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傻傻的我把女友双手奉上】(01)【作者:什么是人】

第一文学城 2021-03-30 03:04 出处:网络 作者:什么是人
                第一章   我叫罗斯,是一个在上海念书的学生,有一个从高中就在一起的女友,叫嘉

                第一章

  我叫罗斯,是一个在上海念书的学生,有一个从高中就在一起的女友,叫嘉
芬,高一到现在已经四年了。高中的时候开始到现在,嘉芬的穿着都是一直保持
一个风格,那就是「密不透风」,上衣扣子从来都是系到最上面一颗,也很少穿
短裤,有时候能穿个七分裤就已经让罗斯偷笑了。至于裙子,excuseme?
这个世界上原来还有裙子……

  当然,这不是什么保守风格,也是属于她独特的审美。为什么这么判断呢,
因为她也对我有这样的要求,觉得我穿衣服扣最上面的一颗扣子会更好看……

  在小的事情上,嘉芬是很能体现出自己的独立性的,在她看来,坚持这些原
则比什么都重要,而在大事上,则非常依赖我。

  举几个例子,例如说在高考的时候,当时她的模拟考成绩比我好很多,即使
她的成绩比我好,最后填报志愿的时候,也不惜选择一个对她来说比较差的,以
此能跟我在一所学校。而且为了能跟我在一起的时间延长一些,从小就开始学小
提琴的她,甚至放弃了做一个小提琴家的梦想,到了上海一所二本学校就读。

  很宽,大学一年之后,厌烦了集体宿舍的我,强烈要求跟嘉芬在外面找一间
公寓同居,实在挨不过我请求的嘉芬,退而求其次提出了一些条件。

  嘉芬微红着脸:「你是不是想在外面租房子,然后就能随心所欲做那事了?」

  我假惺惺地含羞笑了:「哎呀,你把我当什么了,你老公可是一个正经人!」

  「话说……」我知道这个时候一定要义正言辞,所以收起了笑容,严肃道:
「你不知道男生宿舍有多不讲卫生,你老公我可是有洁癖,老婆你又不是不知道。
而且我又不抽烟,脏兮兮不洗的袜子内裤,而且每天都在吸二手烟,我真的快不
行了……救救我吧老婆,嗯?」

  说道最后,我露出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巴巴地望着她。

  嘉芬实在挨不过:「可以,但是有条件,我们要跟别人一起合租。」

  「啊?」我一副很不情愿的表情。

  嘉芬露出了危险的微笑:「难道你还有别的想法?」

  「不敢不敢……」我抹了抹额上的汗珠。

  「哼……」

  嘉芬虽然没去成音乐学院,但在学校还是加入了音乐社团,在里面认识了不
少学姐,其中一个学姐跟男友住在一间二房一厅的公寓,最近经济有点紧张,所
以想找人一起合租,唯一的要求就是一定要情侣。

  嘉芬带着我跟这位学姐见了一面,随即一拍即合,合租就这么开始了。

  学姐名叫雅儿学姐,是大三的学生,那天她穿着一身白色绣花紧身短旗袍,
裙摆在膝盖上面二十公分,两边开叉到大腿根,身材高挑,我目测了一下,大概
有168左右,穿上8公分的银色细高跟鞋,也就比我稍微矮一点。

  头发盘上去,露出精致小巧的耳朵,圆润如藕的粉臂暴露在外,旗袍的立领
下开出一个「桃形」的开口,本不会走光的造型却因她胸前的硕大挤出一条小沟,
腰间的急速收紧,恰到好处的勾勒出她本就几近完美的曲线,配上一摇一摆的丰
臀和露出的两条修长粉腿。

  我似乎已经听到了自己喉咙里发出「咕噜」的咽口水声,赶紧转移了视线,
放在她的五官上,才不至于现场出糗。恰到好处的精致妆容,将她本就极好的底
子凸显了出来,见我望向她,她风情万种地笑了。

  我又是一阵眩晕,赶紧低头把手机拿出来,掩饰自己的窘迫,而一旁的嘉芬
却没察觉到什么,跟雅儿学姐攀谈起来。

  当天商量好,当天我跟嘉芬就搬了进去,忙活了一下午,终于将东西搬完了,
这时,门口走进一个高壮的身影,强森是雅儿学姐的男友,已经在社会打拼了两
年时间,他们是在一个联谊晚会上认识的,现在在一家股权投资机构上班,穿着
一身深蓝西装下班回家。

  强森走到雅儿学姐旁边,一手环住了雅儿学姐的腰身,将她的两颗大白兔贴
在他身上,深情地互相凝望了一眼,再转而走向我和嘉芬,先是跟我握了握手,
豪爽地笑道:「两位就是新搬进来的吧,我痴长几岁,就叫我强哥吧。以后大家
就是住在一个屋檐下的人了,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虽然在社会上打拼的时间并
不长,但也有些人脉。」

  「强哥,听学姐说你是金融行业的,嘉芬也是学商的,以后可要多向你请教
了。」我赶紧回以微笑。

  「哦?」强森松开了我的手,转而握住了嘉芬的小手,上下打量着她:「这
位就是弟妹吧?没事,以后有什么问题可以尽管来问我。」

  没等她说话,强森转过身面向大家,说道:「今天高兴,我请客大家一起去
吃个饭吧。」

  一餐饭下来,我们各自回到各自的房间。

  我百无聊赖地在摆弄笔记本电脑,转头瞥见嘉芬正弯腰在收拾床上的东西,
宽松的牛仔裤让嘉芬看起来有点肥大。其实今天我是憋着一股邪火的,自从看见
那个火辣的学姐,我的肉棒就一直保持着半软半硬的状态。帮嘉芬搬东西的时候,
她的一举一动,弯腰抬手,下蹲走路,每一个举动对我来说都是巨大的吸引力,
只要她动作稍微大一点,我马上就硬了,然后就要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才能恢
复那种半软半硬的状态。

  这一来一去,这股邪火一直得不到宣泄,尤其是晚上吃饭的时候,强森根本
就不在意我们在一旁,跟雅儿学姐打情骂俏,经常出现那些让我羡慕嫉妒到喷火
的画面出现,而饭桌上正好可以掩饰我的窘迫,所以期间我反而就没有转移注意
力。这样一来,那股邪火就更加严重了。

  以至于在平时看来很煞风景的宽松牛仔裤,在我眼中也变得异常性感。

  我直勾勾地盯着嘉芬的臀部,走在近前一手就摸了上去。

  「啊……」嘉芬惊叫了一下。

  强森的声音隔着墙壁传了过来:「老弟,弟妹怎么了,需不需要我帮忙?」

  「没事没事……」嘉芬回身狠狠锤了我两下,这才回道。

  嘉芬的声音有些低沉:「你干嘛?」

  「老婆,你看我……」我用手指着我的下面,裤子起了一顶帐篷。

  她红着脸:「这个色胚,整体就想着这个事。」

  「老婆,好嘛,我们都快两周没亲热了。」我已经失去理智了,抱着她就一
直在磨蹭着,开始上下其手。

  嘉芬用力挣扎了几下,又狠狠锤了锤我:「你找死啊!学姐他们就在另一个
房间诶!」

  什么话也不说了,我直接把她扑倒在床上,一边脱衣服一边胡乱亲着。嘉芬
还在无声地挣扎,双手握拳使劲在我身上乱捶乱打,发出「嘭嘭」的闷响。

  我抓住一个机会,闪电般亲了她右边脖颈一下,然后离远了一点得意地看着
她。

  右边脖颈一直是嘉芬的敏感点,一般来说我亲了一下这里她就会软下来,不
会再挣扎。

  果然,被攻击到敏感点,嘉芬马上就血色蔓延了整张脸,肉眼可见地,脖颈
也缓缓红了起来,她仰着头把脑袋钻进被窝里,软软地躺在床上喘着粗气。我见
她这样,便一边得意地笑,一边开始脱自己的上衣。

  没想到嘉芬咬了咬嘴唇,乘我脱T恤衫的时候看不见,一脚把我踢下床,
「哎哟」一声,我被她跌下了床,她闭上眼靠着墙壁深呼吸几下,起身拿起一个
枕头朝我走来。

  我惊恐地看着她,没想到平时的绝招居然不管用,一边挡着她的枕头攻击,
一边寻找机会。在她攻击间的一个空档,我闪身从后面把她抱住,用力把她压在
床上,从后面连续几下亲在她脖子上,然后又在她耳后舔了好几下,然后再返回
右边脖子深深吸允了几口。

  这下嘉芬是彻底软下去了,完全没有力气再挣扎,只能眼睁睁看着我脱了她
的衣服。

  「罗斯,这个月你别想从我这里拿一分钱零用钱……」嘉芬声音低不可闻,
细细地嗓音说出令我感觉绝望的话。

  从她泛着水花的眼睛,银牙咬着嘴唇,我能看出她是认真的。

  既然如此,那我就只好破罐子破摔,她的上衣还来不及脱,就解开扣子,把
她的裤头连同内裤一起拉了下来,刚脱到膝盖,我就急不可耐地把肉棒凑上去,
顶在她的小穴上。

  嘉芬又开始急促地呼吸起来,把头摇来摇去:「罗斯,把枕头盖住我的脸,
不然你这个月真的是一分钱也别想拿了!」

  每次都这样,我就算想欣赏一下她的表情都不行……

  我担心连饭钱都不给,所以还是乖乖把她的脸遮住。

  然后开始挺动起来。

  才刚进去,就感觉到很大的阻碍,我用力挺进去,肉壁紧紧包裹着我,这时
我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下身,感觉就好像整个身体就进去了那个美妙的地方,潮湿
而温暖,每一寸都无比的舒服,里面的空间九曲十八弯,那些皱褶从不同的角度
刺激着我的肉棒。

  我不禁呻吟出声,闭起眼睛,开始用力地前后抽插,这个过程在别人看起来
可能很无聊,但身处其中的我,却感觉整个世界都是那个连接的地方。然后我开
始想起了雅儿学姐,想起了那一双银色高跟鞋,想起了翘起的丰臀,想起了两团
高耸的双乳,想起了一摇一摆的柔嫩腰身,还有那张狐媚的脸,真他妈想射死她!

  「嗯…………嗯……」虽然嘉芬在极力压制,但我还是可以隐约听到细细的
呻吟声,这让我更加兴奋了。

  性欲冲破了我的头脑,我开始想玩点更过分的东西。每次我用亲她脖子的办
法逼她就范,事后我都会遭到严重的报复,所以一般都是不给我碰她的脖子和耳
朵,这样她就能勉强保持清醒,起码还有力气拿被子遮住自己的脸和胸。

  姿势也是被她严重控制的东西,至今为止我只尝试过传统男上女下式。而今
天我想玩点不一样的姿势,我很早以前就很想来一次后入式了。

  我红着眼睛,完全不顾她的反对与挣扎,用力把她掰过来,嘉芬用尽了全力
挣扎,不管我怎么努力她就是不肯。

  「不要不要,罗斯你别这样……你弄疼我了……」嘉芬已经带上了哭腔。

  听见她的哭声,我渐渐冷静了一点,开始有点后悔了,肉棒也开始软了下来。

  这时我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该继续还是该安慰她。最后还是门口的敲门声
惊醒了我:「老弟,弟妹是不是在哭啊,怎么了吗?」

  强森很有礼貌地没有闯进来,只是安慰道:「有什么事慢慢商量嘛,你们要
不要出来吃个宵夜,刚刚雅儿学姐出去了一趟。」

  「呃……强哥你们吃吧。」我边说边收拾衣服。

  耳边听着细细小小的哭声,我开始有很大的负罪感,不断地安慰她:「嘉芬,
我错了,对不起,下次再也不敢了。」

  嘉芬出奇地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嗯」了一句,然后慢慢止住了哭声。

  随后也没有限制我的零用钱,一切照常生活,只是生活开始多了很多刺激。

  雅儿学姐每天都穿的非常火辣,每天都起很早,在卫生间里洗漱化妆,而懒
癌晚期的我从没早起过,所以每次见到雅儿学姐都是一副精致妆容的样子,打扮
也是非常性感。

  雅儿学姐特别喜欢穿裙子,偶尔也有穿热裤,将她那一双粉白的长腿露出来,
时不时也穿上丝袜,配上高跟,诱惑力成百上千地往上增。她的穿着风格一直都
是上露下遮,上遮下露,要不就秀出长腿,要不就是低胸长裤。有一次在周末的
时候,雅儿学姐头一次传了一条长裤长衣,但却把露出了肚脐,结果在出门的时
候,我看见她背部接近臀部的位置有一个纹身,形状就好像是一对翅膀展开来。

  当时我感觉有一股热血往鼻子上涌,脑子里不由地开始想象跟雅儿学姐后入
时的感觉。眼睛可以看见她线条柔美的粉背,下压的腰身,硕大圆润的臀部,链
接腰与臀的纹身,展开翅膀的纹身底下,一个尖头指向了肉棒进出的臀沟。

  当晚跟嘉芬又是纠缠了一晚。

  当然,不再敢逾越就是了,只能向之前那样进行传教士姿势。

  只是脑海中那个一直挥之不去的身影,不断地刺激着我的神经。什么时候也
能跟雅儿学姐来一炮,要我立刻死了也值了。

  ……

  那之后的一次机会,我意外地看到了一篇教学贴,教人们怎么样进行抄底偷
拍。乍一看到这个,根本不用我进行有意识的搜索,大脑自动将无数角度的雅儿
学姐放在了我的面前。

  尤其以俯拍和仰拍为主,我摸着下巴仔细想了想,俯拍除了用摄像头之外,
恐怕是很难实现的了,于是我主要将仰拍的各种技巧看了一遍又一遍,然后打算
开始实施。

  这天周五晚上,我们四个由我带头,稍一合计,就决定买点菜回家自己弄着
来吃。雅儿学姐擅长煎牛排,而嘉芬擅长包饺子,于是就中西混合着弄来吃。

  刚端上来,我迫不及待地夹了一筷子白菜饺子,烫着嘴巴硬是吞了下去,连
忙朝嘉芬竖起大拇指。自从在一起之后,由于我喜欢吃饺子,嘉芬多得锻炼,这
才炼成了这样美味的食物。

  接着我再尝尝牛扒,其实牛扒煎起来并不难,很多时候都是已经腌制好了的,
只是稍微掌控一下火候,怎么弄都不会难吃。当然,在这里我依然狠狠地拍雅儿
学姐的马屁。

  边吃的时候,我就边把准备好的包放在了一边,那个包里面放了我以前买的
单反,声音被我提前关了,而无线遥控手柄就放在我的衣袋里,随时伸手进口袋
就能迅速拍到一些非常珍贵的照片。

  然后我就开始了每分钟连拍五张的节奏。

  这期间,我三次把纸巾、筷子、食物残渣「不小心」掉在了地上,然后我俯
下身子调整摄像头对准的位置。

  结束之后,我大皱眉头,因为雅儿学姐长时间保持着端庄的姿势,腿一直是
并着的,只有极少数照片拍到了她夹菜时候微微岔开的双腿,以及时不时地翘起
二郎腿,让我拍到了线条优美的臀部、腿部曲线。

  而且没想到的是,这些照片里最让我兴奋的却是雅儿学姐翘起小脚,一晃一
晃地样子,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特别俏皮,这让我联想起她要是能用那双脚帮我
脚交就好了。这样想着,我在厕所里狠狠撸了一管。

  就这样,之后的日子里,我一直拿着那个单肩包,带着我的摄像机跟着她出
门,逐渐熟悉了「业务」,很快就拍到很多珍贵的照片。

  有她弯下腰,包臀裙里勾勒出性感的桃形臀部曲线,也有她露出两条大长腿
时的美腿照,也有她蹲下时低胸照,以及最性感的底裤走光照。

  以我三次抄底的经验,惊讶地发现雅儿学姐每次都是穿绑绳式的丁字裤,难
怪有时候她穿包臀裙,勾勒出来的臀部曲线完全就是整个屁股,没有丝毫内裤的
痕迹。

  ……

  这天,由于嘉芬跟雅儿学姐去逛街,我又在翻看论坛的很多交换女友、交换
妻子、暴露女友等等文章。看到兴奋处,下载了放在手机里,准备去厕所边欣赏
边用手解决,结果一时大意忘了把页面关掉,经典的绿色网页背景直接显示在桌
面上,将房间映得绿油油一片。

  我这才刚进去,还准备洗个澡,所以先把水打开热一下,结果水声掩盖了公
寓的开门声。雅儿学姐跟嘉芬有说有笑地走进来,嘉芬叫了我一声:「罗斯,雅
儿学姐要用一下你的电脑。」

  她探头进来一看,对房间外的雅儿学姐姐说道:「雅儿学姐,他不在房间里,
但是电脑开着,你直接用吧。」

  「嗯嗯,好的。」说着,雅儿学姐跟嘉芬擦身而过,往电脑走去。看见绿油
油的页面,她似乎有些惊讶,想到了某种可能,她快步走进,当看见SEXIN
SEX时便嘴角勾起,接着看到页面的标题,她睁大了眼睛,两手捂住嘴巴。

  紧接着,她悄悄往门外望了一眼,眼珠子转了转,似乎有了什么主意。

  房门外的嘉芬一无所知,她把逛街买的冷冻食品放进冰箱,然后拿起自己的
一袋子衣服进了房间,眼角瞥见雅儿学姐左手紧紧抓着自己的裙摆,右手握住鼠
标在认真地看着电脑,但从背后看过去有点奇怪,因为雅儿学姐在轻微地扭动自
己的身体,而且是不断地扭动,就像一条美女蛇,虽然动作轻微,浑身看起来紧
绷绷的。

  这不是原来那个绿色页面吗?雅儿学姐在看罗斯的东西?

  嘉芬凑近了看看。

  当她看到标题时惊讶地长大了嘴巴,雅儿学姐像是才发现嘉芬的靠近一样,
小声地「啊」了一下,脸带惊恐:「嘉芬,不是我查的……是……是罗斯本来的
页面,我忍不住好奇才看了看。」

  说完,就好像在躲避什么一样,快步离开了房间。

  页面上赫然就是《交换女友》的内容,刚好中间一段就是说道大学两对情侣
一起合租,然后开始交换女友的提议。

  嘉芬虽然很羞愤,但还是忍不住看了下去。

  ……

  而这时的我还在傻逼逼的哼着小歌,刚刚拿出珍藏的雅儿学姐走光照片,最
后对着她的包臀短裙勾勒出的翘臀狠狠来了一发。撸完之后进入了贤者模式,一
身欲念都随之而去,带着清爽的感觉开始洗澡。

  我刚洗完澡,打开了浴室门,就看到雅儿学姐从我的房间里出来,急匆匆地
返回自己的房间,我便说道:「雅……诶,怎么慌里慌张的?」

  说完,我还很悠闲地踱了几步到客厅,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慢悠悠地喝了起来。

  突然一口水喷了出来,猛地想起自己的页面好像还没关,我冲进自己的房间,
看到绿油油一片的荧幕前坐着一个人,就是嘉芬!

  这时我刚好看到,嘉芬那张羞愤至极的脸转过来,看了我一眼。

  ……

  这件事就像是一个小风波,大家看起来就好像没什么事一样,只是我隐约感
觉到雅儿学姐看向我的眼神有点不对劲,在我面前经常会撩一下头发,咬一下嘴
唇,视线对上时也会马上躲开。

  这些举动让我有些蠢蠢欲动。

  而这几个月的时间,让我感觉身体有了一点亏空的感觉,跟嘉芬做爱的频率
依旧,但是撸管的周期变得越来越短,我开始有点疲惫了,身体也有点虚……

  有一天,嘉芬要考CPA证,就在学校自习室自习,我则回来洗个澡,准备
带电脑过去陪她熬夜,刚回来就看见雅儿学姐光着脚跪在电视机前,弯下腰去在
摸索着什么。

  看见她紧身短裙上勾勒出的丰臀紧翘得惊人,从这个角度看过去,紧紧绷住,
几乎就能看出她圆盘一般的桃形丰臀,我的肉棒马上就硬了起来。

  腹下一股邪火猛地往上一窜,几乎就要冲破我的大脑,这时她回头看了我一
样,似乎没意识到自己的不雅姿势,她保持着这个姿势说道:「小罗,你快过来
帮我看看,电视机又不能看了。」

  「好的好的……」刚才情急之下我把包放在前面挡住,才没被看出异样。

  我慢慢走过去,来到她身前,用俯视的眼光肆无忌惮地大量她丰润的身材,
由于下腰的姿势,使得她的胸部整个往下掉着,看起来大得惊人,我几乎就要忍
不住扑过去了。

  似乎是听到了我异样的呼吸声,她直起身子,仰头来看我,这时她的嘴巴离
我的下体就几公分远,此时我在脑子里已经把我的肉棒狠狠插到她红润的嘴唇身
处了,但就这么僵直着,我忘了挡住顶起了的帐篷,她的视线正好对上了,双手
交叠捂住了嘴巴,身体往后倒。

  她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下体,身体不住地扭动起来。

  我们两个就这么僵持着,她高耸的胸部开始剧烈地起伏,而我的呼吸也越来
越粗,肉棒顶着裤子,几乎要将它顶破。

  突然,雅儿学姐小心翼翼地伸出一只手,她的视线一直在我的脸上和下体间
循环反复,似乎在边观察我的表情,同时也不愿意离开肉棒的位置。

  最后,她的手隔着裤子摸上了我的肉棒,缓缓地往上下滑了一下。

  就在这一瞬间,这几个月积攒的邪欲在一下子冲了出来,我还没来得及干什
么,就浑身抖动,根本止不住,连续射了三十秒。

  这个过程中,我僵直着把下体往她手上凑,而雅儿学姐的手也没有离开,用
力地抵住那个位置,甚至还在继续滑动,只是动作非常轻微,几不可察。

  就在我射完之后,肉棒依然没有软下去,还是非常硬。我感觉自己的一股邪
火一点没有被熄灭的迹象,反而更加高涨起来,我一发狠,拉住她的手,将她整
个人拉了起来,一只手环住她的腰,嘴巴一张吻住了她的红润嘴唇。

  雅儿学姐惊讶地大睁着眼,身体有些微微发抖,但并没有很强烈想要逃离的
迹象。于是我更加大胆了,所有顾忌都被抛在脑后。

  我深深地吸允着她的津液,将她的香舌吸到嘴里含着,用舌头挑逗着她的香
舌,接着又离开,用牙齿轻咬她的下嘴唇,然后又将她的两瓣唇含在嘴里舔着。
手上也不停,一只手用力地拥着她,让她的胸部压着我,惊人的弹性从胸前传来,
让我更用力拥着她的腰,另一只手放在她的臀部,用力地揉搓着,然后又下到大
腿留恋在她光滑的肌肤上。

  突然一声开门的闷响惊醒了我们,我们猛地分开彼此的嘴唇,然后一起向门
前望去,原来是强森!

  望着那高高壮壮的身影站在玄关门前,我的脑子一下子就当机了,站在那儿
完全不知所措,手也忘了离开雅儿学姐的身体,依然搭在她的屁股上。

  一会儿之后,我的灵魂才回归我的身体,这一晃神间几秒钟过去,强森没有
愤怒地冲过来打我,反而是将玄关的大门给关好,好整以暇地脱鞋,把办公包放
好,再将西装外套脱下来,挂在房间里,边走出来边解手腕上的衬衫扣子。

  「可以啊,老弟。」强森站在我们面前冷笑:「趁我不在,勾搭我老婆?」

  听见这话,我突然被惊醒了,慌乱地后退几步把手撤回来,脚下一个不稳,
摔倒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然后我又有点颤巍巍地站起来,不停地道歉:「对不
起强哥,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呵呵呵……」强森一手环住旁边的雅儿学姐,说道:「宝贝,爽吗?」

  「还好啦……」雅儿学姐脸上的嬉笑看起来不像是装的,这是怎么回事……

  「啪」地一声响,伴随着一声惊叫,我抬起头,原来强森一巴掌拍在雅儿学
姐的屁股上,然后用力地揉捏起来,他凑上去在她唇上亲吻了一阵,发出「啧啧」
的声音,松开后又一巴掌拍在肉感十足的屁股上,对她说道:「到房间里去,今
晚家法伺候。」

  说完,他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边喝边打量着我。

  几分钟过后,强森把水杯放在茶几上,对我说道:「老弟,我现在仔细看看,
你还是一个美男子啊,难怪我老婆忍不住想跟你做一次。」

  「啊?」我有点懵。

  他这话其实没错,我虽然不高不壮,但是这张脸以及又白又嫩的皮肤,给我
带来了很大的魅力加持,是那种很秀气的帅。走在大上海的街上,经常有些小女
生花痴地对着我笑,有时也有上来搭讪的,「欧巴欧巴」地叫。

  强森大手一挥:「先不说这个,你说说,摸了我老婆,又亲了我老婆,你说
该怎么办?」

  听见这话,我的腿又开始颤抖起来:「强哥,求求你别告诉嘉芬,我们马上
就搬出去,要多少赔偿都好说,我只求你别告诉嘉芬。」

  「这个不行……」强森摇摇头:「我也不想要你的钱。」

  「那……那怎么办?」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完全无法思考。

  「打你一顿又没意思……」强森摸着下巴做一副思考状,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他不说话,我也不敢出声,只好站在原地深呼吸起来,下体的潮湿粘稠的感
觉让我无地自容,也非常的不舒服,这样对我来说是从来没有过的煎熬,每一分
每一秒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至少能让我清洗一下身体也好啊。

  突然一声电话铃声响起,我跟强森傻傻地对望了一会,醒悟过来的我匆忙地
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屏幕,原来是嘉芬打电话过来。这时我才突然想起来,差点
忘了要去陪她熬夜了,我的眼睛看了看强森。

  他似乎知道了是谁打来的,摆摆手说:「你先接,就说暂时离不开。」

  我单手抚了抚胸,闭上眼睛深呼吸了几下,感觉稍微平静了,便接起电话:
「喂……」

  「罗斯,你怎么还不来啊,自习室空调开得有点大,你帮我多带一件外套来。」

  「哦哦,好的,刚刚路上有点堵,现在正要洗澡,我马上到,你再等会。」

  说完,便挂了手机。

  强森拍了拍身边的沙发,示意我过去坐下,我照做了。

  「老弟啊,我有一个提议。」

  我立刻点头:「强哥你说,能办到的我绝对帮你办。」

  「这样,你既然摸了我老婆,又亲了我老婆……」强森摸着下巴,笑着看着
我:「以牙还牙,你老婆也给我摸一下。」

  「什么?」我吃惊地大张着嘴。

  这时,一声狐媚得像是撒娇的声音传来:「小罗,你不是喜欢交换女友吗?
不如我们来交换吧?」

  雅儿学姐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睡裙,紫色半透明的吊带丝质睡裙,里面居然
什么也没穿,她踏着猫步缓缓朝我走来,一步一步,就好像一只狐媚的美女蛇。
来到了我跟前,雅儿学姐岔开修长的双腿,跨坐在我潮湿的裤子上,双手抓住沙
发的把手,上身一动不动,腰身开始一前一后扭动起来,雅儿学姐现在看起来就
像是一条没有骨头的美女蛇,一点点地蚕食着我的精神,下身那剧烈的摩擦狠狠
地刺激着我的神经。

  我在这种极具刺激的情景下马上又硬了起来,顶在裤子上非常疼,尤其是雅
儿学姐的男友就在身边,她居然做出这种性爱姿势,这种刺激我从来没有想过,
才短短不到一分钟,从软到硬,然后就射了。

  在短短的十分钟内两次射精,我开始有点疲惫了,脸色看起来有点虚弱。

  「哈哈哈,老弟你这么快就缴械了?」强森不知什么时候叼着一根香烟,手
里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部DV机,此时他正把镜头朝向我。

  看到DV机,我有点懵,但是也不敢就这样上去阻止他。

  「我老婆不错吧?要是真的做起来,那滋味,啧啧……」强森就像是没看到
我的表情一下,自顾自说着自己的,而且还笑得非常淫荡。

  随着他的话,我也不由地浮想联翩,脑子里装不下其他的东西了。很快又想
到雅儿学姐背后的那个纹身,想起想象中的后入式的场景,我居然又硬了。

  半小时内第三次硬起来,感觉已经开始有点麻木,又疼又痒又酸又麻。

  雅儿学姐挺直腰板,将胸往前凑,左手环住我的脑后,将我的脸贴向她露出
来的乳沟,右手解开我的皮带,将手插进去摸我那被粘稠精液沾满的肉棒,有些
惊喜:「老公,小罗好厉害,这下又硬了。」

  没摸几下,雅儿学姐把手抽了出来,面对着镜头,陶醉地舔了舔修长手指上
的黄白色粘液。

  我已经彻底放弃思考了,感觉人生大起大落实在是太刺激了,丝毫没有任何
反抗地被他们两个玩弄在鼓掌间。

  「好了。」似乎是感觉差不多了,强森收起了DV机,同时也把雅儿学姐叫
回房间。

  雅儿学姐还有点意犹未尽,恋恋不舍地舔舔嘴唇,最终还是听话地回房间去
了。

  等雅儿学姐走了之后,他凑近了我,沉声道:「老弟,我跟雅儿已经三年了,
早就玩腻了,但又舍不得离开她。既然我们有缘,你也喜欢玩交换女友,不如我
们来交换怎么样?」

  「而且雅儿也很喜欢你,你要是拒绝她可是很伤心的。」强森的声音听起来
有点魅惑的味道,让我明知不可行的情况下还在抱有一丝侥幸。

  我沉默了一会,还是摇了摇头:「不可能,嘉芬不可能会答应的。」

  「嘿,事情不都是一步步来的吗,先不要管弟妹……」强森见我已经有了一
点服软,便开始穷追不舍,急忙问道:「你就说你愿不愿意?」

  我有些警惕,眼珠四处乱转,心想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录音设备之类的,但
又转念一想,都已经拍了录像了,还在乎这一点录音吗?我一下子又颓废了起来。

  「愿意……」

  强森听见这话,眼睛立马就亮了起来:「好,那我们来想想怎么让弟妹也接
受。」

  「老婆,出来。」

  雅儿学姐换了一身睡裙,又是一摇一摆地走了出来。

  ……

  没谈多久,我知道时间不多,赶紧去洗了一下下体,同时换了一套衣服。原
先那一套已经被汗水浸湿了,而且上面也有雅儿学姐的香水味,直接过去简直就
是找死。

  为了赶路,我打了一个的士,不断地催促着司机师傅。

  一见到嘉芬,我内心的不安感和负罪感一下子加重了很多。这么多年了,我
从来没有做过让嘉芬真正生气的事情,现在我不仅做了,而且还留了把柄给对方。
依着强森的说法,恐怕以后的日子才会真正难过起来……

  我心不在焉地坐在嘉芬身边,一个晚上一直在浑浑噩噩中度过,脑海中的场
景一幕比一幕更加可怕……

  残阳彻底沉了下去,夜色占据了整片天空,公寓里传来阵阵说话声。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