤色,这身高,除了略
微娇小一些,对比着胸前一对可爱蓬勃的奶球,是完美的诠释了这种青春、靓丽
和生机勃勃。娇小一些……更显得清纯之外,还有一些幼嫩和无助的性感。

  而有趣的,随着我亵玩的继续,即使是在温水里,我都能看见璐璐脸上的潮
红越来越盛。她乳房上的毛孔,被有着「按摩」力度的三股水流不停的冲刷,又
被我的手指不停的挤压,就好像有一种感觉:那温热的水流仿佛被我挤进了她的
毛孔,吸收了那些滋润的养分一样。璐璐的那一对胸前的小皮球,竟然好像又鼓
涨了整整一圈,比原来更加的漂亮、舒展、翘挺了,似乎在一片少女的娇羞中增
添了几分成熟女人情动时才有的妩媚……我知道女孩子被淫弄后,乳头会充血勃
起,但是乳房整体的鼓涨却是另一回事,难道真的有那种体质,在身体受到极端
的亵玩后,奶子整体会鼓涨起来么?还是我的错觉?

  璐璐的乳头当然已经勃起了,即使这样勃起兴奋,乳头还是一片淡色的粉红,
显得非常的可爱,而有趣的是,连她本来淡而无形基本无法看清楚的乳晕,都因
为充血潮红而略略有了一层轮廓。可是……我依旧觉得璐璐的乳球是真的鼓涨起
来了,好像不仅仅是因为乳头的勃起而带来的视觉落差的错觉。

  而这边,璐璐那含糊不清的耻叫声,声音越来越急促,越来越兴奋,眼泪好
像又涌出来了,带着哭音,带着呻吟,带着像婴儿啼哭一样的吭哧声……我甚至
看到她的因为这种兴奋和屈辱,连嘴唇都有点松软走形,似乎连口水都微微流了
出来一些……

  我试着再一发力,用手指甲在璐璐粉嫩的乳头上「刻」下去一道凹槽,然后
旋转九十度又「刻」下去,等于在璐璐的一颗乳头上「刻」出一个可爱的十字来。

  哪知,好像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样,这猥亵玩弄的最后一击,其实
都不能算今天我对璐璐乳头最激烈的玩弄,但是,却让璐璐「哇……!!!」的
一声好像崩溃一样的啼叫哭泣,她整个被水蒸气包围的娇嫩雪白的身体,发出一
阵阵激烈的抽搐,倒让我手持花洒喷洒在璐璐乳房上的水柱,也荡漾起更加激烈
的水花……

  然后,那「哇哇」的哭音,就变成了带着颤音的回旋「嗯嗯嗯嗯嗯嗯呃…
…」越来越软,却经久不息,就好像……就好像……就好像男人射精后品味那一
刻余韵时的缠绵其中,无法自拔的沉沦。

  璐璐又一次高潮了……

  这个十七岁的女高中生又被我玩高潮了。甚至玩的有点失神了……

  但是这都已经不是最激烈的刺激,因为我发现了……

  虽然在一片手持花洒里的温水,除了继续噼里啪啦的浇灌在璐璐的肌肤上,
也多少会滴落在淋浴房里地面瓷砖上……小小的淋浴间里,已经全是雾气和水花。
但是我依旧听到了,也感觉到了,事实上,也看到了……有一股小小的清泉,滴
落在璐璐的大腿上,是与那花洒里喷射出来的热流略略不同的……

  那不是淫液。璐璐被我玩了半天,其实下体分泌一些蜜汁是必然的了。但那
水量更加清醇激烈、饱满柔和……

  璐璐……居然尿出来了!

  我知道,刺激女孩的阴道,如同在同时刺激女孩的尿道,有时候,在性交或
者玩弄阴蒂到了一定的程度,有一些体质敏感的女孩,会有一些小小的失禁,就
是所谓的「潮吹」了,很多男人会觉得在奸污过程中把女朋友或者妻子奸潮吹了
是一种最高的享受。但是我真的没想到,我这一会其实对璐璐的阴户蜜穴,除了
刚才玩了一小把之外……都没怎么触碰,璐璐就这么被我洗身体,玩奶头,居然
玩到尿出来了……?

  是因为璐璐的体质敏感?或者是这种被人胁迫着洗澡的姿态,对于一个十七
岁的处女来说,实在太过激烈?还是说……这个熟悉的、温暖的、让人不由自主
会放松下来的淋浴房里的环境,综合在一起,让这个女孩……居然在我面前失禁
了?

  我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满足感,也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玷污纯洁、亵渎私密的快
乐,我居然亲眼看到了璐璐在我面前尿了出来,就好像在另一个层面,进入了璐
璐的另一个世界一样,这让我有一种征服前所未有的高峰的愉悦。我的鸡巴经过
这一段时间的休息,又恢复了雄风,这会儿简直硬的不得了。恨不得立刻插到那
柔软、光滑、神秘、紧致、小巧又充满了象征意义和决定性存在的璐璐的小穴里
去,捣、抽、插、奸、将我又鼓舞起来的多少欲望全部宣泄出去!奸破璐璐的处
女膜,去彻底的改变她的人生,毁灭她的贞洁,留下我所有的欲火。

  但是我又看到璐璐的表情……

  这个女孩就是这样的,有时候迷迷糊糊的,其实骨子里聪明的很。她似乎从
我愣神的神色里,发现了「我发现了」她的失禁的现实。替她想想,她是一个纯
洁的十七岁的女高中生,在今天之前,别说私密部位了,也许连大腿都没有给男
人看到过,如今……不仅被一个男人挟持着奸玩淫弄、逼迫着做了很多羞耻不堪
的事情,甚至……被男人看到自己最最失态、最最淫荡、最最耻辱、最最「脏」
的一面,那种突破了羞耻的极限的万念俱灰,完完全全的体现在她的眉眼上…
…我甚至可以从她那对月牙弯弯的眼睛瞳孔里,读出那种「都被看到这样了,还
不如去死了」,甚至「我什么都没有了」的绝望!

  我是既爱怜,又兴奋,又满足……

  我好像感觉自己得到了璐璐的另一种贞操一样的。

  而面前的少女,一副高潮之后,已经摇摇欲坠,几乎要软倒的模样……更让
我忍不住。我把手持花洒像那个花洒架子里一插……让花洒里的温水继续喷洒在
璐璐的顶心。然后,我一把紧紧的搂住了璐璐。

  紧紧的……真的是紧紧的……

  我几乎要把璐璐柔软的身体揉碎化进我的胸膛一样。

  我的手,没处放没处搁的,又是抚摸璐璐的背脊,又是抚摸璐璐的腰肢,又
是在璐璐的臀瓣上抓捏。我的嘴巴,也是没处放没处搁,拼命的舔吻璐璐的头发。

  我承认,我从来没有这样「抱」过裸体的女孩,何况我自己也是裸体,何况
温热的洗澡水在冲刷着我们的头顶,仿佛是一股暖流包围着我们。

  这里,是有点小爱怜的成分。面对璐璐被我玩弄到「尿出来」那一刻,几乎
有点失去理智失去魂魄的表现,我竟然……多少有点愧疚,有点想安慰安慰她的
意思。

  但是另一方面,我从来没有这么「玩」过女孩,只怕我的人生未来也没有机
会这么去「玩」一个女孩。这已经不仅仅是性交不性交的问题,而是彻彻底底的
亵渎一个女孩,用暴力胁迫和另类的淫玩,逼她露出最最私密,最最羞愧,最最
无地自容的一面来。

  这让我有一种都快要喜极而泣的癫狂,我仿佛要保留这一刻的快乐到永远,
拼命的搂抱着璐璐的身体,拼命的……我的鸡巴竖立在她小腹光洁的肌肤包围下,
她的乳房完完全全的压迫在我的胸膛下,乳头像两颗按摩颗粒一样很舒服的揉着
我的肋骨,我在抓捏她的屁股,抚弄她的背脊……继续揉她的身体,继续探索她
所有的线条和肌理。两个人的肉体混杂在一起,发出一种肌肤碰撞和扭动的「扑
哧扑哧」的声音,我所有的粗糙和她所有的细腻都在交融。我的手掌在抠进她的
一股又一股的曲线里抓捏,又「啪啪」的借着肌肤的弹性翘起,我的鸡巴在她的
小肚皮上顶啊,磨啊,撬啊,我龟头上、包皮上、阴茎上所有的敏感神经末梢,
在狠狠的顶入到那娇柔肌肤的深处,一直到璐璐的小肚皮形成下凹的弹性,从三
个角度包围我的那根肉棒。而璐璐的乳房、乳肉、乳晕、乳头,用各种复杂的,
柔软的、坚硬的、饱满的、柔弱的、多汁的、挺翘的触感,在向我的肌肉深处倾
泻着少女的妩媚。还有璐璐的小屁股、臀瓣尖、大腿、背脊、背脊上的腰窝、肩
胛骨、肋骨、头发……

  啊,漂亮女孩的私密,清纯处女的身体,每一个地方、每一个细节都是那么
的让男人陶醉。有的时候,男人只要看到一点,吻到一点,玩到一点,就能获得
无上的快感,而那个女孩,有的时候,却会陷入被玩弄、奸淫、糟蹋、玷污的绝
望深渊。而今夜……我不仅仅是玩到一点,而是玩到全部,奸到全部,我甚至都
看见了这个女孩在我面前失禁,虽然……只有今夜。我不能带走,我却很想带走
……我仿佛要停滞时光,将璐璐揉进我的躯体里一起带到地狱里去算了。

  仿佛在那一刻,我已经和这个女孩完全融为一体。

  ……

  「呜呜呜……」慢慢的,璐璐的哭音里带着微微的挣扎……我知道那已经不
是羞辱的问题,而是疼痛了,我揉的太紧了……

  我略略松开一下……然后我感觉到璐璐的大腿在挪动,那光滑可爱的两条细
细的长条肉藕,在躲避我的大腿……我也知道,那也已经不是羞耻的问题,而是
……她有点觉得尴尬,她的大腿上应该还有她的尿液痕迹……触碰到我的大腿了。

  「我好脏……」璐璐依旧不敢触怒我,但是感觉因为尿出来了太过耻辱,有
点绝望,有点失神,有点心如死灰的感觉,居然在呢喃着「我好脏」。

  我实在很想安慰她两句,但是我也知道,这个妩媚到了极端,让我今天享受
到了天堂的璐璐,是被我的暴力和拘禁胁迫出来的。我如果不掌握好这个尺度,
有可能前功尽弃……她甚至有可能一头撞死在淋浴房里,一了百了……所以,我
尽力在冷漠和安慰之间,寻找着一个平衡点。

  「不许动!行了行了……不脏不脏……你石头哥就喜欢玩脏脏的璐璐。脏脏
的,再洗洗,就干净了……」我本来还想说的再冷冰冰一点,却又有点忍不住加
了几分温柔和调笑:「其实,是你石头哥,把你玩了,你才会变得脏脏的……男
人么……就喜欢把你这样干干净净的女孩子,玩的脏脏的……,男人这样就高兴
了,男人就是这样的不讲理……唉……」

  我说到最后一句,竟然忍不住叹了口气……内心也确实觉得男人这种动物太
混账了。

  可能璐璐察觉到了我那片刻的柔软和愧疚,她居然能从一片茫然中,惊醒过
来,她猛地抬头,睁大一对水汪汪的月牙眼,迷离的看着我,似乎想了又想,憋
了又憋,咬了咬牙,压抑不住对我的仇视的表情,却居然开口了,带这一些愤恨,
也带着一些试探:

  「……石……石头哥……你喜欢的话……今天晚上,璐璐就给你再玩得脏脏
的,全给你玩,都给你玩,随便玩的怎么脏都好……反正……璐璐已经和你做了
……那……这些事了。怎么也不干净了……璐璐和你亲亲抱抱、给你摸摸弄弄,
你要玩哪里,璐璐洗白白洗香香再给你玩脏……璐璐会很听话的,璐璐会很乖的,
璐璐会说……下流话……让石头哥高兴。璐璐发誓……绝对不会报警的!绝对不
会!我绝对不会和任何人说的!我……我也说不出口啊……」

  「……」

  她看到了我犹豫,似乎狠下一条心了,咬了咬牙齿,瞳孔里都有血丝了,要
给我加码:「你能不能答应璐璐,真的答应璐璐……不要……不要伤害小艾…
…不要……不要伤害我……不要……不要……真的强奸到里面去……」

  「……」

  「只要石头哥你答应璐璐,璐璐就相信你。璐璐绝对不反抗也不逃走,让石
头哥整整玩一个晚上……好么?」

  我有点若有所思的看着璐璐……说实在的,她的确是个聪明的女孩,她其实
早就看出来,我的所谓的「承诺条件」更本就是信口胡说的,但是这会儿,她居
然在试探,希望我真的能够答应她?如果说这让我觉得多少有点佩服璐璐的话
……被玩到这种地步的女孩子,居然还会有这种理智……另外一方面,有件事情,
让我觉得实在很有意思。

  你看……她开给我的条件,是递进的。首先是「不要伤害小艾」,然后才是
「不要伤害她」,最后才是「不要真的强奸到里面去」……如果真的是某种讨价
还价的话,其实这样的层层递进的说法,她的处女童贞似乎已经是筹码,她可以
用来诱惑我退一步的。她想得到是确切的她和小艾的人生安危保障。

  生命和贞操,把生命放在前面,这一点我能理解……但是居然……小艾的安
危,她看的那么重。难为她这个做小阿姨的了,居然这么疼小艾。

  有那么一刻,我都想故意折磨她,去问她:「如果小艾的生命和你生命,你
只能选一样,你会怎么选?」,或者还有更加折磨人的选项:「如果小艾的童贞
和你的童贞,你只能选一样,你会怎么选?」甚至……还有更加恐怖的:「如果
小艾的生命,和你的童贞,你只能选一样,你会怎么选?」

  我略略松开一些璐璐,和她保持着一两寸的距离,她的奶头仍然虚贴在我的
胸膛上,我的鸡巴却已经横翘起来,龟头马眼都打在她的肚子上……看着她期盼
的眼神,我心底里也是一阵五味杂陈,似乎也不想用无聊的文字游戏去欺哄她。

  「实话告诉你,你石头哥今天……是抱着必死的心来你家的。本来是想过,
把你……先奸后杀的。至于你家里人……当然也一刀一个,宰了我抵命就不亏。」

  其实这里,我撒了一个小谎,我来之前,脑子有点乱,虽然想过「先奸后杀」
璐璐,但是那只是一刹那的念头,我更多的想是的奸污完璐璐后自杀什么的…
…至于璐璐的家人,我那时候脑子乱,根本没想到这一点。

  「但是现在……我可以答应你。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弄伤你或者小艾
……除非……你们跟我玩花花肠子想逃跑或者报警什么的……」

  「不会的,不会的……」璐璐连忙表白。

  我抬起手,托着璐璐的下巴,把她的小脑袋就这么抬起来,看着她周身的水
流,继续说:「至于……你的下面……要不要奸进去……你自己想想……你自己
有多漂亮,男人……玩你玩到这种地步,会肯不奸进去么?」

  「石头哥……求求你……璐璐还小……你放过璐璐,今天晚上就玩玩……过
两年,等过两年,哪怕……哪怕……哪怕我们没有在一起,璐璐谈恋爱了,璐璐
一定在和男朋友……那什么前,来找石头哥,给石头哥奸进去,把处女膜留给石
头哥哥玩掉……好么?」

  我又冷了脸,冷冷一笑:「你说这些呢……就又是在当我凯子。过两年…
…别说两年,你明天早上一脱离我的手掌,就会报警……嘘……别不承认,你一
定会报警的。我……也一定会坐牢的。至于要不要自杀逃过坐牢……我实话告诉
你,我也没想好……」

  「……」璐璐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又陷入了焦急和沉默。

  「这样……我只能给你一个……算是说法吧。我也不是什么超级猛男,今天
晚上……我已经……啊……那什么……射了两次了……咱们,就按你说的,先玩
着,我不急着前奸你下面里头……你……乖一点,拿出点女孩子伺候男人该有的
样子来,让我再射……几次……,真要舒服了……也就……可以考虑放过你…
…这算是我最后条件,明白么?」

  「嗯……」

  「淫荡点……明白么?」

  「嗯……」

  「到底明白么?」

  「是……」

  我嘿嘿一笑,从有点凝重的话题又转到洗澡上来了。

  「行了……刚才……嘻嘻……那里脏了……自己腿分开点……让石头哥给你
……洗洗那里……」

  璐璐微微别过头,似乎认命的抿了抿眼睛,压了又压眉眼间的绝望和屈辱,
和那种对我的愤恨、仇视,眼泪又流了下来,但是两条玉腿真的很乖的分开了一
点……

  那美丽的小穴,两条白嫩嫩肥嘟嘟的大阴唇,这一次,真的像是贡品一样的
贡献上来,像一朵美丽的小花一样绽放开来……

  我又拿起那手持花洒,淫笑着,将三股滚滚旋转的水柱,冲向了那少女的最
后禁地。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